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1.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4000)

271.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暗红色的光芒里。

岩浆汩汩的涌进了青野的身体。

从耳朵、鼻腔,还有眼眶,乃至于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和炽热滚烫的岩浆接触。

在第一个瞬间,那些鲜活的皮肤,就开始在极高温的作用下开始燃烧、碳化。

大量的细胞失去原本的活性。

剧烈的痛感,传递至青野的脑海。

如果仅仅只是破坏,那疼痛不过一瞬间的事情,但青野身躯的再生能力,顽强发挥作用。

毁灭和再生,交替进行。

酥麻酸痒,几乎伴随着一切正常人难以忍受的感触,像潮水般向他的神经涌来,随后淹没。

还是那句话,青野并非没有感知,只是没有情绪而已。

直到最后,他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感知,仅仅是一片麻木罢了。

即便是【烈焰行者】这个特质,所能承受的温度,也是有其极限的。

毕竟,寻常“烈焰”的温度,和这来自地心的岩浆温度,二者可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很快,在血肉开始再度重组、生长的过程中,拥有了更加强韧的耐高温能力。

【特质“半神之躯”发动!】

【你的肉体在不断焚毁重组的过程中拥有了更强的耐热性!】

【特质“烈焰行者”→“地狱行者”——你经历了熔岩地狱的磨炼,即便在地心岩浆里也能够自由行动!】

【体质+3!力量+3!】

面对面板上不断闪过的提示,青野没有任何表现。

到了这时。

周围的岩浆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危险的事物。

而只是温暖且温润的液体。

现在青野的感觉,不比呆在温泉里有多少差别。

真·在岩浆里泡澡。

别说,暖洋洋的,还挺舒服,真就是泡温泉的那种温暖安定。

岩浆是流体的岩石,比起水流更加沉重,也更契合的贴在身体上,给予力度刚好的压力,像是一位技巧老道的按摩技师。

在青野左手当中,只剩下一个脆弱不堪的漆黑头颅。

上面所有的肌肉、皮肤,都被岩浆所吞噬就连坚固的骨骼本身都在极高的温度下迅速碳化,以至于变成了这种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状态。

倘若青野不是在之前获得了“烈焰行者”的特质再加上直觉中觉得这片岩浆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他也绝对不会如此鲁莽的、带着那颗脑袋直接跳进来。

但凡是含有活性的生物,几乎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青野自然不在通常的生物之列。

是以青野也能够确认,这颗头颅上不再拥有一丝一毫的活生生的细胞恐怕连一个都没有。

如果那些不知藏在何处的“替身”的确如同他猜测的那样全部枯萎、凋零,失去全部的活性。

那么也就意味着,石山晶子,的确已经彻底死亡。

感知当中那个神秘仪式的气息也正在逐渐消散。

证明仪式中断。

从侧面再次说明石山晶子的死亡。

这分明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青野无论如何却开心不起来。

或许石山晶子难以理解,神田雪绘他们同样想不到,情况会在突然间发生莫大的变化,几乎全然逆转。

但青野又怎能不知道令情况真正逆转的原因呢?

那便是残余在石山晶子体内,属于富江的意识。

石山晶子的确是用非凡的和灵魂相关的技巧或是重伤、操纵,亦或是自以为的“抹除”了富江的意识从而获取了这份血肉亵渎之力,构筑了全新的年轻的身躯也为家人们塑造了肉体。

只需要把家人们的灵魂从某个地方召唤回来便能达成她的目标触碰到她一直以来追逐的“幸福”。

对这件事本身的好坏,以及其中几个疑点的暂且不提。

就青野的认知,富江的灵魂,可不是那么好“抹除”的。

先前她展现出来的“分身”能力,其实同时说明另一点——她的肉体和灵魂,实际上是密不可分的,和正常人不一样,无法分割开来。

若是这样说还难以理解,那么更直白的说法便是——

——就算富江被分割成无数个细胞的大小,那么每个细胞里,都会储存着属于她的灵魂。

从这个角度来判断,想彻底“抹除”富江的灵魂,几乎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最起码,石山晶子无法做到。

