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七十章 告一段落 询问

第二百七十章 告一段落 询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稍后刷新)

明兰赶紧拦住卫姨妈母子的报恩计划,直接开口说道:“其实,他老人家性情洒脱,为人最是看不起这些俗世之礼!”

许是因为当年的科举之路不顺遂,故而庄儒老爷子除了满腹的诗书之外,他的性子也是有些偏激了,当然,这在别人的身上叫偏激,而在他老人家的身上就不是了。

那是叫做,不羁!

所以,不羁的庄儒自然就是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那一套处世风格。

“所以,若是姨妈你们真的想要报恩的话,还不如等表兄的事情结束后,再去送庄老先生一壶好酒!”

“据我所知,他老人家除了喜好美酒、美食之外,也别无它好了!”

“是……是这样吗?”

听完明兰的话后,卫姨妈有些紧张!

“可是明兰,我们也没有什么美酒呀,这又该如何是好?”

明兰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默不作声地盛长权,幽幽叹道:“姨妈,您没有,可在咱们旁边坐的这位手里头可是有着不少啊!”

“你说是吧?”

“长权弟弟~”

明兰的这句话说的极其婉柔,但在盛长权的耳朵里却是犹如贯耳的魔音一般,叫人不寒而栗!

“阿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盛长权有些“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家姐姐。

其实,也就是在卫家人的面前,明兰才会有这么活泼的一面,所以盛长权的白眼也不过是陪着姐姐逗乐而已。

他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和明兰说了几句后,便是对着卫姨妈解释了起来。

“姨妈,其实我手里头确实是有一种烈性美酒!”

“不过,这种酒因为是才酿出来的新酒,所以极其酷烈,不适合妇孺老人食用!”

盛长权看着对面的几人,悠然解释道:“故而,我才特意调用了几味草药将之炮制了一遍,然后就掩埋在了我的院子里窖藏。”

这是盛长权在几年前自己琢磨复制出来的蒸馏酒,因其品相好,口味烈,故而极受豪爽之辈们的喜爱,尤其是庄老先生和徐老爷子,他们二人就极为钟爱此酒。

不过,因为两人的年纪也都是不小了,所以为了他们的身子着想,盛长权就故意地推说这种酒是他偶然得之,并无多少。

故此,自尝过这种烈酒之后的两位老人就一直是念念不忘,始终是记着这种味道,因此,明兰才会如此说道。

盛长权在心里估摸着那窖藏酒的性质变化,想了想,道:“不过眼下,这药酒已经窖藏了两年的光景,看样子倒也是可以启开了!”

他笑了笑,继续张口:“这酒经过我这样料理,祛其酷烈,增其氤氲,几年时间下来了倒也算得上是一种颇为珍贵的补品了!”

“赠予庄老先生这等年纪的老人,却是极为合适的!”

听到盛长权这样子说,众人才是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原来是这样啊!”

明兰有些恍然!

“我说呢!”

明兰看着自己身边的盛长权,若有所思地道:“那时候,我明明见到这些酒都是你自己酿造出来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又没有了呢?”

明兰说的这个,其实是几年前的一件小趣事。

那时候,庄老先生和徐老爷子这两位也是才刚刚喝过了盛长权酿造的这些美酒,一时间没忍住,竟是三下五除二地就一起干掉了半斤之多。

而这半斤,偏僻又是盛长权拿出来给他们的全部之量。

因此,在这些全都品尝完了之后,这两个老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胡搅蛮缠地抓住盛长权吵着闹着,非要他再交出余下的美酒,要不然的话,他们两个就不走了!

当然,那时候的两位老人也有可能是因为首次喝到如此性烈琼浆,而有些醉意,因此才闹出这么个笑话出来。

说起来,倒也是颇为有趣。

“对啊!”

盛长权有些无奈地道:“就那两位老爷子的性子,我能说实话吗?”

