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48.尘埃落定(4000)(本卷完)

248.尘埃落定(4000)(本卷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黑雾吞日。

有如永夜降临。

这是无面人们从未见过的景象,莫大的恐惧感,像是海浪般汹涌的向它们席卷而来,包裹住它们的灵魂,把它们拖进一个全然陌生的、未知的领域。

恐惧。

没错,就是恐惧。

哪怕无面人们再怎么自诩为比人类更高等、更伟大的种族,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情绪。

仅仅是在面对比自己低等存在时,它们能表现得高贵且冷漠,好像永远高高在上似的。

实际上,在面对更高级的牺莱时,它们会敬畏。

在自身生死受到威胁时,它们也会害怕。

人类们会产生的负面情绪,无面人们也同样拥有!

只是在极少的情况下会显露出来。

说到底,无面人同样也只是一种智慧种族,从来没有谁比谁更高贵,有的只是相对强大与弱小。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无面人们开始慌乱起来。

它们本来就没有视力的存在,按常理来说,不会对它们造成影响,但这里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无面人的感知能力,也就是精神、灵魂上的感知,事实上是需要介质的。

而这介质本身,其实就是“太阳”,即牺蛄从天空挥洒下的光线!

这一点其实不难理解。

对生活在这空间里的无面人而言,牺蛄的光线不只是一种光源,不只是炽热温度的来源,更是它们虔诚信仰的所在,甚至可以说是力量的来源!

天上的牺蛄,是无面人信奉的对象,双方同样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连接——牺蛄上成千上万张人脸,便是铁证。

在黑雾笼罩牺蛄的时刻,光线不再照在大地上,这种连接就好像被隔绝、切断一样。

它们对外界的感知能力,也要通过光线进行传递,自然因此断开。

它们暂时无法察觉到同伴身在何处,敌人又在哪里。

每一个无面人,都被分割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个体,周边尽是无边黑暗,只剩自己孤独绝望的被拉入其中。

还有一点。

在漫长的时光里,无面人们早已习惯了“光明”的存在,正如同人类习惯了空气,鱼儿习惯了水流以至于在某些情况下都会忽略光线的存在。

这绝不意味着它不不重要,而恰恰相反那实在是太重要了!

试想一下鱼类搁浅在沙滩上,人类被放置在真空中的情况就能想象到,无面人们此时的恐惧从何而来。

茫然绝望。

无助崩溃。

这些绝大多数超凡者在死前产生过的情绪,这时一样不落的从无面人们的灵魂深处滋生,仿佛无数只细小的蚂蚁,悉悉索索的爬行着从里面钻出来又钻进去。

从细微之处开始啃噬着它们的理智。

说“无面人的理智”,这种说法或许有些讽刺,因为正常人类在见到无面人的时候,理智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很难想象它们也会有理智被侵蚀的时候。

但这情况却仍是真切存在的。

低级的理莱们开始慌乱的向周围摸索着,企图用触觉替代精神感知让它们能重新意识到外界的存在。

但可笑之处在于,蜕去了人类身份和躯壳的它们退化的不只有视觉,就连听觉、嗅觉、视觉……一切的来自神经系统的感知都连同人类的肉体一起被无面人所摈弃了。

——它们的身体结构里都没有神经系统的存在又哪有相关的感触能力?

这让理莱们的恐惧被进一步放大,它们开始做出一些异常的举动。

例如移动自己的身体,企图用这种方式冲破周围的黑暗。

但黑暗的源头并不是它们周遭的空间,而是天空中那团浓烈的黑雾。

真空道人用自己生命作为燃料,承载青野达到的高度,绝对不是无用功,也完全不会白费!

