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六章 魔使令

第六章 魔使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寒云秋不敢说这只豹子会不会咬人,但他肯定,它是饿了。

不然,一头及他半身高的幽岩豹不会在躲了两刀后抢了蛇肉就跑,而应该先杀了他,再一并享用。

寒云秋靠在角落,这里是绝对安全的,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只要他蜷起身子举起匕首像个刺猬一样,就是那只狡猾的豹子首领也奈何不了他。

血人依旧躺在地上,寒云秋有看见两只不知名的甲虫从他身上爬过了,第三只在其周围观望,时不时接触接触嗅嗅气味。

他不知道待在这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多长时间了,他也还没弄明白自己被弄进来的原因,可以说,他一无所知。

“贼老天!你他吗瞎了眼吧!”

幼年幽岩豹抬头看了看他,几息后,低下头继续着它吃食的动作。

寒云秋刚对阵完巨岩角蛇,若再与幽岩豹缠斗,不说赢不赢,能活下来就不可能。

寒云秋的命说到底还是在他咒骂的老天爷身上。

幽岩豹吃食的声音很小,但就是根针落地,在这空旷的深邃的洞穴中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洞穴内充满了它“呼噜呼噜”的声音。

寒云秋不敢和天赌命,但他必须赌,下注是命,压的是活。

赵世龙搜寻一天了,没有发现什么线索,该长树的地方长树,该长草的地方长草,该开花的地方开花,就是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他知道幽岩豹的性情,与其他豹子极为不同,不爱爬树喜住洞穴,不爱独行喜群居,它们是大自然的另类,一切寻常豹类生物的特点用在它们身上都不合适,除了长相。

一支搜寻小队赶来,赵世龙早就发现了他们头盔上的红缨。

等人到了,他问:“有发现?”

小队的队长摇摇头,说:“那小子的饼……”

赵世龙知道他的意思,事实上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怀疑这饼是无意跌落的,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该执行的必须执行。

“还不到两天,不能妄下定论。”

他自己心里也直打鼓,一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他找不到任何支持自己空想的依据。

嘶~嘶~

赵世龙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用他动手,自会有人替他斩杀。

果然,马上就有抽刀出鞘入鞘声,一道炫目的亮光闪过后,丛林重陷黑暗。

嘶嘶的声音消失了,军马毫无反应,哪怕蛇头就在它脚下,一动腿就能踩到。

小队队长说:“是巨岩角蛇。”

赵世龙叹了口气,他不关心这是什么,死了的除了战士其余都没意义,寒云草是要被铭记的。

寒云秋,和寒云草多么像的名字啊,但愿那位冥冥之中能够保佑他吧。

“继续前进!”

砰!

军马踩碎了巨岩角蛇的头颅,鲜血沾在马蹄上,再沾上泥土,与之前无异。

寒云秋紧盯着幽岩豹,哪怕它只吃了半条蛇在那儿趴着休息也目不转睛。

他再没动过,没有探过血人的鼻息,他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就如同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下去。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休息过了,唯一放松的时候就是之前做梦的时候。

你为什么而活着?

他忽然想到了做梦梦到的那句话,为什么而活着?他噗嗤笑出声,惊得那只幼年幽岩豹猛一抬头盯着他。

寒云秋像是抛弃了什么束缚,忽然间极为放松,只有那些没面对过死亡吃饱了撑得没活干的人才会思考这种没用的事儿,像他这种人,只会想到活下去,不会思考为什么。

呼~他挣扎着站起来,将匕首揣进怀里,管他呢!有本事弄死我!

寒云秋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又抓了颗果子大口吃着,还趴下身子喝了点水,感觉恢复了些元气才坐下来休息。

这期间,幼年幽岩豹一直没动作。

寒云秋端正地对豹子说:“跟你商量个事儿,我不犯你,你不犯我,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呼噜呼噜……”

“你不说话我可就算你答应啦!”天知道他怎么想的,野兽怎么可能说人话呢?这样能带给他多少心理安慰呢?

