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姜兴宗 约定

第二百六十七章 姜兴宗 约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稍后刷新)

英国公府乃是有名的开朝元勋,是朝堂上代表着军方的一面旗帜,他家的姑娘能有这样的身体素质倒也不觉为奇。

不过,盛长权曾远远地见过这张家的姑娘,但是他却也发现,虽然对方身手不弱,但她的身子却也不是有多么健康,甚至,有些经脉处还有些暗伤,就像是常年练武不当而导致的旧伤一般。

据盛长权的医术推测,若她的这种情况不尽早得到改善的话,那这张家姑娘将来必有一劫!

也就是在生产的时候,会极容易出现难产的情况。

话又说回来,面对明兰这个模样,盛长权也只好是无奈地道:“行!”

“行!”

“行!”

盛长权再度给明兰添了一碗凉茶,重声道:“总之,阿姐,你尽量要每日早起,且还要多练练我传你的那套《五禽戏》,要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呵呵!”

明兰看着自家阿弟关切的模样,一时间心里也是极为的熨帖。

“我知道的,阿弟!”

“我现在不已经是每日都早起,然后勤练那套《五禽戏》了嘛,你就别担心了啊!”

明兰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哼!”

盛长权轻哼一声。

“阿姐,那你能一只坚持住才好呀……”

“姑娘,姨娘子到了!”

盛长权嘴里的话还没说完,明兰身边的小桃就已经大大咧咧地叫出声来了。

“啊?哪里?”

此刻,明兰姐弟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抬头朝着远方望去。

果然,在那远处的官道上,卫姨妈正领着一个身板壮实的后生,快速地向着这边走来。

“姨妈!”

“姨妈!”

见着卫姨妈的身影,明兰姐弟两个顿时就是从位子上站起身来,快步地从茶棚里走了出来,直接就跑向了远处。

“姨妈,您可总算是来了!”

还离着老远,明兰就兴冲冲地迎了上去!

这时候,她竟一改往日的小意,恢复了自己少女活泼的本性。

明兰走到了卫姨妈的跟前,似怪实喜地嗔道:“姨妈,这些天里,我可是每天都是在眼巴巴地望着您过来呢!”

“呦!”

听到这话儿,卫姨妈的脸上顿时也是露出了极高兴的模样!

“是姨妈不对,竟然耽搁了这么久,让我家明儿心急了!”

“呵呵!”

见到了自家姐姐留下的两个孩子,卫姨妈的心里也是高兴不已,尤其是外甥女又这般黏糊自己,卫姨妈的心里就更是像打翻了蜜罐一样,喜不自胜。

“姨妈,您怎么这样啊……”

卫姨妈这番像是哄小孩的话,倒是叫明兰有些脸红了。

不过,明兰是真的很想念卫姨妈的,这时候,她们两个也是不顾着天上毒辣的太阳,这这般兴冲冲地寒暄起来了。

而另一边的盛长权则是没有加入这其中,一来,是因为他的性子内敛,没有姑娘家的那种软乎劲,说不出明兰那样的话来。

而另一个原因,则就是因为他还要接待一个重要的人。

也就是卫姨妈的大儿子,他的大表兄——姜兴宗。

“兴宗表兄!”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双方之间还是有些陌生的感觉。

“长……长权表弟!”

姜兴宗神色有些紧张,尤其是在面对盛长权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哈哈!”

盛长权爽朗一笑,故意做出熟络的架势,笑道:“表兄,你这一路怕是也累了吧,快和我回家歇歇吧!”

说着,也不待姜兴宗拒绝,就赶忙对着一旁的徐长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结果自家表兄的包袱。

“兴宗少爷,这包裹还是让我拿吧!”