那时无数的理莱究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无面人的冲撞不能带来任何回应。

黑暗依旧是黑暗,不会被冲破,更不会被驱散。

只能令它们在黑暗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挣扎的力量越大,反而加速了被拉扯、被吞没的速度。

但无面人的行动,却仍是造成了切实的影响。

本就在战斗中出现大量损坏的城市,建筑开始了更剧烈的崩塌。

高级的牺莱们勉强还能保持镇定,起码能在原地一动不动,但也只是如此了,它们没法制止那么多理莱的行动。

随着作为传输介质光线的消失,牺莱无法用精神沟通的方式,控制这些理莱。

只能任由它们在城市里横冲直撞。

在漫长的年头里一步步壮大,缓慢繁荣昌盛的城市,众多风格独特的房屋,就这样被理莱们自己迅速摧摧毁。

事实证明,毁灭总是比创造更加容易。

另一方面,牺莱的灵魂里,也不可避免的有相似的情绪,如丝如缕的浮现出来。

‘那亵渎者,真的能和祂抗衡?’

它们不由自主的诞生了这样的念头。

哪怕理性在一瞬间就否定了这个判断,告诉它们。

‘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绝无可能!’

可现实,仍旧赤裸裸的摆在身前。

使它们一点点的生起不可思议的念头——如果,祂真的输了呢?

也不需要确认,这个想法诞生的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亵渎。

奄奄一息的超凡者,得到了喘息的空间。

还有余力战斗的超凡者,则是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他们终于可以为死去的同伴们报仇了!

高塔上的五个超凡者,也惊喜发现。

六翼牺莱,变弱了!

两只六翼牺莱的实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即便依旧是难以战胜的程度,但若只是拖住它们,不让它们升入天空,那还是可以做到的。

“定!”

陈清风一指指向丸山琴乃,身体仿佛化作泥塑,不能再动弹。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丸山琴乃......身体骤然僵硬。

像是生锈的机器,行动缺少润滑油,有着极大幅度的迟缓。

【烦人的......爬虫!】

丸山琴乃的声音带上了怒意——只能说不愧是六翼牺莱,底层理莱的症状,只有很少一部分作用于它们身上。

但怒意这回事,也就意味着......

她急了她急了她急了!

旁边的野性牺莱,表现出更加疯狂的态势,几乎不顾一切的发动猛攻。

企图快速摆脱的超凡者们的缠斗,去往天空之上。

“怎么......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离开呢?”

帕瓦狰狞的笑了起来,血迹遍布脸颊。

她深深提气。

“乌拉!!!”

高塔下。

金城太一的神色彻底清明,光线的消失,令那如跗骨之蛆缠绕他心头的催眠效果,终于消失不见。

“青野大人......”

他念诵着青野的名。

跪倒在黑雾笼罩的天空下,虔诚且静默。

与此同时,古老空间的最高处。

没有实体的攻击和防御,但更加凶险的战斗,正在进行。

黑雾在翻涌。

牺蛄在猛烈挣扎。

作为存活于古老国度数千年的、活生生的神祇。

牺蛄又怎么可能这样坐以待毙,祂也从未认定自己输了。

【疼......好疼啊......】

【主人......】

黑雾灵体的哀嚎——只能用“哀嚎”这种词语来形容——不断的响起。

而青野连安抚它的余力都没有。

【你在吞食古老神祇“牺蛄”!】

【经验值+1!】

【警告!你在被“牺蛄”灼烧!】

【你在被“牺蛄”消化!】

【......】

两种相反的文字,在面板上一刻不停的划过。

反应了青野称得上“糟糕”的处境。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天空,就发现,黑雾其实有着些许的明暗变化。

时而牺蛄占据一点上风,便会透露出一点点残余的光线。

时而青野占据上风,天空又重新归于黑色。

好似一场永无止境的拉锯战,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然而事实上,再漫长的拉锯战,也会有停止的时刻——直到其中一方死去。

遗憾的说,现在的青野,则是处在下风的那一方。

哪怕青野的“吞”再怎么霸道,也比不上牺蛄在这极长时光里积攒下来的能量。

吞食的速度,开始被牺蛄灼烧的速度超越。

再这样继续下去,结果一目了然。

‘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了。’

‘可惜,真不想这么做啊......’

