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挖坑 缘由

第二百八十八章 挖坑 缘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过会儿修改一下文字、语句)

李氏离开之后,场面顿时就是好上不少。

不过,李氏毕竟是长辈,若是就她这般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了,难免是会面子上有些难看,故此,盛维也是直接挥了挥手,示意长松、长梧等人陪着他们的母亲一同退场。

见此,兄弟两个自是忙不迭地就答应了。

毕竟,在这个修罗场中,他们两个既是儿子,又是孙子的,怎么做都是会犯错,那还不如就直接走人了事!

当然了,不仅是长松、长梧,就算是长松的妻子文氏以及品兰,她们也同样是跟着李氏一起离开了。

不过,她们一个是长孙媳妇,一个是李氏亲生女儿。

前者是要协助婆母主持家务,后者则是心疼母亲,想要表达给予母亲安慰,有此反应倒也不足为奇。

于此同时,自进了东府大门之后,就一直是在心里装着事儿的明兰那也同样走了出去。

眼见品兰离开了,那明兰自然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只见她向着大老太太和盛维的方向福了一福,便迅速地起身,追上了品兰的身影,一起走出了前厅。

身后,盛长权虽然是在与大老太太寒暄着,但他同时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明兰的动作。

盛长权微微一瞥,却是不由地趁机看了她一眼。

不过,他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暗一笑,便就又继续低下头去,与大老太太说着之前的话题。

“祖母,您老人家多虑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

至于盛维,那自然也是作陪一旁,附和着自家母亲。

……

众人在随着李氏出来之后,就迅速地分成了三拨方向,各自行动起来了。

其中,李氏和儿媳文氏一起去往厨房,准备督管着管事们开办宴席;而长松、长梧两兄弟则是勾肩搭背地往外面走去,看样子似乎是老大哥长松准备传授些夫妻之道给自家弟弟。毕竟,作为已婚人士的长松确实是要比还未经人事的弟弟要有经验许多。

至于明兰和品兰两个,她们则是小姐妹手拉着手,一起蹦跳着前往品兰的闺房去了,似乎是准备说些悄悄话。

在走过东府一段不短的路程后,品兰拉着明兰走进了一间布局豪奢华丽,布置却极具粉色浪漫气息的厢房里。

她也没管明兰如何,反而是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悻悻地倒在了床榻之上。

因为品兰与明兰是嫡亲的堂姐妹,二人的性情又是极其相合,且更是相处了近乎三载的时光,所以她们之间的交情却是非同一般,行事说话自然也就是随意了很多。

“呼~”

“总算是出来了!”

品兰两脚一蹬,十分“粗鲁”地脱下了自己的绣花鞋,继而将自己大字型地封印在了床榻之上,一脸的舒爽。

“呵呵!”

明兰没有接她的话,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

“嗯?”

“怎么?”

听到了明兰的笑声,品兰不由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满”地看向了自己的堂妹。

“明兰,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明兰倒是没有品兰那般豪爽的做派,她只是就近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倒起了一盏茶水,慢慢地喝了起来。

因为昨夜想了不少的东西,且今日又起来的有些早,故而,明兰此时也是不免有些口渴。

听到品兰的“诘问”,明兰不由微微一笑:“品兰姐姐,我可没说你有什么不对。”

“我只是觉得你方才的语气有些好笑,仿佛是刚从囚笼里释放了一样!”

“哼!”

品兰哼哼唧唧地道:“我就是才从囚笼里放出来的!”

“明兰,你也不是没见到方才的那种场面!”

“祖母她老人家可是好久都没这么说过我母亲了!”

说到这里,品兰也是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明兰,这次真是有些对不住了啊!”

“我也没想到母亲这次竟然会吃起了长权弟弟的醋来!”

