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亲人 见面礼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亲人 见面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前面重复前章,还请稍后刷新)做自家姑娘的最后退路。

虽然说海大娘子看盛长柏很顺眼,但终究海朝云才是她的姑娘,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哪怕是如海家这样的明白人家,最后还是忍不住做了一些不合情理之事。

不过,这样子虽然难堪,但也在情理之中,情有可原。

可是,海大娘子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百般谋划,却尽是做了无用功!因为,她家姑娘可没听她的。

新婚之夜,当盛长柏走进房间,与海朝云进行完所有的步骤,成了结发夫妻之时,海朝云就直接与他说了所有的事情,包括她娘私下给的嫁妆。

不过,对此盛长柏却是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娘子,既然这是岳母大人给你的嫁妆,那你就自己好好地收着吧!”

“我们盛家还没有动媳妇嫁妆的规矩!”

这一点是所有盛家男人的共识,当然,这甚至都是当世所有男子的共识!

谁若敢犯了这个规矩,那但凡是读过书的,就都是会感到羞愧的!

因为这将会导致他一辈子也不能在自家娘子面前抬起头来!

“哦,对了!”

“这件事儿,你就按照岳母大人的意思,谁也别说了!”

那时候,就在海朝云因为盛长柏的话而心生感动之时,她却又听到了自家官人说的另一段话:“哪怕是我的母亲过问,娘子,你也别说!”

“唰!”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海朝云突然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向了盛长柏。

“嗯,我说的!”

对此,盛长柏却是罕见地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娘子,听我的,谁也别说!”

面对着盛长柏这样“动人”的眼神,海朝云忽的心中一羞,有些莫名地悸动!

“是,官人!”

……

因此,第二日,当盛长柏带着海朝云向长辈敬茶的时候,众人也是很明显地就能看出二人之间的默契。

那时候,哪怕是王大娘子因为自己心中异样,而想要立立规矩的时候,却也是让盛长柏巧妙地装换了过去。

甚至,最后实在是过分了,直接叫一旁的盛紘都是有些看不过去了!

——“怎么,你这般耍着婆婆的架子,那你当年可也是这样待我母亲的!”

盛紘只是凑到了王大娘子的耳旁,小声地道了这么一句!

到底是积年的夫妻,最是能把握住对方的痛脚,不仅是王大娘子常常能够三两句就说得盛大人跳脚,盛大人同样也是能稳稳地攥住王大娘子的把柄,让她消停下来。

盛大人的这么一句,当即就是让王大娘子面色急转,不过是几息的功夫就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紫,直接是让人看到都觉得瘆得慌!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王大娘子才是会在那个时候消停下来,让盛长柏和海朝云这对小夫妻稳稳地过了这一关!

那时候,眼尖的盛长权还细心地发现了,当盛紘凑到王大娘子身边的时候,自家的这位好大哥似乎是嘴角一勾,仿佛是笑了一下?

不过,这个过程却是极快,只是眨眼而逝。

若不是盛长权对自己的记忆十分自信,怕是他还真不敢确定——自家的木头大哥,竟然……

笑了?

其实,盛长权还真没看错,盛长柏当真是偷偷笑了一下!

……

有盛家父子的相助,海朝云的新妇生涯并不难过,甚至,她更是因为自家官人的体贴,而倍感舒心。

当然,海朝云与自家婆婆的较量也并未停止。

不过,因为双方段位相差太大的缘故,再加上有盛紘的管辖,以及盛长柏时不时的暗助,所以海朝云在短短的几日里就已经是彻底地熟悉了王大娘子的套路。

然后,她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很快就摆脱了王大娘子的出招,成了一个人人赞叹的好儿媳。

当然,这“人人”里是得除开王大娘子的。

因为,不管怎么样,她依旧还是对自家的这个儿媳妇很不满意的。

或者,换句话来说,那就是她看谁都不顺眼!

