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2.哥哥,最好了呢!(4000)

272.哥哥,最好了呢!(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张半透明脸上的表情先是痛苦,像是个失去一切的人在痛哭流涕,过去所做的事情,和她原先的意志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虚幻的泪水从她的眼眶流下,随后是大彻大悟的清醒,她终于明白了一切。

——其实,在那个雷雨之夜,真正的石山晶子根本就没有从X教徒们的尸体中走出来。

她被那些“污秽”彻底淹没。

从那天起,她就被另一个来自于里世界的意识所取代。

代替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原来。

从来没有屠龙者变成恶龙,有的只是一个被吞噬后仍一无所觉的可怜人。

所谓“雪怪”,所谓“载体”,便是这么一回事。

变成“载体”的人,既不是富江,也不是青野,而是这位曾经超凡者中的强者、无数人敬仰崇拜的前辈——石山晶子。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石山晶子”的残魂,迅速的开始扭曲,变成了一个绝对不属于人类的缥缈事物。

它似乎还想再去做什么,但是哪怕是里世界的意识,也无法在这种虚弱的状态下继续生存。

最终只是用怨毒的“视线”看向青野,想把他的面容记住。

再然后,在炽热的空气里崩解、分裂,化作细碎的碎片,将要彻底消散。

漆黑的雾气在岩浆上方浮现。

黑雾显然对这样的环境不太喜欢——极高的温度,对它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如果长时间置身岩浆附近,黑雾便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这是青野先前没有召唤出它的原因。

——自从那道黑雾灵智因他消亡后,青野对小黑雾还是关照有加的,说声“宠爱”丝毫不过分。

但现在,黑色的雾气扩散在极小的范围,虎视眈眈的注视着那些魂体的碎片。

丝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贪婪的情绪。

“想吃吗?”

青野轻声问道。

这会儿黑雾不是受他操控,而是自己冒出来的,对魂体的碎片们更是表现出强烈的渴望。

黑色雾气向它们靠得更近了些,但还是在一个距离停下来,似乎在等待青野的同意。

“那么,它们归你了。”

伴随青野开口,黑雾欢欣雀跃的飘荡到了碎片旁,以青野都觉得快的速度,把它们裹挟到了身体里,然后又“蹦蹦跳跳”

的飘了回来,钻回青野的身体。

最后钻进身体时,还在青野皮肤上亲昵的蹭了蹭,表示感谢。

——用“欢欣雀跃”“蹦蹦跳跳”来形容一团没有实体的雾气,未免是有些奇怪的,但是黑雾此时的姿态,真真像极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活泼且可爱,就连最后感谢的动作,都像是天真小姑娘的一个拥抱。

这说明,黑雾新生的还处在萌芽状态的意识,拟人化程度已然很高。

估计再过段时间,新的意识,就会诞生。

数道提示闪过。

青野泡在岩浆里,看着“石山晶子”消散的地方,略微有些唏嘘。

假如这个残魂是真正的石山晶子的话,青野是不会做出这样连灵魂都不放过的地步,但正像是面板上的提示,这道占据了石山晶子身躯数十年的意识,只是一个来自里世界的“特殊意识体”而已。

那么,不管站在哪个角度,青野都不想放过这个家伙。

既然挫骨扬灰已经没法做到,把它的灵魂化作黑雾的养料,不失为是一个合理的处理方式。

对于石山晶子,青野有些惋惜,又有些唏嘘,还带有一两分的庆幸。

这样的真相的确异常残酷,听起来甚至万分讽刺且滑稽——终日消灭怪异的超凡者,被一只“雪怪”取而代之,并且差点犯下足以毁灭大半个东京别动队的大错。

可比起这种真相。

“年老的石山晶子,在常年的痛苦中扭曲了心智,最终愿意为复生自己的家人付出一切,从而成为了一个枯萎信徒。”

——这样的现实,才更让旁人感到心痛吧?

