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诡刺 > 第四十七章 王佐之才(中)

第四十七章 王佐之才(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陈徒步和李凡一前一后走了这个他们倾心交谈了十五分钟的断崖,当陈徒步终于可以昂首挺胸,迎着风风雨雨大踏步前行的时候,李凡不声不响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两个人的脚步连成了一条线,在彼此坦诚相见,将自己内心最不容外人轻易觑视的底线都展现出来后,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默契,更在两个人之间反复回荡,让他们形成了一个再无可分割的整体。

陈徒步笑了,他真的笑了。

李凡需要一个能站在前方,替他挡住所有危险的强者,而他陈徒步,又何尝不需要一个能力出众,却没有取而代之的野心,所以可以完全信任,可以最亲密合作,将彼此力量完全释放出来的助手?!

“兄弟们,下着这么大的雨,明明知道危险,明明知道不应该,还要以指挥官的身份,硬拖着你们陪我在大山里乱跑,非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对不起了!”

陈徒步在道歉,一向把面子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陈徒步,竟然在当众道歉。

静静站在陈徒步身后的李凡,眼睛里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因为有了陈徒步的欺负和打压,本来就拥有不俗天分,更得到学校几位重量级教官另眼相看的风影楼,才能沉下心,在校园和训练场里,像个疯子似的自虐了六年。而反过来,当风影楼终于破茧而出,爆发出远超同龄学员的强势时,这些年在学校里过得顺风顺水,已经有点得意忘形的陈徒步,挨了当头一棒后,似乎也有成长了。

除了两个负责外围警戒的队员,其余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山洞。陈徒步当着所有人面,拆开自己那份野战口粮,从里面取出一只塑料勺子,用打火机把它点燃。

第五特殊部队单兵口粮里放的一次性勺子,如果有技巧的使用,它至少可以点燃十分钟。虽然根本不可能去烧水更不可能煮饭,但是如果在冰天雪地,平均气温超过零下四十摄氏度的南北极,这样一把能缓慢燃烧十分钟的一次性塑料勺子,提供的热量,就可能救人一命!

特种部队的坚韧生命力,绝不仅仅体现在战场上!

小小的火焰在陈徒步手底下不断跳动,陈徒步一边享受着传递至手心的温暖,一边目视全场,微笑道:“看你们一个个目光呆滞全身发硬的样子,都变成僵尸了?快坐下啊!”

听到陈徒步的话,李凡第一个盘起双膝坐了下来,他学着陈徒步的样子,点燃了自己那只一次性勺子,几分钟后,每一个人的手下,都有一团小小的火焰在不断跳动,将热量源源不断的传递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无意中闯进这个山洞的话,他一定会以为自己看到了一群神棍。

“我们剩下的这批人,可都是同龄人当中,学习成绩前三十名的精英,可是我们整整两队人,围追堵截仍然被风影楼牵着鼻子跑,甚至被全歼了一支部队,这其中,除了我这个队长的失职之外,大家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每一个人都沉默着,答案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愿意说出口。

“因为风影楼够强,他单枪匹马强行冲击一支满员编制的小部队,最终还能活着撤出战场;他和龙王徒手格斗,在两分钟内就重创龙王;他设计的各种战术陷阱,更让我们步步维艰,根本不能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说到这里,陈徒步轻轻眯起了双眼,沉声道:“所以,我们都被风影楼打怕了!面对他这样一个我们单独面对,已经绝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我们会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这是一场货真价实的战争,原来我们的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原来我们在学校里,接受了六年非人训练,换来的,竟然只是一个为了烘托风影楼的伟大,才存在于此的‘小兵甲’身份!”

说到这里,陈徒步不等别人回答,就随手抓起身边一根树枝,在身下端端正正的写了两个阿拉伯数字“1”。

“在进入学校之前,我们虽然也算优秀,但是从战斗力上来讲,除了邱岳那种从小学习武术的家伙,和普通人相比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所以,我姑且判定,我们和风影楼的战斗力,在六年前,都是最平凡最基础的‘1’。”

没有人知道陈徒步这么说,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用意,但是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竖直了耳朵。

陈徒步又在地面上,写下了“1.2”和“2”两个数字,“在学校接受了一年训练后,我们虽然还只是一群特种作战的门外汉,但是已经基本了解各种武器构成,在格斗方面也算是略有进步,所以我们的战斗力是二,而风影楼,由于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贪多嚼不烂,再努力,也无法形成自己的系统,所以,他最多只能达到一点二!”

