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煞气 办法

第二百八十五章 煞气 办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半小时后刷新!)

……

此刻,淑兰俨然就是成了孙家最低贱的仆役一般,过着非人的生活。

听完明兰的讲述之后,盛长权的眉宇也是拧得紧紧的,不过,他没有先说什么别的,只是反问了一句道:“阿姐,这事儿大伯父,大伯母他们知道吗?”

虽然盛长权的心里很不舒服,但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却还是想到了别的问题,比如,淑兰的亲生父母是否知道此事?

他们对此又是怎样的态度?

“阿弟……”

明兰复杂地看了一眼盛长权,知道他话里的意思:“阿弟,你怎么会这么想?”

“若是大伯父、大伯母知道淑兰姐姐是这么个样子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是吗?”

盛长权摇了摇头,表达出自己的看法。

“阿姐,那可不一定!”

“什么?”

明兰不信。

“阿姐,你想想!”

盛长权开始剖析其中的细节,解释道:“阿姐,你觉得这宥阳城中,咱们盛家的实力如何?”

“这城里的事儿可有咱们想知道却打听不到的?”

盛长权反问了一句后,继续道:“说句实话,我不信大伯父他们不知道淑兰姐姐在孙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毕竟,淑兰姐姐可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又怎么可能是会一点人手也不安插进去?”

“我敢说,淑兰姐姐陪嫁的那些人里面,必然是会有大伯母他们的眼线!”

盛长权心绪急转,开始揣测着这里面的道道。

“这……”

明兰被盛长权给说的有些动摇了。

虽然她不想这么想,但却又不得不承认盛长权说的极对。

因为,在宥阳这三亩地里,盛家可真的算是坐地虎了,他们家的实力也绝对是可堪称为是前三的顶级家族,要说他们一点儿也不知道孙家的情况,那明显是在开玩笑。

“阿弟,那你说……”

明兰有些犹豫地开口道:“那你说,大伯父他们究竟是在想什么?”

“他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姑娘遭受那般的磋磨?”

明兰的神情有些痛苦,似是和淑兰有了种感同身受的意味。

“阿姐,你这样想却也不对!”

盛长权摇头,宽慰道:“其实,大伯父他们也是有苦衷的!”

“你仔细想想,其实淑兰姐姐的这事儿怕是也不太好解决。”

“什么?”

看见盛长权开始为盛维他们说话,明兰的神情就是有些变了。

“说他们坏的是你,怎么说他们有苦衷的也是你!”

——明兰的神色如是道。

“呵呵!”

盛长权一眼就读懂了明兰脸上的意思,不由地呵呵一笑,道:“阿姐,您别急啊!”

“其实,我觉得大伯父他们怕是在等一个契机!”

“契机?”

明兰将信将疑:“什么契机?”

“难不成,这个契机还要五六年的时间才会出现不成?”

明兰已经是相信了盛长权的说法,此时不由地冷笑!

“若是这契机再不来的话,那他们是不是还就一直是任由着自家姑娘受着这磋磨?”

“这个……”

盛长权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小声地道:“阿姐,我觉得大伯父他们想要等的契机,怕就是咱们家!”

“啊?”

……

(半小时后刷新!)

……

明兰不知道其中的隐秘,但盛长权却是隐隐地猜到了几分。

“我们家?”

明兰蹙着眉,有些不理解盛长权话里的意思。

“阿弟,你想说什么?”

“大伯父他们怎么可能是在等我们家出面?”

对于盛长权话中字里行间的表面含义,明兰并非是不知道,而是她不能理解。

因为明兰并不认为盛维他们家真要解救淑兰的话会做不到,其中,无非就是付出的代价不同而已。

作为淑兰姐姐的亲人,她的父母,盛维和李氏他们真的就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女儿受罪而无动于衷吗?

当然,或许说无动于衷是有些过分了,但他们若是因为衡量二字而不出手的话,那就难免是叫人有些心寒了!

