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崇祯十五年 > 第228章 杀人灭口

第228章 杀人灭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啊!”

仔细看了一眼,朱纯臣惊骇的跳了起来。

因为这个人正是他府中的管家!

管家没有死,还有最后一口气,不过整个人已经不成人形了,诏狱各种残酷的刑罚,想必在他身上施展了一个遍。

“你,你……”朱纯臣脸色惨白如纸,指着骆养性,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他可是太祖始封,世袭三百年的国公,府中的管家虽然没有品级,但却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人,不是锦衣卫想抓就可以抓的,锦衣卫抓他的管家,明显就是触犯了祖制,更是不把他成国公府放在眼里。

这显然不是骆养性敢做的。

除非……是有圣旨!

想明白这一点,朱纯臣脑子轰的一声,双脚发软的站不住。

路养性摆摆手,两个锦衣卫把那“血人”拖了出去,重新关上房门。

朱纯臣扶着椅子,勉强站立,眼神惊恐而又愤怒的盯着骆养性,忽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状若疯狂。

骆养性也不阻止,只是把玩着手里的酒杯。

这里是诏狱,是他的天下,他就是这里的皇帝,不管朱纯臣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他都能完全控制。因此他不怕朱纯臣说什么出格的话,做什么出格的事。

朱纯臣猛地停住笑,指着骆养性,咬牙切齿的问:“徐卫良没有死,对不对?”

路养性敢拿他的管家,必然是有圣意,而圣意的来源,一定是“甲胄”案。当自家管家出现的时候,朱纯臣一下就想明白了,他被骆养性卖了,骆养性不但没有受他的要挟,为他除去徐卫良,反而还为他挖了一个坑,让他乖乖的,心甘情愿的就来到了诏狱。

骆养性点头。

朱纯臣脸色惨白,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今晚就是一场戏,对吧?”

骆养性又点头,事到如今,他对朱纯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哈哈哈,好手段……”朱纯臣又是惨笑,为自己的愚蠢,也为骆养性的背叛。

停住笑,他咬牙切齿的盯着骆养性:“你抓了我的管家,我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既如此,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

不等骆养性回答,朱纯臣自己惨笑着说出答案:“我明白了,你虽然找到了那五个蜡丸,追到了我的消息来源,也想要杀我灭口,但你还是有点不放心,你担心我还有别的你没有找到的后手,哈哈哈哈,骆养性,本国公说的对不对?”

骆养性冷冷问:“那你有吗?”

“当然有!”

仿佛是看了生的希望,朱纯臣的腰杆挺直了许多,目光死死盯着骆养性:“我朱家三百年的国公,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屹立不倒是有原因的,你以为我只做了五个蜡丸吗?告诉你,远远不止,骆养性,你现在放我还来得及,不然……”

刚说到了这里,就见一直冷眼静听的骆养性忽然仰脖一口喝了杯中的酒,一股火线直入腹中,袍袖一甩,将桌面上五颗蜡丸甩到了炉火中,火焰中,五颗蜡丸迅速化成了灰烬,接着他腾身站起,一个箭步冲到朱纯臣的面前,左手一伸,准确的抓住了朱纯臣的琵琶骨,令朱纯臣不能反抗,另一手压着朱纯臣的脖子,拖着朱纯臣走到墙壁边,“砰”的一声,将朱纯臣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这一下的力量太大了,整个房间仿佛都颤了两颤,还卷起了强风,桌上的三支烛火噗的一声,两支都熄灭了。闪舞小说网

骆养性家一连三代都是锦衣卫指挥使,有家传的武艺,对付一个朱纯臣根本不在话下,朱纯臣虽然贵为国公,还曾经是京营的总督,但个人的武力值却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也强不了多少,加上骆养性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无力反抗。

鲜血飞溅。

朱纯臣额骨断裂,骆养性手一松,他就软软地倒在地上,鲜血咕咕而出,瞪着一双难以相信的眼睛,眼见是活不了了。

虽然亲手捉着朱纯臣撞到了墙壁上,但骆养性身上却一点血迹都没有,他后退两步,双手负后,气定神闲的看着朱纯臣,冷冷道:“本来我还有点怀疑,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放心了。国公,你安心的去吧,你们两代世交,骆某会好好安葬于你的。”

“你,你……”朱纯臣还没有死去,艰难的还想要说话。

骆养性轻轻叹口气,声音怜悯:“成国公,你这是何必呢?纵使你犯了不可饶恕之罪,皇上也未必会杀你,你又何必畏罪自杀呢?”

额骨断裂,鲜血咕咕的模糊了朱纯臣的双眼,他已经看不到骆养性,不过他依然倔强的抬起头,冲着路养性所在的方位,用尽最后的力气,用一种怨毒无比的声音道:“你……会后悔的,一定,一定……”

声音越来越低,垂下头,死了。

骆养性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朱纯臣的尸体。

房门推开,两个锦衣卫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一人是锦衣卫副指挥使吴道正,另一人是北镇抚司、也就是诏狱的最高长官林鹤鸣,两人面无表情的向骆养性躬身行礼,对地上的尸体看也不看。

“成国公朱纯臣畏罪自杀,本使阻拦不及,需向皇上请罪!”骆养性面色冷冷的向北边拱了一下手,再问:“徐允祯呢?他可曾招供?”

“供认不讳。”林鹤鸣小声回答。

骆养性点点头:“很好,两府严密包围,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天亮之后,本使会亲自进宫,向皇上禀报!”

“是。”

“东宫典玺田公公呢?”骆养性问。

“还在右室候着呢。”林鹤鸣回答。

骆养性叹口气:“请他来吧,成国公朱纯臣畏罪自杀,这等大事,得让太子爷知道。”

……

信王府。

朱慈烺这一夜睡的很不踏实,做了很多的梦,一会梦见前世教室里的温暖阳光,一会又切换了拱桥边,刘志瞪着他,狠狠一把将他推下河,冰冷的河水漫过全身,寒意彻骨之时,他却看见黑压压的建虏骑兵喊着奇怪的口号,正向他冲了过来……

“殿下,殿下?”

小太监的声音。

朱慈烺蓦然惊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崇祯十五年》,“热度网文或者”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