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心事 淑兰

第二百八十三章 心事 淑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当然不会啦!”

明兰莞尔一笑:“其实,这事儿我已经问过祖母了!”

“祖母说她老人家已经是听到些风声了,说宫里边的那事儿已经算是过去了,之前离开的人也都可以回去了。”

其实,宫里选秀一事的时间虽长,但最多也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就能完成。

而且,能涉及到明兰的也就只有最开始的海选那一步,不过,那也只是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别的时间其实大多都是在宫里发生的。

也就是说,宫外海选三月,宫内调教九月,如此选秀一事方才结束。

说起来,如明兰这般离开京城的人其实也有不少,究其根本,就是因为这是百官们在给官家面子而已,省得戳穿了这个众人不愿让自家姑娘入宫的事实,让场面变得难堪。

而且,虽然说官家并不在乎这些事,但是,为了皇室的尊严,也就是所谓的礼数,这些不想入宫的姑娘们其实也是有惩罚的。

那就是让她们成为“大龄剩斗士”,且三载之内不得成婚。

若是年纪还小的也就罢了,但若本身就是大龄姑娘,那再过三载,其可能会面临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除非是早有心仪之人,有了退路,要不然的话,她们还不如直接进宫呢。

更不用说,之前的那条规定——“凡男女双方无故过双十而不亲者,俱需缴纳重金”,这种情况那自然也是算得上“无故”的了,所以,本为十七的姑娘那可就是难了!

不仅是自己嫁人艰难,就连家里也得是跟着大大地损失了一笔钱银。

所以,除非是极为受宠的姑娘,要不然的话,大多数的家庭都是会选择为自家姑娘报名的。

说起来如明兰这般离京的情况,其实也算是官家与百官的一种默契了,这是双方长久以来自然而然生成的一种潜规则。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是这样的吗?”

盛长权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他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些,对于这些事儿自然也就不是那么清楚了。

不过,盛长权相信明兰说的这些,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家姐姐不担心什么,但他们的祖母却是不会,更不用说还有京里的那两位母亲了。

到时候,只要看看墨兰、如兰的情形如何,那就自然是能一目了然的了。

“对了,阿弟!”

说过这个话题后,明兰也是开口问起了别的。

“这些年来,你和学究究竟是去了哪些地方呀?”

说实话,对于盛长权的这次游学,明兰还是很好奇的。

当然了,这种好奇却不是什么羡慕。

毕竟,明兰本就不是什么喜欢到处跑的性子,甚至,她的骨子里还有一种慵懒闲散的气质,若是要她天天在外头跑的话,怕是她还真的会不习惯,乃至是痛苦。

“呵呵!”

说起这个,盛长权却是轻声一笑。

“阿姐,你要是问起这个的话,那我们今晚怕是一晚上都说不完了!”

盛长权嘴上这般说着,但身体却很诚实,直接就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个小册子,递给了明兰。

“阿姐,你看看,这里面就是我这些年里去过的地方。”

明兰接过这册子,翻开了一看,顿时就是见到了一个个地名。

陕西、淮南、荆湖、两浙、福建……

一个个熟悉且陌生的名字,全都是跃然纸上。

“还不止这些呢!”

盛长权的声音继续传来:“说起来,这北至燕州,南至南海,就连西方的呼伦大山脉,还有东边的龙湾,我也都是去过的……”

……

盛长权简单地说了许多,而后道:“阿姐,你也不用羡慕!”

看着对面明兰一脸艳羡的神色,盛长权第一时间就是洞悉了她的想法。

“虽然我是走了许多地方,也见识了很多的风景人情,但是这些年的困难也是不少啊!”

盛长权笑眯眯地揶揄道:“别的不多说,就说这睡觉,那我可真的是六年来都没睡过一次懒觉啊!”

“几乎天天都是辰时早起,一次也不能懈怠!”

“阿姐,你若是也想要去看看那些的话,怕也是要和我一样吃些苦头才行啊!”

此言一出,顿时就是打消了明兰心里也想要出去走走的念头。

“啊……哈哈……”

“那……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是算了吧!”

明兰很怂地就开始打起退堂鼓了:“算了,阿弟,我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

“若是真如你所说那般,那……那我还是免了吧!”

明兰很是从心地缩了缩脖子,直接打消了自己刚刚涌起了的冲动。

“呵呵!”

盛长权嘴角微扬,却是道:“阿姐,你也别失望!”

“其实,这次我回来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嗯?”

听到这个话题,明兰顿时就是精神一震!

而后一骨碌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盛长权的跟前,催促道:“什么呀?”

“你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阿姐,你……你别急啊!”

盛长权被明兰这样子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阿姐,我给你准备的礼物还在路上,根本就没到呢!”

无奈下,盛长权只能是将徐长卿留守镖局,准备明日回宥阳县城的事儿给说了一遍。

“啊?还要到明日啊!”

听完解释,明兰先是有些失望,而后又心生一念,小声试探道:“阿弟,那……”

“哎,打住!”

“阿姐,你别问!”

“这礼物是什么,我是绝不会提前说的!”

还没等明兰开口说完,盛长权就是先她一步拒绝道:“这礼物,自然是要在收到的时候才能知晓啊,要不然的话,就没有那种气氛了!”

盛长权笑眯眯地看着明兰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也是有些好笑。

“阿弟,你!”

见状,明兰顿时就是恼了!

……

盛长权和明兰二人笑闹了好一阵后,方才是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阿姐,这三年里,你一直都是在宥阳老家。”

盛长权看着明兰,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在这边还习惯吗?”

虽然明兰表现出来的神色一直都是高兴的模样,但盛长权却是一眼就看了她内里的不对劲。

似乎,她是有着什么心事一般,有些强颜欢笑的意思。

故而,盛长权才会有如此一问。

“呵呵!”

