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65.初次见面,请多关照(4000)

265.初次见面,请多关照(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经历了小小的插曲,一行人的迅速调整了心态,继续向隧道深处走去。

手电筒的光线,照在崎岖不平的岩壁上,呈现出灰白和棕黑混杂的颜色。

岩壁是由岩浆凝固而成,不仅丝毫不光滑,反而相当粗糙,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气孔——这也算是熔岩的特质之一。

在光线投下的阴影里,上面突起凹陷的部分,像是某种可怕生物的獠牙。

这里仿佛是它的大口内,獠牙随时都会合拢,把人们撕成肉块。

而青野他们早就深陷其中,而且一无所觉。

这个比喻,倒是意外的契合他们现如今的处境。

“快到了。”

青野轻声说道。

隧道里的温度,的确在不断升高。

从他们脚下的岩石里,甚至能隐约察觉到热量的传递。

熔岩隧道不只是向里面延伸,更有着一定的坡度,通往地面之下。

他们已经在隧道里走了很长时间,算起来恐怕已经接近了山体的内部。

可伴随着身体上寒冷的驱散,日野彩香他们心中的寒意却是愈发浓郁。

只因为,在通道的深处,那片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不到的黑暗里,始终传来一种冰冷的、诡异的、不自然的气息。

它潜藏在空气里,却又像是蛇类般爬行而来。

黏糊糊的粘在人们皮肤表面,然后从每个毛孔里钻进去,直到钻进了神经深处,产生强烈的生理性的不适。

这绝非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而是一种超凡力量的体现。

光是靠近气息所在的方向,人们就会感到不舒服,更有甚者会产生“想逃走”的念头。

这并不是可耻的事情,而是人体在千百年间进化出的本能,类似有毒的昆虫会在危险前张开鲜艳的翅膀、弱小的兽类在捕食者面前发出咆哮,都是面对危险时的应激反应。

青野可以保证,要是普通人到达这种深度,只要和那气息接触一瞬间,就要被吓得两股战战。

心理承受能力稍差一些的,屁滚尿流也不是不能想象的画面。

神田雪绘他们还能保持冷静、继续冷静,都已经是他们的精神格外强韧的结果。

“仅仅是靠近,就这么的......”

日野彩香颇为不敢置信的喃喃着。

她皱着眉,喉咙里不断泛起了酸意,呕吐感越发强烈。

神田雪绘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抓着青野的手臂摇摇欲坠,好像随时会晕倒似的。

如果只是富江的话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除去青野外他们一行人中,只有剑客一个的状态还算不错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样下去可不行。’

青野做出判断。

【超凡技能“精神掌控”发动!】

【当前控制意识数:3!】

青野动用了这个久违的超凡技能——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的情况,青野会把这项能力自我封印但是他并非是迂腐不知变通的人眼下便是“逼不得已的情况”。

神田雪绘三人短暂怔神后,没有任何察觉,只是觉得那种不安的心情莫名消失。

顺带一提,青野还发现了【精神控制】的一个特点——

——越是和他关系亲密的人便越是容易受到控制。

准确来说应该是他们十分相信青野,几乎不会诞生任何反抗的想法,毫无反应的就被控制。

所以,哪怕日野彩香他们的精神一点都称不上孱弱,还是被青野轻易掌握。

青野没有完全操控他们的内心而是摒除了其中受到气息负面影响的那部分,由他来承担。

眼前的黑暗隐约发生了改变。

无数密集的、堆积在一起的触须般的东西从黑暗里翻涌出来,一切形象都变得抽象且无法描述起来和“完形崩溃”的症状类似,使青野更加接近于那所谓的“真实”的世界。

可是。

‘只有这种程度吗?’

