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53.杀了我(4000)

253.杀了我(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客厅内鸦雀无声。

沉静得仿佛掉下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青野没有说话,也没有行动。

只是那样平静的,仿佛微风从湖面上吹过似的,盯着踏入客厅的富江。

分明是极静的环境与画面。

但落在富江眼中,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房间的角落,例如沙发的阴影、餐桌下看不见的死角、茂盛碧绿的盆栽......等等细微的平常不会被人察觉到的地方,似乎在蔓延出大量密密麻麻的、像是触角或是细丝般的事物。

而且,它们......是活着的!

又恍若有无数双眼睛,瞪得老大,其中布满血丝,用审视和冰冷的态度窥视自己。

肌肤表面升起一种针扎般的细微疼痛。

而端坐在餐桌那头的青野,也仿佛不再是富江所熟悉的那幅模样,面容模糊且扭曲,开始转变成一个横亘在半空中的事物,乃至于囊括了她的全部视线。

耳边传来一些扭曲的声音,但正因为扭曲,反而像是形成了某种有意义的语言。

甚至于,开始勾起那些隐藏在富江脑海里、不愿意去想起的回忆。

颤栗。

面对此情此景的富江,情不自禁的颤栗起来。

‘幻觉!’

‘这都是幻觉!’

富江不只一次在心里这样提醒,但是语言难以描述的莫大恐惧,仍旧如同液体般无孔不入的渗透进毛孔,钻进她的内心。

“不......不要!”

柔美优雅的美人,发出尖叫。

她脚步不稳,竟是直接跌坐在地上,看她满是恐惧的双眸,称得上彻彻底底的“失态”。

旁边的神田雪绘都颇为诧异,惊疑不定的看向富江。

还在怀疑她是不是刻意装出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

要知道,富江在神田雪绘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一个狡猾、危险的坏女人,而且不得不承认,她似乎始终都在散发带刺玫瑰般的妖冶,从没有露出过脆弱的一面。

然而现在,青野这还什么都没做呢!

你怎么就倒地上了?

是来碰瓷的是不?

神田雪绘自然的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小姑娘又颇为幽怨的看了眼青野。

‘果然,青野君可爱什么的,都是错局而已吧?’

‘快把那可爱的青野君还回来啊!’

“呜呜呜......呜......青野君,大坏蛋!”

这时。

青野和神田雪绘,都听见了轻微的啜泣声,以及像是小女孩撒娇似的声音。

如果说刚刚神田雪绘只是“有点惊讶”那么现在的她完全便是“目瞪口呆”,下巴都合不拢的那种。

因为这好似少女撒娇的声音是从跌坐在地板上的富江口中发出的!

神田雪绘的眼神里,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一双卡姿兰大眼睛满是不敢置信——‘你不是富江,你是谁!?’

扪心自问在这之前少女从没把“啜泣”“可怜”这动词和形容词和富江联系在一起——这简直像是一个肌肉大汉,长满浓密黝黑腿毛的两条大腿,穿上了白白嫩嫩的白色丝袜,光是联想起来就给人一种浓郁的不适感和不协调感。

几乎颠覆了神田雪绘对富江的认知也一点都不符合富江从前的人设。

青野:“......“

位于餐桌那头的青野短暂的沉默,周身刻意为富江准备的气势,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富江会看到那些纷乱的、不可思议的画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青野的“半神之躯”!

除去面板描述中说明的几点之外。

“半神”这样的描述也意味着,青野开始在超越人类的道路上又迈出了重大的一步。

造成的效果便是——

——他对敌人产生敌意的时候对方会受到巨大的精神压迫感。

心智稍稍脆弱一些的人,怕是会直接崩溃。

但话说回来哪怕是施加压迫感的本人青野,也并不知晓敌人会看到怎样的画面。

大概......不会那么美好吧?

到了此时青野倒是意外的确认了另外一点。

【特质“冷静”发生改变!】

【被动属性减弱主动属性增强!】

面板的描述显得有些云里雾里但青野却是很快明白过来。

就像是在此刻,在面对富江的到来,摔倒,以及之后的啜泣,青野的内心毫无波动,和看到一块石头没有什么差别,和他先前的【冷静】如出一辙。

这是青野在产生“富江似敌似友”这样的主观判断后产生的变化。

但在先前,青野和神田雪绘吃早餐时,却有真实的情绪波动——同样不是虚假的。

说得简单些,就是【冷静】从一个永久加持的被动技能,转变成为一个能够被青野一定程度上控制的主动能力。

和【吞】的性质类似。

此外,还有些细微的变化,青野一时难以感受清楚,暂时放在一旁不谈。

毕竟还有眼前的情况,需要处理。

青野的视线淡漠的落在哭泣的富江身上。

女孩很美——哪怕强调了不只一次,但仍然需要再次说明。

即便是在低声啜泣,也同样如此。

不如说,眼圈发红,一边小心擦眼泪一边幽怨的盯着青野的美少女,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让人意识到,富江仅仅是长得“比较”成熟而已,实际年龄或许要比青野还要小。

当然,“惹人怜爱”中的“人”,显然不包括青野。

他是那种只要是敌人、不管你生得怎么样都会下手的狠毒男人——别忘了,第一次见到富江时,青野就动手“杀”了她一次。

但青野的判断也有些许错乱。

这家伙,真的是那个富江吗?

“呵呵......”

上一秒还在幽怨啜泣的富江,下一秒幽幽的轻笑起来,不再拥有那种软弱可怜的气质,变回了她应有的妖媚。

“让青野君见笑了呢。”

反差十分巨大。

神田雪绘甚至感觉她都换了一个人!

