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跌进浴缸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是啊,他不会。

他知道别墅里其他的人都走了,只剩下她,他现在一定不想见她,所以他会在外面吃饭。

今晚管家一定会在工人区陪着他爱人和孩子,这么大的主宅,万一叶子墨不回来,她自己住,只要想想,她都觉得会被恐惧淹没。

管家还站在那里,好像没看到她安回房,他就有事没做完似的。

夏一涵只好回房间,把客房的门在里面锁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里,除了静,还是静。她很想睡觉,却发现疲劳和困意都不见了,躺下来再努力,都是徒劳的。

夏一涵把叶子墨给她的手机拿出来,又开机,看通话记录,看叶子墨那晚发给她的信息。

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整栋别墅还是一片安静。她时不时的侧耳细听,好像总期待着他会回来,哪怕不见她。

至少她知道他在对面的房间里,她也不会这么害怕了。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她苦涩地笑了笑,心想,看来他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就在她几乎放弃了希望到时候,却忽然听到走廊上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激动的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立即下床,光着脚丫走到门口。

她的脚步虽然轻,听力十分敏锐的叶子墨还是听到了。

他拒绝在乎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这个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他警告自说自话的女人。特意拖延了几个小时不回来,眼前却总在想象着单薄的小女人吓的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的场景。

在他的想法里,夏一涵就是脆弱而胆小的。

感觉到了他站在门外,夏一涵的所有恐惧,不安,好像部消失了。

即使是隔着门,她好像都能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

叶子墨默默地站在那儿,目光冷淡地盯着那扇门。

夏一涵在房间里,也那样看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出去,再跟他说一声抱歉。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谁都不动。

夏一涵,你不是跟自己说了很多遍,只要他今晚回来,就证明他在乎你吗?他回来了,你应该出去,你应该告诉他,其实你……你是想他的。

夏一涵咬着唇,不停地跟自己做着思想斗争。

她很想勇敢地迈出这一步,可她总怕,怕她对他说一句想他,就是对不起莫小军。

深呼吸了几次,夏一涵还是像下定决心似的,把手伸向门把手。

听到了夏一涵开门的声音,叶子墨立即沉着脸转身往自己卧室的方向去了。

夏一涵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他即将进门的背影。

她很想叫一句叶先生,很想说一句她一直在等他回来,哪怕她不说想念他,只说等着他回来,他应该也会懂得她的心意吧。

可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背影,好像那些话都卡住了,根本就说不出。

踌躇了良久,她还是转了身,打算一句话都不说,回房去睡觉。

“忘了你的本分了?”他凉凉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虽是一句冰冷的话,有,总比没有好。

夏一涵又转回身,走到叶子墨身后,思索着他的话,她的本分,是要给他暖床吗?

他进门,打开房间里的灯,他的卧室还是很幽暗,总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而此时他沉着一张脸,就显得更压抑了。

叶子墨松了松领带把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冷冷淡淡地吩咐夏一涵:“穿上鞋,伺候我洗澡!”

穿上鞋?他竟知道她没穿鞋?

他好像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她啊!这么说,他即使表面冷漠着,其实还是在关心她的吧。

夏一涵的心这一天好像都浸在冰水里似的,他这样冷淡的三个字,好像让她的情绪一下子就回了暖。她要的从来都不多,哪怕他冷淡,只要她能在他这里感到一丝丝的温暖,她都是满足的。

“是,叶先生!”夏一涵轻声的回答,随即快步出门回房间,找了一个拖鞋穿上。

她离开后,叶子墨的眉头还是皱着,心里暗暗在想,这该死的女人倒是倔强,怎么前几天那柔顺的样子完就消失了呢。

她不是应该主动过来,抱住他,蹭着他的胸膛说:“你还在生气啊?别生气了,好么,我看见你不高兴,我也会难过的。”

她没有,假如他刚刚不叫她一声,她还真就打算回房间了。

夏一涵穿好了拖鞋回到叶子墨的房间,轻声问他:“叶先生,您是到自己房间浴室洗,还是去大浴室?”

“大浴室,去放水!”