青野在心底轻声道。

置身这样的环境里青野却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大步向前,如同清风从身边拂过。

以至于,神田雪绘他们,根本就没察觉到有哪里不对。

终于。

穿过一个个岔路口,经过像是迷宫般的熔岩隧道,明亮的光线从通道的那头传来。

远比手电筒的光线更加明亮。

“竟然会在这么深的地方。”

日野彩香脸颊红润,额头上浮现几滴汗珠,一直捂得严严实实的外套都被敞开。

就连一向最怕冷的日野彩香都变成这样,更不要说其他人。

剑客脱去了外套,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背心。

背心下,呈现出强健的肌肉,以及大大小小的伤痕。

有些伤口,即便痊愈看起来仍显得分外狰狞。

用“身经百战”来形容这位剑客,一点都不过分。

神田雪绘也是把厚厚的羽绒服丢弃,露出其中穿着贴身作战制服的娇躯——但果然,就算身高增长了几厘米,平坦这一点还是很难改变的。

反观青野,倒是和没事人似的,一滴汗也没有出。

【半神之躯】带来的,是极其强大的适应能力,他的身躯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细微的进化,例如改善体温调节的器官和激素,借此来适应环境。

此时这里的气温,估计已经有三十多度。

通道那头明亮光线的来源,恐怕也只会是......

【占卜家】占卜中得出的岩浆!

他们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抵达了隧道的尽头,向外走去。

————————————

“嘶......”

青野在床上睁开双眼,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

他捂着脑袋坐了起来,眼神稍微有点茫然。

用了两三秒的时间,青野确认他正处在自己的卧室里。

身边全是熟悉的事物,没有一丝不对劲的痕迹。

“头有点疼......”

青野按了一下太阳穴,企图用这种方式缓解脑海里的钝痛。

简直像是被重物狠狠的撞击过,像敲钟那样不断震荡。

“好奇怪。”

随着钝痛的缓解,青野摸着下巴感到疑惑,他已经很久没有头痛过了,感冒发生这种症状更是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

“刚才,那是梦?”

靠在床背上,青野努力回忆着。

只能大约的记起他做了一个挺长的梦,先是去找人占卜什么东西,然后去了某一座山的山里,好像挖得很深很深,都挖到岩浆里去了!

就是在掉进岩浆的时候,自己这才从梦中惊醒,起来就觉得头很疼。

别的什么细节,都忘得差不多了。

“真是个奇怪的梦啊!”

青野无语感慨一句。

哪有人会平白无故跑到岩浆里去呢?

但话说回来,梦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讲道理、不讲逻辑的,发生再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至于记不住梦里的细节,就更正常了。

“青野君,吃早饭啦!”

房门外的楼下,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

洗漱外加解决了生理需求后,青野坐在餐桌上,老实的等着神田雪绘把菜品准备好。

现在青野和神田雪绘定下了规矩,一个星期里,一三五的饭菜由青野来准备,二四六则是交给神田雪绘,至于周末则是看心情,谁心情好谁来做。

“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迟呀?”

神田雪绘坐在青野对面,在开饭前好奇问道。

“没什么,就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已。”

“咦?做梦?”

谁知道,在听了这话后,小姑娘则是相当诧异的问。

“原来青野你也会做梦的吗?”

青野暂时一滞,随后果断回答道。

“当然会。”

“你把我当成什么东西了啊?”

他心情颇为无语。

“反正,是个挺奇怪的梦,我刚才头还疼了一会儿。”

说来奇怪,躺在床上时,青野还觉得有些头疼,但是起床以后痛感很快就消除了。

“哦,原来这样。”

小姑娘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夹起菜放到了青野的碗里。

“来,快尝尝我的手艺。”

青野稍微有点疑惑——原来的雪绘对我,有这么亲近吗?

只是这疑惑很快就消失不见,找不到一点踪影。

“对了,今天可是雨宫前辈开演唱会的日子呢,青野君说好了,要和我一起去的吧?”

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饭后,神田雪绘插着腰说道。

“嗯?演唱会......”

青野表情呆滞几秒。

“青野君,你该不会......忘了吧!”

一米五三的娇小少女,鼓着脸,像是只发飙的小仓鼠,狐疑的问道。

显而易见,要是从青野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她可是真的要生气了!

