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51.“地狱之女”

251.“地狱之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发生了改变。

这一点,青野心知肚明。

或者说,从他第一次接触到不可名状,并且把祂降临在表世界的投影吃到嘴里的时候,他所谓的“情感缺失”病症,就发生了某种异常的变化。

他因为不可名状,产生了兴奋、渴望。

在而后的诸多战斗中,这些青野先前从未体验过的情绪,实际上也成为了他战斗的原动力。

——下级生物,以及那些低级不可名状确实是很好吃没错啦!

但不可否认,追逐自己没有拥有的事物,也的确是人们的本能。

只是通常情况下,青野仍旧不会害怕、畏惧,许多的负面情绪不会沾染进他的大脑,理智也不会像普通人那样一泻千里,能够在面对敌人时冷静如常。

仍旧发挥着它的作用。

可现在......

青野仔细回味着方才想起黑雾时的感觉,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进行下意识的伪装!

但仍是有一股淡淡的、如同苦杏仁般苦涩的感触,扩散在他的心头。

“这是......”

青野低着头,喃喃自语。

“难过吗?”

遗憾。

伤感。

总之是这样诸如此类的情绪,称不上浓郁,仅仅只是一阵烟雾的吹拂,好像清风舔舐着肌肤。

不仅仅如此,青野想到了从梦中惊醒之时,神田雪绘说的一句话——“青野君,你哭了吗?”

要知道,在离开精神病院后,青野可是从没有哭过一次的。

毕竟在他面对的绝大多数情况中。

哭泣,从来都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乃是最无用的一种表情,以至于青野连伪装都没有伪装过。

这并不意味着青野不能伪装。

恰恰相反,前世为了学会这项表情,青野进行了无数次的尝试和练习。

众所周知,哭是一种生理现象。

人在出生时,因为口鼻喉中残存的废液,天生的就会通过哭的方式,保持呼吸的通畅。

遇到疼痛时、眼睛里进了沙子时也会下意识的流泪。

可还有一种哭泣,则是情感的宣泄,在害怕和悲伤的时候,部分人类都会有“哭”的表现。

对青野而言,后者是一件无法做到的事情。

他根本就无法理解,何为“害怕”,何为“悲伤”,借助这些情绪做出的哭泣,更是无从谈起。

但是那位负责审核青野能否出院的医生,把这也当做一个青野是否真正拥有情感的标准。

青野自然只能努力去学着掌控这种生理反应。

训练的方式,用常人的思维来看待,自然是非常规的、残酷的,例如主动刺激泪腺,用灰尘涂抹眼球之类的。

归结原理,是借助千百次生理性流泪的经验,加之小动作的配合,形成类似“条件反射”的效果,达到想哭就能哭出来的目的,从而做到了完美的伪装。

哪怕现在青野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训练”也是异常痛苦且煎熬的。

险些弄得一只眼睛失明。

疼痛也就算了,还要刻意避开医生,以防他看出自己的意图。

青野的左手抚摸脸颊,食指在左眼眼睑下两三个指节的位置轻轻按压。

冰凉的泪水如期从眼角流下,划过脸颊。

——这是青野在配合生理刺激流泪时的动作,性质约等于给狗狗喂食时吹响哨子,久而久之听到哨声就会流口水的的那种情况。

可是。

“不一样。”

青野看了眼床上枕头的泪痕,得出了结论。

“这不一样。”

它们是全然不同的事物。

曾经努力追求的情感,就这样唾手可得的摆在了青野面前。

但青野却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开心。

‘重新拥有了这些情绪的我,到底是变得更加强大,还是软弱了呢?’

青野思考着这个问题。

——————————

一楼,厨房内。

神田雪绘正在为青野准备早餐。

不得不提,这段时间内,神田雪绘还是有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的。

例如,身高从一米五二增加到了一米五四!

两个毫米的巨大涨幅!

当时量出身高时,小姑娘甚至都欣喜的跳了起来。

黑色的发丝,养得更长了一些。

娇小的身形,稍微有些许起伏。

大概从A上升到了B-的水平,从一贫如洗变成到了略有弧度的钢板,可喜可贺。

其实神田雪绘的身材比例还是很好的。

比方说,两条腿就她的身高而言,完全能用“修长”来形容,骨架生得很好——她这种身材,不会让人觉得像是萝莉,算是一款缩小版的美人,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只是身子娇小,通常情况下看不出来而已。

神田雪绘的面相也远比最开始和青野见面时,柔和了许多。

在青野身处古老国度的时候,神田雪绘也不只是呆在家里无所事事而已。

这段时间里,她参与了数次非常危险的行动。

“非常危险”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一次行动里,小组总共十人,最后回来的,包括神田雪绘在内,仅有三人而已,她本身也受了不轻的伤势,足足一周才修整过来。

神田雪绘在行动中展现出了非凡的决策力和执行力,承担起了堪称主心骨的作用。

令日野彩香及一众东京别动队的超凡者颇为欣慰,表示果然没有看错人。

由于日国中二的风气,还给她取了个不那么好听的绰号——“鬼女”或者是“地狱之女”。

原因是神田雪绘每次运用阴气战斗,使得场面阴气重重、鬼影森森,再配上她那凶厉的面相,不要说是一般民众,就连东京别动队里的同僚都吓得够呛,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别称。

然而实际上,神田雪绘的性格,却是软化了很多。

原因是接触了很多新的同伴,认识了新的朋友,她封闭的内心逐渐打开。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青野终于平安归来。

而她可以在这里为青野做早餐。

对于已经经历了诸多残酷牺牲的神田雪绘来说,这已经十分幸福的事情了。

‘对了,青野君,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神田雪绘回忆着在房间里的景象,她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天真的小女孩了,经历多次危险的她,自然拥有了敏锐的神经。

从青野身上感受到的变化很奇怪。

少女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像是有一层无形的薄膜从青野身上撕了下来,露出了他从未在自己面前显露出的一面,让他更加真实,也......更像是个正常人?

‘正常人?好奇怪的说法。’

神田雪绘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暂时抛开心中的杂念,冲着楼上喊道。

“青野君,吃饭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