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55.石山婆婆(4000)

255.石山婆婆(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通常而言。

“给我一个面子”这种话,只会从那种德高望重或是交游广泛、被无数人欠下了人情的人物,说得再直白一些,就是所谓的“面子果实能力者!”

而青野不过是一个刚加入守夜人没多久的“新人”,又没和其他顶尖超凡者有太多的交流。

理应不属于这种“面子果实能力者。”

且话说回来,石山晶子看起来貌不惊人、垂垂老矣,好像不具备太强的战斗力,然而实际上,她可是守夜人当中,唯二两个能被评为“S”级的超凡者!

——当然,这个唯二当中不包括青野,准确来说,青野实在无法用正常的等级制度来衡量。

由此也见得,日国总体的超凡者水平,只能用“稀烂”来形容。

A级就差不多是顶天了。

如果不是石山婆婆的能力,对没有灵魂的生物难以生效,那时被派去解决牺蛄事件的超凡者,必然有她一个。

这绝不意味她的战斗力很弱,在与超凡者的战斗中,她的超凡能力发挥的作用,堪称恐怖!

说不定,真的具备斩杀富江的可能。

但就是这么一位在日国超凡者中享有极高威望的大人物,几乎没给过谁面子的石山婆婆,在瞥了一眼青野后,还是幽幽叹了口气。

小院内,空气里暗潮涌动的波动,开始缓慢消散。

像是从未出现过那样。

“既然是青野君你的面子,那我还是要给的。”

“但事先说明,如果你给出的理由不能说服我,我还是会把你们赶出去的。”

石山婆婆的气息收敛,好似一口古波不惊的古井。

可不管是神田雪绘,还是先前抱有一定怀疑态度的富江,都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垂垂老矣、其貌不扬的盲眼老人。

石山婆婆愿意给青野这个面子的理由也很容易理解。

那便是青野所做的事迹。

别看石山婆婆住在人迹罕至的山林中,但作为地位和实力都极其特殊的超凡者,她自然不可能真正脱离日国的超凡世界。

实际上,就在昨天,就有超凡者上山找她解决灵魂上的问题——和不可名状的战斗中,人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定的侵染,大部分可以自行痊愈,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伤害难以逆转,需要他人的帮助。

身为的石山晶子,便是灵魂方面的专家!

挽救过至少十几个超凡者,把他们濒临疯狂的灵魂,从深渊的边缘拽了回来。

借助这些“患者”之口,石山婆婆自然可以得知当今超凡世界发生的各种大小事迹。

哪怕今天还是石山晶子和青野的第一次见面。

但从各个超凡者口中,以及网络上,石山婆婆早已不是第一次听听到过“青野”的大名。

最出名的,便是湘南海岸的诡异海星,以及前段时间波及到全世界范围的古老文明这两件事。

青野都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光是这一点,石山婆婆都要对青野刮目相看。

需要一提的是,但凡在危机事件中做出贡献的超凡者,都会得到来自东京方面的嘉奖。

而且奖励十分丰厚,物质条件直接拉满的那种——要是对每天在生死边缘的超凡者还小气的话,那特别行动队高层也就别当了。

可青野的问题在于……

他立下的功劳太大了!

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奖赏。

金钱什么的不用多说,只要青野要他们就会给,可青野又不差钱——他的金钱观念是,够用就行。

谈钱太俗,也打动不了他。

而特制装备之类的,东京特别行动队的水平,以青野的实力来说,也完全看不上嘛!

所谓“赏无可赏”,说的便是这种状况。

但不奖励明显也说不过去,着实令其中的管理层苦恼了许久。

最终他们冥思苦想,想出了一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奖励了——

——人情!

