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神冥屠虐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摊上事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摊上事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金瞳,总教让你去找他一下。”一名神虚学府的弟子来到金瞳的住所开口叫道。

金瞳莫名地走了出来,微笑道:“知道啦师兄,我这就去。总教说在哪等我吗?”

“总教让你去教区找他,他在等你。金瞳,你小心点,千万不要顶撞了总教,之前总教让我叫你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太妙。”那名弟子友善地提醒道。

金瞳点了点头,只身一人来到了教区,询问之下找到了总教吴莫天的住处,小心翼翼敲了敲门,从屋内传来一声沉重的声音:“进来吧。”

金瞳轻轻推开门,看见吴莫天正坐在厅堂里的座椅上,金瞳恭敬地走上前,道:“弟子金瞳见过总教,不知总教叫弟子前来有何要事?”

吴莫天没有立即开口,而是挥手指了指身边的座椅,金瞳会意坐了过去。吴莫天看了几眼金瞳道:“金瞳,我且问你,你是不是这几日在天斗场赌斗?”

金瞳抬起头看见吴莫天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口就这么问,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点了点头道:“弟子不敢隐瞒,是的,这几日弟子都在天斗场比了几次。总教为什么这么问?有什么问题吗?”

吴莫天喝了口手中的茶,道:“弟子去天斗场武斗本来就是学府授意的,并没有问题。但是,你最近是不是跟一名外号残夜的天斗者比斗了一场?下手还很重,有没有这回事?”

金瞳心里一嗝,不知道吴莫天问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怪罪自己吗?但是还是硬着头皮道:“是的,确实有个对手叫残夜,但是当时情况比较复杂,我。”

金瞳还没说完,吴莫天摆了摆手阻止了金瞳的话语,继续道:“原因我本不想问,作为天斗者自然要有天斗者的觉悟,这个残夜我也知道,是个心性残暴的武者。你这么做也没什么,但是,这个残夜的身份实在有点不好忽视啊。”

原来总教并不是怪罪自己,不解道:“这,总教你这是什么意思?能说明白些吗?”

这时吴莫天叹了口气,深深看了眼金瞳,道:“哎,你可知道这个残夜的身份是什么?”

金瞳摇了摇头,吴莫天继续道:“或许他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地方,但是他的爷爷,他的哥哥,确实在神虚学府说的上话的。这个残夜真名叫王伍臣,实力在整个神虚学府根本排不上名号,但是他的爷爷,王东海,想必你也是听说过的吧。”

“王东海?嗯?这,难道是神虚学府十大长老之一的王长老王东海吗?”金瞳想了想惊讶道。

吴莫天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王东海那老头的孙子,虽然是孙子,但是王东海从小就不是太喜欢他。王东海的品性虽然说不上绝佳,但是还是能够明辨是非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十大长老之一。虽然王伍臣受到这么重的伤王东海心里可能会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会太过问什么。毕竟神虚学府就是这样,哪怕你的长辈是学府的长老什么的,但如果你自身实力不行,也不会被其他人看得起。王东海也只会当成是自己孙子的一个磨练而已。”

“那,这样的话又怎么?”金瞳不解道。

吴莫天摇了摇头叹气道:“哎,虽然他爷爷王东海并不会说什么,但是,他还有个哥哥。他哥哥叫王学臣。这小子可不简单,神虚学府地字四年的弟子,少数几个在学府中有名望的地字弟子。能成为地字弟子的各个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即便是我,也多次听说这个王学臣,虽然身为王东海那老头的长孙,但是其一身实力真的不容小觑。即便是地字五年的弟子都有许多人不是他的对手。”

金瞳有些不解,吴莫天继续说道:“甚至他本身对于学府的贡献也是十分巨大的,就连学府也不能忽视其的作为。”

“那他也应该能明辨是非才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总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找上门来吧。”金瞳不解道。

“呵呵,或许他身为神虚学府的弟子没什么缺点,但是他却拥有一个唯一的缺点,那就是,护短。是的,护短,他对于他弟弟王伍臣的溺爱简直超越了他父母对其的关爱,甚至听说在王学臣十来岁,他弟弟王伍臣不满六岁的时候,就为了他不懂事的弟弟跟他们的父母翻脸的事情。由此可见,这个王学臣对于他弟弟的溺爱到达了一种什么程度。”吴莫天缓缓道。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金瞳惊讶道。

“所以我才说,你很麻烦,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结束。既然我能够得知你的身份,王学臣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身份?即便你在天斗场戴了面具,也无法掩饰你就是黄字一年新入门的弟子金瞳的事实啊。不过我真的没想到,王伍臣虽然实力不算强劲,但是好歹也是大武师。你个刚刚步入武师境界的弟子是如何对付得了他的?但是我不会多问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而我现在要说的是,你有麻烦了。”吴莫天开口道。

金瞳皱了眉头,他自己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如果那个王学臣真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找自己,他也不会轻易的妥协,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错,他当然不会多说一句话,但是这样却根本不可能,他不会俯首的。

“不知道总教所说的麻烦是什么?他总不可能在学府就对我出手吧?”金瞳疑问道。

“或许他不敢在学府动手,但是外面呢?外面如果他真的对你出手,即便不要了你的性命,将你打的半死,恐怕你也不可能完好无缺的回来吧。”吴莫天沉声道。

“这,我怎么可能轻易的出去,总教没事的。”金瞳开口道。

“难道你血域大典不去了吗?”吴莫天突然开口道。

金瞳愣了一下道:“怎么?总教怎么也知道我去血域大典?”

“莫非你真的要去血域大典?我只不过说说而已,但是,你却是一定要去的。因为王学臣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指名道姓要让你去血域大典,说是磨练一番,但真正的目的却不得而知。对于这个,我也是没有一点办法。”吴莫天开口道。

“什么?居然是这样?”金瞳瞪大了眼睛道。

“是的,本来我就不太希望你现在就去血域大典,一般都是在二年甚至三年才去刚刚好,但是你现在去,莫说危险系数十分巨大,就是到了血域大典,那王学臣会不会对你出手,那也是说不准的。”吴莫天开口道。

“这。”金瞳没了言语。

吴莫天叹了口气道:“金瞳,本来我是想帮你的,毕竟你是我少数几个看得顺眼的弟子,未来的成就那也是无可限量。但是,这一次你却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或许在学府碍着学府面子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到了外面,那你可就真的危险了。而血域的危险更是高了许多。就算他不会真的要了你的命,但是废去你的四肢,将你丢在那个到处都是危机的地方,你也不太可能活着回来。”

金瞳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吴莫天以为他是怕了,开口道:“但是办法也不是没有,有两个办法能够躲过这次危机,第一,你现在假意重伤,暂时废去四肢,那么就可以以疗伤的借口留在学府,不需要去那血域了。自然也躲过了这次危机。其二,就是你去血域,但是一进去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探头,等到血域大典的规定时间过去,再出来,跟随学府的人一起回来,那么他们找不到你,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你做什么打算?”

金瞳自然不可能选择第一个办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这辈子,在这神虚学府,他将永无抬头之日。一生就将背负胆小鬼的骂名,与其如此,他还还不如死。但是他也不打算选择第二个,为什么?自己去血域本来就是为了历练,自己真这么做了,不说尚文杰和柯云会看不起自己,就是金瞳自己也不可能再看得起自己。一个武者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武心都丢失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