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法师无惧炮火 > 第3章 谁是谁的终付人

第3章 谁是谁的终付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本重新燃起了希望的李东归,在短暂的兴奋过后,再次平静下来。

除了在里奥练习法术时,他会被法术波动吹抚外,和之前的十五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依旧是一个孤独的囚徒,无欢也无喜。

不过天穹上的画面显示,里奥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成为了卡文迪许军事学院的一名预备军官。至少,他的家再也不用担心流落城外。

没有土地的人,如果流落城外,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证。

里奥作为预备军官,伯爵会每个月发给他300个铜便士的薪水,这足够解决他们一家三口的温饱和居住问题。

又两年过去,李东归看到画面天穹上的视角越来越高,十七岁的里奥难以抑制的健硕起来。

守序历50年,一场秋雨一场凉,卡文迪许军事学院48级的学员们,正在进行野外三十公里拉练。

偶尔会有顽强的阳光,穿过树叶构成的穹伞,在视野中形成三五道光束。

光束让密林中不会过于黑暗,也让李东归能看清楚画面天穹上的细节。

学员们背着总重十公斤的物资,包括圆盾、长剑等武器,以及盐水、面包等必需品。

法师的灵魂远强于普通人,无论是神经系统,还是肌肉控制,法师都有先天的优势。所以,普通人很难完成的负重三十公里拉练,法师却可以做得到。

教官在拉练前,总会恐吓学员:每年都有在拉练中死去的学员,要么是身体内某些暗疾被极大的疲惫引发,要么是失足坠下山崖。

用教官的话说,预备军官也是军官。军官不能畏惧死亡,既不能畏惧士兵的死亡,也不能畏惧自己的死亡。

军事学院里每年都有学员的意外死亡指标,只要不超过太多,没人会追究教官的责任。

趟过河流,靴子内会被灌满冰冷的河水,让靴子异常沉重。

郁郁葱葱的树林里,燥热的汗水从毛孔中流出,转瞬又化为了冰冷的液体。

汗滴划过皮肤,留下的粘稠和冰凉久久不能散去。

树叶上的露水和汗液一起打湿衣物,让这座森林更加的阴冷。

里奥的身边,是他在学院里认识的朋友,科兹莫·恩威。里奥是D级密咒法师,而科兹莫是一名E级速咒法师。

科兹莫有一头近乎白色的头发,显得他的皮肤更加的白皙。

他们两个走在拉练队伍的最后。

倒不是里奥不能跑的更快,而是科兹莫最近状态很不好,里奥不愿意抛下科兹莫独自前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科兹莫一下子失去了对训练的热情,经常心事重重,身体素质下降了很多。

他的肋骨和关节明显的凸起,没挂上一点点肌肉。

不过,里奥并不会因为这个而远离科兹莫。

像里奥这样的穷小子,在这学院里很难找到知心的朋友,而科兹莫是里奥的朋友之一,他帮助里奥迅速的适应了这军事学院里的生活。

教官说过,越是磨磨蹭蹭,越会感到累。

渐渐感到疲惫的里奥,开始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作弊。

原则上来说,拉练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身体素质。

原则,这个词是一个非常刚性的描述,没有回环的余地。

但如果变成“原则上来说”,那么就证明可以试着研究研究这个“原则”。

一旦开始研究,便会惊喜的发现,没有哪个原则无懈可击,原则一定会有漏洞。

例如此时,明明自己是个E级密咒法师,为什么还要傻得呼的按照“原则”来?

反正教官在前面很远的地方,反正身后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科兹莫·恩威。

科兹莫是不会告密的,不是吗?里奥如此想到。

魂海中注视着一切的李东归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这两年作为旁观者的视角中,科兹莫也许不会告密,但是科兹莫的言行绝对不正常。

除了父母家人之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另一个人好。

当有人对你特别好时,就要小心了,他可能在用一些小恩小惠,换取更大的利益。

科兹莫对里奥的态度好的有些过分,这明显超过了一个朋友的范畴。

例如此刻,科兹莫的眼神中便闪烁着忽明忽灭的神色。

在科兹莫的视野中,里奥背上的物资跳跃的幅度突然变大,金属圆盾和长剑显得不再沉甸甸。

科兹莫的眼中闪过了贪婪,多么幸运的天赋···

觉醒超弦本就是幸运的事,而超弦法师中同样也有幸运和更加幸运之分。

里奥就是那个更加幸运的人,他觉醒的是密咒法术,拥有改变物质密度的能力。

科兹莫运气差一些,他觉醒的是速咒法术,拥有改变物体运动状态的能力。

速咒法术,可以加速匕首,可以加速箭矢,杀人于百步之外。速咒法术是五系法术中唯一具有远程攻击能力的法术。

听起来很不错,是吧?