“我敢说,只要这些酒落到了他们手里,那他们肯定是会一骨碌地全部喝下去的!”

“那时候,他们哪里还会顾得上自己的身体?”

这两位都是盛长权的师长,他又怎么敢直接拒绝?

因此,盛长权也只能是推诿地说他没有,用了一种委婉的方式拒绝此事。

“所以,我在不得已下,也只能是这般说辞了!”

盛长权说这话的时候,面上还是有些委屈的。

其实,那时候蒸馏酒才出炉的时候,他也没想过什么有的没的,只是想将这种酒制造出来,做些小生意而已。

而且,因为不知道这种酒的价值,他也不好定价,所以他才会将之拿了出来,请两位长者给它一个公正的评价。

可是,谁晓得这酒一到了这两位老人家的手里,就跟毒品落到了瘾君子的手里一般,那副反应是彻底地吓住了盛长权。

熟知人世险恶的他当即就是决定,在自己没有实力的时候,他绝对不能暴露此事。

因此,而今盛长权院子里埋下的那些药酒也算是目前为止最后的一批高度烈酒了!

“嗯!”

听完盛长权的讲述后,明兰也是点了点头,在心里颇为赞同盛长权的做法。

“对,是不能让他们两位知道!”

“要不然的话,这件事儿可就有得头疼了!”

明兰第一时间就决定要帮着盛长权守住这个秘密,要不然的话,被那两位长者给缠住了的,可就有的是热闹了!

而另一边的卫姨妈母子倒是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般的故事,只不过他们也算是听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盛长权的手里有着一种美酒,可以作为答谢庄老先生的谢礼!

因此,他们二人的心里倒也是安定了下来。

“权哥儿,这事儿又要麻烦你了!”

卫姨妈有些歉疚地看着盛长权,开口道:“你看,咱们这一趟进京,这一路上镖局的护送、住处的整理,还有这香山书院的打点!”

“上上下下可都是多亏了你啊!”

“你说,你这叫姨妈该如何……”“唉,姨妈!”

盛长权连忙摆了摆手,慌忙道:“姨妈,咱们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外道呢!”

“是啊,姨妈!”

一旁的明兰也是帮腔道:“我跟阿弟也就只剩下你们这些亲人,两家人又何必说这些话呢?”

“说得多了,倒是显得有些见外了!”

卫姨妈知道明兰的意思,明白她口中的亲人实际上指的是卫恕意这边的亲人,在明兰的眼里看来,卫姨妈这边的亲戚关系却是让她感到更舒服一些。

因为这边没有盛家的那种勾心斗角的感觉,更多的则是纯粹的亲人之间的友善关爱。

“对啊,娘!”

这时候,轻易地就体现了姜兴宗的情商来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场面上的尴尬,连忙就是随着明兰姐弟的话来劝解自己娘亲,道:“表弟表妹他们说的对,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分那么清楚的!”

“不过,虽然这样,但儿子也是将此事铭记在心!”

姜兴宗看着明兰姐弟,郑重保证道:“日后,若是表弟表妹你们有什么难处的话,一定要和表兄说!”

“无论什么事儿,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帮你们完成!”

看到姜兴宗这般表态,明兰姐弟还没有说什么,卫姨妈却是点了点头,肯定道:“兴儿,你要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

“日后,若是明兰、长权他们有什么事儿要你做的时候,你可一定要做到!”

“要不然的话,别怪娘以后不认你这个儿子!”

“啊?姨妈……”

明兰和盛长权刚准备劝几句时,却被卫姨妈一下子挥手给打断了。

“孩子,姨妈知道你们的意思,不过,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总不能让兴儿一直占着你们的便宜,而不付出!”

“所以,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

见到卫姨妈这般坚决的模样,明兰姐弟也只好是禁声不言,不过,心里却是暗自打定主意,以后还是尽量不要麻烦姜兴宗。

而对面的卫姨妈见着自己面前的几个孩子,心里却是莫名的涌起了一阵感动!

