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49.青野君,你醒啦!(4000)

249.青野君,你醒啦!(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华国。

茅山第二附属精神病院。

坐在轮椅上的陈清风,被身后之人推着,走进了这荒凉的医院。

白色的瓷砖泛上一层枯黄的色泽,许久无人打理,灰尘掩盖其上。

随着人们的到来,掀起一阵轻风。

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下,灰尘蒙蒙的飘起,好似游荡的精灵在翩飞。

原本洁白的天花板和墙壁,则是覆盖上焦黑之色,那是火焰灼烧后留下的痕迹。

枯干的落叶堆积在走廊中,院子里的树木早已光秃秃的,像是中年程序员的头顶。

“这就是真空道友曾经居住过的病院?”

陈清风缓缓开口。

声音虽然不沙哑,但是语气中还是透出明显的虚弱。

现在回想起那璀璨却消亡的古老国度、异种文明,已然是半个月之前的事情。

那场战斗里,陈清风太多的同伴身亡——或熟悉、或陌生的人类超凡者,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但既然身为站在同一战线,对抗共同的敌人,那便是他的同伴。

就连同为S级的超凡者,在拖住六翼牺莱的过程中,也有一名陨落。

前往那个世界超凡者们,或多或少的患上了一定的心理问题。

不愿意再回忆起当时的景象,更有甚者,不愿再去战斗。

实在不能说他们懦弱,只能说他们承受的心理阴影太过严重。

陈清风现如今只是身体尚未痊愈,可以说是再幸运不过的一类人。

他也深知自己的幸运。

只是对死去同伴中的一员,始终难以忘怀,那是只有过一面之缘的真空道人。

在他们面对两只六翼牺莱之时,心中其实已经不可避免的升起绝望之情,灵感远比常人灵敏的陈清风,还是感知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正在迅速的向上攀升。

而气息的来源,陈清风不会认错,便是来自于真空道人。

陈清风大概猜到,那黑雾的主人,是在真空道人的帮助下,才达到了那样的高处,最后终结了这起事件。

但是他在排斥出的超凡者中仔细寻找,却再也不能找到那个胆小怕死的男人。

古老空间在崩溃前,只会把存活的人类挤压出去,而不会把尸体传送回表世界。

更何况,真空道人或许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老实说。

陈清风不太理解真空道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巨大的转变,先前的他,分明是一点都不想参与进来,保住自己的小命是他全部的目标。

甚至在自己给真空道人开了个口子后他应该的确有机会逃离那里。

可是为什么在都有退路的情况下,他还会做出那种选择呢?

陈清风难以理解。

但要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一个精神病人本身也就不太现实。

怀揣着复杂的心绪,陈清风才来到

“是的师傅。”

身后推轮椅的乃是陈清风的徒弟,在来之前他也提前了解了这精神病院的情况出言解释道。

“据我了解,在十年前的一场火灾后,这家病院就一直处在废弃状态。”

“而且,那场火灾中的幸存者只有真空道人一个。”

“......十年前?”

陈清风稍带诧异。

根据真空道人在华国超凡者部门的登记以及他自己一贯以来的说法,他在三年前才从茅山病院里出来,重新融入了社会。

那这当中的七年......

陈清风忍住心中的诧异,在徒弟的帮助下,继续在病院里前进。

整个茅山病院其实处在一种残破不堪的状态。

其中有两栋楼都是崩塌的,只剩下断壁残垣碎石和木块堆积满地。

墙壁上依稀还有些病人们留下的涂鸦,意味不明却是他们曾经来过的证明。

这里处于相当落后偏僻的山村,加之精神病院的前身颇受忌讳是以一直无人打理更不会有人翻修。

以陈清风敏锐的视力甚至能看到倒塌下来的石块下,还有一两根断裂的骨骼。

冷风一吹,明媚的阳光似乎都无法带来温暖。

此情此景,倒是像极了荒村、精神病院、鬼屋......那种恐怖片里最经常出现的画面。

“只有他一个活下来了吗?”

