图米小说网 >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 第二十三章 袭击

第二十三章 袭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华沙党卫队总司令部的主楼现在正处于最高级的保卫状态之中。

几百名的暴风突击队员把这座司令部暗暗的给包围了起来,所有士兵都副武装的躲在树丛里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给他们的任务是任何不明身份的人想要接近这座大楼的话,突击队要立即将其就地击毙。

士兵们紧握着自己手中的武器,死盯着自己所守卫的那个方向,相信现在那些灌木从里只要有一点动静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上面的命令没有交代要留活口。

容格和哈根斯被安排到了最靠近大楼的内层防线上,这两个下士蹲在大楼边上的一个隐蔽机枪掩体里操纵着一挺34重机枪,现在这两个人正杀气腾腾的死盯着自己正面的那块草坪。如果有敌人突破外围的那道防线的话,那就可以肯定是充满敌意的武装份子,只要他们一出现在这片空旷地域,这两个下士发誓自己一定能让那些家伙留下终身难忘的回忆,如果那些家伙能在自己的射击中幸存下来的话。

“容格。现在几点了。”把着机枪的哈根斯轻声的向自己的搭档问到。

“差五分到三点。”容格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怎么还没有动静?”哈根斯觉得有点累了,他从中午起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到现在。

“要不要我和换个班。”容格轻声的问到。

“也好,我正想喝口水休息一下。说他们会来吗?”

“我也不知道,应该会吧,按照元帅发布的命令来看,我们已经掌握了非常确切的情报,听说还有两个突击队正在后门那边埋伏着呢。”

“那好,过来端着枪,我到这边去。”哈根斯和容格换了个位置,他拿起别在腰上的水壶大口的喝起了水。

“四箱子弹应该是够了吧。我不相信有谁能从我们的枪口下逃过去。”哈根斯笑着说到。

“看来是够了,不过我们只有两根备用枪管,应该还打不光这些子弹。”容格一边检查着表尺一边说到。

“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情,波兰游击队会来袭击我们的司令部?他们是疯了还是傻瓜,这不是找死吗?”哈根斯拧上了水壶盖从口袋里掏出一段波兰烤肠和两片白面包啃了起来。

“喂,怎么在执行任务时吃东西?”

“我早就饿了,中午时就没有来得及吃些什么,这是我从食堂的餐桌上拿来的。味道还真的不错。”哈根斯嚼着满嘴的食物含混不清的回答到。

“什么,我怎么没看到有这东西。给我留一点,别一个人都吃了。”

“喏,给一半。快点吃别让军官们看见。”哈根斯大方的分出了一半食物递给了容格。

可就在容格从他手里接过那些食物的时候,让他们绝对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们身后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是司令部的一楼会议室。就在这两个士兵正想要共享美味的食物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夹带着一团巨大的火球从他们身后的会议室里窜了出来。刹那间被炸碎的木制窗框和碎玻璃外带着各种各样会议室里的各种杂物就像是一阵风暴一样向着那两个士兵扑了过来.

幸好,要不是这两个士兵所处的掩体是半埋式的,要不是这两个家伙前面正蹲在坑底鬼鬼祟祟的传吃的,他们可能当场就被这些碎片打成筛子了。而现在那堆像弹片一样恐怖的杂物碎片裹胁在爆炸发出的剧烈的冲击波中擦着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那些碎玻璃打在他们的钢盔上叮噹作响,而那挺重机枪也被那阵剧烈的冲击波掀出了掩体翻倒在了草地上。

这两个士兵在那一刹那已经被彻底的吓呆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心理准备。不过也是,谁会想到就在自己身后那座防卫森严的司令部里面会发生爆炸呢。容格和哈根斯已经被完炸蒙了,两个可怜的家伙现在灰头土脸的蹲在他们的掩体里一动都不动,耳朵里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眼睛里除了对面那个正在剧烈的颤抖着的搭档之外就只有滚滚的浓烟,他们两个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随着那声爆炸,整座大楼都笼罩在滚滚的浓烟里,警报声欺厉的响了起来。外围防线的那些暴风突击队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从各自的隐蔽处抬起头来向着司令部望去,随后他们就看到了浓烟与火光。

“体集合,快去救火。”随着带队的军官气急败坏的命令声与尖利的集合哨声响起,那些突击队员飞快的从各自的藏身处跑了出来,随后在军官的带领下拼命的向着司令部主楼跑去。

“快,快点组织抢救,里面还有很多人,快,快去。”道根满脸是血地衣衫褴偻的站在司令部的台阶上对着那些突击队员喊叫着。

“会议室受到了炸弹袭击,司令官和体军官都在会议室隔壁的地图室里。快派人去救他们。”说完这些,道根一头载倒在一个突击队员的怀里昏了过去。

看着满脸是血的道根上校,再加上他之前的话,实实地吓出了突击队指挥官的一身冷汗。如果副元首在这次袭击中遭到什么不测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个指挥官当即就带领着自己的突击队员们飞快地冲进了大楼,现在所有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把副元首与那些军官们抢救出来,他们都在心里祈祷着那些人可以躲过这次劫难。