事实上,如果石山晶子真的活到了现在,绝对不会变成那种她最厌恶的人。

她的内心,依旧是坚定且强大的。

等到一切的异常都从身边消除。

青野依旧懒散的泡在岩浆里。

好像这些灼热的流体,能够暂时驱散他身心上的疲惫。

也似乎在等待着,新的异变发生。

比如从岩浆里突然蹿出一个浑身赤裸的眼角带痣的美少女,像是往常那样用娇媚的语调和他问好,或者是从天而降,又或是......总之,就是从哪种地方突如其来的钻出来。

只是......只是......

等待了很久很久,直到青野几乎感觉不到岩浆的温度。

好像这种滚烫的流体,都如同他的心脏一般缓慢的冷却下来。

“咕噜......咕噜!”

安静,周围一片安静。

只有岩浆一如既往的冒着气泡的声音,任何青野期待里会发生的异变,全然没有发生。

也永远不会发生。

这岩浆附近,唯一一个活生生的生物,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这一发现,一点也不能让青野振作起来。

橘红的岩浆包裹着青野的身体。

如果它们有思维的话,大概会觉得这个赤裸的男人真是个无聊的怪人,而且连一点面子都不给它们——‘我们好歹是岩浆诶,不是澡堂里的热水好不好?’

“青野君!”

这时,小姑娘焦急的叫声,从上方远远的传递而来,被青野灵敏的听觉所捕捉。

‘不能让她太过担心啊。’

青野沉闷叹了一口气,企图吐出心中的不快。

但这种做法是否有效,大概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我没事!”

青野高呼道,同时使用和先前相似的方式,借助岩壁迅速向上,很快重新回到了神田雪绘等人身旁。

神田雪绘喜极而泣,想要不顾羞涩的抱住青野,表现喜悦。

倒是被青野一个灵活的侧身躲开。

神田雪绘:“......”

青野用手指碰了碰地面上一点残余的衣物碎片,它迅速的燃烧起来。

在岩浆中浸泡了这么久,青野身体的温度,早就变得相当可怕,光是触碰就会燃烧的那种程度。

要是真和神田雪绘拥抱的话,恐怕能把她烧成一个火人。

小姑娘迅速理解了这一点,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这种温度也带来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青野目前没法穿上或是披上遮蔽身体的衣服,因为布料在接触他的一瞬间就会迅速自然。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没有多少好赘述的。

由于“石山晶子”,在富江和青野的双重攻势下终于死去。

她所使用的梦境能力,也终于因此中断,仪式同样如此。

即便在场地内,依旧留下了“污秽”的痕迹,但比起那种家伙真正降临的结局,还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之后只需要找个时间,来这里把“污秽”之物处理,这起事件就基本上可以宣告结束。

而这时再去看看仪式附近那几个站立的身影,日野彩香有了意外的新的发现。

这些人,赫然正是在被富江袭击事件中失踪的人们,大江香澄,也在其中。

他们虽然气息微弱,极其虚弱,还像是身处梦境之中,但是......

他们还活着!

这无疑是令人振奋的发现。

日野彩香他们把这些幸存者一起带出了这灼热的山体内部,迅速送往最近的医院。

青野则是去雪山上迅速降温,而后和神田雪绘一起回到了家里。

顺带一提,关于石山晶子的发现,青野也告知了日野彩香他们。

即便对这个真相十分震惊,但是日野彩香似乎也因此放下了一块大石——对她而言,偶像的形象最终还是没有崩塌,这另一个角度上的幸运。

青野顺带想起了疯掉的,现在来想,他依靠梦境的力量进行占卜,刚好占卜到了精通梦境能力的“石山晶子”身上,会因此疯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情很顺利的走向了结尾。

青野和神田雪绘吃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作为小小的庆祝,只是他们二人都极其有默契的,没有提及有关富江的任何内容。

像是连同她的存在一起,被他们遗忘了似的。

只是。

在第二天。

青野,生病了。

在房间里得知这个消息的神田雪绘,立即陷入了莫大的惊讶。

并且瞬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置身于梦境里。

直到她狠狠的把自己的手臂都掐红了,这才醒悟过来,这真的不是一个梦!