明兰倒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浅笑一声,道:“这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其实,有时候我倒是觉得宥阳这里是要比京城还要好一些呢!”

“最起码,是要自由许多,也没那时候那么多规矩。”

“是吗?”

盛长权眯着眼睛,有些怀疑地问道:“阿姐,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怎么看你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啊?”

见打探不到什么信息,盛长权索性也就直接挑明了问道:“难道,这不是因为阿姐你想要回京的缘故吗?”

作为明兰的弟弟,其实盛长权在之前看到明兰的第一时间里,就是发现了她眉眼下的犹豫,感觉她似乎是在心中藏有什么心事,想说却又不敢说。

当时,他还以为这是因为明兰不适应宥阳乡下生活的缘故,只是听她现在这么一说的话,倒是有些不同,这里面怕是另有缘故。

“这……”

明兰欲言又止。

“阿姐,你有事儿就说呀,咱们姐弟之间有什么好隐瞒的?”

看着明兰的样子,盛长权就是猜到了几分,这件心事儿怕是并不涉及到他们姐弟,要不然的话,明兰早就是换了模样,而不会是这般犹豫了。

他顺手拿起了桌旁的两只杯子,往里面倒了些清茶,而后一杯自饮,另一杯则是递给明兰,劝道:“而且,就算你现在不说,待会儿我去问小桃姐姐也是一样的啊!”

明兰接过盛长权递过来的清茶,低着头微微啜了一口,而后方才是犹犹豫豫地回道:“其实,这事儿是关于你淑兰姐姐的!”

被盛长权这般一说,明兰最后还是决定自己的烦心事给说出来,毕竟,这件糟心事儿最好还是由盛长权出面。

“嗯?”

“淑兰姐姐?”

盛长权一愣,却是停下了自己续杯的动作。

……

说起来,盛家的发迹是源于盛老太公那一辈的,但兴旺却是在盛旭老爷子那一代。

盛老太公共有三子,长子盛农,次子盛旭,三子盛邦。

其中,长房一脉,即长子盛农则是娶妻李氏,而后育有一子二女,但长女早夭,存活下来的却只有一子一女,分别是长子盛维,次女盛纭。

不过,而今大老太爷盛农早就已经离世了,他们这一脉辈分最长者也就只有大老太太,李氏了。

而二房一脉,即盛紘这一大家子,其中更不用多说了,盛旭老爷子只有一个庶子盛紘,记在了盛老太太的名下,传承了香火。

至于最后的三房一脉,则就只有一子,名为盛绉。

另说一句,这三老太爷却是不像他的两位哥哥那般早逝,他的身子是极为康健的,而且,他的娘子三老太太亦是颇为长寿,二人至今仍是活在这世上的。

至于明兰嘴里所说的淑兰,其实也就是长房一脉的盛维长女,也就是明兰姐弟的表姐。

“淑兰姐姐?”

盛长权有些好奇:“淑兰姐姐怎么了?”

“我记得淑兰姐姐不是已经成亲,嫁给了那神童孙秀才吗?”

其实,早些年的时候,盛长权是见过淑兰的,而且二人的关系也是相当不错的。

小时候的事儿暂且不说,就说六年前,盛长权回宥阳参加院试的时候,他就是见过淑兰的,而且,两人的交情,也是在那时候结下的。

那时候,盛长权是一人回宥阳的,但盛家族人却都是对盛长权极为关照。

当然,这不仅是因为他们乃是同族之人,更关键的则是看在他家盛大人的面子上才会如此。

这其中也是包括了盛家的三房一脉。

对此,盛长权心知肚明。

不过,大房一脉的诸位长辈却是不同,他们对于盛长权的关心更深,且出发点也不仅仅只是顾念着在京里为官的盛紘,他们给盛长权的感受,则更像是亲情一般。

虽然不清楚具体缘由,但盛长权却是能感受到对方的真心实意,因此,他对大房一脉的盛家人自然也就是心生好感。

而其中,对他极为关照的,就是大伯盛维。

当时,盛长权在回宥阳之后,是准备回自家老宅住的,但盛大伯却是死活不同意,硬是要盛长权留在他们家。

而且,盛大伯还说他们盛家二房的老宅已经好久没人住过了,没有什么人气,是有些不适合住人的,所以他非要盛长权留下。

其实,对于盛维的这个说法,盛长权是有些哭笑不得的。

因为他知道,对于宥阳老宅的维护,盛紘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不仅是专门找了人看着宅子,甚至,还时常会请一些工匠例行巡视里面的东西,以免其中有什么毁坏。

如此,这老宅又怎么可能是会如盛维所说的那般不堪,不能住人呢?

不过,碍于长辈的面子,盛长权也不好太过执拗,最后也只能在盛大伯家里住下。

因为,那时候可不止是盛大伯发话,就连大老太太也是开口了,她老人家一发话,盛长权又如何能违背?

故而,盛长权才会与淑兰这一家子有了交集。

而当盛长权在盛大伯家里住下之后,盛大伯他们也是考虑到了盛长权此次回宥阳的目的乃是院试,所以他们也就吩咐了下人们不要随意靠近盛长权的院子,盛长权的一应事物全都由盛家自己人负责。

而这人就是盛淑兰了。

淑兰相貌端方,品性柔和,待人做事向来也都是温温柔柔的,不见一点儿烟火气息,甚至,哪怕就是她受了什么委屈,也不过是莞尔一笑,接着就不放在心上了。

说起来,淑兰还真是此世道里最温婉不过的一个姑娘了。

盛长权住在盛大伯家的那段时间里,接触的同辈人之中最多的也就是她了。

而最让盛长权影响深刻的则是淑兰的性子,似乎,对方是很崇拜读书人一样。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