所以,那种“抹除”,只是石山晶子自以为是的判断。

以至在最终,没有料到,她的身体会突然“背叛”了她自己,沦落到这种下场。

在那时,一个微不可查的声音,突然的在青野心底响起。

“嘻嘻——”

是少女的笑声。

“没想到,青野君也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呢~~~”

分明是轻笑的欢快语气,和往常一样的带着娇媚,仿佛在引人犯罪。

就连那尾音都和平时一般无二。

可不管怎么听,都能听出难以形容的伤感。

哪怕没有多余的话语,青野在一瞬间就理解了富江打算做的事情,处于“绝对冷静”状态下的他,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即便,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抹除富江的灵魂,“几乎”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这句话中,毕竟还有一个“几乎”。

达到这一目的的方法,有且只有一个——消除富江的全部血肉,在细胞层面上。

而现在的青野,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青野浑身浸泡在岩浆里,看着手里的焦炭。

沉默。

只是沉默而已。

“咔嚓!”

清脆的一声脆响。

青野无意识的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护住这个仅存的头颅。

可在下一刻,焦炭化的骨骼,就好似脆弱不堪的积木般无声无息的分裂开来。

又像是感冒冲剂迅速溶解在热水里。

焦黑的碳化物,终于承受不住高温,在岩浆中四散开来,最终不见踪影。

就连最小的一片残渣都没有留下来。

青野的手里,空空如也。

【特质“冷静”发生异变!】

【特质“冷静”→超凡技能“绝对冷静”!】

浸泡在岩浆里的男人,没有去想这几行提示意味着什么,闭上双眼,准备暂时放空大脑。

他,有点累了。

可在这时,一股特异的波动,在青野眼前不远处荡漾开来。

他惊喜的睁开双眼。

只是眼前,只剩下一个脆弱的、衰老的灵魂体。

那张丑陋的面容,不是富江,而是名为石山晶子的老妪。

起初青野还提起了一些警惕,准备以雷霆之势再次出手——我既然能消灭你一次,就能消灭你第二次!

很快,他则是疲惫的叹了一口气,意兴阑珊。

因为这时石山晶子的灵魂,实在是太过脆弱,脆弱到甚至不需要青野动手,只要在这岩浆附近再呆个数十秒,她就会自行消散。

青野可以看出,她此刻的状态,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幽灵,也不是会暴起伤人的怨灵。

而仅仅是一道虚弱的残魂罢了。

看起来,哪怕石山晶子具有【魂匠师】这样的称号,等到她自己只剩下一个灵魂后,也未必比常人强出多少。

亦或是先前青野对她造成的伤害太过严重的原因。

青野之所以叹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弱小,而更是看出了一个悲哀的现实。

“我怎么......会失败!?”

“她怎么敢这么做?”

石山晶子不敢置信的喃喃道,像是一个失败者在无能狂怒。

而这时,青野问道。

“你为什么觉得,使用那种仪式,就能把死去家人的灵魂召唤回来呢?”

“......”

石山晶子蓦然沉默,像是个突然卡壳的机器,出现了某种意料之外的错误。

她努力想了想后说道:“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万物终将枯萎。”

“唯有死亡永恒。”

青野念了一句本该属于枯萎信徒才会信奉的教义。

“这才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的一个教会,以追求枯萎为目的,又哪里能将死人复生,唤回死者的亡魂呢?”

石山晶子半透明的灵魂颤抖一下,生成短暂的疑惑,但迅速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看来仅仅是这样,没法让你真正清醒过来。”

青野俊美的脸上不带任何情绪,冰冷的话语穿过炽热的空气。

“那么,我问你。”

“你能确定......你是石山晶子吗?”

“......”