陈清风喃喃自语。

他能理解真空道人贪生怕死的一面从何而来,在死亡边缘挣扎过的人,会对死亡有着更大的恐惧。

转过一个转角,却是突然柳暗花明。

精神病院是依山而建的,在靠近山的那一侧,有一个小小的房间,大抵是某人自己用水泥砌成的。

能隐约看出一些不久远的生活气息。

几株常青的植物,被种在了房间旁。

总算为眼前的荒凉平添了几分绿色的生机。

而在房间后,有着一块又一块的简陋墓碑,有的是一块石头,有的则是干枯的木柴,密密麻麻的闯进了两人的视线。

但在每一块墓碑上面,都刻着一个名字。

“幽灵?”

陈清风皱起眉,空气里弥散着一种幽灵特有的气息,但却很淡。

“不对,是幽灵消散后的气息。”

恍惚间,灵感敏锐的陈清风[宜搜.top],看到了片段似的画面。

面白无须的男人,守在病院里,和一只只死去的幽灵交流。

直到它们怨气消散,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今天送走了院长大叔!终于不用看他吹胡子瞪眼了。’

‘芳姐果然还是很喜欢贫道啊,都不舍得走呢!’

‘.......’

每有一个幽灵散去,真空道人就会在地上插下一块墓碑,并刻上它的名字。

幽灵们有时候一天消散一只,有时候一个星期消散一只,有时候则是两三个月......没有规律,也不可能有规律。

真空道人就这样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曾经的病友、医生、护工......

转眼便是七年。

最后离开医院前,他冲着众多墓碑挥手,灿烂微笑。

“放心吧,贫道我会活得久久的,连带你们的那份一起。”

说完这句话后,画面仿佛泡沫般被戳破,一切消散如烟。

陈清风重新回过神,神色又是一阵恍惚。

在这样的冬日,周遭光秃秃的树木,意外的抽出些翠绿。

————————————

日国。

日野彩香也光荣的成为轮椅一族,左边的眼球明显不太自然。

她再也不能穿上从前酷爱的黑丝和高跟鞋,也只能穿长袖的衣服。

一只义眼、一条义手、一条义足。

剑客的整个脑袋都被绷带包得严严实实的,哦不,是他全身都被包得和个粽子似的。

可都这样了,他那被绷带包着的手上,还是拿着一把长剑。

不过与其说是“拿”,倒不如说是“插”在那里。

倒是给这肃穆的葬礼,增添了一两分黑色幽默。

众多名古屋分部、东京分部的超凡者,还有部分守夜人们,皆是出席了这次葬礼。

在青野他们后面一批进入古老国度的超凡者。

除去守夜人中的眼罩男之外,两个分部还派出了一部分最精锐的超凡者。

而他们当中,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幸存了下来。

除去日野彩香、剑客,只有三个超凡者侥幸生还。

“长夜将临,守望黑暗。”

“至死......不休。”

日野彩香呢喃着。

这几句看似简单的话语背后,有着只有亲身经历者才会懂的沉重。

在相近的时间,世界各地,其实都有类似的葬礼举行。

哀悼逝者。

背负他们的遗愿。

天寒地冻间,大雪飘飘。

俄国的雪总是这样突然且爆裂,安德烈在雪地里洒下澄澈的酒水。

帕瓦坐在堆积白雪的树梢上,仰望天空。

“纯净水”一瓶一瓶的往口中灌,但是内心却怎么都热不起来。

身体上的伤势或许能很快修复。

但有些伤痛,或许永远也无法遗忘。

甚至因为这次战争死去的人类高级超凡者实在太多,超凡世界竟是迎来了一次实力的倒退,就可见伤亡的惨烈程度。

几个有威望的大型超凡者组织,为纪念死去的人们,在这一天设立了纪念日。

哪怕,只有超凡者们会记住。

——————————————

“这里......是哪里?”

