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进京 表哥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进京 表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稍后刷新)有时候,他也会想,当年,若不是盛老太太放任盛旭老爷子胡作非为,以她勇毅候嫡女的身份又焉能压服不了那区区的一个贵妾!

所以,他的心里有怨!

二来嘛,则是因为盛紘自己的尊严。

毕竟,他是个男人,也是盛府的当家人,若是有什么事儿都要请教老太太的话,那岂不就是显得他很无能?

因此,除非必要,否则他是不想去麻烦老太太的。

言归正传,盛紘给盛老太太选择的三个人选里,一个是盛家的世交,盛旭老爷子曾经的同年好友,耿用耿世叔家的姑娘。

耿家与盛家的往来很好,当年,若不是耿用的帮助,盛紘也很难是升为京官。

盛紘选择耿家的女儿,看中的就是两家的关系好,将来盛长柏就不会有什么家庭上的后顾之忧。

而第二个,则就是海家的二姑娘。

盛紘看中海家姑娘的主要原因还真就是因为海家的门第。

只要盛长柏娶了海家的姑娘,那他今后的仕途究竟会有极大的助力,毕竟,耿家的势力是比不上海家的。

而盛紘的第三个人选,则是江南的包家。

包家是近几十年来才兴起的一个小家族,与前面的耿家与海家相比,包家的底蕴、势力却是小了很多,但有一点,却是包家后来者居上。

那就是包家现在的当家人包锦川,包老爷子的名声。

因为包老爷子是当今天下文坛中,颇为有名的大儒。

而他们包家的名声在读书人的眼里,却是极高的。

当然了,盛紘选择的这三家,他们家的姑娘都是好的,最起码,是品性极佳!

不过,在这三个人选到了盛老太太的手里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她就选择了其中的海家。

“就选这个海家的姑娘!”

老太太一锤定音,直接就定下了此事。

“母亲,您是觉得海家的姑娘好?”

盛紘一脸的惊喜!

“不瞒母亲,其实儿子也是觉得这海家才是对长柏的帮助最大的!”

盛紘的脸上泛着一丝喜色,他觉得自己和盛老太太的差距已经变得很小了。

而这,说明了什么?

那就是说明他盛紘也是开始有眼光,有远见了啊!

对此,盛紘自然是心中得意,他嘴角微翘,同时也开始张口阐述自己的理由了。

“这海家呀,是世代的清流显贵之家!”

“他家不仅是底蕴深,门风正,就连教育族中子弟的族学手段亦是不俗!”

盛紘的眼睛里流露出极其渴望的颜色,继续道:“尤其是现任的海家家主海文衍,他的境界则更是高深莫测!”

“不说他自己膝下的那几个孩子,就连海氏族里的一些个有出息的晚辈也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不同于别的世家名门规矩,海家的族学是直接由海家家主负责的,也就是说,海家这么些年来出的那些个进士里,大多都是现任海家家主海文衍所调教出来的学生。

海家的底蕴,盛家注定是赶不及的了,所以盛紘眼红的也只是对方的族学机制,渴望自家也能学到其中精髓,让盛家多出几个人才。

“呵呵!”

看着盛紘眼珠子都有些红了,盛老太太也不由地轻笑几声。

“怎么,你考虑的就只是这些?”

老太太轻轻地敲击着案几上的那份名帖,面上也是不由地有些失望。

“啊?”

此时,盛紘方才惊醒,明白老太太这番选择另有深意。

“母亲!”

“儿子愚钝!”

盛紘小心地望着老太太,犹如是在仰望一个高深莫测的王者一般:“不知,您的意思是?”

“哼!”

老太太放下手里的名帖,不高兴地诘问道:“怎么,难道你选中海家的原因,就只是因为对方的家世?”

“这……”

盛紘语塞。

但别说,盛紘还真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盛长柏若是有了海家这么个岳家的话,那他今后的仕途可就顺利多了。

毕竟,耿家也好,包家也罢,这两家虽各有千秋,但于朝堂上的势力却是远远及不上海家的。

盛老太太乜了一眼抓耳挠腮的盛紘,眼里的失望却是更浓了!