徐长卿很明白自己的定位,他过来主要就是为了拿行李的,于是他赶紧就是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准备接过姜兴宗身上的偌大包裹。

“啊?这……”

姜兴宗一时间却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些,到最后也只好无奈地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盛长权。

毕竟,姜家在乡下虽然是个富户,但家里却没有豢养下人。

一来,是因为朝廷自由刑法规定,言明无功名者不得私自豢养奴仆,违者若是为官府所查获,那不仅是需要释放奴契,即奴仆的卖身契,同时还需缴纳百倍的罚金!

其基数就是所有奴契上面的钱银数额。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条律法倒也是渐渐地为人忽略了,当今天下,此种事情讲究民不举官不追,只要没有人故意拿此事告状,那官府之人也无意揪着这件事儿不放。

毕竟,能豢养下人的,大多都是家资不凡之辈,如有名的商贾一类的。

而且,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算是被人抓到了,但只要他们说这些哪奴仆并非是家中下人,而是家主的义子、义女等,其倒也是能蒙混过关的。

实在不行的话,也不过是缴纳罚金而已,与那些人家而言,倒也无足轻重。

当然,姜家之所以一直没有收几个丫鬟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们家也不过小有余资而已,还没到那一步,更何况,以卫姨妈骄傲的性子,若不是家中有人获取功名的话,那她是不愿意,也不会去收下人的。

因此,姜兴宗这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自然是不熟悉,也不习惯让人服侍的事儿了。

见此。

“呵呵!”

“表兄,你就将这些东西交给他吧!”

盛长权笑了笑,而后指着徐长卿介绍道:“他是我的身边人,是个老实可靠的,表兄你也不要太见怪了!”

“对!对!”

见到盛长权这样介绍自己,徐长卿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都酥了几斤。

更何况,他的心里其实还有点儿小心思的,那就是希望能尽量的哄哄盛长权,让他能在后面的日子里高抬贵手,放过他一马!

毕竟,他可是还要每日做文章给他检查的啊!

“呵呵!”

盛长权似乎是察觉到了徐长卿的小心思,不由饶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却并没有开口。

不过,就是这一眼,倒也是叫徐长卿极为的发虚。

“那,那就烦劳这位小哥了!”

姜兴宗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拒绝盛长权的好意,直接将自己身后的包裹递了出去。

“哈哈,兴宗少爷客气了,您叫我长卿就好!”

徐长卿被盛长权看的有些心慌,这时候赶紧是挺起胸膛,努力地装出一副尽心尽力的模样,好讨得自家主子的欢心。

“呃……”

姜兴宗也是被徐长卿的这幅狗腿模样给弄得极不适应:“长……长卿小哥,那就多谢了!”

“嘿嘿,不用不用!”

“这就是我的职责,兴宗少爷真是太客气!”

徐长卿一边说着,一边也是兴冲冲地背起了行李,满脸的高兴。

盛长权在一旁只是淡笑着,却是没有说话。

因为他这是在观察自家的大表兄,想要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在盛长权的眼里,姜兴宗给他的第一印象就很好,身板壮实,体魄雄壮,许是因为继承了卫姨妈的容貌,所以他的相貌倒也是颇为清秀,若只看脸的话,倒更像是个俊美书生一般。

不过,因为他全身皮肤黝黑,且为人又有些憨厚,故而姜兴宗整体给人的感觉则却是又有些不同,看起来,仿佛是个傻小子一样!

其中,姜兴宗皮肤黝黑的缘故,盛长权倒是挺卫姨妈讲过,说是为了培养姜家孩子吃苦的性子,所以兴宗表兄跟显宗表兄两个都是自小就跟着父母一起下田劳作的,甚至,就连明菡表姐也是这般。

不过,因为明菡表姐是个姑娘,所以她只需要在家里做些活计,如做饭、烧水等,虽然不用出去下田,但她的任务却也不轻松。

久而久之,姜家的这三个孩子也因此而各有所得,全都没有养歪,成了姜家村里所有村民都羡慕的“别人家孩子。”

“呵呵,有点儿意思!”

