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崇祯十五年 > 第230章 举人当兵

第230章 举人当兵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过张名振手下的弟兄们对从军京营,还是有所犹豫的,张名振大哥风范,不多解释,只撂下一句话:“相信我张名振,拿我张名振当兄弟的,就跟张某到京营,如果信不过张某,天高水长,江湖路远,咱们日后再相见!”

这话颇为管用,原本犹豫的兄弟立刻就不吱声了。闪舞小说网

驸马府。

驸马都尉巩永固皱着眉头在厅中来回的踱步,表情又是庆幸又是焦急。

宫里已经传出消息,成国公和定国公因为私卖甲胄,贪墨军饷之事被锦衣卫查的清清楚楚,两家国公府已经被查抄,而定国公徐允祯在西山的小煤窑肯定也是藏不住,迟早要被查出来,一旦查出,那就是拔出萝卜带起泥,西山的私人小煤窑恐怕是一个也跑不了,幸亏他提前出清,不然自己受到责罚是小,影响到公主的声誉那就万死莫赎了。

焦急的是,上一次和皇太子见面时,皇太子交给他一个结交英雄,为京营贡献勇士的重任,这几日他也一直在为此事忙碌,不过成效并不是太好,很多人宁愿在江湖上飘荡,也不愿意到京营从军接受朝廷的约束。也就是曾经做过军官,并且和皇太子有一面之缘的张名振对京营从军颇有兴趣,其他人都意兴阑珊,一概婉拒了,即使巩永固以驸马之尊出面劝说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所以巩永固很焦急。

如果搜不到几个大才,完不成任务,他有何脸面去见皇太子?

想到焦急处,忍不住唉声叹气。

“驸马爷,依小人看你也不用太着急,太子殿下想要的并不只是冲锋陷阵的勇士,如果有亦文亦武的文武全才,太子殿下恐怕会更喜欢。”巩永固的书童罗纶小声劝。

罗纶今年刚十六岁,还一脸稚气,不过却极其聪慧,平常很多事情都能帮巩永固出主意。

巩永固苦笑:“那就更难找了……”

罗纶笑:“驸马爷您怎么忘记了?前天你不刚见过一位吗?”

巩永固想了想,猛然警醒:“你是说……嗯,他倒是亦文亦武,是一个文武全才,但他是举人啊,举人怎么能去京营当兵?不,不可能的。”

“朝廷可没有不许,只不过举人们都不愿意去当兵罢了。张举人六年前中举,朝廷一直都没有分配官职,此次入京,除了准备明年的会试,怕也是想要谋一个官职。依小人看来,只要驸马爷真心劝说,这位张举人未必不会同意。”罗纶笑。

“不可能,就算他想要谋官职,也不可能去京营。他未来是要考进士的人!”巩永固摇头如拨浪鼓。

“京营也有文职啊,比如赞画一类的。”罗纶道。

巩永固眼睛一亮,随即又黯然:“不行啊,当了赞画,入了仕途,有了品级,就不能考进士了。”

罗纶道:“张举人平常就喜欢舞刀弄剑,勤练拳脚,做进士当文官,舞文弄墨的事情,未必就是张举人心里乐意的。如今天下不太平,投笔从戎不正是男儿的选择吗?小的今早去买笔墨,正看见张举人站在城门口的告示前,若有所思呢,看他的样子,并非不想从军。何况京营是皇上的亲兵,太子殿下是抚军,前几日张举人喝醉了,不住的夸赞太子殿下的英明神武、对殿下颇为神往呢,如果入了京营,不就能每日见到太子殿下了吗?入了京营,跟了太子殿下,未来的前程未必就比进士差!”

巩永固皱眉想了一会,点头:“举人入京营,如果授武职,最起码得是一个游击……也罢,我就去劝他一劝!如果他愿意,我就去太子殿下面前保他做游击!”

工部衙门。

工部尚书魏德藻拎着袍角,一脸不满的冲进后面的一间密室,低吼:“谁让你到衙门来找我的?”

一个五十多岁,头发斑白,穿着粗布长衫,但却油光满面的老头连连作揖,可怜巴巴地说:“部堂大人,草民实在没有办法了,求你救救草民吧!”

“你说什么疯话呢?”魏德藻阴沉着脸。

“定国公栽了,西山上的煤……”老头道。

原来他正是和定国公徐允祯合伙经营西山小煤窑的山西商人,同时也是魏德藻老丈人的田生兰。

“住嘴!”

魏德藻猛一跺脚,狠狠打断田生兰的话:“这里是工部衙门,本官堂堂工部尚书,岂能听你说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走,立刻给本官走,不然休怪本官不客气!”

“部堂……”

田生兰急的都快要哭了,西山小煤窑他可是投资巨大,原以为搭上定国公徐允祯这棵大树,就旱涝保收,高枕无忧了。但谁曾想到,堂堂的国公,世袭三百年的勋贵,说倒就倒了,倒了也就罢了,但家产居然也要被抄没!虽然西山小煤窑大部分都是他投资,徐允祯一分钱都没有出,但对外号称的却是徐允祯的名号,一旦朝廷追查起来,西山小煤窑不但要被查封,而且他本人也会被朝廷追究责任西山禁止开采煤矿,他这样的做不但是以身试法,而且是在挑战朝廷的权威,轻者抄家,重则可能连命都没了。

所以田生兰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顾避讳的来找自己的女婿商议。

但魏德藻却不给他好脸色。

“部堂……”

田生兰再一次哀求,愁的都快要哭了。

但魏德藻转过身,看都不看他。

没办法,田生兰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心中满是大厦将倾,末日将至的恐惧。

走出工部衙门,田生兰唉声叹气的上了轿子,魏德藻的书童却追了出来,悄悄塞给他一个纸条,他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吴昌时。

正是魏德藻亲笔。

田生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明白女婿的意思了。

吴昌时,吏部文选郎中,官职虽然不大,但却是首辅周延儒的心腹。坊间传言,吴昌时是周延儒的义子,通过吴昌时可以做到很多连六部尚书都做不到的事情,田生兰久在京师,对吴昌时的名字略有耳闻,现在得了女婿的提点,仿佛是迷途之中看到了光明,即将溺死之人看到了一块浮木,非要抓到手中不可。

“快!去吏部文选司郎中吴昌时吴大人的府上!”田生兰命令轿夫。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崇祯十五年》,“热度网文或者”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