她也知道盛紘是个眼里利益重于亲情的家伙,但是,盛老太太终究还是在内心里有着一丝期盼,希望他能重视些别的。

只可惜,老太太终究还是失望了。

“母亲,还请您老人家指点!”

盛紘想了半天,可还是没能抓住重点,最后也只能是明言。

盛老太太闭上眸子,掩盖住了自己内心的情感。

“你说的这些只是一个方面,我觉得,这海家适合长柏的还有另外一个最重要的点!”、

“哦?什么?”

盛紘悄悄地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起来。

“因为什么?”

老太太冷瞥了一眼盛紘,幽幽道:“当然是因为这海家的祖训了!”

“啊?”

盛紘尴尬了!

“母亲,这……这确实是有些委屈长柏了,不过,男儿在世,难免是要做些取舍的……”

盛紘以为盛老太太说的是反话,于是赶紧张口,向着老太太解释。

不料!

“紘儿,你这就错了!”

老太太摇了摇头,开始解释道:“就因为这海家祖训,所以我才在这几个人选,选择了海家!”

“长柏的性子如何,你这个做父亲能不知道?”

老太太的话里有着些许的深意,道:“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别的影响,总之,长柏这个孩子是个守规矩的好孩子!”

“他不像是长枫,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也不喜欢那些莺莺燕燕!”

“不信,你看看长柏屋子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老太太的眼中闪过一丝赞叹,道:“除了一个老实的羊毫外,别的也全都是小厮长随。”

“由此可见,长柏不是个好色的!”

“咳咳!”

盛紘轻咳几声,却是被盛老太太这番话给说的有些尴尬。

“是!是!”

“母亲说的是!”

盛老太太与王大娘子之间差的最大的一个,就是老太太不会如王若弗那般喜欢对盛紘穷追猛打,在敲打过盛紘几句后,她便是继续道:“所以,若是这海家的姑娘进了盛家,那长柏日后必然也是会家宅安宁的!”

“更何况,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更能满足这海家的嫁女规矩吧!”

老太太的这句话说的却是轻而有力,话里面,充满了对盛长柏的赞叹与自得。

“所以,我才觉得还是这海家的姑娘最为适合长柏!”

“哦?”

盛紘听完这些话后,别的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有记住了一句——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满足这海家的嫁女规矩。

“如此说来的话,那长柏此事若成的话,则会更得岳家的喜欢,能得到更大的助力?”

盛紘眼睛发亮,似乎是看到了海文衍夫妇对盛长柏的青睐!

“唉~”

知子莫若母,在看见盛紘一脸兴奋的模样时,盛老太太就知道他这是在想别的事儿了。

“行了!”

盛老太太看见盛紘的眼里只有利益,顿时就是不想再看他了。

她挥了挥手,示意道:“既然已经定好了人选,那你就回去与你家大娘子好好地商议一番,而后尽早去海家提亲吧!”

“趁着长柏这时候圣眷正浓,正好与海家定好亲事,也好让他们在长柏的未来上增益一二!”

老太太一眼就看穿了盛紘的花花肠子,索性也就直接以利益相诱,让他尽快搞定王大娘子好让盛长柏迎娶新妇进门。

这样,也好让她老人家早点儿抱重孙子。

“啊?是,母亲!”

盛紘被了老太太赶出去倒也不觉得生气,相反的,他的心底里竟还有些解脱。

“母亲,那儿子就先告退了!”

看着盛紘拿着名帖离开的背影,盛老太太不由地摇了摇头。

“呵,你家大娘子可还有的闹你呢!”

