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无限惊悚游戏 > 第二百二十八章娃娃

第二百二十八章娃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什么时候才会出现?”顾小楼提出了这个问题。

斯乌回答道:“很快,大概三天之后,城北,我们会抓到它的!”斯乌虽然看上去什么都没做,但是她已经在未来看到他们抓到鬼来电的画面了,只要按照这条线索去做,那么他们是不可能会失败的。

“不过你得快点过任务,到时候和我一起去做第十次任务……”斯乌这样说道,她的第十次任务有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需要得到,但想要得到,非得要顾小楼的帮助才可以。..

她已经看到,第十次任务的顾小楼已经完超过路胜了,只有这样的天赋才能帮到自己。

“我下次任务是什么?”顾小楼问道,他的下一次任务,刚好就是第四次任务,可能会比较特殊。

“你不是有返校通知书吗,下次任务就去返校世界好了,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斯乌早有预料,随后打发了顾小楼,去客房睡觉了。

顾小楼只好在客厅玩手机,现在他爸妈都还没回来,虽然知道他们这样去找是找不到什么结果的,但他现在也不到睡觉的时候。

因为体质强化的关系,他现在已经不太需要睡眠了,或者说睡眠的世界变得非常短暂。

拿出手机接着看刚才的帖子。

‘我和我朋友回到了他家里,随后他就拿着那个娃娃离开屋子,回警局去了,因为他家和警局的距离不是太远,所以很快又回来。

他这时候给我说了一件事情,原来这几天他也在处理一个案子,是一个大师死在家里了,他们在这位大师的家里,没有找到任何凶器,连大师的死相,看上去也只是单纯的猝死。

所以这几天本来就要结案了,没想到发生了今天的事情,所以他立刻想到,那位大师家里找到的一件证据,原来那位大师家里,也有这样一个娃娃。

他们将娃娃打开,果然发现里面有一样他人体的器官,应该是半片心脏什么的,被拿去和手指做分析了。’(红公子:这可能是一件特殊的法器,将一个人在杀死,分尸,用他的尸体和怨恨做成,可以害人,我猜这位大师可能是被这件法器反噬杀死了。)(qq大圣:楼上说得煞有其事,但我觉得事情并不会这样简单。)

‘我对这个事情也非常好奇,所以希望朋友带我去大师的家里看看,朋友最终在我的恳求之下答应了。

不过路上,我们碰到了接下来至关重要的一人,那就是一位来拜见大师的信徒。’(一条大圣:是不是那位信徒身上,也有这样的一个娃娃。我都猜到了,楼主,你实在是没有写恐怖故事的天赋,还是别再遍了)

‘这是一个长得蛮不错的妹子,当初来见大师,买了一个娃娃,说是希望得到喜欢男子的关注。

她拿到那个娃娃之后回到家里,按照大师的描述供奉,后来果然和男生说上话了,没多久就成为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然而诡异的事情也逐渐发生,先是妹子在路上差点出了车祸,接着就是男朋友,晚上睡觉说胡话,甚至还掐着她的脖子,要不是她及时将男票叫醒,当时也死了。’(隐皇:这种诡异法器,出现怪异也是正常的,我就从来不用,不然迟早害人害己,嗯?到时间了,家里的小鬼该拜了,各位等会再见……)(刘茜茜:@隐皇,你还在吗?)

‘朋友拿到她那个娃娃回警局打开看,就发现了一只眼睛,同样拿去检测,之后他们询问了那个妹子,知道原来这种娃娃并不是大师的,而是大师帮助别人销售。

线索到这里也断了,因为现在大师也已经死了的,大师究竟是帮谁销售,并没有人知道。

接着过了几天,诡异的事情也来了,经过基因对比,警局发现原来这些娃娃身体里的肢体都是来源于同一个人的,而且这个人应该在去年就已经死了,过了这么久,尸体都应该腐烂了,但是这些肢体经过检验,发现尸体主人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5天。

所以他们当时怀疑这个人假死,但是现在又发展成真死了,他们去找了那个人的坟墓,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这个坟墓竟然已经被打开,而且经过勘测,坟墓是被人从里面打开的。’(名侦探洋芋坨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个人是真死了,后来变成僵尸从坟墓里面爬出来,又遇到高人被剁成了碎片,高人将它做成法器,然后又不知怎么搞的,流落了出去。)

‘这件事情差不多是到此为此了,因为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查下去,那个往我背包里面塞娃娃的人也查出来了,也是一个受害者,从大师那里买到这个娃娃,结果家里不断发生诡异的事情。

他觉得是那个娃娃的作用,想扔了,但是又害怕娃娃再次跑回来害他,于是在飞机场找一个人,作为他的替死鬼。

接下来我会放一张娃娃的图在下面,这是我在警局拍摄的,希望大家如果去泰国旅游,要小心这样的娃娃。’(狠狠狠狠:很明显,替死鬼就是楼主了,结果那个人没想到这娃娃竟然会被检测装置检查出来。)(聪明绝顶: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家伙也太倒霉了,估计打死他都不相信,这娃娃竟然会被机场检测装置检查出来,不然这娃娃被楼主带回国,他可能就真安了。)

顾小楼看下去,再往下面就是一张图片。

那是一个放在档案袋里的娃娃,身体已经被打开了,许多血红色的棉花裸露出来,她本来应该和档案袋纸面平行的脑袋,不知道是因为拍摄时的角度问题,还是这个娃娃有什么诡异的。

她的脑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面对镜头,因为档案袋的缘由而昏暗视角里,她脸上的痕迹就像是血泪。

她的嘴角微微弯曲,眉毛却皱着,看不出究竟是再哭还是在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