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只会哭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呦,涵妹妹,这个时间段洗的是什么澡啊,不早不晚的,真让人浮想联翩呢。”宋婉婷的话在走到夏一涵身边时,不轻不重地出口,声音不太大,也足够夏一涵听清楚的了。

夏一涵想着宋婉婷对她一次又一次的为难,甚至上次竟要让方丽娜塞工人们吃剩下的食物残渣给她,就知道对这样的人,不需要太客气了。

太客气就显得她懦弱可欺,她已经吃过亏了,所以此后她不会过分的忍让。

夏一涵淡淡一笑,平静地看着宋婉婷,轻声说道:“宋小姐如果实在是看不惯我,其实可以叫叶先生赶我离开的。您是她未婚妻,有这个权利和立场。”

“你!”你以为我不想吗?我恨不得立即撕了你,恨不得找一百个男人轮了你。

子墨有多久没有沾过我的边儿了,我在车里有意靠近他,他却都是不着痕迹地躲开,跟我保持那么远的距离。

结果一回家,这还是大白天的,他就要关上门搞你。狐狸精!我就不信凭我,就不能把你弄出去,你就等着瞧,看你是怎么样的结局!

“婉婷姐,我们走,这年头小三都嚣张,不要脸习惯了,你跟她一般见识干什么。”肖小丽的嘴也是像刀子一般的锋利,一句话就把她家小姐说的笑了。

“也是啊,自古做妾的都脸皮厚,不过想斗大房可真要掂掂自己的分量。”

宋婉婷说完,讽刺地弯了弯唇角,走了。

夏一涵没有停留在原地,她也快走了几步回房。其实她们的话她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她毕竟不是名正言顺的人。不过她那么说,并不只是想跟宋婉婷斗嘴,她是真的希望她能想办法迫使叶子墨让她离开。

宋婉婷和肖小丽出了主宅的门,肖小丽才小声对主子说:“婉婷姐,我真是气死了,刚刚那个大酒窝的小贱货说要我搬东西轻一些,别打扰了叶先生和夏一涵……我还以为是故意气我的,谁知道是真的。您看,我们应该怎么办啊不能让姓夏的贱人总得逞啊。”

宋婉婷的眼睛里闪烁着狠厉的目光,她当然不会让夏一涵好过。只不过前面那几次明目张胆的为难,到最后部失败了,她以后要对付她,一定要用一些更隐秘的手段。

思考了一会儿,走过花园,走到金鱼池边上时,她忽然有了主意。

“小丽,你去办两件事。”

“婉婷姐,您说,我保证办好。”

“第一件,去跟别墅里的每个人搞好关系,拉拢的人越多越好,要让这别墅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叶子墨快要结婚了。第二件,你顺便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从临江来的女佣人。如果没有临江的,临江附近的也行。这两件事一定要办的巧,别让人看出你是特意想要打听的。”

“好,我知道了。”肖小丽点头。

宋婉婷看着一池的金鱼,微微的扬起唇角,眼中的戾气似乎更重了几分。

正好这时,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从远处跑了过来,趴在水边看金鱼,宋婉婷使了个眼色,肖小丽会意,走到他身边轻声问他:“你是谁啊?”

“我是管家的大儿子,我叫大壮。”

不错,这身体是够壮实的,恐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未必有这么大的男孩儿力气大呢,宋婉婷暗暗的想。

这孩子,就是上次被于珊珊绑架去的孩子。

倒霉的孩子,又找上你了,你可别怪我,怪就怪你爹不听话,所以才要我绕这么多的弯子。

宋婉婷和肖小丽没在池边呆多久,只是问了大壮一句话就走了,回去时又看到夏一涵在和酒酒在花园里逗着那只毛茸茸的小白狗。

肖小丽行动很快,这一下午的时间,就跟很多人把关系拉近了。跟人拉关系,套近乎的功力可是宋婉婷自小就会的,肖小丽很聪明,跟她又跟了这么久,自然是用的炉火纯青。

再说她总有意无意地跟人说宋小姐和叶先生要结婚了,人都是现实的,她是未来女主人贴身的人,谁敢得罪她,不都得给个笑脸吗?