石山晶子的身躯突然凝固不动,好似被冰冷的空气冻成了实体的冰块。

这句简单的话语,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

无数纷乱的、模糊的画面,如同大坝决堤,疯狂的向她涌来。

起初,是石山晶子的成长,从一个年幼的女孩,成长成一个合格的超凡者。

并且结识了她的丈夫。

两人相识、相爱,到谈婚论嫁、结婚生子,诞下来小小的可爱的女儿。

那些画面里,包括了一切的幸福美好。

石山晶子的实力也愈发强大,名声响亮,被潜在的X教徒们畏惧——哪怕是她怀孕的时候,也没有一个罪犯敢于触犯她的霉头,当时的石山晶子,就是强大到那样的地步。

可这些美好和幸福,终于在一幅画面时迎来了终结。

那是......

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刮着很大的风,下着很大的雨,粗壮的闪电划破天际。

着实是令人害怕的背景,但石山晶子毫无畏惧,她这些年来经历的大场面实在是太多了。

她现在想做的是,只是赶紧回到家里,和丈夫女儿,吃上一顿美美的晚餐。

‘对了,今天爸妈他们也会来。’

‘他们一向很喜欢小桃来着。’

坐在回家的车上,石山晶子归心似箭,她更担心的其实还是另一点。

‘小桃好像挺怕闪电的,不知道她爸能不能照顾好她。’

要是说石山晶子的幸福美满中有哪里存在遗憾的话,那想必就是因为长期处理超凡事件,对女儿小桃的照顾比正常父母少了许多,是以对她一直有些亏欠,今天是好不容易一家团聚的日子,当然要快点回家才是。

只是,等到她回到家里。

却没能看到温暖明亮的光线,只有一座空荡荡的房间,和桌子上的一张留言纸条。

再然后,石山晶子独自一人来到了信徒们的大本营,

只是,等到她来到最后的房间。

所见到的,只有父母、丈夫、女儿,冰冷已久的尸体。

他们的血液都被放干,在地面上绘制出了猩红的纹路。

“你们......都要死!”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对那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们,失去了约束的石山晶子没有任何留手和仁慈。

她没有亲自动手,但是死去信徒们的鲜血,哪怕大雨磅礴也没法冲刷干净。

可她不能理解,即便被她杀死,那些枯萎信徒,仍然带着癫狂的笑意。

即便是全盛时期的石山晶子,在杀死那么多人后,也不禁筋疲力竭、身受重伤。

但比起身体上的疲惫,内心的痛苦,才让她陷入最虚弱的状态。

然后,她看了一眼地面上构成的图案。

雷雨声中。

污秽肮脏的气息,将她淹没。

原来,某个未知的存在,早已在不知不觉间降临。

可第二天,石山晶子浑浑噩噩的从梦中苏醒,好像最后那一眼只是她累到极致后产生的错觉。

更关键的是,她的心,已经死了。

接下来的二三十年,石山晶子浑浑噩噩的度过。

她依旧有锻炼超凡力量,有救助他人,但那只不过是“本能”而已。

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对她来说就好像只是一个瞬间。

突然在某个时刻,石山晶子开始学习雕塑,寻求虚无缥缈的慰藉。

再直到和青野、富江相遇。

在见到富江的那一刻,石山晶子在内心道:“时机,已经到了。”

于是,她亲手绘制了那个诡异仪式的纹路,她终于确定了一个莫名其妙,但非常坚定的念头——我要让家人复生!

方法是,通过这个仪式唤回他们的亡魂。

纷乱的记忆终于停住。

虚幻的、不应该存在的眼泪,从魂体的眼眶流出。

“原来......原来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我、我......为什么......我明明......”

它的面容愈发扭曲,声音也不再像是人类,而是一个无法形容的事物。

真相,就是如此残酷。

日野彩香讲述那故事时的声音,则在青野耳畔若有若无的回响起来——

“原来真正的他,早已在那天回家时,连同肉体和灵魂一起,都被吃人得雪怪所吞噬了。

而现在的它,只不过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物而已。”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