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海家书阁 顾家之事

第二百七十六章 海家书阁 顾家之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此处章节有些重复,请过会儿刷新再看,见谅!)

胡老先生最后的时间里,他在见识到乾朝末代皇帝乾炀帝倒行逆施,手段酷烈,视天下百姓有如猪狗的行为时,挺身而出,用手中笔墨直击乾炀帝的痛脚,挥毫泼墨作出了一卷《大乾无道图》!

据传,《大乾无道图》所绘的画卷极其地逼真悚然,几乎是完美的复制了乾炀帝治下百姓有如炼狱般的黑暗,让所有见过这画的人无一不是感觉己身坠入炼狱之中!

而也正是因为这卷《大乾无道图》的效果强悍,才为胡老先生招来杀身之祸。

在感受到了胡老先生的意志后,乾炀帝一怒之下竟是亲自举刀挥去,一刀砍掉了胡老先生的六阳魁首!

自此,世间奇人却是少了一位。

话又说了回来,这《南海拨云图》是胡老先生年轻时的作品,主要是他游历南海时,所见的诡秘云海。

气势宏伟,千变万化,却是堪称世间奇景!

“不错,长枫,这确实是胡老先生的真迹!”

一旁的盛长柏神色有些异样,似乎是有些羡慕。

“你嫂子知道你喜欢古画,所以就特意从海家的库藏里为你找来了这么一卷胡老先生的真迹!”

盛长柏开口为自家娘子道明原委。

“啊,谢谢嫂嫂!”

盛长枫抱紧自己怀里的画卷,面上的激动就更是难以描述了。

看他那样子,恐怕就算是盛紘在这时候叫他放手,他也都不会肯的。

“其实,若非这是你嫂子特意为你寻来的礼物,我还真不想将它给你!”

这时候,盛长柏也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始道明自己的心里话:“长枫,若不然的话,这《南海拨云图》你就先借我品味一二吧!”

“待我临摹几遍后,你再取走,如何?”

盛长柏试探着问道。

“不行!”

盛长枫想也没想地就摇头拒绝:“二哥哥,这是二嫂嫂给我的礼物,我可不能让于你!”

“你要是想临摹古画儿的话,还是直接向二嫂嫂要吧!”

盛长枫此时对海朝云的感官极好,心里对她的感激就更是无法言表,最后也只得再三道谢:“多谢嫂嫂的礼物,长枫很喜欢!”

说着,盛长枫就抱着那卷《南海拨云图》,再度向着海朝云作了一揖。

“呵呵,三弟弟喜欢就好!”

海朝云掩嘴轻笑,面上也是含笑晏晏的,却是对盛长枫的反应见怪不怪。

因为她从家里取走这幅画的时候,她几个哥哥的反应也都是与盛长枫一般无二。

不过不同的是,他们二者之间的是两种极端罢了。

一个极度欢喜,而另一个却是极度悲伤。

“官人!”

海朝云在应付完盛长枫后,就准备取出后面送给墨兰的礼物,可是这时候她却是发现自家官人还在不依不饶地盯着盛长枫怀里的画卷!

这一幕,却是叫海朝云有些哭笑不得!

“官人~”

海朝云无奈地唤了一声。

“嘻嘻……”

一旁的明兰与如兰在见到自家二哥哥这般模样时,却是忍不住躲在后面暗暗偷笑。

“啊?娘子!”

被自家娘子的呼唤声惊醒,盛长柏无奈抬头,只得开口应道:“娘子勿急,为夫这就过来!”

既然都到了这个份儿上,盛长柏也只能是放弃了与盛长枫的纠缠。

他摇了摇头,最后也只得走到海朝云的身边,悻悻地将墨兰介绍给了海朝云:“娘子,这是我四妹妹,墨兰。”

“唰!”

海朝云没好气地乜了一眼自家官人,心中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觉得他很是可爱!

虽说海朝云并非是不认识墨兰,但她之所以一定要盛长柏来介绍的原因,却也是因为这是世间的一个习俗。

毕竟,由官人介绍,这也就是寓意着以之为桥梁,让夫家之人接受新人。

其中,却是蕴含了古老先人的美好寄托。

“四妹妹!”