“咳咳!”

被明兰这等直白的话给说的有些尴尬,盛长权赶紧轻咳几声,舒缓自己的情绪,而后方才是慢慢解释。

“阿姐,你这样子想却是差了!”

盛长权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

“嗯?”

“阿姐,你想想!”

“盛维大伯父他们也并非是没有出手,不过是因为身份的问题而不好操作罢了!”

听完明兰之前所说的那些东西后,盛长权也揣测到了其中的几分缘故。

“阿姐,你不是说大伯父他们这几年来送了很多的钱银铺面给孙家吗?”

“我估计,这就是他们的办法!”

看着明兰点头,盛长权微微摇头,有些无奈地道:“大伯父他们这是寄希望于自己能喂饱孙家,然后教这对孙家母子良心发现,最后再善待淑兰姐姐!”

“或许,大伯父他们还对孙秀才抱有希望,觉得他能在今后的读书入仕之路上有所成就,继而会帮扶到盛家。”

“当然,他们或许还希望着淑兰姐姐能在今后的日子里为孙家生下个一儿半女的,然后好叫孙家能看重她,善待她!”

盛长权摇头否决了他们的做法,道:“不过,我看这事儿怕是不太可能!”

“呵!”

明兰冷笑一声道:“这当然可能了!”

“我不是已经与你说过了吗?那孙黄氏根本就不让淑兰姐姐睡到孙秀才的屋子里,他们两又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要是淑兰姐姐真有孩子倒还是好了,说不得……”

“阿姐!”

盛长权眼睛一瞪,立即打断明兰嘴里的话。

“阿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盛长权有些无奈,毕竟,有些话在此世着实是不好说出口啊,要不然的话,那就是害人害己,既是连累了淑兰姐姐,还牵扯到她自己的身上。

“呀,阿弟,我知道了!”

明兰也知道自己失言,于是赶忙惊呼一声,跳过了这个话题。

“不过,阿弟!”

“淑兰姐姐这一辈子,就只能是这般任命了吗?”

明兰张着小嘴,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的怒火,咬牙切齿地道:“然后,淑兰姐姐一辈子都是要被孙家母子磋磨?”

“最后稀里糊涂地过完这悲哀的一生吗?”

想到那个画面,明兰顿时就是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面上亦是露出了恐惧之情。

“呃……应该不会吧……”

盛长权伸出右手食指,虚点着桌面,小声地争辩道:“阿姐,我说了这可能是大伯父他们的想法?”

“但又不是我的意思……”

“哼!”

明兰白了自家弟弟一眼,不置可否!

“阿弟!”

许是联想到了自己的经历,明兰愈发地感同身受。

“即便是如你所说,但大伯父他们竟然能坐视淑兰姐姐过着那样的日子,那他们也绝不是个好人的!”

明兰气鼓鼓地看着盛长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常人皆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可是我看遍这世间,却总是会有那些与此不符之事!”

“难道,父母与子女之间就不能多谢美满,少些算计的吗?”

明兰缩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脸的伤感。

“啊?阿姐,你别瞎想啊!”

见状,盛长权赶紧继续激励道:“其实,我觉得这里面倒是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明兰转头看去,面上也是露出了讶异之色。

同时,她的心里也是隐隐地升起了一丝期盼,希望盛长权能给出个完美的解释——盛维夫妇不是铁石心肠,而是另有苦衷。

果然,盛长权也不负重望地给出了一个解释。

“其实,我觉得大伯父他们之所以不敢直接让淑兰姐姐和离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品兰姐姐她们。”

淑兰、品兰,皆是盛家长房一脉的姑娘。

说起来,盛维大伯父膝下有二女二子,长女盛淑兰,次子盛长松,三子盛长梧,四女盛品兰。

其中,长女、次子皆已经成婚,剩下的三子,四女却是还未结亲。

因此,盛长权推测,盛维夫妇不敢直接让淑兰和离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剩下的两个孩子。

盛长梧还好,他终究是个男子,就算淑兰和离了,也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顶多就是名声有点儿影响罢了。

可是,品兰却不一样!