凭借对着王若弗的了解,盛老太太几乎是可以看穿接下来的事儿了。

虽然盛紘最后是能搞定王大娘子的,但不用说,这肯定还是要他头疼一段时间的。

而这,也算是老太太这个做母亲的,给他的一点教训,权当是惩罚盛紘那只有利益的性子。

……

而另一边,明兰姐弟却是没有关注这件事儿,甚至,他们今日都不在家里。

汴梁城的西城门口处,盛长权带着明兰一起走进了城门外的一处小茶肆里。

说是茶肆,但实际上就是一个茶棚,只是由一张遮阳的棚子,外加几张桌子,几条凳子,由普通人家摆出来的小生意罢了。

这处茶棚实际上就是为了供来往的客商在此歇脚、解渴用的,挣得不多,但花销也不大,倒也算是们糊口的生意。

“呼~”

明兰跟着盛长权一起坐在长凳上,重重地呼了口气。

“阿弟,你说表哥今日什么时候才到呀?”

明兰此时戴着顶帷帽,遮住了女儿家的容颜。

“嗯?”

盛长权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头,在自己的心里暗暗估计了一阵,而后道:“阿姐,你别急,也就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了!”

先前,盛长权就已经是接到了卫姨妈遣人送来的口信,说今日午时左右,他们就会进京来。

而之所以说他们,那就是因为这一次不是卫姨妈独自进京了,除了卫姨妈之外,盛长权的大表哥姜兴宗也是回来的。

这是他们之前就与卫姨妈说好的事儿,自然也就不会是反悔的。

“唉,也不知道卫姨妈这次会留多久?”

明兰稍稍地掀开了自己前面的帷帘,端起一盏凉茶,小小地喝了一口。

不过,虽然是喝的动作很小,但频率却是很快,只是几息的功夫就已经是喝了好几杯。

虽然此时还未到初夏,但正午时分的天气就已经是极为酷热的了,明兰不过是才呆了半个多时辰,就感觉自己渴得不行了,于是赶紧咕噜噜的喝了几杯凉茶。

“呵呵!”

盛长权笑着给明兰添了好几杯的凉茶,笑道:“阿姐,你这身子可还真是有些差呀!”

“不过是才出来一个时辰的时间,你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那日后若是要你长途跋涉的话,你又该怎么办呀?”

“哼!”

明兰摆摆手,不在意地道:“我又不是男儿,哪里需要那般辛苦的走动?”

“再者说了,我这身子已经算是好的了,嫣然姐姐跟我相必,却是差的还要多呢!”

对此,盛长权无言以对。

因为,明兰说的是真的,在汴梁城里的众多官家小姐里,除了个别女子外,明兰的身体素质还真的算是好的了!

说起来,若是论起这京城里谁家小姐的身子最为康健,则就是要数英国公家的姑娘,张桂芳了。

英国公府乃是有名的开朝元勋,是朝堂上代表着军方的一面旗帜,他家的姑娘能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倒也不觉为奇。

不过,盛长权曾远远地见过这张家的姑娘,但是他却也发现,虽然对方身手不弱,但她的身子却也不是有多么健康,甚至,有些经脉处还有些暗伤,就像是常年练武不当而导致的旧伤一般。

据盛长权的医术推测,若她的这种情况不尽早得到改善的话,那这张家姑娘将来必有一劫!

也就是在生产的时候,会极容易出现难产的情况。

话又说回来,面对明兰这个模样,说出去也只好是无奈地道:“行!”

“行!行!”

盛长权再度给明兰添了一碗凉茶,道:“总之,阿姐,你要每日需要早起,且要多练练我传你的那套《五禽戏》,要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呵呵!”

明兰看着自家阿弟关切的模样,一时间心里也是极为的熨帖。

“我知道的,阿弟!”

“我现在不已经是每日都早起,然后勤练那套《五禽戏》了嘛,你就别担心了啊!”

“阿姐,你能坚持住才好呀!”

“咦,姨娘子到了!”

盛长权嘴里的话还没说完,明兰身边的小桃就已经大大咧咧地叫出声来了。

“啊?哪里?”

此刻,明兰姐弟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抬头朝着远处望去。

果然,远处的官道上,卫姨妈正领着一个身板壮实的后生,快速地向着这边走来。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