很明显,不仅是大老太太察觉到了李氏的小心思,就连一向马大哈的品兰也是听出了自家母亲的言外之意。

“没什么。”

明兰轻轻地摇头,却是不欲再在这件事儿上说些什么了。

毕竟是一家人,有些事儿,有些话而也不太好说。

不过,据明兰的了解,一般来说,得罪了自家弟弟的人向来都是很少会有什么好处的,最起码,是会被一个心眼不大的家伙给记挂上!

这次,也就是大老太太开口圆了回来,要不然的话,明兰敢保证,自家的那个弟弟绝对是会将李氏的这句话给记在心里,而且还会是记一辈子!

当然了,他是不会对李氏做些什么的,不过,今后有关于她的事儿,那也绝对是不会得到他帮助的。

没错,盛长权就是这么一个记仇的家伙!

对此,明兰也是有些无奈。

虽然她劝过了盛长权很多次,让他做人要大肚、宽容一些,但却始终是没什么效果,盛长权虽然是在嘴上应着,但心里面却我行我素,从来没有改变过。

真是,仔细听尽千万言,归来仍是记仇人!

“不行!”

品兰的性子要就是喜欢较真,她不依不饶地对着明兰道:“明兰,长权弟弟这好不容易来我们家一次,可不能就平白无辜地受这么件委屈的事儿!”

品兰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挺直了身子,想了半晌道:“那要不然这样吧,明兰!”

“干脆过会儿我跟你一起去找长权弟弟,由我代替我母亲向他道歉,请求他原谅!”

“你看这样如何?”

品兰板着一张脸,恳求着她。

不过,对此,明兰却是有些无语。

因为她看品兰现在的神情,倒像是在逼她。

品兰瞪着两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明兰,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明兰若是不同意的话,那她就要哭了!

“那好吧!”

记挂着淑兰姐姐的事情,明兰也不想多做什么纠缠了,她站起身来,走到了品兰的身边,小声地开口说道:“对了,品兰姐姐!”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见到淑兰姐姐的时候,她脸上的惨白之色吗?”

“嗯?”

品兰被明兰这话题给说的一愣!

“怎么了?”

“当时,姐姐不是说那是她身体不舒服导致的吗?”

品兰老老实实地回忆起了那时候的场景,开口道:“而且,姐姐她还说那都已经是老毛病了,根本没什么的啊?”

“对啊!”

“淑兰姐姐确实是这么说的!”

明兰偷偷地笑了笑,活像是只小狐狸般:“不过,品兰姐姐,你知道我家阿弟他最擅长的是什么吗?”

品兰摇头,有些呆呆地回了一句。

“难道不是读书吗?”

在品兰的心里面,盛长权最拿手的似乎就是读书考试了。

“嘻嘻!”

明兰捂着嘴,在品兰的耳朵旁,悄悄地道:“错啦,品兰姐姐!”

“其实我家阿弟,最厉害的就是他的医术了!”

“你可知道,就连白石潭贺家的老祖宗也都夸了我家阿弟,说他不俗呢!”

“而且,贺老太太还说,有时候我家阿弟想出来的方子连她老人家也是甘拜下风的呢!”

明兰的表情有些骄傲,话语里也是满满的都是得意之情。

品兰知道,也就是因为这是盛长权所取得的成就,要是明兰自己的话,怕是她绝不会这般得意骄傲。

不过,听到明兰说到这里,品兰也终于是听明白了其中的几分意思。

“明兰,你是说,让长权弟弟来给我阿姐诊断?”

“嗯!”

明兰点了点头。

“淑兰姐姐不是说那毛病治不好吗?”

“那还不如让我阿弟试试,说不准,他会有什么办法呢!”

……

此时的盛长权还不知道自家的姐姐已经给他挖了一个坑,他现在正与东府的两位当家人说着这六年来的经历。

“唉,你这孩子,当真是受了不少的苦啊!”

大老太太怜惜地看着坐在她旁边的盛长权,一脸的关爱。

“祖母,这没什么的!”