也可以叫做,条件。

简单来说,在东京别动队,以及整体守夜人能够做到的情况下,同时不违背立场,他们要无条件的帮助青野去做三件事。

这个人情不可谓不重,做到某些常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对青野来说,还是有点鸡肋,便轻飘飘的便把一次人情用在了这件事上,这才能请到石山晶子,并且让她给个面子。

“那么。”

“你自己和她解释吧。”

在确定石山晶子心情平复下来以后,青野扭头看向富江,知道她并不想对自己完全袒露内心的想法。

“好。”

于是,裹在厚实衣服里的富江,便跟在石山婆婆身后的走进了院子更里面的房间。

留下青野和神田学绘两人留在院子里。

“石山婆婆,意外的有点凶呢!”

神田雪绘搓着两只小爪子,用这种方式获取宝贵的温度,一边哈气一边说道。

身为一颗潜力新星——哦不,现在已经是“实力新星”了——在拜访之前,神田雪绘就听过的大名。

本以为是个和蔼的老婆婆,没想到性格却很是爆裂的样子。

“她只是对怪异比较凶吧?”

青野得知的信息,比神田雪绘还多一些,他可是实打实的守夜人内部成员。

石山晶子成为超凡者的时间,可比青野早上太多太多。

早在三十多年前,东京特别行动队还没有完全成立之时,石山晶子便横空出世,成为当年最耀眼的一颗新星,比现在的神田雪绘还要生猛的那种。

只是生猛同样带来了一个问题。

树大招风。

她成为了许多教徒们追逐针对的目标。

当时最为广为流传的一个传言是,如果把石山晶子的灵魂献给自己信奉的神祇,便会获得“永生”的力量!

永生。

单是这个词汇本身,就带着令人心生迷醉的力量。

教徒们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

是以即便石山晶子早已名声在外,仍有无数怀揣着不纯目的的人接近她。

石山晶子手下的亡魂,绝不在少数,可能比青野还要多。

但是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在石山晶子成名的第六年,一群不择手段的教徒,控制了她的家人,包括祖父祖母、双亲、还有丈夫和年幼的女儿,逼迫石山晶子单刀赴会。

最后,石山晶子的家人们全部死去,她也付出了双目失明的代价。

哪怕那群教徒成为了他们的陪葬品,但死了就是死了,死去的家人并不会因此复生。

这便是石山晶子锋芒毕露的代价。

在那之后,石山晶子沉寂了十几年,直到近些年才重新出山。

可想而知,石山晶子对X教徒,以及不可名状的仇恨。

她对富江没有什么好态度,也可以理解。

青野看了眼紧闭的木质房门,忽然有点担心石山婆婆会不会悄悄对富江下手。

就青野对石山晶子部分事迹的了解,这位可不是那种老实本分的主儿。

偷袭、骗!

总之一点都不忌讳用“卑鄙”的策略来杀死敌人。

好在那种事情并没有出现。

约莫五分钟后,房门打开。

完好无损的富江和石山晶子从房间里走出。

两人间的气氛眼看着缓和了许多,石山晶子甚至用有些同情的眼神,看着富江。

可能是知道了她的身世。

“青野君,她的请求我答应了。”

石山婆婆开口说道。

“我能帮到她。”

“......”

不知为何,青野沉默了一下。

看了看富江,有些话想说出口,但是最后那话只到了嘴边,就被咽了回去。

‘这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你为什么要劝说呢?’

‘为什么要把你的意志强加在她身上呢?’

心底,隐约有这样一个声音发问。

‘你和她的关系,其实也不是很熟啊?’

‘她的死,难道不会是一件好事吗?’

这些话语,最终打消了青野原先的念头。

青野无奈摇摇头。

‘要是从前的我,大概连这些想法都不会有?’

现在他的心底,有一种他难以理解的情绪流淌。

是遗憾?还是惋惜?

“但是我需要三天时间来准备,等到两天后,她自己会来找我的。”

石山婆婆再次说道。

“嗯。”

从围巾下,传出富江瓮声瓮气的声音。

“青野,我们回去吧。”

青野的确没有继续逗留的理由,在告别后就打算离开。

“咦”

只是他还没转过身呢,就听到石山婆婆疑惑的轻咦声。

“稍等,青野君你......”