但是,只有科兹莫知道,这座军事学院教授的知识是如此的腐朽,速咒法师的重要性马上就要大大的降低。

科兹莫的哥哥,曾偷偷给他看过威斯特帝国新开发的秘密武器,一种名为火绳枪的新式武器。

用科兹莫哥哥的话来说,火绳枪的出现,会让速咒法师的作用大大的降低。火绳枪的子弹,至少相当于一个D级速咒法术。

想想吧,普通人拿着一把火绳枪,就相当于一个D级速咒法师···这让速咒法师以后怎么办?

科兹莫在进入军事学院前有多么的骄傲,见过火绳枪后就有多么的失落。

然而这座军事学院里的人,还沉浸在旧有的经验中,对火绳枪等其他大陆的武器一无所知。

科兹莫收起看向里奥的复杂眼神,二人相伴,继续往深山里行去。

拖在队伍最后的两人,就这么慢悠悠的向前行去。

两年了,这条野外拉练的路已经非常熟悉。

路过一条湍急的河流时,里奥回头和科兹莫说到:

“科兹莫,小心一些,现在是雨季,这河水太急了,要是被冲走,就不知道会被冲到哪里了。”

河的下游传来了瀑布的声音,证明这里离瀑布不远了。

河水流速很快,阻力也很大,一脚下去,水没到了大腿,落脚的地方都能偏移十几公分。

河水哗哗,飞鸟鸣叫,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普通和正常。

“里奥!快帮帮我!拉我一把!”

科兹莫的声音突然传来,里奥想也不想的回头,一只手抓着自己背上的重物,另一只手伸向了科兹莫。

这是如此平常的场景,平常到里奥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问题。

科兹莫却猛地向前一步,直接冲进了里奥门户大开的胸口。

魂海里的李东归想要大喊,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静默。

里奥还在疑惑,就发现他已经被科兹莫一把推倒在水里。

在水中的里奥想要大喊,却被一口冰冷的河水呛进了喉咙。

科兹莫在心中念到:

即将被时代淘汰的速咒法术,最后一次借助你的力量···

速咒法术,拥有改变物质运动状态的能力,正好可以在此时用来改变水流的运动状态。

科兹莫操纵着水流,让水流在二人周围形成一个旋涡状的水龙卷。

二人被水龙卷卷着,以比河水更快的速度,冲向了河水的下游。

悄无声息,二百人的拉练队伍,没有人注意到队尾的一声水花。

几十秒后,瀑布里掉下两个人,里奥的惊呼被瀑布激烈的落水声盖住。

二人继续向下游冲去,一直被冲了十分钟。

这十分钟,里奥完全靠着最后的那一口气撑着。

E级密咒法师,只能将物品的密度降为原来的50%,背后的金属长剑和圆盾,依旧是不小的拖累。

更别说还有一个科兹莫,用一个接一个的速咒法术将里奥死死的压在水里。

能够改变周围小范围水流状态的科兹莫,就是这里的绝对主宰,他可以凭借速咒法术能力偶尔换个气,里奥却从没离开过水底。

里奥憋着的氧气已经耗尽,失去了效果,河水开始灌进口鼻。

里奥知道,他要被淹死了···

明明河水是如此的冰冷,却让里奥的胸肺灼热而刺痛。

里奥的胸肺很快呛满了水,大脑因为缺氧而同样的剧痛,渐渐地,身体里的血液不再流动。

溺水五分钟后,就会出现脑死亡。

水中的里奥,四肢无力的随着河水摇摆,没有了任何抵抗。

科兹莫确定里奥没了生命体征,费力的将里奥拖上了岸,又将里奥扔在了一块大石头旁边,让里奥半坐在石头边。

里奥的眼睛睁着,但是眼珠已经没有了生气。

科兹莫一手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羊皮卷轴,另一只手按在了里奥的头顶,卷轴上的法术文字泛起碧绿的光泽。

李东归在里奥的课堂上见过对这种卷轴的介绍!

堕落的灵咒法师,被称为欲望门徒。欲望门徒可以制作一种名为恫吓卷轴的血腥道具。

五十年前,大陆上到处都是堕落法师,他们拿着恫吓卷轴,四处狩猎美味的灵魂!

轰隆!整个魂海世界突然像地震一样!

李东归扶住阁楼的栏杆,向上望去。魂海里的天穹出现了裂纹,一股巨大的力道击碎了里奥的魂海天穹!

李东归听到了一个虚弱的声音,是里奥·伊斯特在呢喃:

我知道你的存在,你就在我魂海···

我没有别的办法,请你帮帮我···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回去照顾妈妈和妹妹···

我想报答对我们很好的斯蒂夫·道格大叔···

请你!

做我的终付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