——只要对方是她的儿媳妇。

不过,这也难免,毕竟从今日起,他的儿子可就再也不是独属于她一个女人的了。

作为母亲,王大娘子自然是会感到心中失落的,因此,由此引发出来的矛盾自然也就是难免的。

而自古以来,这世上所有婆媳之间的矛盾追根溯源起来,莫不都是因为如此,对此,盛长柏也很无奈。

不过,好在王大娘子手段有限,且又加上身边有丈夫盛紘的辖制,所以海朝云这嫁进盛家之后,倒也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话又说了回来,整个盛家之中,除了王大娘子之外,别人还不敢给海朝云脸色看!

不说盛紘,毕竟他可是还想着让自家儿子去借海家的风儿平步青云,就说别的,哪怕就是与葳蕤轩不怎么对付的林檎霜和墨兰母女二人,也是不敢在海朝云的面前胡来。

一来,她们的底气没有海朝云的足。

毕竟,她们的靠山盛家,实力也是没有海家的强大。

二来,她们也没有王若弗那样的资格来为难对方。

毕竟,王大娘子才算是海朝云的正经婆婆,而她们,墨兰顶多就算个小姑子,至于林檎霜,那就更是放不到台面上了。

看在公公盛紘的面上,海朝云还能勉强与她对话,她识时务也就罢了,可若是她弄不清自己的身份,那海朝云自然也不会客气,定然是会让她明白什么叫做规矩!

毕竟,作为盛长柏的妻子,海朝云想的很明白,她注定是要现在葳蕤轩这边的。

而第三点,也是墨兰她们不敢惹对方的最重要一点,那就是她们两个根本也玩不过海朝云!

不得不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于是。

……

那一日,自王大娘子被盛紘摆平了之后,盛长柏就先是带着自家娘子前往寿安堂去拜见老太太去了。

在寿安堂里,这对小夫妻跟着老太太请安了好一阵子后,方才是慢慢地退了出去。

而之后紧接着,盛长柏就又带着海朝云去与自家的几个兄弟姐妹见面了。

盛长权兄弟姐妹几个依旧是坐在前厅里面,没有离开,因为他们之间都有默契,知道自家大哥将会带着新嫂子来与他们见面。

不出意料的,盛长柏很快就与他家娘子从外间走了进来。

当盛长柏走进屋里后,第一时间就是指着盛长枫,为海朝云介绍道:“娘子,这是我三弟弟盛长枫!”

闻听此言,盛长枫顿时就是神色一肃,而后立马恭恭敬敬地朝着海朝云行了一礼。

“长枫见过二嫂嫂!”

因为盛长柏排行第二,上面还有个大姐姐华兰,因此众人才会这样称呼海朝云。

而盛长枫之所以如此尊重海朝云,那也是因为海家的威势,尤其是在读书人心目中的地位。

“三弟弟!”

海朝云俯身还了一礼。

不过,看着盛长枫对自己这般恭敬的模样,海朝云的心里也是惊讶无比。

不过,她面上却是不露分毫,只是赶紧从自己身边小丫鬟举着的托盘上拿过一物。

“三弟弟,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还请你收下!”

作为新妇,海朝云还是要给夫家的亲人送上礼物的。

“啊,这是胡老先生的《南海拨云图》?”

盛长枫看着自己眼前的这本古籍,面上顿时就是露出了一丝狂喜!

胡老先生是前朝大乾末年最有名的儒道宗师,号称是诗画双绝,笔墨无双!

他的一生泼墨无数,但作品却是嫌少流于后世,其中的真迹更是大多都被朝廷摧毁!

而原因就是因为胡老先生性情孤傲,视世俗权贵有如浮云,他的心中无所畏惧。

或者说,他的心中只有天地正道!

胡老先生一生寄情山水,逍遥自在,根本就不在意世俗的规矩,同时,他更是孑然一身,无有后裔留世。

早知道,自古以来,世间莫不是以血脉传承为重!

君不见,大如皇朝霸业也向来的都是以血脉子嗣而传承。

哪怕就是一个升斗小民的佃户之家,那也同样会围绕着香火传承而奋斗于世!

由此,亦可看出胡老先生之豁达洒脱,与常人不同!

因为他确是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身无后人,将来没有香火可以供奉。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他洒脱的性情,才会使得他敢以一己之力挑战皇权,抨击无道昏君!