青野在心里惋惜的叹息。

黑雾似有所察,人性化的发问。

【主人,是要我......】

青野沉默着,可是身为青野一部分的黑雾,又哪里会不知道他最后的方法是什么。

黑雾也沉默下来。

开始不断凝聚,更加紧密,在进行某种准备。

【我明白了,主人。】

黑雾的声音中,一切的痛苦和煎熬都烟消云散,变得极为平和,以至于......有些温柔?

【不要自责,不要难过......就算是伪装出来的也不需要。】

【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它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几乎无法听见。

黑雾凝聚的速度,肉眼可见的加快。

以一种不顾一起的姿态,和牺蛄接触在一起。

在吞噬,也在被吞噬。

痛感传递到青野的神经,痛到神经都麻木不堪。

可以想象,作为黑雾的主体灵智,又在接受着怎样的煎熬。

一股混乱的、虚无的波动,在黑雾里散开。

有如波光粼粼的海面。

牺蛄隐约有所察觉,但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震颤急速加快,黑雾涌动着,在高空中仿佛变成了一个偌大的漩涡。

或者说,黑洞!

仿佛能把其中的事物,吸入另一个世界。

牺蛄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对。

但是,为时已晚。

混乱的、迷失的气息,不再在黑雾里隐藏,而是毫无保留的释放。

那气息的确源自于另一个世界。

哦不,是另外两个世界!

一个通道,已然形成。

【能成为您的东西,实在是太好了呢......】

最后的最后,黑雾极轻极轻的在青野心中呢喃道。

迷失之雾最初的作用,便是联通表世界、迷失之地,以及里世界。

青野的黑雾,即便经过了他自身的改造,从头到脚都刻上了他专属的印记,完全变成了他的东西。

但是,如果青野想的话,仍旧可以做到。

而代价是......

【你的黑雾受到不可逆转崩解!】

【初生灵智消亡!】

【黑雾LV4→LV3!】

那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再也无法在青野内心响起。

另一边,被黑雾包裹的牺蛄,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挣扎。

极高的温度,爆裂的能量,从祂表面倾泻而出。

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挡它庞大的身躯,向另一个世界转移。

牺蛄本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

更不该属于表世界,特有的修正力,在发挥作用,把牺蛄送回......里世界!

之所以不是迷失之地,是因为迷失之地,难以容纳牺蛄的存在。

混乱的、超越常理的、永远黑暗的世界,对祂打开了大门。

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和推力,迫使牺蛄的身躯,不受控制的向那里飞去。

祂终于表现出了情绪。

抗拒,与害怕。

牺蛄之所以离开里世界,是因为祂厌恶那里的环境,畏惧并厌恶一切比祂强大的存在。

在享受了这么长时间不用心惊胆战,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一切的生活,牺蛄怎么可能愿意回到那里。

见过了光明,就不再喜欢黑暗。

只是,无法抵抗、不能阻挡。

祂就那样坚定的被里世界吸引,最终跨越了通道,即将完全陷入未知的黑暗。

‘这样是不够的。’

青野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气息,像是绝佳的食材主动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而且,“房门”是打开的。

【祂们的诅咒】如预期中发挥了效果,数道无比阴冷强大的目光,落在了青野身上。

仅仅是一个瞬间,青野浑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意识将要被冻结。

在这种状态下,青野被盯上的下场绝对凄惨。

他当机立断,依靠仅存的意念和力气,钻进了里世界和表世界的夹层——迷失之地。

通道随即关闭。

可怕到难以想象的祂们,失去了目标。

却盯上了一条肥胖的蛆虫——充满能量的、弱小的牺蛄,不就是一条肥胖的蛆虫么?

伟大的意识短暂得交流后,各自汲取了应得的份额。

牺蛄,作为一顿鲜美的大餐,被瓜分完毕。

于是。

依托牺蛄生存的无面人们,迅速失去生机,变作冰冷的尸体。

哪怕是丸山琴乃也不例外。

古老的空间开始崩塌。

不属于这个空间的超凡者们被主动排斥而出。

一切,尘埃落定。

——————————

(本卷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