青野低下头,只觉得一阵恍惚。

视线距离地面的高度,不会超过一米。

小巧的上衣、裤子、鞋子.......娇气的小手掌、小脚丫,都只会在小孩子的身上看见。

青野从这些穿着上看到了些许熟悉的影子。

冷静的头脑迅速做出判断——

‘这是前世我五岁时的模样。’

‘五岁?’

一些埋藏在脑海深处的,极少被挖掘出来的内容,现在甚至都不需要刻意去搜寻,它们便主动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阿野,怎么了?”

一个亲切温和的声音,于青野耳边响起。

在他身旁,站在一个五官全都藏在迷雾里的温和女人,单独看,无论是鼻子、眼睛,还是嘴巴、耳朵......都能够看得真真切切。

可当这些相貌特征联系在一起时,就变得面目全非,令青野无法辨认。

还有一个状况类似的男人。

哪怕看不清完全的面目,直觉也告诉青野,他们都是俊男美女。

“没、没事。”

青野听到从自己的口中,蹦出了这样清脆稚嫩的声音。

是一个五岁孩童最正常的模样。

印象里的一切,逐渐和眼前的画面交错重叠在了一起。

身旁的一男一女,是他的父母。

即将出门旅游,暂时把青野寄托在朋友家,旅游的时间不会太长,短则两到三天,长则一周。

‘接下来,他们会坐上车。’

青野想着。

一男一女的确这么做了,他们和青野道别,说着。

“在阿姨家要乖哦~”

“想吃什么就和阿姨说,她都会买给你的。”等等寻常家长都会嘱托的话语,其乐融融,也是最寻常不过的景象。

随后坐上了车,还和青野挥着手。

“呜呜——”

隐约有这样的声音发出。

像是汽车极速狂飙会发出的音调。

青野早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他想张开嘴,想要呼叫,想要提醒两人。

只是.......

青野做不到。

他什么也做不到。

只能像个泥塑,被囚禁在这幼小的身躯里,宛如置身事外的看客,目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再度发生。

“砰!”

“吱——”

急刹车的声音,伴随高速刺耳的碰撞。

金属被扭曲,血肉被挤压,骨骼被碾碎。

猩红的血液,如同喷泉似的,飞溅到了那张小脸上。

但年幼的孩童,仍是那样冷静、冷漠的看着身前,眼中没有任何情绪。

在旁人看来,他似乎在看着一件与自己漠不相关的事情。

“啊啊啊!!!”

尖叫声,姗姗来迟。

从路人,还有那位阿姨的口中发出。

她抱住了青野,企图捂住青野的眼睛,可是靠近后才发现了那小脸上近乎绝对的冷静。

一种远比亲眼见到车祸现场更加可怖的心情,于她内心滋生。

疯子。

这五岁的孩子,是个疯子!

女人无比确信。

直到葬礼结束,乃至抚养好友的遗孤三个月后,她更加确认这一点。

孩童没有任何正常孩子应有的情感。

难过、害怕、悲伤、高兴......一概没有。

只会拿那双漂亮的、冰冷的大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

终于有一天,女人忍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把孩子送到了精神病院。

这便是青野入院前的故事。

而在多年后,青野出院后,他其实也企图联系过那位阿姨。

最后得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某一天的夜里,她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把仅剩无几的财产留给了青野。

得知这消息后的青野,叹息着说道:“啊,是这样啊。真是令人遗憾。”

可就连他哀悼、唏嘘的情绪,也只是他伪装出的结果。

青野想找到她的原因,绝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别得什么负面想法。

只是想告诉她——当时我其实也想要哭,也想害怕,但......我做不到啊!

正和现在的青野一样,什么也做不到。

仅仅是眼睁睁的看着,从前发生过的事情,再一次的重演。

青野猛然惊醒,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纷乱的画面消失不见。

身边是个熟悉的四四方方的空间。

一个弱小且矮小的灵长类雌性对他惊喜叫道:“青野君,你醒啦!”

“咦?”

对方发出疑惑的语气。

“青野君,你哭了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