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算 上门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算 上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稍后唰新下,还是要赶时间)

……

明兰忽的想起了一件事情,开口道:“阿弟,这大伯父家里,除了品兰她们是真的不知道之外,还有一位怕也是真的不晓得!”

“大老太太?”

盛长权一下子就猜出了明兰指的是谁。

“嗯!”

明兰点了点头,直接道:“我看大老太太好像是真的不晓得淑兰姐姐究竟是过的什么日子!”

“估计,她老人家就是单纯地以为淑兰姐姐是受到了一些普通儿媳妇都要吃过的苦头而已,却是一点儿也猜不到她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模样!”

“嗯!”

对于明兰的判断,盛长权也是暗暗点头。

“阿姐,我觉得你说的极对!”

“大老太太不太像是那种只顾家族利益而不顾亲情的人!”

盛长权回想着六年前在盛维大伯父家里住的时候,大老太太给他的感觉,他也是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给人的感觉,却是要比盛维夫妇要好的多。

“对了,阿弟,你还没说之前的事儿呢!”

明兰追问着盛长权道。

“呵呵!”

盛长权淡笑一声,而后慢悠悠地道:“阿姐,难道你还不了解祖母的性子吗?”

“她老人家既然是知道了这件事儿,那就必然是会出手的!”

许是明兰身处局中,当局者迷,故而盛长权只好指点道:“阿姐,你之前以为祖母故意不管,那不过是祖母不露声色罢了!”

“我猜,淑兰姐姐的这事儿,怕是祖母她老人家早已是有了全盘的计划!”

“眼下,祖母不过是等着大伯父他们亲自上门来求罢了!”

毕竟是长房一脉的姑娘,所以若盛维他们不来开口的话,那盛老太太自然也是不会出手的。

这是原则问题,却是不能忽视。

……

(稍后唰新下,还是要赶时间)

……

“原来如此!”

明兰被盛长权给说服了,觉得他的想法确实是极有道理的。

“阿弟,那我们现在要如何去做?”

“是要去提醒大伯父他们吗?”

明兰觉得此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毕竟,受苦难的可是她的亲堂姐,她可做不到盛维夫妇那般的“视若无睹”。

对此,盛长权却是摇了摇头:“阿姐,你这么做恐怕是不合适。”

“那毕竟是大伯父的家事,若是他们不先开口的话,我们最好不要动!”

盛长权郑重其事地劝道:“哪怕就是提醒,也最好不要!”

其实,盛长权的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要待之以静,在大房一脉不开口的情况下,他们二房却是绝对不能动的。

因为这种家务事最是不好处理,万一此事解决的不妥,事后他们有了个什么不称心的,如大房他们将来后悔了,那这事儿可就有的说了!

那时候,别说感激了,怕是怨恨都还来不及!

故而,唯有大房一脉已经下定了决心,想要对此事盖棺定论,得出个结果,且还要他们率先开口的情况下,他们二房才能动手。

“可是阿弟,万一大伯父他们就这么一直忍下去怎么办?”

明兰已经不对盛维夫妇抱有太多的期望了。

“如实这样的话吗,那淑兰姐姐岂不就是会……”

明兰没有把话说尽,但盛长权却已知其意。

“呵呵!”

盛长权淡笑一声:“阿姐,这可没办法呀!”

“毕竟,他们这些个嫡亲之人都不管,咱们这些做堂兄妹的又能如何?”

“盛长权~~”

明兰被盛长权的这种淡漠言辞给激怒了!

“淑兰姐姐可是你亲堂姐啊,你怎么能这样子呢?”

明兰怒视着自家阿弟,小脸上满是愤怒!

“啊?阿姐……”

“我……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呀!”

见到明兰似乎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盛长权赶紧认错,然后转移话题道:“阿姐,其实……其实咱们可以换个方法啊!”

盛长权也无意再让淑兰受苦,所以他索性也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办法:“阿姐,我觉的这件事儿不应该瞒着大老太太!”