在盛长柏介绍完之后,海朝云率先取出一块墨色山水玉佩,将之赠于墨兰。

“四妹妹,这块墨玉是我特意为你寻来的物件,这东西却也是最衬托你名儿的,希望你能喜欢!”

墨兰接过墨玉,福了一福:“谢谢二嫂嫂,墨兰很喜欢!”

墨兰虽然表现的很得体,但看起来却是让人觉得有些清高疏远,没有亲近感。

感受着自己手里这东西传来的温润质感,墨兰面上一片开心,但实则内心里却是带着些嫉妒。

“这海家真是底蕴深厚,连这东西都能随意找到!”

墨兰的心中隐隐有些不甘,觉得海家底蕴实在是太过于深厚了!

深厚得都叫盛墨兰有些不能自已!

而墨兰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实则是因为她曾经就苦苦找寻过这样的一块墨玉,企图能配上自己墨兰的名头。

可是,谁知道她找了许久却硬是一无所获,到最后了,她也只能是勉强找到了一块拥有瑕疵的普通墨玉来雕琢而已。

这样一来,又如何能不叫墨兰心里愤懑。

而在墨兰的礼物送出之后,盛长柏亦是开始介绍起别人了。

“这是我五妹妹如兰!”

盛长柏指着如兰自己明兰接着道:“六妹妹明兰!”

“嘻嘻!”

明兰和如兰这两个小姐妹却是没有如墨兰那般“清高”,她们两个很是自来熟地凑到了海朝云的身边,笑嘻嘻地唤道:“二嫂嫂好!”

“二嫂嫂,你好漂亮呀!”

“……”

当然,前面是如兰开口说的,而后面的嘴甜的,却是明兰。

“哼!”

不远处的墨兰见到这一幕,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明兰这死丫头真是一点儿骨气都没有!”

“人家是亲生的姑嫂自然亲近,可你凑上去却是作甚,真是白白丢了自己的脸面!”

墨兰见不得同为庶女的明白比自己更受欢迎,心里不住地恨恨着。

“二嫂嫂,多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这时候的明兰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四姐姐愤懑的眼神,只是依旧缠着海朝云笑嘻嘻地说着。

“呵呵!”

最后的盛长权看着这一幕,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满。

毕竟认真说起来的话,明兰她们这样做可是有些故意怠慢盛长权的意思,因为她们这样做的后果只会是导致海朝云送的礼物推迟。

“……”

“……”

良久。

几个女孩子打闹好一阵子之后,盛长柏终于是再度开口。

“娘子,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小七,盛长权!”

盛长柏在最后介绍盛长权的时候却是有些不同,似乎是态度更亲近一些,甚至,就连先前介绍亲妹妹如兰的时候,他都没有这般模样。

“长权见过二嫂嫂!”

盛长权上前一步,伸手作了一揖,神色间却是不慌不急。

不过,这并不是疏离的那种淡漠,而是性情所致的沉稳。

(此处章节有些重复,请过会儿刷新再看,见谅!)

“七弟弟请起!”

海朝云对着盛长权虚虚一扶,倒是没有像盛长柏那样直呼小七。

毕竟她跟盛长权还不是很熟,有些话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七弟弟,这些是我特意为你找寻来的几本手札,乃族中前辈所留,希望能对你接下来的院试会有所帮助!”

海朝云转身从身边的丫鬟手里取过了一叠书册,颇有些艰难地拿起来,准备交给盛长权。

见此,盛长权自然是不能无动于衷,于是他赶紧上前一步,伸出手来,一把托住了海朝云手里的书册。

“多谢嫂嫂!”

虽然没看其中内容,但盛长权也已经是猜中了几分,这里面怕是海家前辈们的科举手札。

“嘭!”盛长权才刚拿过这些书册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手心一沉!

“嗯?这书不少啊!”

方才他没仔细看,只以为这些不过是一两本书而已,却不料,海朝云所赠的竟然有十几本之多!

“呵呵,小七!”

这时候,盛长柏再度开口了:“这些手札可是你嫂嫂特意去求我岳父大人,由他老人家亲自为你选出来的!”