当他们冲进大楼后,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的心都凉了半截,走廊里现在是一片狼籍,会议室靠走廊那边的墙被炸塌了半面,各种各样的碎片撒遍了整个走廊,滚滚的浓烟还在不断的从会议室里向外涌出,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

“第一第二小队快去找灭火工具,把这里的火给灭了。第三小队跟我来。”突击队指挥官发布命令时的声音都变了,他带领着一个小队的突击队员像疯了一样顶着呛人的浓烟向着走廊另一头冲了过去。

听道根上校说副元首和那些军官们在爆炸的时候正在会议室隔壁的地图室里,看到会议室现在的情况那里的损失也一定不会小,想到这里那个指挥官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地图室在走廊的另一头,紧挨着爆炸的会议室,短短十米左右的距离在那个突击队指挥官的心里简直比一光年都要遥远。那个上尉在事后发誓说他当时觉得在跑过那段距离的时候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只到那个高大的人影从自己视野里出现时自己才重新恢复了心跳。

“穆勒将军!”那个上尉认出了那个从浓烟中冲出来的高大身影,他不禁惊叫起来,心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什么人!站住!”

穆勒一手端着手枪指着对着自己跑过来的突击队员一手捂着额头上还在不停流着血的伤口大声的喝到。

“是我们,第三十暴风突击队。我是德森上尉。”那个上尉连忙停下了脚步原地立正向穆勒大声报告到。

穆勒听了德森的话后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他放低了手枪的枪口,高大的身体好像有点支持不住般的摇晃了起来。

德森连忙冲了过来一把扶住了穆勒,他焦急的问到:“将军,您怎么样?”

“别管我,快去地图室,大家都受伤了。副元首也受了伤,情况很严重。快去帮我把他们救出来。”穆勒推开了德森,向着这些突击队员喊到。

“将军,我们立即去,但是您现在看来也急需要救护,您还是先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德森听到副元首只是受了伤没有遇害时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虽然不知道副元首的伤势怎么样但总比当场就被炸死好得多了。他向两个突击队员喊到:“们两个快把将军扶出去治疗,里面受伤的人很多,多调点人过来。”

两个突击队员立即答应了一声,二话没说架起看来还想要冲回地图室的穆勒向着走廊另一头的安区域冲了过去。

这时,不断有闻讯赶来的突击队加入了救援行动,会议室的火一会儿就被扑灭了,而地图室里的人也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手忙脚乱地抢救出来。所有人都在大声叫喊着跑来跑去,整个司令部都陷入了一种疯狂的混乱之中.

半个小时后,十几辆漆着红十字的215型装甲运兵车拉着警报疯狂的冲出司令部的大门,它们嘶吼着向着华沙市内的德国驻军医院飞驰而去。

这时候驻军医院门前的街道早就被接到命令的武装党卫队严密的封锁了起来,就连医院对面的那几幢大楼也被那些突击队员控制了。在四周的各个制高点都设置了机枪小组和狙击手,他们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一有异常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整个街区笼罩在一种让人压抑的危险气氛之中。

那十几辆装甲运兵车飞速的冲到医院门口,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响遍了整个街区.当那些车停下之后,一大群早就等在门口的医生与护士就冲了上去,把车上的那些重要的伤员飞快的抬进了医院。同时一队武装党卫队开始在医院门口修筑起临时的公事来.

他们架起了机枪和铁丝网。两门20毫米速射机关炮被放在了街道的中间,它们守住了街道的两头,而一辆二型坦克则稳稳的停在了它们的中间。这些武器让人觉得如果没有坦克的支援任何人都别想冲破这层防御,而那些突击队员的那种冷酷凶狠的眼神则让人觉得就算有坦克也不见得有什么用。整个布置让人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怖寒意。

夜幕慢慢的降临到这座城市,街道上的路灯开始散发出昏黄的灯光,一切都归于平静之中.谁都不会想到这时在医院里的那间巨大的特别加护病房里一场惩罚行动正在慢慢的展开。

“伦道夫!这个白痴,我要杀了!”道根头上缠满了绷带对着他的副手愤怒的吼叫着。

“这个家伙,差点就害死我们大家!我绝不原谅,受死吧!”穆勒手里拿着一把折椅狞笑着对着伦道夫靠了过去。

“哼哼哼,这个混蛋,不知道是怎么从军校毕业的,把这件事情交给办是我犯下的第一个错误,现在我要弥补我的错误了。”汉斯拿起了一根挂点滴瓶的铁架子目露凶光向着伦道夫走去。

而这时的伦道夫被绷带捆得像只粽子牢牢的绑在一张病床上,就连嘴也被厚厚的绷带给封上了,现在他眼泪汪汪的用充满企求的目光望向正在边上chuang上躺着看文件的徐峻。

徐峻撇了他一眼后用怜悯的语气说到:“就安心的去吧,我的伦道夫少校,上帝会宽恕的罪过的。记得到上面之后好好再补习一下的算术。别再把zha药的份量给算错了。”