“没有没有,我当然记得。”

青野起初的确是对“演唱会”这个词语有些惊讶,但是随意一翻找,便是找到了确切的相关信息。

早在半个月之前,雨宫瞳便向青野预告,他要参加一场演唱会,作为助唱嘉宾出场,希望青野能来参加。

这可是雨宫前辈的请求,青野当然欣然同意。

这种事情也不可能落下神田雪绘,便约定一起前往。

“我是忘了,演唱会就在今天呀。”

青野苦恼的挠挠头。

这头疼看来还带来了一点后遗症,弄得他思维有些迟钝。

演唱会是在晚上七点开始,但是作为雨宫瞳的“亲友团”,青野他们也不能卡着点去。

于是,在家中度过悠闲的大半天后。

下午五点左右,他们就抵达了演唱会的现场。

这里是东京一家不算太大的体育馆,比不上东京巨蛋那种档次,但对于出道没多久的偶像们来说,算是不错的了。

其实东京巨蛋真要算面积的话,早就不是东京最大的演唱会举办地点——毕竟建造的时间偏早,就当时的建造能力而言,已经是极限水平——但是同样由于悠久的历史,也让它拥有了格外特殊的地位。

虽说青野要去的体育馆,和东京巨蛋没有太多的关系,但神田雪绘还是兴冲冲的向他介绍这些相关的信息。

看得出来,小姑娘今天很兴奋。

也很期待。

不仅换上了一身漂亮的小裙子,还稍稍化了点淡妆,喷了淡淡的香水——或许神田雪绘自以为很隐蔽,但是这种妆容躲不过青野的眼睛,香水味道更是十分明显。

她身上黑色的连裤袜很是保暖,完美的勾勒出纤细趣÷阁直,有带着一点肉感的弧度。

意外的,有几分涩(喵)气,是偏向成熟的打扮。

引得青野都颇为讶异。

原来,就连雪绘都长大了吗?

更让青野知道小姑娘状态不太正常的一点表现则是......

青野低下头,看向他的身体右侧。

一只小手,以五指相扣的方式,牵住了他的手。

青野非常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在这之前,他和神田雪绘的关系,虽然已经比较亲近,但更倾向于父女、兄妹那种关系,最多也就摸摸头而已,像这样以恋人的方式牵手,还真的是第一次。

而且不是来到体育馆附近才牵上的,而是出门那会儿就一直牵着,直到现在!

似乎是察觉到了青野的视线,小姑娘把脸别到了一边,不让青野看到她的脸。

“有、有什么好看的嘛!”

“不就是牵个手吗,又有什么关系!”

她这话说得倒很是强硬。

但在青野居高临下的角度,却是早就看见,黑色瀑布般发丝下的小耳朵红得惊人,就连下面白皙的脖颈都有些泛红。

‘还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呢!’

青野摇摇头,倒不觉得意外,小姑娘的性格就是这样。

因为雨宫瞳事先的打点,体育馆的工作人员,自然轻易的就把青野两人放了进来。

现在时间还早,观众们才开始刚刚检票,现在就去位置上干等未免太过无聊。

于是,青野两人便来到了演唱会的后台。

——青野这张脸,在其中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很少有人拒绝他这种魅力的人提出的请求。

“啊,是阿野啊。”

化妆间里,雨宫瞳亲切的叫着青野的名字,他马上就要开始正式化妆了。

他今天也显得比较高兴,毕竟多年以来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这同时也意味着他即将在偶像生涯上迈出全新的一步,他自然会因此高兴。

“对了,阿野,这是我的妹妹雨宫怜。”

他拉过身后一名少女,向青野介绍道。

“小怜快来,这是你哥哥的好朋友,青野。”

亭亭玉立得少女,站在在青野面前。

这是个看起来挺柔弱的少女,脸上带着腼腆的笑,还有些怯生生的。

只是眼角的一枚痣,格外引人注意。

甚至还出于害羞不敢直视青野,细声说道。

“你好,青野君。”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