“无论如何,淑兰姐姐终究是大房一脉的嫡长女,此事却是应该要让大老太太知晓才好!”

“嗯?”

明兰的怒火顿时被盛长权的这番话给压下去了,同时,她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盛长权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

“让我将淑兰姐姐的事儿……告诉盛老太太?”

明兰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嗯!”

“此事确实是应该让大老太太知道!”

“不过,阿姐,这事儿你却不能明言,最好是让别人告诉她老人家!”

盛长权继续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此劝道:“这样子我们才能抽身事外,今后有了什么差错也就怪罪不到咱们的身上了。”

对于盛长权所说的这些,明兰的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在理。

“那……那好吧!”

明兰勉强地应了一声:“我会记得这些的!”

“嗯!”

盛长权点了点头:“阿姐,你记得就好。”

“升米恩,斗米仇,这种事儿总是要预防一二的。”

对此,明兰虽然无言,但却依旧是将盛长权的这句话给记在了心里。

……

翌日,清晨。

寿安堂。

“祖母万安!”

盛长权依旧是如几年前那般,径自来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向她请安道。

“呵呵,权儿来了!”

屋子里,老太太坐在餐桌之前,看着此时走进来向着自己请安的孙子,面上一片慈祥。

“来,快坐下一起用膳吧!”

因为是在宥阳老宅这边,所以老太太这里却是较之以往要闲散许多,或者是,是自在了许多,总之,是氛围好了许多。

“是,祖母!”

盛长权先是笑眯眯地应了一声,而后就在房妈妈的帮助下,乖乖地坐在了老太太的右手边,准备用膳。

“阿姐!”

待到盛长权坐下之后,他也是向着对面的明兰唤了一句。

明兰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似是还在考虑昨晚所说的那些。

“呵呵,人齐了,那大家都快用膳吧!”

许是因为盛长权回来人多了的缘故,所以此时的老太太却是心情极佳,不仅是嘴角带着些笑意,就连昨日面上的那点儿愁意也是一点儿都看不见了。

“是,祖母!”

明兰姐弟同时回了一句,而后便是规规矩矩地用起了早饭。

因为老太太极看重规矩,所以盛长权他们也都是奉行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静静地吃着早餐。

饭后。

“权儿,你接下来又是有何打算?”

用罢早饭之后,几人也是移步前厅,品茗而消食。

盛老太太端坐在主位的太师椅上,看着下面的盛长权仔细地问道。

“祖母!”

盛长权侧身看着自家祖母,神情严肃地开口道:“孙儿这几年虽然是收获颇丰,但毕竟是在外面游历,于科举经义之上却是有些怠慢了。”

“所以!”

盛长权在心里组合着言辞,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孙儿打算在家苦读一段时间,而后再继续参与这一届的乡试。”

因为盛长权的游学恰好是六载时光,故而他此时也正好是能参与这一届的乡试。

“嗯!”

听到盛长权的打算,盛老太太也是颇为赞同。

“不错,看来你并没有被过往的成绩所迷惑。”

“稳打稳扎,步步为营,方才是科举入仕之正道!”

盛老太太很满意盛长权的谦逊,同时,更让她欣慰的则是盛长权的踏实、沉稳,一点儿也没有如盛长枫那般的浮躁、虚荣。

“权儿,你也不必妄自菲薄!”

盛老太太记起庄老先生曾写给自己的信,道:“我曾在月前收到了你师父送来的信。”

“上面说你火候已到,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当是能一举高中的、”

说到这里,老太太也是满脸笑意:“庄先生还说了,若是你这次能正常发挥,且遇上些个运气的话,那说不得还能延续之前的成就,得个解元!”

听闻这些话,盛长权却是笑了笑,只道:“师父谬赞了!”