伦道夫听了徐峻的话之后不禁猛的瞪大了眼睛,他嘴里“呜,呜。”的想要分辩什么。但随着面前那三个凶神恶煞般的军官们越走越近,可怜的伦道夫终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真不经吓,简直是党卫队的耻辱。”

“哈哈,看到他的眼神了吗?真想再来一次。”

“不过的确该狠狠的惩罚他一下了,这家伙竟然会算错zha药的份量,要不是元帅为了保险起见让我们寻找了一些掩蔽物的话,那就真的会搞出人命的,现在一想到墙上被炸出的那个大洞就让我头皮发麻。”望着可怜的受害者汉斯他们总算感到出了一口恶气。

“元帅,下面我们该怎么做啊。”汉斯向徐峻问到。

“这次行动除了出了这个小小的差错之外其他的都很顺利,而且这个小小的差错使我们这次的行动变得更逼真了,谁都不会想到我们胆敢用这么大的炸弹来炸我们自己。”穆勒接着说到.

徐峻从文件上抬起了头,点着头说到:”是啊,这次行动基本是很成功.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不少人真的在这次行动中受了伤,不过总算都只是擦破点皮或者磕破点头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展开应该没有什么影响。接下来我们就等待下一步计划的准备工作就绪,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待在这个医院里。”

“元帅,从现在的进展来看,下一步行动将在四十八小时内展开,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环节出差错。您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穆勒笑着说到。

“医院里的人都受到了我们的严密监视,不会有任何问题。而那些暴风突击队都是我们的人,我相信没有一只苍蝇能够钻进来。”汉斯接着报告。

“那就好,一定要严密的封锁我们的真实情况,不能让希特勒方面获得关于我们伤情的任何消息。随后再把我们准备好的那些消息散布出去,让所有人都认为我遭到了卑鄙的暗杀身负重伤,而们也都在这次暗杀中受了伤,现在我还都处于危险期内,是死是活不能肯定。

而且现在我们必须要加快我们计划执行的速度,看看这份最新送来的文件,我们的盟友已经开始来捡便宜了。”徐峻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汉斯。

“什么?”汉斯看了一眼文件后惊呼了起来。“意大利向法国宣战了!”

“有这种事情。”穆勒和道根连忙凑了上来一起看起了汉斯手中的那份文件。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个罗马的继承人也继承了古罗马皇帝一贯的狂妄与愚蠢。这回他把这些特质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以为经过敦克尔刻的败北法国已经大伤了元气,而法国人的军队也都被我们的部队吸引住了,他想趁此机会来浑水摸鱼,想从我们德国手里偷走我们的胜利。”徐峻冷冷的说到。

“这个无耻的东西,他怎么敢这样做。竟然在进攻前不对我们发出通知。他到底是在想什么?”道根愤怒的叫到。

“他没有想什么,他只是想要来明目张胆分享我们的胜利果实罢了,这是意大利一贯作风。

他们在上次战争中的行为已经向我们表明了他们是一个靠不住的盟友,而这次他们的无礼举动更让我肯定了这一点。而希特勒实在是对意大利人太宽容了,好几次都与那个只会夸夸其谈虚张声势的白痴妥协,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欣赏那个笨蛋些什么。

现在可好,我们在前线浴血奋战,把法国这个巨人逼上了绝路时,这个盟友又窜出来捞好处了。在我们艰苦战斗的时候倒没见过那个所谓的盟友对我们有什么支援。

我简直无法相信会有这样无耻的事情发生,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他的算盘看来是完的打错了。只要有我在,这个无耻的家伙的预谋是不会得逞的。”徐峻冷笑着说到。

在徐峻的心里一直对意大利在二战中的表现感到愤怒,他们简直连那些英国殖民地的土著士兵都比不上。他们是世界军事史上最大的笑料制造者,那些战役每次都能让那些军事专家们跌破眼镜,不是被他们活活的笑死就是被他们活活的气死。现在这个愚蠢的意大利独裁者终于按照历史的脚步冲进了二次大战那纷乱的战场。如果自己还让这个白痴和他手下那些愚蠢的将军们再次来拖自己的后腿的话,那么自己也就别在这个世界混下去了。

徐峻突然觉得这个白痴的行动可能对自己的计划有还能有些帮助作用。可怎么才能把这件事情在自己的计划中好好的利用起来,徐峻不禁又陷入了沉思中。而他的部下们不敢打搅徐峻的思路,他们都把注意力转向现在还昏迷不醒的伦道夫.

“汉斯,看这家伙怎么还没醒过来,不会有事情吧。”道根在一边用手指捅着床上的伦道夫一边对汉斯说到。

“是吗?让我来看看,哦?好像是没气了。”汉斯用手在伦道夫的鼻子前探了探。

“没气了?”穆勒疑惑地走到伦道夫的跟前,抡起拳头对着伦道夫的肚子就是一下。只见床上的伦道夫猛的张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呜。。。。。”声惨叫,眼泪刷的从他的眼框里流了出来。

“给我玩装死。还稍微嫩了点。”穆勒往自己拳头上吹了一口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