“第三年,我们的战斗力依然是稳步前进,达到了‘3’,而风影楼,他依然迷茫,依然找不到自己的路,所以,他的战斗力最多只能达到一点五。”

就是在所有人沉默的注视和聆听中,陈徒步一年年的推算下来,到了第五年的时候,他们这批人的战斗力,已经一步步推算到了“5”,而风影楼,还是“2”。

陈徒步最后写下的两个数字是……6和12!

“不是我们弱了,我们接受的是系统训练,我们的能力只会一步步提升,绝不可能产生飞跃性的变化。而风影楼,他在付出比我们所有人更多的努力后,终于嚼碎了那么多重量级教官传授给他的军事技巧,并把它们融会贯通在一起。”

“如果说我们是一群刚刚接受完初级军事训练,成绩还算是优秀的学员,那么他,就是一个靠着‘种子’学员身份,得到几位重量级教官另眼相看,被人拼命喂小灶,用绝不正常的方式得到飞越式提升,并因此具备了部分高级军事技术的另类!”

6:12!

在最后一年,他们仍然提升了一个单位,但是风影楼的数据,却突然差生了几何式的变化!这一点绝不容置疑,战场就是最好的试金石。

看到这个比例,所有人仍然沉默着。他们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两名队员加在一起,战斗力就和风影楼持平。这绝不是数学1+1=2那么简单!

“但是,风影楼不可能永远压在我们的头顶。”

陈徒步用手中的树枝继续在地上写着一个个数字,“我们接受的是系统训练,我们的能力不可能突飞猛进,但是每一年,甚至是每一天,我们都在缓慢的成长着。所以,我们的能力会一直加一,加一,加一,直至我们十五年后,达到16!而到了那个时候,风影楼现在接触到的,我们会全部接触到,他现在会的,我们也全部会学会!”

坐在陈徒步身边的李凡,微笑的接口了,“而风影楼,可就未必会和我们这样一帆风顺了。一个诡异的六年,注定了他这一辈子,不可能再像我们一样,接受正规军事训练。他现在的军事技术,看似强悍得无懈可击,但是没有系统性,中间必然破绽百出,只是我们这批初级军事学员,眼光和资历不够,还看不出罢了。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没有新的突破,风影楼这样一个不按部就班,有点饮鸩止渴意味的另类,迟早会被我们再次反超过去!”

“呼……”

在场这么多人,不知道谁轻轻吁出了一口长气,在彼此对视中,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睛都亮了。

他们这些人,在进入第五特殊部队以前,就是天资不俗的精英。他们并不惧怕失败,但是如果他们努力过了,付出过了,却突然发现,在别人面前竟然犹如垃圾般是不堪一击时,他们内心深处扬起的,就是自信与骄傲被人踩成无数碎片后,取而代之的无力与无所适从。

李凡静静的看着陈徒步,这个什么“战力对比数据”,当然是陈徒步信手掂来鼓励军心的玩艺儿,今天他们被风影楼打得团团乱转,状态失常的,绝不仅仅是陈徒步一个人,而是他们所有人。就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陈徒步才用如此简单的方把,把每一个人的思维,引向了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引导每一个人突破了心灵上的枷锁。

就是因为看到了希望,就是因为面对压力同仇敌忾,他们这批人的士气,在狠狠一顿后,必然会激增到一个全所未有的高度。在这片战场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风影楼,用不了多久不会发现,他将要面对的,再不是一群任由他欲取欲求任意玩弄的学员!

这才是真正的陈徒步,一个统率力过人,进入学校仅仅三个月,就把全班所有同学,都团结到自己身边的陈徒步!

“李凡,如何对付风影楼,就由你这位突击组组长来制订计划吧。”

陈徒步用看似不经意的方式,将接力棒放到了李凡的手里。李凡知道,陈徒步是想当众捧他,让他在同学们中间,获得更多的尊重与认可。还有,陈徒步更是想趁机看看,他李凡究竟有多少真材实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