石山晶子叫住了青野。

“你最近是不是也有灵魂或是理智方面的问题?”

“......是的。”

青野对石山晶子能看出这一点并不意外。

可他的问题其实不算严重,只要一定时间的休养,就能把理智恢复到正常的水平线。

所以原本没有打算麻烦石山晶子。

“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让我仔细检查一番。”

石山婆婆指了指房门,示意青野和她一起进去。

如果能提早缓解后遗症的话,青野也不会介意,吩咐了神田雪绘两句,就迈步向前。

刚迈入房门的门槛。

一股古怪的香气,好似烟雾般钻进青野鼻腔。

数种药材的气息,杂糅其中。

淡淡的清香味,则来自于某种不知名的花卉,也源于些许特殊的矿物。

和无面人们陶罐中的亵渎药剂的味道有些类似,可一点也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臭味,也不会感到混乱和恶心。

意外的,很好闻。

可能还有种安神宁心的效果。

面板立刻就跳出来证明,这才不是“可能”。

而青野看到面板上的提示后,也颇为惊讶。

接触了那么多超凡事物,青野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够恢复理智的东西。

这可是妥妥的好东西啊!

对经常和不可名状接触、导致理智不足的超凡者们来说,这东西完全是可以救命的。

“那是安神香的味道。”

石山晶子一看青野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指了指旁边桌子上小小的香炉。

一根不粗的青色的香,插在香炉里,袅袅的飘出淡雅的青烟。

“那是一种我自己制造的香,能够稳定心神。只可惜产量很低很低,不能推广,只够我自己使用。”

“也只有我在场的时候,它才能发挥效果。”

这么一说,青野秒懂。

这种安神香的香气,恐怕不只是药材发挥了作用,更是石山晶子本身的超凡能力起到引导效果。

如果没有石山晶子激发,那它只是普通的香而已。

打消了青野想从她那里掳两根的念头。

走进房门一看,就能发现,这的确是由一个禅房改建而成,只是本该放置佛像的地方,被摆上了其他的东西。

左边一堆,看着像是成品的......木雕?

就是那种木质雕像,其中也有那么一两具佛像。

但是更多的,却是人、动物。

有栩栩如生的老人,也有稚嫩可爱的孩童,还有兔子、猫等等动物。

这类雕塑是最多的,剩下的便是植物、山体。

而在右边,则是废弃的半成品,或是出现了较大瑕疵,或是根本连形状都只刻了个雏形的粗胚。

青野讶然看向石山晶子。

“人嘛,闲着的时候,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

石山晶子生着白翳的双眼,在这些木雕上扫过,流露出一种怀念的表情,还有些惋惜。

一个盲人,竟然能刻出这样的木雕吗?

青野些微的惊讶,他也做过一段时间的瞎子,要做到这一点,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但说来奇怪,青野看着那些成型的木雕。

扫过木头刻出来的双眼,感到一种若有若无的阴冷。

‘它们,也在看着我?’

一个荒谬的念头,蹦入青野的脑海。

伴随这种想法的产生,他似乎还从木雕身上察觉到一股冰冷的、亵渎的气质,仿佛......其中囚禁着一个又一个疯狂得灵魂?

青野摇了摇头,再度睁眼。

一切又变得平平无奇,没有任何怪异之处。

木雕只是木雕,只是死物罢了。

‘看来,是后遗症又犯了。’

短短几秒的工夫,青野的理智就恢复了数点。

就凭这一点,他来着房间一遭都是不虚此行。

“事先问一下,检查的过程,你应该不会看到我的记忆吧?”

青野向石山晶子问道。

石山晶子温和的笑道,很能理解青野的担忧。

没有谁愿意被人窥探到内心深处的记忆,那是专属于一个人的秘密之地。

“不会的。”

“那么,我要开始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