胡老先生最后的时间里,他在见识到乾朝末代皇帝乾炀帝倒行逆施,手段酷烈,视天下百姓有如猪狗的行为时,挺身而出,用手中笔墨直击乾炀帝的痛脚,挥毫泼墨作出了一卷《大乾无道图》!

据传,《大乾无道图》所绘的画卷极其地逼真悚然,几乎是完美的复制了乾炀帝治下百姓有如炼狱般的黑暗,让所有见过这画的人无一不是感觉己身坠入炼狱之中!

而也正是因为这卷《大乾无道图》的效果强悍,才为胡老先生招来杀身之祸。

在感受到了胡老先生的意志后,乾炀帝一怒之下竟是举刀挥去,一刀砍掉了胡老先生的六阳魁首!

自此,世间奇人却又是少了一位。

话又说了回来,这《南海拨云图》是胡老先生年轻时的作品,主要是他游历南海时,所见的诡秘云海。

气势宏伟,千变万化,却是堪称世间奇景!

“不错,这确实是胡老先生的真迹!”

一旁的盛长柏神色有些异样,似乎是有些羡慕。

“你嫂子知道你喜欢古画,所以就特意是从海家的库藏里为你找来了这么一卷胡老先生的真迹!”

盛长柏开口为自家娘子道明原委。

“啊,谢谢嫂嫂!”

盛长枫抱紧自己怀里的画卷,面上的激动就更是难以描述了。

看他那样子,恐怕就算是盛紘在这时候叫他放手,他都不会肯。

“其实,若非这是你嫂子特意为你寻来的礼物,我还真不想将它给你!”

这时候,盛长柏终于忍不住,开始道明自己的心里话:“长枫,若不然的话,这《南海拨云图》就先借我品味一二吧!”

“待我临摹几遍后,你再取走,如何?”

盛长柏试探着问道。

“不行!”

盛长枫想也没想地就摇头拒绝:“二哥哥,这是二嫂嫂给我的礼物,我可不能让于你!”

“你要是想临摹古画儿的话,还是直接向二嫂嫂要吧!”

盛长枫此时对海朝云的感官极好:“多谢嫂嫂的礼物,长枫很喜欢!”

盛长枫抱着那卷《南海拨云图》,再度向着海朝云作了一揖。

“呵呵,三弟弟喜欢就好!”

海朝云含笑晏晏,却是对盛长枫的反应见怪不怪。

因为她从家里取走这幅画的时候,她几个哥哥的反应也都是与盛长枫一般无二。

不过是二者之间是两种极端罢了,一个极度欢喜,一个是极度悲伤。

“官人!”

海朝云在应付完盛长枫后,就准备取出后面送给墨兰的礼物,可是这时候她却是发现自家官人还在不依不饶地盯着盛长枫怀里的画卷!

这一幕,却是叫海朝云有些哭笑不得!

“官人~”

海朝云无奈唤道。

“嘻嘻……”

明兰与如兰见到自家二哥哥这般模样却是忍不住躲在后面暗暗偷笑。

“啊?娘子!”

盛长柏无奈抬头,却是开口应道:“为夫这就过来!”

到最后,盛长柏也只能是放弃了与盛长枫的纠缠,将墨兰介绍给了海朝云:“娘子,这是我四妹妹,墨兰。”

虽说海朝云并非是不认识墨兰,而她之所以一般必须要盛长柏来介绍的原因,却也是世间的一个习俗而已。

毕竟,由官人介绍,这也就是寓意着以之为桥梁,让夫家之人接受新人。

“四妹妹!”

海朝云率先取出一块墨色山水玉佩,将之赠于墨兰。

“四妹妹,这块墨玉是我特意为你寻来的物件,这东西却也是最衬托你名儿的,希望你喜欢!”

墨兰接过墨玉,福了一福:“谢谢二嫂嫂,墨兰很喜欢!”

感受着自己手里这东西传来的温润质感,墨兰面上一片开心,但实则内心里却是带着些嫉妒。

“这海家真是底蕴深厚,连”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