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晋颜血 > 第一四六章 东风至

第一四六章 东风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谢谢好友门阀掘墓人的打赏~~

既然王彭之应允了参加孙谋的寿宴,那就一切好办,杨彦特意挤出一天的宝贵时间,陪同这帮子建康俊彦去往沂蒙山深处打猎。

场面不要太热闹,各人都带着姬妾和部曲,蔡豹怕出意外,除了杨彦亲领两百亲卫陪同,他也找杨彦借了马,带上三百部曲随行,一行人在沂蒙山中横冲直撞。

姬妾们何曾参与过这般野性十足的活动,均是又兴奋又新鲜,啊啊直叫,而王彭之等人也不是杨彦想象中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弓马虽不能说有多娴熟,但骑骑马,射射箭还是可以的,准头居然不错。

一个白天下来,再有各家部曲的配合驱赶,倒是射杀了诸如野猪、野兔、野狼、鹿、麂子等多种野生动物,收获颇丰,满载而归。

每个人都满面红光,吹嘘着自己的战绩,颇有种农家乐的乐趣,顺带着看杨彦和郯城也顺眼了些。

……

次日清晨不到,孙氏坞堡已结起了一串串的彩灯,门前更是以绢帛装饰,所有迎宾的仆役女婢都换上了新衣,满脸笑容。

今日是孙谋的六十大寿,对于那时人来说,能活到六十岁是非常了不得的,尤其孙谋还身体硬朗,照这架式看,活到七十不成问题。

堡上下都把孙谋的寿诞当成头等喜事来办,相应的,各佃户部曲也获得了多少不一的赏赐,更是喜笑颜开。

孙谋两子,孙超和孙班亲于堡外迎接,今天不仅有郯城当地的乡豪恭贺,还有东海国下辖诸县及左近琅琊郡的部分乡豪也会前来,这无疑是非常长脸的。

“两位贤侄愈发俊秀,他日必为栋梁之才,恭喜恭喜啊!”

首先出现的,是柴篆的弟弟柴曲,笑着遥遥拱手。

兄弟俩相视一眼,暗道果然是他。

柴篆及所属百多人被抓走之后,柴府闹翻了天,哭求各家发兵攻打杨彦,但是都被四大家主以寿宴办完再说给压了回去,而柴篆又音讯无,每拖一天,心里就多一份忐忑,因此柴曲抢先赶来。

“不敢当柴公之誉,阿翁正在里面,柴公请进!“

兄弟俩拱手施礼。

柴篆向后打了眼色,随从拿出一份礼单交给了孙家的管事。

管事放声念道:”郯城柴氏贺孙老六十寿诞,赀绢千匹、金百斤、钱百万贺之!“

兄弟俩眼皮一跳,心内暗喜,这是一份相当厚的随礼了,也显示出了柴氏的焦急。

“襄贲县文氏贺孙公六十华诞!“

”利成县柳氏贺孙公六十大寿!“

在柴曲被请入府之后,一名名宾客陆续前来,渐渐地,府内人声鼎沸,充满着喜气,只是每个人都清楚,正主还没来呢。

日头接近了正午,按当地习惯,正午开席,府内杀猪宰牛,鸡鸭更是一批批的杀,香气弥漫着整个府邸,只是孙谋在接待宾客之余,频频向外望去。

毕竟杨彦若是不来,就表示着翻脸死磕,而与朝庭钦命的东海国相开战的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

徐祯从旁道:“孙老,前日有朝庭来人,好象至今未走,难道是杨彦之为此耽搁了时辰?”

孙谋眉头一皱。

王彭之车驾进城不是秘密,当地乡豪并不知其身份,再看随行兵卒也只千人左右,这点力量不足以为恃啊!

难道还在测试自己的底限?

“东海国相杨彦之贺孙公六十寿诞!”

这时,外面传来了唱诺声!

孙谋陡然一震,现出了轻松之色,各家家主也大体如此,不过还是有人小声嘀咕:“哼,好大的架子!”

所有人朝外看去,在场的绝大多数都未与杨彦见过面,也想看看杨彦之是什么样的人。

杨彦一袭黑色官服,冠带齐,走路不疾不徐,举止得体,再配着他那本是俊俏的容颜,如果抛除立场的话,还是很让人暗暗点头的。

一些中小家主不禁转动起了心思,从杨彦的年龄来看,多半未婚,再从手段看,也很厉害,若是能择族中妙龄娘子许之,分明是天作之合,自己的家族或能借势崛起!

可这事急不来,杨彦的郡望、身份都要打听清楚,若是出了差池,反致祸患从生。

杨彦身边的王彭之等人也陆陆续续引起了注意,虽未着官服,却气度不俗,特别是王彭之,浑身洋溢着一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高冷气质。

王彭之出于招揽的需要,勉强同意为杨彦张目扬声,但也仅止于私人身份,因此不着官服,他不穿,别人自是不穿。

“哈哈~~”

杨彦哈哈一笑,拱手道:“杨某庶务缠身,故此来迟,尚请孙公见谅!”

孙谋也拱了拱手:“好说,府君百忙之下赴老夫寿宴,实是蓬壁生辉啊,请里面来!“

杨彦摆了摆手,笑道:”孙公且慢,容杨某先为孙公介绍几位俊彦,这位是琅琊王氏高足,谒者仆射王彭之,乃江表第一流的人物!“

“什么?”

乡人们大吃一惊,让他们在意的并不是谒者仆射,很多人都不知道谒者仆射是做什么的,而是被琅琊王氏这个响亮亮的名号惊住了。

琅琊郡与东海国只相隔一百多里,绕过北面的丘陵山地便是琅琊郡治开阳,琅琊王氏的王八不仅仅在中朝与河东裴氏的八裴相提并论,乡人也引以为荣,不仅仅是琅琊郡,周边数百里都是如此,包括郯城。

再一细观各人面容,有一些甚至现出了受宠若惊之色,不过孙谋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杨彦居然请来王氏子弟,这是要横生枝节啊,但他仍是毕恭毕敬的拱了拱手:“原来是王郎,老夫失敬!”

王彭之略一颌首,算是知道了有这个人。

“这位是泰山羊氏高足,谒者羊卉……”

“这位是陈留蔡氏高足,谒者蔡系……”

“这位是琅琊诸葛氏高足,谒者诸葛甝……“

这位是济阴卞氏高足,谒者卞滔……“

”这位是豫章熊氏高足,谒者熊鸣鹄……“

”这位是吴兴沈氏高足,谒者沈劲……“

杨彦一一介绍,乡人们不停的夸赞,对孙谋的羡慕之情不假掩饰。

熊鸣鹄和沈劲倒也罢了,都是南人,南北之间互相看不起,但羊卉、卞滔、蔡系和诸葛甝分别是泰山羊氏、济阴卞氏、陈留蔡氏和琅琊诸葛氏出身,孙谋只能硬着头皮一一拱手,同时心里越发的警惕,也越发不解杨彦的身份。

本以为介绍完了,却不料,杨彦又指向身边一位老者,笑道:“这位是前徐州刺史,陈留蔡公,孙公可识得?”

如果名门子弟还只是虚名的话,蔡豹则是真正在淮北地界享有大名望的人物,孙谋不敢怠慢,拱手施礼:“原来是蔡公,老朽失敬!”

d看小说就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