念着明兰姐弟的优秀,卫姨妈的面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来——“姐姐,您不用担心了!”

“你的孩子,都是好孩子!”

……

随后的几天里,卫姨妈的答谢之路进行的很是顺利,于庄儒老先生看来,他对姜兴宗的帮助不过是看在盛长权的面子上而已。

对于盛长权,庄老先生其实是另有安排的,于他的眼中,盛长权可能是会关系到他未来的计划,乃至是他这一脉的道统。

没错,在庄儒老先生的计划里,他是准备将自己的这一身所学全都托付给盛长权的,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意志,将他的这一门学说发扬光大,最好是能引领当今儒道潮流。

所以,在庄老先生看来,姜兴宗的事情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衣钵传人扫清障碍,免得他遭受俗事的牵累而已,故此,当姜兴宗提着盛长权给的那两壶酒送上门来的时候,庄老先生第一时间就是收下了。

而他的这番动作,实际上也就是表明他愿意以这两壶酒来解除姜兴宗和他之间的因果,消弭了二人的恩情。

虽然,姜兴宗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儿,但盛长权却是一眼就看出了庄老先生的打算。

故而,当姜兴宗表达完自己对老先生的感谢离开之后,盛长权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离开,他反而是示意自家表兄先走,他自己却是留在了庄老先生的跟前。

“嗯?好酒!”

庄老先生还没发现这两壶药酒乃是几年前自己唱过的绝世琼浆,这蒸馏酒在盛长权的配置下,竟是一改往日的酷烈,增多了许多的绵柔、酱香,有了种种更多新奇的味道。

“学究!”

亭子里,盛长权看着庄老先生故意背对着自己,坐在石凳上,面上也是不由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其实,庄儒老先生这人也很有趣,他除了满腹的诗书经纶之外,他的性子也颇像是个老顽童,于美食、美酒全无一点儿抵抗力。

这一点,明兰可以作证,因为曾经的她就是凭借着自己的手艺,从而在庄老先生的手里躲过了好几次的惩罚。

“学究!”

眼看着庄老先生装作没听见自己的喊声,盛长权也只能是无奈地再度唤了一句。

“唔?”

“长权啊,你怎么还不随你表兄离开?”

庄老先生直到此刻方才是“恍然”地见到了自家的学生,他拿起桌上的酒壶,微微倾斜,将里面泛着淡淡金光的琼浆倒入了一只小酒杯里。

他端起酒杯微微摇晃,企图将里面的酒香扩散出来,可是,老先生却不晓得,这酒乃是秘制的一种药酒,他的香气只会在两种时候扩散而出。

一种是在酒壶被第一次打开的时候,那沉淀了好几年光阴的香气会在接触空气的第一时间就挥发而出;其次,那就只会是在酒液接触人体口舌的时候,皆有唇齿之间的传递而使得味蕾上得到无比浓郁的香气。

故此,庄老先生此时的动作根本就是无用功,虽然空气中还有着浓郁的酒香,但那也不过是因为第一种情况而诞生的香味而已。

“学究,您老人家就别再逗我了!”

盛长权也没想着在庄老先生这样的老人面前隐藏什么,他直视着庄老先生的眼睛,索性就直言相问。

“学究,您能告诉学生,您老人家为什么愿意这么简单地就帮助我呢?”

盛长权很不理解,凭什么庄老先生就对自己另眼相看?

他一没有盛长柏的大义,有故交好友盛氏长孙的名义,二又没有齐衡那般与庄老先生相识多年的师生之谊,除了他自身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天赋之外,他着实是想不明白此中道理。

要知道,盛长权的天赋他可没有全都表现出来,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熟知“苟者为王”的他自然是要多多隐藏的。

所以,盛长权敢肯定自己的天赋绝对没有全都暴露,但庄老先生又缘何会对自己另眼相待呢?

他,着实是想不通。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