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仙魔问心 > 第三十章 同甘共苦

第三十章 同甘共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阮莹莹在前走走停停,不断变换着方向,她只知道大概位置,具体在哪里还是要仔细观察一番的。

寒云秋紧跟在后面,与之同行的是白珏,相比寒云秋,白珏天生的敏捷与速度甩出他十八条街,或许是有意为之,它并没有与他拉开多远距离,他俩的距离始终不变。

寒云秋有些累了,他带点儿埋怨地问:“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不远了。”阮莹莹答道,头都没回一下。

不远了不远了又是不远了,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不远了,可我们还在这该死的林子里赶路!寒云秋心里嘀咕不敢说出来,这些话若是真情流露,阮莹莹铁定也“真情流露”一下,到时吃亏的还是他。

自从知道阮莹莹的实力是天境之后他就没敢多放肆,尽管阮莹莹有着“不占便宜”的想法,他依旧不敢冒险。

万一她翻脸了呢?吃亏的不还是他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想当俊杰的传承者不是好平民!

看着周围千篇一律的景色,寒云秋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烦闷,长长地叹了口气。

阮莹莹正要回头呵斥,却听得前方一阵惊呼、一声轰隆和一阵长啸。

有情况!顾不得寒云秋这滩烂泥,她挥手召出长剑先是冲出密林覆盖,紧接着御剑俯冲过去,青色的长剑细如柳叶却快似闪电,只片刻就到了现场。

寒云秋看着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阮莹莹,无奈地重重叹口气,跳到白珏背上,由它载他过去。

阮莹莹的剑直直插在地上,待她屈膝双脚落地顺势拔出,借着这股冲力,再加上些灵力作辅,她直挺挺冲向山膏。

左焕白一眼就认出阮莹莹,提醒道:“莹莹小心!”

山膏张开嘴巴,转瞬间就凝出一小团火球,正要射出,却被一爪子拍倒在地。

白珏的利爪狠狠压着山膏的头,火焰的气息弥散在口中,零星冒出几点火星。

寒云秋从白珏身上跳下,咧开嘴笑道:“别紧张别紧张,是我是我,嘿嘿!”

白珏的利爪泛着寒光,慢慢插进山膏的脖子里,鲜血顺着脖颈流下,滴落在地。

吼~吼!

寒云秋听见山膏的低吼有些不对劲,阮莹莹与左焕白对视一眼,喊道:“后退!”

白珏依旧呲牙怒视着身下凶兽,被寒云秋拍拍脑袋给拽走了。

就在白珏起身的瞬间,山膏的伤口奇迹般愈合,大量的火焰从眼睛中蔓延,直至覆盖全身。

它扬起前蹄,高声呼喊,在宣泄,也在宣战。

白珏以怒吼回之,莹白的独角愈发明亮,看上去迫不及待要扑上去战斗一番。

阮莹莹与左焕白和梅鹤青各前进一步,寒云秋却退了两步,引来三道异样目光。

他嘿嘿笑道:“你们上,你们上,我让白珏辅助。”

话刚一说完,白珏就扑了上去,有它开头,阮莹莹三人也冲了上去厮杀。

全志成道:“哥,这小子怎么躲在后面?”

全志风早就得到了相关情报,轻轻笑道:“据说他是个贪生怕死之徒,有这般行径,毫不稀奇。”

“走吧,莹莹来了,再加上他那只神兽,不用看了,咱们快些撤离,免得引人怀疑。”

全志成点点头,跟上全志风的脚步,慢慢离开此地。

山膏本来就被梅鹤青和左焕白两人牵制着,虽然使了某种奇异手段将火焰覆盖全身,奈何对方多了一人一兽,此时很明显地落了下风。

秋书雪还在那画着符箓,寒云秋悄咪咪靠近过去,刚至身侧,却听她一声大喝:“快闪开!”

那枚青绿色的符箓倏地飞向山膏,阮莹莹三人本呈三角阵势,听到秋书雪的话皆转身后退,头也不回。

那青绿符箓来的飞快却落得缓慢,轻飘飘贴在山膏头上,然后,猛地爆发出一阵灿目的白光。

只听“嘭”的一声,那只凶兽轰然倒地,没了生息。

而那张符箓还贴在那儿,光芒更盛,宛若实体。

梅鹤青轻轻揭下,递给秋书雪。

寒云秋凑上来好奇地问:“这是什么灵技?符箓还能多次使用?刚才我明明听到了爆炸声,怎么这尸体完好无损啊?”

秋书雪避而不谈,反问他:“你就是传承者?”

寒云秋摸摸白珏的头,道:“怎么,不像吗?”

左焕白语气不善道:“除了名字我还真看不出哪里像,寒云草可不是一个会躲在他人身后的人。”

“寒云草也怕死。”寒云秋微笑道。

左焕白紧接着要再次嘲讽,就见郭明夷缓步走来,连忙闭上嘴行礼。

郭明夷稍稍点头,不在意这些礼节,径直走到寒云秋身前说:“看来发生了些意外啊,不过还好,我还有别的打算。”

他转头对阮莹莹说:“赵将军已经对我说了,今天你也跟我历练。”然后,他又看着左焕白三人道:“刚好,你们也来吧,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今天是自行修炼对吧?”