“其实,这就是我找青野君的原因了。”

富江稍稍苦笑,透露出了一两分的无奈。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作为有过和诸多病友交流经验的青野,更是迅速理解了富江此刻的症状。

起因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差不多是青野前往名古屋市的时间。

富江碰巧遇上了一次迷失之雾的降临,打算去打个牙祭。

——在吸取过青野的血液后,富江的口味已然异常挑剔,对一般的下级生物,还有人类都失去了兴趣,只有来自于迷失之地、或是里世界的那些大家伙们,才有资格成为她的口粮。

顺带一提,在消灭不可名状的立场上,富江和通常的人类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原因也很简单。

隐约回忆起了那些记忆的富江,深深的憎恨着祂们。

她恨X教徒们,憎恨那地下室里承受的所有煎熬。

也恨高高在上的祂们,正是祂们的存在,才会有那一切的发生!

从这个角度来说,神田雪绘和富江,是有共通之处的。

神田雪绘因为X教徒们失去了父母。

而富江则是失去了自己——或者说,名为雨宫怜的少女,在那个地下室里被杀害了!走出地下室的,只有一个全新的灵魂。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在那次迷失之雾中,富江遇到了一只擅长操控灵魂、精神、记忆的怪物。

哪怕祂无法杀死富江,却令她的灵魂,发生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异化。

一个人格,在富江灵魂中诞生。

她也变成了,和真空道人类似的精神病人。

“事情就是这样。”

富江清清楚楚的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低眉顺眼,坐在青野面前,意外的很是老实。

可以看出,这应该是那个诞生了一个月左右的新生人格。

若是之前的富江,怕不是都要直接骑在青野身上了!

青野还注意到一点,在讲述的过程中,两个性格不同的富江,其实交替出现了数次,但两者都异常配合,很是融洽,没有出现真空道人那相互驳斥的状态。

“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青野问道。

“我......”

新生富江刚想开口,神色却突然变化。

她妩媚一笑,青野就能看出她的身份——因为一个人格诞生已久,另一个则是刚刚分裂出来的,便用主人格和副人格来称呼。

从这种突然的转变,也能看出,即便诞生了另一个人格,主人格依旧处在主导地位,对身体有更强的掌控力。

在富江主人格开口前,青野已经做好听到“请你消除她”这种请求的准备。

富江从不是一个善男信女,手下沾染了众多不无辜者的鲜血,她从不在意其他人的死亡,只是属于雨宫怜残存的善念,令她没有真正变成暴虐血腥的怪物。

但不想变,可并不意味着她不能变。

她的精神状态其实从来都不稳定,随时都有变成彻头彻尾疯子的可能性。

这样的富江,怎么会容许另一个人格和她共用一个身体?

表面的融洽,也有可能只是一种伪装。

随后,青野听到。

“你能......杀了我吗?”

眼角带痣的美少女歪过头,漂亮的、琥珀色的眼底,染上一丝丝的哀求。

青野沉默。

他预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是没有想过,会从富江口中听到这样一句话。

“我的意思是。”

“在保护她意识的情况下,将我杀死。”

这话的含义,便是抹除主人格的存在。

“为什么?”

青野听见自己这么发问道。

讲道理,他不应该问出这种问题。

消除不稳定的富江主人格,只剩下那个脆弱的、懵懂的副人格,不该是一件好事吗?

他不应该毫不犹豫的就去想办法吗?

“诶?我可以理解为,青野君你在关心我吗?”

富江顿了一顿,娇媚的挑挑眉,主动扬起小脸,和青野靠得更近了些。

那股幽幽的、像是血腥花卉的香气,钻进青野的鼻腔。

加上那俏脸上的笑颜,杀伤力十足。

“这还真是少见呢......”

“青野君,人家很开心哦~”

不得不说,主人格的富江,还是原来那个富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调戏青野的机会。

“咳咳!“

神田雪绘咳嗽两声,吸引到了富江的注意力,用一点都不友善的“凶恶”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富江。

现在的她,比起“掌中恶虎“,还是更适合“掌中萌虎”这种称号。

青野也借此确认,这的确是主人格富江,而并非其他某种占据她身体的存在。

只是看富江的态度,想来是并不愿意说明这背后的原因。

但明显,她是认真的!

她想要抹除自身的存在!

既然她不愿解释,青野不会过度追究,转而开口。

“我可以试着想想办法,但不保证有效。”

“嗯。”

富江轻轻点头。

似乎在感谢青野没有追根问底。

青野提出建议:“分裂出另一个身躯,容纳她的存在?”

“我试过了,不行哦。”

富江摇摇头。

为了给青野做个示范,她手臂上开始蔓延出一些细密的肉丝,纠缠着快速生长。

长出的不只是肌肉,更有着白色的骨骼,些许的皮下脂肪,和带有毛孔的皮肤......

“雪绘,不要看。”

青野对神田雪绘说道。

她也已经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小脸发白的转向一旁。

“咕噜咕噜......”

一阵异常恶心,人们听到会生理性感到不适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有某种黏液黏糊糊的流动声,还有骨骼归位的“咔咔”声,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异常的交响乐。

哪怕不用眼睛去看,神田雪绘也能知道,那是一种理智都会为之减少的画面。

很快,不会超过五分钟,神田雪绘转过脑袋。

一个全身赤裸的娇媚女人,靠在了青野身边。

肌肤白皙胜雪,有如新生儿那样娇嫩。

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还在快速的增殖。

她的容貌、身材,乃至包括神色,都和旁边穿着休闲衣物的富江一般无二。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富江复制出来的身躯。

即便青野的再生能力源自于富江,但想做到这种地步,还是几乎不可能实现得。

“青野君,我美吗?”

富江不愧是富江,就这样当着神田雪绘的面,贴在了青野身边,伸出纤手抚摸青野的脸庞。

“停下!”

神田雪绘红着小脸制止。

“你可不要太过分了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