“好。”

夏一涵又清洗了一次浴缸,放好水,刚要去请叶子墨时,浴室的门开了,叶子墨缓步进来。

自从她第一天进别墅,伺候他洗澡以后,好像再没有伺候他洗澡过了。

想着那天他在她面前光裸的样子,那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虽然没敢怎么仔细看,现在想起来他还忍不住脸通红。

叶子墨抿唇站在台阶下方不动,她看出他是要她给他脱衣服,亲热这么多次了,他的身体她也看过很多遍,真要去帮他做这么亲密的事,她还是有些不自然。

好在他也没怎么难为她,只是象征性地要她给脱了衬衫,其他的他自己动了手。

随着他身上衣服的减少,夏一涵脸的热度就在节节攀升,等到他脱的一丝也不剩,她完不敢看他了。

“叶先生,我,我再去看看水温。”

其实她知道这是个蹩脚的借口,水温向来是调好了的,有专人根据季节的不同调试,伺候叶子墨洗澡的人只需要放水就行了。

叶子墨也没揭露她,即使身上下什么都没穿,他照样还能迈着优雅的步子,很自然地迈上台阶。

夏一涵背对着他,伸出小手弯身在水里摸来摸去,好像真的在试探水温似的。

“哗”的一声轻响,叶子墨单腿跨进浴缸。

夏一涵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抬头,看他,他的身材绝对绝对是堪称完美。上天真是厚待于他,深刻的五官,麦色的肌肤,加上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夏一涵此时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些女人看着他要发花痴了,她都是够淡定的了,这么看着他的胸膛,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浮想联翩。

愣了一两秒钟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对着一个裸男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她羞红着脸忙低下头,“水温,刚刚好,叶先生,请吧,我去门外等候。”

她娇羞的模样让叶子墨的目光沉了沉,随即淡漠地命令了一声:“擦背!”

他竟不让她走,现在给他擦背,好像跟那次不同了,她应该是更自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反而会更紧张,更慌乱。

她努力压下心里的各种不平静,很轻很轻地说了声:“是,叶先生。”

夏一涵从毛巾架上取下一条毛巾,刚要往他身上擦,他就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似的,凉凉地说:“直接用手。”

她只好又把毛巾放回去,颤抖着伸出手,放到他后背上。

柔滑的小手一挨上他的背,他的心好像就颤了一下,不过他没表现出来,而是微闭着眼,一动不动地享受她的服务。

夏一涵觉得这样擦背,好像起不了什么实质的作用,既不能达到清洁的目的,由于她力气小,也达不到按摩的目的。

当然,她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某人的心理需要。

还有,他知道这么大的别墅空空的,该死的女人一个人会怕,就找借口让她在旁边伺候着。

夏一涵的手很温柔地在他背上擦来擦去,其实就等于是在摸来摸去,浸在温水中的叶子墨呼吸开始慢慢的变的有些急。

“擦前面!”他忽而命令了一声。

擦后面她就够局促不安的了,擦前面,可是要看着他的脸,她更觉得不自然。

她又习惯性地深吸了一口气,才绕到他面前。

叶子墨冷淡的目光在她涨红的小脸儿上定格,越看,他心越紧。在她的小手终于放上他胸膛时,他觉得好像心又缩紧了一下。

他这么定定的注视着她,让夏一涵的心更紧张的厉害,手也跟着颤抖。

“叶,叶先生,是,是这样吗?”她想分散一下注意力,没话找话地问。

“不是。”叶子墨冷着声音答道。

她就是随便问问的,没想过他会说不是。

“那应该是怎样的?”夏一涵又轻声问。

“这样!”他猛然抓住她手腕,在她以为他会引领着她的手往他身上其他部位放的时候,他却用了一点力,就像他们第一次接触时那样,她整个人瞬间栽进浴缸里。

她的上身压着他坚实的胸膛,身上的睡衣瞬间湿透裹在身上。

“你……”她只说了一个你字,他的嘴唇已压上了她的。

这个吻来的极其霸道,力道很大,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她也没有立场反抗。

他似乎在用吻发泄怒气,夏一涵心内重重地叹息了一声,还是柔柔地圈住他的脖子,尽量回吻他。

她能感受到他的吻,没有多缠绵,里面却包含了浓浓的欲望,他的大手在她湿透了的身上游走,揉摸。

没吻多久,他就放开了她,看着她的目光依然是冷冽的。

“脱了进来!”