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知道是心理安慰,也就没有心理安慰了。

现如今他的做法完全可以用一个词形容,即“自欺欺人”。

庆幸的是,那只幼年幽岩豹好像真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吃了半条蛇就一直趴在那,不继续吃也不离开,就一直在休息。

寒云秋第一次见到安静休息的幽岩豹,它身上的深蓝色花纹有节奏地淌着光彩,当所有花纹处在同一个节奏中时,就构成了大海,浪潮起起伏伏,自然的力量就在这一张一落间。

他看呆了,呼吸渐渐与这流光同步,亮时吸气,暗时呼气,循环往复。

他进入了一种极玄妙的状态,无情,无欲,看不见,听不见,仿佛世界只余下他一人。

咚咚!咚咚!

心跳声塞满了整个脑海,这是生命的起源,没有心,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活。

植物也有心,每一片叶,每一枝丫,都是它的心。

空气中游动着的,是什么?他看到一缕缕烟雾飘着,却不似烟雾那样死板,反而极有灵性,极轻盈,像仙女衣裙上的丝带。

他伸手去触碰,那气却钻入身体里消失不见,紧随而来的是舒畅,是轻松,是得天地精华后的升华。

这就是……修炼?

等他回过神,身上黏糊糊的,他明白这是体内排出的毒物。初涉修炼,他是欣喜的,这表明他有修炼的资质和天赋,他可以变得更强。

但是,他毕竟是偶然踏入修炼之门的,他不懂心法,不懂如何调动灵气,他所知修炼的一切都是空白的,踏出第一步,估计也就停在第一步了。

可是,他不甘心,他想变强,这样的生死困境他不想面对第二次!

他讨厌将命赌于天!

自己的命,就要自己抓着!

寒云秋尽力回想刚才那种感觉,平心,静气,凝神,呼吸。

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幽岩豹那有节奏闪烁的流光,他努力循着这浮动去感受,感受天的阔大,地的厚重,感受空中一缕缕游荡着的“游丝”,感受自己的心与自然的共鸣。

咚咚!咚咚!

又听到了!他咧开嘴笑了,但就在这一刹那,笑容打断了节奏,寒云秋被迫退出修炼。

他开始羡慕起不远处趴着的幼年幽岩豹,它从出生起就在修炼,从未间断,不管是呼吸还是睡觉无不在吸收灵气,不用它操心。

寒云秋叹了口气,怪不得野兽都那么强大,得天独厚的优势啊!

很多人都羡慕野兽的肉身、天赋和血脉,可是他们没想过人在这些方面差了野兽一大截,但在悟性智慧等方面却拉开野兽一大截。

日出有思,月生有想,这一思一想铸就了人类千百年中最辉煌的精神丰碑,无数个创意在思想中迸发,浩如烟海的典籍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这,是野兽们远远比不了的。

寒云秋闭上眼睛,重新感悟。

这一次轻车熟路,很顺利的就进入了修炼状态,从现在开始万事万物都与他无关,他,融进天地共鸣,与天地化为一体。

“将军!我找到一件东西,需要您赶紧过目!”

赵世龙赶忙奔马过去,能让他的下属如此慌张的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物品,很可能与魔神有关。

好重的黑煞!

他还没到目的地就已经察觉到了周围浓重的死气,魔物?还是魔使?

年轻的战士退回到赵世龙身后,惊异地说:“队长,魔使令现世了。”

赵世龙深吸一口气,感觉积郁多年的浊气都随着这一呼吸排了出去,一股愤怒、一股激动、一股热血,还有一股紧张死死勒住他的心,魔使令!

赵世龙的声音略显颤抖:“发极嵩令,就说魔使令现身了,让他们做好准备迎接战争!”

激动,前所未有的激动,至于担心,虽然知道会有很多人因此动荡,他的担心却没有那么强烈,甚至可以说是微弱得畸形。

战争会死人,也会给予他消灭魔神的机会。

魔使令上一次出世是在典籍中的一万年前,据说那个时候的魔使身上都会佩戴魔使令,以示这是魔神亲选的魔使。

极宗戮魔殿内就存有几十枚魔使令,至今还缠绕着浓重的黑煞气息。

如今光之子现世,怎么想都有些蹊跷。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赵世龙忽然想到了寒云秋,他会是传承者吗?还是说魔使准备对付所有可能成为传承者的人?

“告诉所有人,分散寻找,加大搜寻力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的心莫名慌乱起来,幽岩豹,巨岩角蛇,魔使令,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联系,但是……费这么大的力量就只为了一个茶馆小二?

但愿,是我多想了。

赵世龙攥紧缰绳,目光中闪过一丝迷茫,还有,一丝丝期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