看着姜兴宗“憨傻”地跟着徐长卿边走边说的时候,盛长权在一旁笑笑,心里却也是有些儿玩味。

在他这位两世为人的老妖怪眼里,他很容易就看出了姜兴宗这是在套徐长卿的话,但是,盛长权却并没有阻止,反而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的所作所为。

因为盛长权的动作有些明显,所以姜兴宗很快也就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表弟,你这是?”

看到自己的动作好像是被人发现了,姜兴宗也不禁是脸上一红!

不过,因为他肤色过黑的缘故,所以,倒也是没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了。

“哈哈,表兄,没什么!”

盛长权此时自然是不会说什么的,他只是摆了摆手,对着姜兴宗道:“我不过是准备叫你们走快些而已,你瞧,姨妈和阿姐正在前头等着我们呢!”

盛长权笑眯眯地对着姜兴宗解释了一句,让他放心。

“这样啊!”

看了看前面正在回头招手的明兰等人,姜兴宗先是狐疑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盛长权,而后发现他的脸上没有什么一样后,心里方才是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走快些吧!”

姜兴宗露出憨笑,顺着盛长权的话道。

“嗯,正该如此!”

盛长权点了点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来,他这般说了一句后,便是迈开脚步,直接往前走去。

而一旁的徐长卿见状后也是赶紧跟上,似乎是生怕跟自家少爷分开一样。

不过,这样一来,姜兴宗却是不免有些落后了。

但是,姜兴宗却是巴不得如此。

“呼~”

待到盛长权走在前面之后,姜兴宗才敢长长地松了口气。

“乖乖!”

“怎么长权表弟身上的气势这么大呢?”

姜兴宗久居乡下,虽然见识不多,但灵觉却是很灵敏,他不过是才见到盛长权的第一面就发现了对方的与众不同!

不说他那远比同龄之人高壮的身材,就说他浑身上下所带有的气质,就已经是足以让人为之震撼的了!

因为卫姨妈已经提前向自家儿子说过了明兰姐弟的情况,所以姜兴宗倒也不是真的震撼于盛长权的体型。

毕竟,生有异相者自古有之,多一个盛长权倒也不足为奇。

但是,最叫姜兴宗为之震动的,则是盛长权身上的那股神秘之气。

说神秘,或许不是怎么恰当,但要是说高傲与出尘,那就合适了许多。

其实,盛长权自己都是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上有着浓浓的骄傲之气,因自身的与众不同,除了明兰等亲人之外,他看谁都像是再看智障,似乎心里有着极深的优越感!

常人看不出来,但是年老成精,与心灵敏锐之人却是能隐隐察觉得到,也正是因为如此,庄儒老先生才会故意压了盛长权好几年,甚至,还做了一个约定,要盛长权与他外出远走几年。

甚至,要不是因为秀才的身份能有助于此次的远行,那庄老先生必然是不会允许盛长权现在就去考院试的,因为他着实是想再压一压盛长权心里的那股傲气,若不然的话,他将来迟早是要吃大亏的。

至于说盛长权身上的出尘之气,倒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出尘也就是疏离罢了。

盛长权乃是穿越而来,对于而今的这个世道却始终是有着些许隔阂,虽然在明兰等人的影响下好了许多,但他的心里却依旧还是保持着这份距离感的。

或许,只有当他在这个世上留下属于他自己的印记时,情况才能有所改变吧。

“唉,还是等晚上的时候再问问母亲吧!”

回想着自己先前套话时的举动,姜兴宗就不免有些后悔!

“早知道,就不该这么急的!”

虽然眼下的一切都显示着盛长权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但不知为何,姜兴宗却隐隐觉得自家的这个小表弟其实是看穿了的。

或许,人家那不过是在给他留着几分颜面而已。

一想到这里,姜兴宗的脸上顿时就是变得黑红黑红!

“唉,算了,还是快跟上他们吧!”

姜兴宗看着前方的几人,摇了摇头,最后也只得是闷头赶了上去。

……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