“官人!”

海朝云娇嗔地看了一眼盛长柏,似乎是不想他说出这件事儿。

毕竟,这话说出来后,难免是有些邀功的意味。

不过,盛长柏却没听自家娘子的话儿,反而是一五一十地将整个情况全都给说了出来。

“小七,你知道吗?”

盛长柏看着自家幼弟,神情郑重,意有所指地开口道:“这几本手札是岳父大人在问过你的功课进度后,特意从海家书阁里为你挑选出来的!”

海家书阁,那是一处颇为有名的读书人心中圣地,里面藏有许许多多的名家巨著,各派学说的典籍,是海家先辈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无上底蕴。

要知道,一个清流家族的底蕴除了名声、人脉之外,最重要的却还是书!

而海家书阁却正是海家存放所有典籍的地方。

而且,为了海家的文名,所以海家也并不拒绝外人去海家书阁里借书翻阅,乃至是抄书带回去,甚至,对于有读书天赋的寒门学子,海家更是会再进一步,直接资助他们!

因此,这样一来,海家的名声却是变得极好,赢得许多读书人的好感!

当然,海家也不是傻子,他们也不会为了这份文名而将自家的底蕴全都贡献出来。

其实,海家书阁分为外阁和内阁,前者是专门供应外人借阅摘抄的书阁,而后者则是包含了前者,且只供应内部,那些海家自己的族人才能进去的书阁。

甚至,还有存放一些更重要文献的地方,被称作密阁,是只有宗族耆老跟家主才能进的地方。

而海朝云这次送给盛长权的这些手札,确是海文衍亲自从密阁里取出来的副本,由盛长柏亲自抄录出来的文献。

海大人之所以这般动作,其实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将这些东西送给盛长柏,送给盛家,以增强其几分底蕴。

当然,这里面也是有看好盛长权的意思。

另外补充一句,海家与崔越崔大人的关系却是不错,毕竟,寒门出身的崔大人当年也是借过海家外阁里的经义。

因为海家内阁、密阁乃是涉及到海家之秘的事儿,所以盛长柏并没有细说,只是统一将之称为海家书阁。

“这里面除了几位前辈们的科举心得之外,还有近几届乡试、会试,以及殿试的案卷。”

盛长柏看着盛长权的眼睛,继续道:“他老人家在听说你得了县试、府试的案首后,还特意嘱托我,让我定要严加管束于你!”

“他老人家也是希望你能更进一步,打破本朝无人连贯的旧例!”

说起来,只要是读书人,就没有不对“六元满贯”不上心的。

甚至,在盛长柏的心里,自家弟弟盛长权那更是能够为盛家竖起旗杆的扛鼎人物,对此,他自然是极度上心的!

“二哥哥,我知道了!”

看着盛长柏真诚的目光,盛长权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家的这位二哥哥是真的对自己很好,最起码,是对自己的科举很上心。

虽然其中有些功利之心,但盛长权也并不排斥,亲兄弟都要明算账,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

甚至,在盛长权的心里,只要他和明兰之间的关系没有变化,其余的,交易也就算是交易吧。

他,并不是太在乎。

“多谢二嫂嫂的礼物,长权很喜欢!”

盛长权在与盛长柏保证过之后,当即就是转身,冲着对面的温婉女子回了一句。

“嗯!”

“七弟弟喜欢便好!”

海朝云轻轻颔首,嘴角亦是露出一抹微笑,她慢慢地走了几步,却是乖巧地站在了盛长柏的身边,做出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

“好了!”

看见众人都是已经互相认识过了一遍,盛长柏的脸上也是微微柔和了一些。

作为长兄,他亦是不希望盛家的几个兄弟姐妹之间会有什么龌龊在里面,眼下众人间的气氛还是颇为和谐,所以他的心里也是有些舒畅的。

当然,这里面也难免是因为他自己新婚的缘故。

盛长柏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开口道:“既然大家已经见过面了,那咱们这些孙儿孙女的,还是一起去寿安堂拜见祖母大人吧!”

虽然他和海朝云之前已经见过盛老太太了,但这次却是不同。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