梅鹤青脸色刷白,早就听说郭长老训练人有一套儿,但不清楚具体有多狠,今儿个这是撞上什么霉运了,先是凶兽发狂,好容易熬的一天休息也没了,造孽啊!

左焕白早就想领教领教郭明夷的手段了,自是同意。

秋书雪随意的性子也是没什么大碍,并肩于左焕白,跟在郭明夷身后,向着另一处目的地进发。

寒云秋脸色一沉,他知道周围这些陌生人是来试探他的,这次没能试出深浅,肯定还有手段,既要完成训练,还要提防他们,好麻烦啊!

比起这个,他更愿意独自面对发狂的山膏。

说不准郭明夷就在旁全程看他们,就等着把他们拉进来一起训练,要不然山膏怎么会突然发狂,这处秘密训练的空地位置也能泄露出去,刚刚好,他们刚把山膏杀死,他就出现。

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这些巧合能凑在一起,不是有意为之,就是他在做梦。

郭明夷带他们到一处平常少有人来的地方,这里树木更加繁茂,高高的树冠遮挡的绝大多数阳光,虽在白天,却与傍晚无异。

光线暗暗的,寒云秋的心也沉甸甸的,唯有身边的阮莹莹和白珏能让他安心点。

但是,郭明夷魁梧的身形立在前方,让他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几人走的小路,崎岖不说,还多杂草灌木,灌木丛本身没什么伤害,那点荆棘还伤不到众人,灌木丛中的小昆虫有的虽带点毒性,却也难穿破灵力。

主要是半人高的灌木茂密繁多,没有路的情况下只能从中穿过,郭明夷是不在意,但是剐蹭得其他人心烦。

就连左焕白都微微皱紧了眉头。

梅鹤青观察着四周的景色,小声问阮莹莹:“这一片还没放开吧?”

阮莹莹点点头,道:“是没对弟子开放,不过没禁止,如果想进还是能顺利进入的。”

之所以不对弟子开放,是因为这里存在的凶兽大都到了三品、四品的地步,五品在这也不算太少见,稍不留意可能就葬身兽腹,为了保护大部分弟子,极宗对这里暂不开放。

当然,如果你有一定胆识,同时具备相当的实力,极宗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面对的是生死战,弟子们不能总做温室里的鲜花,他们要长成大树,要成为风暴来临时能抵风刀暴雨的守护者。

郭明夷带着几人走了有一段距离,在一处山洞前停下脚步。

这山洞隐藏在繁密的灌木丛和低矮的树中,俨然一处天然屏障,不是感知过人,极难发现此处。

郭明夷闪到一旁,抬起下巴努了努前方。

阮莹莹了然,执剑掐诀,两抹剑光闪过将洞口周围的灌木和矮树,齐齐斩断,梅鹤青右手衣袖中飘飘然亮出一道符箓,凭空招来一阵风将斩下的部分吹向两侧。

情景豁然开朗,只是洞中并无光亮,紧紧站在洞口,就觉阴风阵阵,凉爽的风将人的躯体和灵魂一同穿透,像是夏日的西瓜猛地浸入深井,冰凉的井水迅速吞没着外来者的热量。

寒云秋眯上眼往里探看,被左焕白一用力推了进去。

洞里湿漉漉的,石壁上淌有水珠,偏稠些,类似鸡蛋清,踩上去黏糊糊的极为恶心。

寒云秋看向左焕白,她示威似地冲他轻轻微笑,毫无愧疚,而且特别得意。

随着他的向前探索,众人陆续慢慢踏入其中,当所有人都踏进去之后,郭明夷一挥手将山洞口打塌,滚落下来的巨石堆叠在一起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光芒顺着几道细小的缝隙探进来,只照亮洞口有限的一小块范围。

紧接着,他们听见外面郭明夷的声音:“顺着山洞走就能出去,我在出口等着你们。”

左焕白和秋书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挥手掐了个诀唤出一抹亮光充当光源。

郭明夷和白珏在外面,他对着白珏道:“你要想找那些个‘暴君’打就去,寒云秋这儿我看着,你不能总护着他,你也知道他是谁。”

白珏没正眼看他,扭头就走,扇扇翅膀飞向远方,不一会儿就听见远方传来凶兽的怒吼。

郭明夷摇摇头,盘腿坐下,闭上眼打坐修炼,似是要接着悟道,丝毫不担心寒云秋他们会在短时间内出来。

寒云秋被众人推搡到前方,阮莹莹没有阻拦,左焕白他们实实在在地想拿他打头阵,她也就顺势推波,有意让他承担些责任,或许,这会构筑出他的责任感。

梅鹤青排第二,再之后依次是左焕白、秋书雪,阮莹莹殿后。

五个人,四个人都是用剑的,只有寒云秋因为兵器没到还使着那把幽黑的匕首。

虽然攻击距离较短,但他丝毫不慌,大踏步地往前走着,他就不信,郭明夷还能真把他们搞死,弄死他这个传承者,他可不好交待,不对,是不能交待。

左焕白与秋书雪相视无言,尽管洞穴内昏暗,但加上灵技唤出的光芒也都能从对方眼神里看出浓浓的疑惑——她们这位传承者,是有什么手段没用?不然怎么如此轻松,与她们形成的战斗戒备显出强烈的违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