真要是让她不高兴,就是跟宋小姐过不去,男人都怕耳边风,这耳边风一吹,他们就得卷铺盖走人。

谁不想在叶家长长久久的工作,叶子墨对下面的人出手非常非常的大方,再者他面冷心热,谁家有个三灾八难的,他保证会拿钱出来解决问题。在他这里安安稳稳的工作,就相当于给一家人买了保险,不怕病,不怕老。

宋婉婷对肖小丽办事一向放心,果然她也不会叫她失望,到了晚饭前已经打听到了,有个临江来的女佣人,叫小惠。

“性格有些内向胆小,做事勤恳,很干净利落的。”

“知道了,我跟你说,你……”宋婉婷在肖小丽耳边轻语了几句,肖小丽连连点头,说明白明白。

晚餐的时候方丽娜见到了宋婉婷,真是比见到她亲娘还要高兴,终于又有人撑腰了。她得意地看向夏一涵,夏一涵则平静地看着桌面。

叶子墨是最后一个到的,他来以后管家就吩咐上菜。

宋婉婷很热情又体贴,一道又一道的菜夹给叶子墨。他没什么表情,也没看宋婉婷,当然你,同时他也并不看夏一涵,就好像她不存在似的。

酒酒想示意夏一涵主动些,夏一涵只是回她微笑,却并没有按照她希望的做。

晚上酒酒接到叶子墨的命令,去找郝医生给夏一涵备药,她求叶子墨,不要给夏一涵吃避孕药了。

“她想给您生宝宝的,真的,叶先生。上次小狗狗抱回来的时候,她特意叮嘱我,要我去带狗狗打预防针,说要是想受孕,小狗身上有寄生虫会影响胎儿健康的。”

叶子墨紧抿着嘴唇,只是带着几分不耐地挥了挥手,叫她出去。

酒酒没办法,只得遵照叶子墨的吩咐,总不敢自作主张地不要郝医生配药吧。万一夏一涵真的怀孕了,而叶子墨又不要,她不是要承受流产的痛苦。

酒酒走后,叶子墨一个人冷肃地坐在办公桌前,酒酒的话让他再次想起了夏一涵不顾一切追着幻象的举动。他是不该让她怀孩子的,怀孕后她哪天又想起些莫小军的事,孩子可不是要跟她冒险么。

他打开抽屉拿出烟,点燃,很烦躁地抽,抽了一根又一根。

酒酒和郝医生一起把药送到夏一涵的房间,酒酒是多想要把那药拦下来。倒是夏一涵好像很平静似的,把药接过去,一口气喝完,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酒酒知道,她这笑容只是做给她看的,不想让她担心而已。其实她的心一定很痛,她已经做好了再给叶先生生孩子的准备,她哪里是主动的人。他的不领情,他的冷漠,是真的在深深的伤害她啊。

郝医生走后,酒酒开口要劝夏一涵,倒是她先说话:“我没事,你没看到下午,他还……他只是生气了,很快就会好,你别担心。”

酒酒暗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回了她自己的工人房。

夜晚,夏一涵还是带着绒绒睡的,叶子墨没有出现,她也学着不失望,学着看淡。

酒酒很仗义,第二天见夏一涵好像还不是很高兴,就留在家里陪她,没出去。

“你不是说要拍你那个车什么的照片给我看吗?我还真想看看,快去吧!”

“我不去,万一我走了她们欺负你怎么办?”酒酒抱着绒绒,说的一脸认真。

“管家还在呢,我就在花园这里坐,这里没什么危险的。没有山没有水,附近人来人往的,谁也不可能对我做什么,你去吧。”

酒酒前一晚倒真是奇怪地又梦见姓车的了,她发现她就像是中毒了。明明人家看都不喜欢看她一眼,她就是放不下。

经过这一阵的观察,管家似乎真的变好了,会照顾夏一涵的。再者叶先生也在家里没出去,酒酒想,他是不会让人欺负她的。

这么想着,酒酒就嘱咐了夏一涵一些要她别自己在房间里呆着,要她在人多的地方走动什么的话,欢天喜地地出门了。

酒酒狠狠心,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条她从前绝对不敢沾染的高档裙子。苹果绿的裙子,带着小小的荷叶底边,看起来很清新,又可爱,她自己不就像个苹果一样么,很适合她穿。

走到哪里,无论男女都要多看她两眼,这让她对镇住车昊感觉充满信心。

尤其是当上次的司机对着她像要流口水时,她更觉得车昊一定会为他前两次对她的冷淡和神经质表示后悔。

当她拿着手机出现在他店里的时候,发现店里来了两三名新的员工,车昊正在给他们做培训。他在细致地讲解每一种植物的生长特征是怎样的,还有一些植物上面的斑点是说明出现了什么问题。

这些平常酒酒绝对感觉非常枯燥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经由他的口中说出来,她就觉得比音乐都还要好听。

她站在装金毛的笼子旁边,痴痴地听了很久,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是要给他拍照片拿回去给夏一涵看。

拿起手机对着车昊的侧面不停地拍了几张,每一张都堪称完美。她对自己的拍照技术表示非常满意,当然也是模特好,这一点她还是很认可的。

她盯着手机里车昊的照片,他薄厚适中的唇瓣,怎么那么性感,她

你现在所看的《一夜贪欢:男人你弄疼我了》175只会哭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一夜贪欢:男人你弄疼我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