作为淑兰的嫡亲妹妹,若是姐姐淑兰婚姻不幸的话,那外面的人肯定也是会同样这般看待妹妹的,视之为不祥!

哪怕是这些人知道其中的原因是归责于孙志高,但他们却依旧会是奉行着“一只巴掌拍不响”的原则,将其归咎于盛家的姑娘。

故而,如之奈何?

“所以,大伯母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

盛长权看着明兰,为他们说起了话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又怎么能将淑兰姐姐的命运加之在品兰姐姐的身上呢?”

听到这里,明兰沉默久久。

此刻,她的心中亦是不能平静。

半晌后,明兰方才是“艰难”地开口,问了一句:“那……阿弟!”

“淑兰姐姐……就……”

“……就只能是一辈子……困在孙家,为孙家母子当牛做马吗?”

明兰有些不甘地开口说道:“阿弟,你都不知道,这孙志高究竟是有多过分!”

因为厌恶,明兰索性都不想称之为孙秀才了,生怕他那样的人会玷污了“秀才”二字。

“怎么了?”

盛长权在心里面捋着这件事情的始末,手指头却是不经意地轻敲着桌面,道:“那孙家莫非还做了什么更不堪的事儿?”

“是!”

明兰的眼里浮现出一抹厌恶!

“阿弟,你不知道!”

“就在前段时间,那孙志高竟然带了个青楼女子归家,还以淑兰姐姐不能生子为由,威逼淑兰姐姐接受那个勾……勾栏女!”

“他要……要淑兰姐姐和这个勾栏女互称姐妹!”

“哦?”

盛长权剑眉一竖,身上猛地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压迫之感!

这股气势虽然无形,虽然唯心,但却真实不虚地出现在了屋子里面,令得明兰有些难受。

“这孙家好大的胆子啊!”

“竟然敢将一勾栏女子抬举成我盛家姑娘一个地位?”

“看来,他这不仅是要打大伯父家的脸,还想要踩我二房的势啊!”

盛长权坐直身子,止住了自己不断敲击的指头,面上闪过一丝冷色!

“阿弟……你!”

这时候,被盛长权身上的气势所压迫,明兰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不能呼吸。

那种感觉,就宛若是在林中,被什么猛兽给盯上一般,极为可怕!

“啊?阿姐!”

被明兰一声惊呼所提醒,盛长权方才是后知后觉地收敛起了自己周身的气机,重新恢复了与人无害的模样。

“哈哈……”

见到明兰涨红的小脸,盛长权也是尬笑一阵,而后才是小心地看着明兰,心虚地问道:“阿姐,你没事吧?”

“刚刚……刚刚……”

“刚刚我这不过是舒展了下身子,让体内的内劲运行了一下,你还好吧?”

“内劲?”

明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神情之中一片复杂。

她不是没听说过武者有内劲,但是,据她了解,这内劲也不过是人体发力的技巧而已,要起什么作用都必须要与人接触才行。

这世上还没有谁能将内劲透之体外!

能将内劲凌空影响至外界,那除非是话本里说的那种神功才行,因此明兰对盛长权的话也并不太相信。。

不过,明兰神色复杂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她怀疑盛长权刚刚的气势并非是什么内劲,而是煞气。

她曾听人说过,这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老卒身上是能有一种影响外界的煞气,可以教人感觉己身如置身深水之中一般。

压抑而又冰寒!

就如方才她所感知到的那般。

由此,明兰在心里怀疑,盛长权这几年来是不是……

是不是经历过许多的事儿,如见血……

“阿弟!”

明兰没有拆穿盛长权的意思,只是装作不知地问起了别的。

“那你觉得此事该如何是好?”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