盛长权笑笑,说出了自己的收获:“其实,这几年里我虽然是奔波了不少地方,走了不少的路,但我见到的东西却是更多!”

“不仅是各个地方的风度地貌,还有许多人与人之间的世故,也都是让我受益匪浅!”

“而且,跟在我老师的身边,我更是学到了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呢!”

“对!”

此时,盛维也是不由开口发话道:“权哥儿,你那老师我可是见过的!”

“那当真是学富五车,学问通天的人啊!”

六年前,徐长卿跟庄老先生曾是先来宥阳这边,所以盛维那时候也是接触过他的。

回想起自己曾和庄老先生的几次接触,盛维不由地点了点头,一脸艳羡地感叹道:“庄老先生可真是个了不得的人啊!”

“要不是我家的那两个小畜生不入庄老先生先生的眼睛,那我那时候还真是想将他们两个塞进你们的队伍,跟着你们一起出去游学!”

其实,当时的盛维是尝试着和庄老先生谈过了,想要将长松给塞进他们的队伍里,让他跟着庄老先生学些东西的。

不过,这却是直接就被庄老先生给拒绝了。

而且,庄老先生还是很不留情面地直接拒绝了!

或许,是因为那次的游学是庄老先生最后的机会,又或者是他不想要自己传授衣钵的秘密被外人得知,总之,庄老先生是明明白白、干净利落地拒绝了盛维的请求。

也正是因为那次的拒绝,才会使得盛维意识到自己商贾身份所带来的落差!

因此,他才会同意李氏的想法,想将淑兰嫁给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

要不然,若盛维这个一家之主不同意,就算是李氏再怎么想也是徒劳!

毕竟,嫁女儿一事还是需要盛维主持的。

“大伯父,您多想了!”

盛长权摇了摇头,开口为不屑于争辩的老师解释道:“其实,家师之所以不愿意带着两位堂兄的原因,就是因为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确定是要游历多久。”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绝对不会低于三四年的时间!”

盛长权看着大老太太和盛维,继续道:“祖母,大伯父,你们想想,若是二位堂兄真的随我在外走了六载时光,那大伯父一家子怕是真的受不了的!”

“所以,家师才会直接拒绝大伯父的要求!”

其实,盛长权说的确实是一个理由,但同样的,庄老先生他老人家看不上长松、长梧却也是真的。

甚至,这后者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就连徐长卿也不过是因为沾了盛长权的光,毕竟,他可是盛长权的人,今后也注定是会为盛长权做事的,因此,庄老先生才会答应带着他。

不过,这一路上,却也是处处使唤着徐长卿,将他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要不然的话,徐长卿也不能养成那么一个黑壮的身板!

“是呀!”

“庄老先生考虑的是!”

盛维没有说话,大老太太却是点头赞成。

虽然心里怀疑盛长权的说法,但盛维母子还没傻到会因为这已经过去了的事儿,来与盛长权争辩。

大老太太看了一眼旁边的儿子,顺着盛长权的说法,道:“若真是要长松他们两个孙儿走了六年的话,那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活到今天都不一定呢!”

“啊?母亲!”

“您这是再说什么?”

盛维极其孝顺,自然就是听不得大老太太这些话的,他想都没想,当即就是起身走向了上首的大老太太,搀扶着她,一脸痛心地说道。

“母亲,您这不是在折煞儿子吗?”

“只要您老人家能健健康康的,那儿子情愿长松、长梧他们一辈子都没什么出息!”

盛维和盛紘一样,都是秉承着抱孙不抱子的态度,在他们兄弟两的眼里,他们的儿子永远都是差劲的!

反正,投胎成了他们的儿子,那是永远也别想着能得到自家老子的夸赞!

“呵呵!”

“儿呀,娘知道你孝顺!”

大老太太自然是知道自家儿子的秉性,见此,不由地宽慰着他道:“不过,人各有长短,你也不要过于压迫着那两个孩子!”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