他……他难道是想要在这里对她那样吗?

夏一涵有些羞愤,但是知道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她只好咬着唇把身上的睡裙脱了。

他始终在看她,专门挑敏感的地方看,夏一涵的脸越来越烫,就像是要烧着了一般。

湿透了的衣物脱起来很吃力,他又盯着看,紧张中更加吃力。

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身上下都脱的一干二净,她下意识地环住肩膀,羞涩的眼光不敢看他。

“进来!”

他一声令下,她颤抖着把一条腿迈进去,接下来是另一条腿,好像是有几千斤重似的。

等她整个人站在浴缸里,他又一次伸出手臂拉住她,她扑通一声重新落进浴缸。

浴缸内的水被溢出了很多,顺着大理石的台阶哗哗的往下流淌。

好在这个浴缸非常宽大,两个人呆在里面也不觉得空间有多狭小。

他的吻则落在了她耳畔,轻轻浅浅地吻着,她的身体因他的挑逗、引诱在起着剧烈的反应。

她很本能地想逃,稍微离开了些,就被他按住了往他身边更搂近了一些。

他灼热的气息始终在她耳畔缭绕,时而他会含住她小小的耳垂啃咬,时而以唇舌描摹她耳廓的形状。

她身上仿佛是通了高压电,酥酥麻麻,整个柔弱的小身子不停的颤抖。

……

一场特殊的融合结束以后,叶子墨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夏一涵悄悄看他,见他还是板着脸。

她有点儿小沮丧,不过更多的是一种疲累。就算他还是没有解气,她这时是真的没有力气劝他,说些温柔的话让他开心了。

他起身,步出浴缸,下了台阶,到淋浴处快速冲了个澡,而后看也没看她,冷着声音命令她:“晚上到我床上睡,我还没尽兴。”

她都快被累死了,他竟然还没尽兴……夏一涵倒抽了一口凉气,整个人更往水里沉了沉。

别管晚上还要怎么被他折腾了,她现在要好好泡泡,兴许能赶走一些疲累。

叶子墨围了一条浴巾出去了,浴缸里的水还是刚刚的温度,却不知为什么,她好像感觉自己忽然冷了些。

她起身挤了一些沐浴液出来,涂在身上,好好地清洗了一番,洗好以后,也到淋浴的地方冲干净,扯了一条毛巾擦干身体。

她的睡裙不能穿了,只好也围了一条叶子墨的浴巾出去。

夏一涵先回房穿好内衣内裤,套上睡裙,又把浴巾送回浴室,才去叶子墨的房间。

他已经在床上躺下了,她进来时,并没看她。

“去浴室先把头发吹干,不要把我的枕头弄湿了。”他依然冷漠地交代。

他是真的怕把他枕头弄湿吗?

夏一涵的心里又有了一层暖意,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按照他的意思去了浴室,把头发吹干了。

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吹风机,走进叶子墨的卧室后,轻声说:“叶先生,您的头发也还湿着呢,这样睡觉明天会头疼的。”

混蛋女人,她竟知道!他的眉头抽动了两下,不过还是冷冷淡淡地说:“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吹干了再睡?夏一涵又好气又好笑地想,她就没见过这么别扭的人,面子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叶先生,我知道是无稽之谈,不过还是让我给您吹干吧,这是我的本分。”她轻轻柔柔地说,可真是给足了他面子。

叶子墨哼了一声,坐起来,夏一涵拿着吹风机在床头柜边上的插座上接上电源后,很仔细地给他吹头发。

这个工作她很熟练,以前总给莫小浓吹头发,有时候还要一边儿按摩一边儿给她吹。她也这么对待叶子墨,动作很轻柔,却让人觉得软软的很舒服。

他虽还是板着脸,到底心里是不可能没有一丝波动的。

夏一涵帮他吹完了头发,他还闭着眼睛,就像不愿意看她一样。

63

这一天来的情绪,有好有

你现在所看的《一夜贪欢:男人你弄疼我了》161跌进浴缸里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一夜贪欢:男人你弄疼我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