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没有人比我更懂诸天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以人为棋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以人为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魔法以及“直接造物”充盈着魔法能量,若是遇到禁魔石的话,就会被禁魔石吸收其魔法并加以封印。

但像是这块被魔法摧毁的大树,这类魔法“间接”形成的造物,是被魔法产生的物理作用波及到的物体,又如何能被察觉呢?

借此,可以便有许多赚钱的路子可以用。

比如:用冰系魔法去降温做食物的冷藏运输,用火系魔法去做金属的冶炼加工……

用“魔法间接造物”的方式能让这些法师在脱离德玛西亚的社会体系后,也能安稳的生活下去。

可是这还不够!

远远不够!

祝平将这些法师救出来,是有明确目的的……

一是要尽可能地保护法师的性命,防止法师死得太多越过80%的红线。

二是期冀于借助法师的力量重塑德玛西亚的“经济基础”,以达到推翻德玛西亚的“上层建筑”的目的。

不过,想要从经济层面侵占德玛西亚,必须要影响到德玛西亚的社会命脉,即……

衣食住行!

祝平用神识扫视那些正在生疏地使用魔法建设营地的法师,思索道:‘只有让魔法产物涉足德玛西亚普通人的衣食住行。

让德玛西亚的社会运转彻底离不开魔法……就像是现代生活再也离不开电一般。

如此才能从民众的思想根源层面上反抗禁魔法令,不再将魔法当作洪水猛兽……这是改造德玛西亚的第一步。

不然,即便是将德玛西亚的高层斩杀一空,重建德玛西亚,积怨已久的普通人和法师绝不会轻松地化干戈为玉帛,稍有不慎,便会爆发内乱。’

“以人为棋”便是这般,一步下错,满盘皆输!

假如以雄都作为德玛西亚的中心,这个国家坐落于瓦罗兰大陆的西南方,坐拥一大片肥沃的平原。

北方是一片高耸入云的雪山,成为天然的屏障,将弗雷尔卓德阻拦在高山之外。

西方接壤征服者之海,一片未知。

南方跨过高山和一小片海域,便是恕瑞玛大陆。

东方是一大片平原,隔着一大片平原与最为好战的诺克萨斯接壤。

德玛西亚地理位置优越,物产丰富,即便没有发展工业,光凭手工业和农业,也达到了不愁吃穿的程度……

该如何用魔法对衣食住行下手呢?先看看他们拥有的能力再说……祝平想到这里,便让拉克丝将法师集合起来

当被解救出雄都的法师知道自己的魔法可以有用武之地之后,朴实的法师们既希望于自己可以帮上些忙,又恐惧于自身的莫染魔者身份会造成麻烦。

在拉克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嘴炮之下,这些法师带着忐忑的心情不情不愿地讲述出了自己的魔法能力。

这很正常,毕竟生活在德玛西亚中,他们从小接收着染魔者邪恶、被恶魔侵染的认知。

大多数的法师直到如今还在恐惧、厌恶自身的能力。

拉克丝搬了个小桌子坐在森林中,嘴里问着,手中用羽毛笔记录着。

“可以释放火焰,全力释放试试看……嗯,持续生成魔法火焰,有极高的温度,很不错的能力……”

“冰系魔法……嗯,好像是凭空召唤菱形冰锥,很神奇。”

“可以操控接触过的物体……你的能力一定在大有作为!”

“……”

遇到某些恐惧自身力量的人,拉克丝会用温和的声音,还有和煦的笑容,抚平了这些法师对自身魔法能力的恐惧。

“我们的能力不是恶魔的浸染,而是上天赋予的恩赐,它们就像是你的手,虽然会握紧拳头伤害到别人,同样也会张开手掌,给予他人温暖……”

……

与此同时。

雄都城外森林的另一个角落,地面上铺满了暗红色的血迹。

上方是被吊在树干之上的德玛西亚贵族,此时这位贵族已然成为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塞拉斯和其他法师享受着着美酒、烤肉,以及其他劫掠而来的食物。

他一口撕下一大块肉,指着挂在树上的尸体,大笑道:“这头猪猡已经付出了他应有得代价,没有付出代价的人还有更多,我们应该怎么办?”

“杀光,全部杀光!”

“杀掉那些猪猡!”

“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痛苦!”

“……”

篝火熊熊燃烧,火焰随着时不时传来的风不断摇曳,忽明忽暗的光芒让这些人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

转眼间,一周的时间过去了。

塞拉斯不断猎杀都城内的贵族,虽然这些人只是德玛西亚的权力体系中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但这一行为也足矣令都城之内的王侯将相人人自危。

雄都城加大了日夜巡逻的人手,企图抓到塞拉斯等染魔者。

不过塞拉斯等人常常占据主动权,以各种方式偷袭,令人防不胜防。

于是乎,德玛西亚人与塞拉斯之间的矛盾最终还是转嫁到容易被欺负的“城内平民染魔者”头上。

此时,城内的染魔者走在大街上便会被指着鼻子骂杀人犯,若是他们敢反驳一句,下一刻,搜魔人便会将他们锁在地牢中。

即便是他们不出门,也会被“正义”的民众砸破门窗,大声叫嚷着羞辱。

雄都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炸药桶,普通人和法师之间的对立已经到了极致,距离内乱的爆发只差一根稻草。

……

冕卫家族城堡中。

神色焦躁的盖伦在家族的大厅中不停地走来走去,当他看到拉克丝回来之后,急忙上前左右看了眼有无追兵,而后将门关上,小声对拉克丝问道:“你找到塞拉斯的踪迹没有?”

拉克丝摇了摇头,皱眉道:“我们在雄都所有的下水道的通道口,都派出人手去看守,丝毫没有发现塞拉斯的踪迹。

难道塞拉斯很可能还拥有其他秘密通道可以进出雄都?”

“可恶……”

盖伦在房间中继续徘徊,道:“塞拉斯暗杀了这么多贵族,德玛西亚王国的民众对染魔者的怒意已经开始暴涨。

若非我暗中派士兵对城内的人口聚集地进行疏导,雄都很可能会因为染魔者的反抗而陷入更糟糕的局面。

因为塞拉斯的胡作非为,议会中的大臣不断的抨击,我怀疑国王殿下也开始趁此机会起草全面禁魔法案……”

所谓的全面禁魔法案便是将所有染魔者一律扣押、驱逐,施以最为严厉的法典。

拉克丝惊呼道:“嘉文哥……嘉文四世殿下怎么能这么做?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没有劝劝他吗?”

最是难懂帝王心……盖伦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嘉文不再信任他了。

就在这时,祝平的声音直接在两人的大脑中响起:

“你们就没有想过,也许……这些贵族本就不是被塞拉斯所暗杀的吗?亦或者说,不全是被塞拉斯所杀吗?”

“除了他还有谁会杀贵族?”拉克丝不解。

而盖伦沙哑道:“想杀贵族的人太多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