由此可见,这件事对她的惊讶程度。

可是再三检查青野的状态——发热的体表,时不时的咳嗽、喷嚏,还有昏昏沉沉的精神状况,头晕加上头疼。

一般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概念,通常人们只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状态——发烧!

很难想象,青野也会有患上感冒的时候。

他极其强健的身体,使得几乎不会有病毒和细菌,能够使他患病。

进化到一定程度的肉体,能够自行免疫绝大多数疾病。

是以,在神田雪绘的印象里,青野就几乎没有生过病。

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是罕见中的罕见。

也难怪神田雪绘会如此惊讶。

或许这和青野泡了那么长时间岩浆澡,身体进化速度过快有关,或者又是一前一后温度差距太大造成的结果。

又或者......

是另一种特殊的原因?

好在,青野的病情不算太过严重,只要让他自己好好休养几天,就能痊愈。

神田雪绘先前有照顾盲人青野时的经验,这时也是轻车熟路,悉心照顾他。

但是,小姑娘总不能一整天都留在家里,这件事的后续事宜还需要她来处理。

在下午,便独留青野一人在家。

“热......好热......”

青野无意识的喃喃着,这时他浑身的温度,又达到了一个不低的程度。

大约五六十度,对正常人来说,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体温。

同时,特殊的变化,也在他身体上发生。

可青野的意识,却如同沉入一个深深的潭水里,潭水很深很深很深,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底。

冰冷幽深的水,淹没了他的全身。

青野睁开双眼。

“哥哥......哥哥!”

一个童稚可爱的女童——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一只,不会超过五岁。

她对身边一个稍年长些的男孩子叫道。

伸出白白胖胖的小短手,似乎是在索要着什么。

“哼,小怜,真拿你没办法呢。”

男孩有七八岁的样子,嘴上虽然有些嫌弃,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把手上的玻璃珠递给了她。

“嘻嘻......”

小小只的女孩傻乎乎的笑着,现在的她还没有长成后的那份娇媚,只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而已。

“哥哥,最好了呢!”

男孩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侧过脸。

‘这是......梦?’

青野迅速的理解了此时他所处的状态——对他而言,判断出自己在做梦状态,并非是一件难事。

他迅速的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石山晶子留下的某种后手手段。

只是他没有从其中感到任何危险。

但哪怕是“直觉”这项青野一直以来信任的能力,在梦境里也有失去效果的时候。

于是,青野便抱着警惕的心理,继续经历这个梦境。

‘没想到,雨宫前辈小时候,竟然也是个傲娇呢......’

青野微微感慨。

值得一提的是,他所处的视角,并非是旁观者的状态,而是以那年幼的小女孩作为主视角,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青野目睹了她幸福的童年。

直到父母双亡,她的人生才骤然染上了一抹灰色。

而竭尽全力守护她,且驱散这片灰色的,便是她的哥哥——雨宫瞳。

那个年幼的男孩,以无比迅速的速度,成长为了一个男人——人们总是会在某个瞬间突然成长,且没有人会料到那个瞬间会是什么时候,有可能,就是下一秒。

他从学校辍学,进入歌舞伎町,努力的赚取供妹妹上学的资金。

起初的日子并不好过,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忍饥挨饿,把一份便当分成两份来吃。

那段日子虽然清苦,但只要女孩能看见哥哥,脸上总会是带着笑的。

——哥哥辛苦了一天,能抚慰他的,只有我了。

像是走马灯一般,青野浏览了这些画面。

仿佛他就是那个女孩,经历了她所经历的一切。

在这过程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以她的视角,作为一个外来者,目睹过去的回忆。

也终于,到了再次改变少女命运的一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