“长权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其实,盛长权说他在外游学的时候,对于经义有些懈怠的言辞不过是谦逊之言。

且不说他有着近乎是过目不忘的能力,他看过的科举经义不知凡几,就说他每每随着庄老先生探访故友也都是能看到一些不同的手札笔记。

这些东西,都是能够加持他底蕴,增加他高中的可能!

更不用说,他还能随时地向着庄老先生请教,学习其中的科举技巧。

说句真实不虚的话,盛长权此时于科举之道上的造诣绝非一般,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得到庄老先生的夸赞,言他有夺冠之机。

“呵呵!”

盛老太太也不多说,只是看着盛长权淡淡地笑了几声。

对于盛长权说的这些,不仅是盛老太太,就连明兰也是看出了几分意思来,她们二人全都是心有计较,明白其中究竟是个什么章程。

“对了,权儿!”

在得知了盛长权的打算之后,盛老太太也开始说起了另外的事儿来。

“昨夜你回来的太晚了,却是不适合去你大伯父家里拜访。”

盛老太太看着盛长权,郑重道:“不过,你今日却是需和你姐姐一起去那边向他们一家子请安。”

“这是礼数,不可怠慢!”

作为盛长权的祖母,盛老太太有必要指点他人情往来的事情。

“是,祖母!”

盛长权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明兰,当即道:“既然如此的话,祖母!”

“那我现在就去大伯父家里向大老太太请安!”

“嗯!”

“明兰,你带着你弟弟一起过去吧!”

盛老太太点点头,直接指派起明兰,让她带着盛长权一起去。

“是,祖母!”

明兰乖巧地回了一句,当即也就是起身站了起来。

其实,说句实话,就算盛老太太没有发话,明兰也是打算过去一趟的,因为,她准备在今日就将淑兰的事儿给传到大老太太的耳朵里。

“嗯,去吧!”

盛老太太挥了挥手,却是让他们姐弟早些过去。

“那孙儿告退!”

“孙女告退!”

见得盛老太太如此动作,盛长权和明兰二人一前一后,俱都会慢慢地退了出去。

……

屋子里。

“如何?”

盛老太太依旧是坐在位子上,没有起身,只是转头对着旁边的房妈妈问道:“淑兰的事儿,你可调查清楚了?”

房妈妈赶紧上前一步,走到老太太的身边,悄声禀告道:“老太太,这事儿我已经是让人去查了!”

“不过,孙家的情况我已经是查清楚了,但他家那个勾栏女的身份,却还没有查清楚,得多些时候才行!”

“嗯,无妨!”

盛老太太抬起了手,轻声道:“这事儿急不得,不过,你千万要看住那个女人,别叫她觑着机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这种人,不仅胆子大,关键还手黑!”

“若是一时不慎的话,还真的是极有可能会被她反噬!”

“这一点,你要记住!”

盛老太太眯了眯眸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过往的事情。

“一点要牢牢地看住她!”

“千万不能让她乱来!”

“是,老太太!”

作为盛老太太的身边之人,房妈妈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的。

看着老太太这般模样,房妈妈立即就是知道她这是回忆起了当年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事儿。

当年,盛老太太的嫡子可就是死在了那个青楼出身的贱人手里……

“老太太,淑兰姑娘的事儿,咱们可要告诉大老太太一声?”

房妈妈不欲使得盛老太太沉浸在过往的悲戚里,于是悄悄地又问了一句。

“啊?”

盛老太太被房妈妈的话给问的一愣,而后摇了摇头。

“不用,先不用!”

“我现在倒是想要看看盛维夫妇这两个人,究竟是想要怎么做?”

“看看他们的选择是什么?”

盛老太太说的慈祥,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刚硬无比,大有一些铁血不管的意思。

别看盛老太太待明兰姐弟很好就以为她老人家很好说话,毕竟是从开国元勋勇毅候府里出来的嫡女,盛老太太的骨子里终究还是传承了老勇毅候的铁血无情。

“是,老太太!”

房妈妈没有拒绝的意思,只是默默地站在老太太的话身边,与她同进退。

……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