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评价 将来

第二百九十一章 评价 将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简单?”

盛维嘴中重复了一句,面上却是露出了两分茫然的神情,问道:“娘,儿子知道权哥儿不俗,也能预料到他的将来必有大作为!”

“可是,您老说的不简单指的是什么?”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吗?”

盛维知道自家亲娘的为人,明白她是个走一步看十步的性子,眼下,既然他娘能这么说,那就必定是有她的理由。

要知道,自打经历过当年大老太爷的那件事情之后,大老太太就跟觉醒了天赋一样,不仅作风凌厉,手段狠辣,就连眼光也是变得极为出众!

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教出盛维这般优秀的生意人。

要知道,商场如战场,但战场尚可明刀明枪,以武力夺取胜利,但商场却不同,它更为依仗的却是智慧。

“呵呵!”

大老太太浅浅一笑,面上也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几分玩味儿。

“说法?”

“我这里自然是有着说法!”

大老太太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蠢儿子,轻声道:“儿呀,且不说我的说法,那你呢?”

“你就没看出点别的吗?”

被大老太太的眼神看的有些尴尬,盛维赶紧上前一步,走到了大老太太的跟前,弯腰恭敬地道:“娘,儿子只能看出权哥儿文章写得极好,旁的,却是不知!”

“不知,娘有何见解?”

盛维不愧是和盛紘乃是堂兄弟,他们二人都是喜欢同自家母亲请教问题。

“唉~”

大老太太叹了口气,无奈道:“其实,娘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但我却能从他一举一动的上瞧出些计较!”

不待盛维继续发问,大老太太索性就自己说了出来。

“咱们别的暂且不说,就说权哥儿的老师庄老先生!”

“对他,想必你也是听说过,言语过的。”

大老太太对着盛维摇了摇头,却是吐露出了一点秘闻来:“不过,有一点你怕是不知道。”

“娘,你说什么?”

盛维神情一动,却是没料到这里还有一茬儿。

“其实,这庄老先生和你二叔的关系却是不错,要不然的话,那盛紘也不可能请到他做二房的西席。”

提起盛旭,大老太太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

因为盛老太太的缘故,所以大老太太也是十分不喜盛旭的,觉得他与他家大哥大老太爷一样,都是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不过,因为有盛维在场,所以大老太太也没太表露自己的情绪,只是拄着手里枣红色的蟠桃拐杖,顿了顿,而后继续道:“当年,娘就曾听你二叔说过他!”

大老太太此时微微抬首,却是回忆起了曾经的往事。

“那时候,你二叔也是刚刚得中探花,说起来,应当正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时候。”

“可是,在你二叔回到老宅这边与你祖父报喜之时,却是情不自禁地为他的好友庄儒,也就是权哥儿的老师,庄老先生抱不平!”

盛维听得很仔细,似乎是想探寻一下盛旭老爷子探花郎的风采。

“他说,若非是庄老先生时运不济,三次会试都因外物而被阻碍,要不然,凭他的才学,那必然是能得殿试三甲之位的!”

大老太太转头看了盛维一眼,继续道:“当时,你二叔也是饮了不少的酒,面上也是带着些醉意的。”

“不过,正所谓,酒后吐真言,他那时候就是在酒后直接承认了,说若论文章,他是不如庄儒的!”

“你二叔还说,庄老先生是有状元之才的大能,若非是阴差阳错,使得他失了会试的机会,那他定然是能超越你二叔,身披朱紫,匡扶朝堂的!”

大老太太顿了顿,神色有些异样,嘴里也是暗含着些许讽刺之意地道:“若非如此,你二叔他也不会那般“真心’与庄老先生相交,以此来维持二人间的友谊。”

大老太太说完后,却是眼睛一挑,转头看向了盛维,道:“说起来,你可还记得你二叔?”

闻听此言,盛维的眼皮子却是不由地动了动。

他现在虽然是不太记得自家二叔的模样了,但他却是能清晰地记得自家老爹对他的评价。

没错,在当年盛老太公没有去世,大老太爷也还没有遇见他心上的那朵白莲花时,盛维与他却也是有过一段天伦之乐,父子深情的日子。

只可惜……

言归正传,那时候的盛维,虽然年纪还小,但他却是清楚地记得大老太爷对自家弟弟盛旭的评价,言其乃是个“务实”的性子。

务实。

何为务实?

不过是个眼中只有利益存在的枭雄之辈而已。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盛旭虽然“务实”,但他的能力、眼光却是不差。

当然,除了看女人的眼光。

故此,大老太太说的这些,盛维也是极信的。

“娘,那……那就算如此,却也不能代表权哥儿他就能如他老师一般优秀呀!”

虽然心中已经相信了自家母亲的判断,但盛维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辩驳一句。

“对,你说的确实有道理!”

“权哥儿他也的确是有可能不如他的老师,庄老先生。”

听见盛维的反对,大老太太倒也不以为意,只是淡定开口,不急不慢地反问道:“不过,维儿!”

“那你觉得咱们盛家之中,将来能挑大梁者是谁?”

“长松?还是长梧?”

“不!不不!”

“娘,您说笑了!”

听到这一句,盛维想也没想的就否决道:“长松、长梧这两个孩子怎么可能呢?”

“呵呵!”

虽然自家孙儿是被儿子否定了,但大老太太却并不生气。

“你说的不错,长松两兄弟虽然品性敦实,但却挑不得我盛家门楣!”

“而你三叔那一脉……”

大老太太摇了摇头,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很明显,他们都是被养废了的。

“娘,我知道!”

盛维点点头,开口说道:“咱们家最有出息的就是紘弟他们家,而他们家的三个孩子也是个个不俗,皆有功名在身!”

“想来,今后能挑盛家大梁的,必然还是二房一脉!”

说到这里,盛维的脸上也是有些丝丝羡慕、无奈之色。

而大老太太看着自家儿子的失落,却是语重心长地道:“你说的不错,咱们家今后要依仗的怕还是二房一脉!”

“不过,他们家的三个孩子,柏哥儿、枫哥儿和权哥儿却还是有些不同的。”

“不同?”

盛维眨眨眼,有些不懂:“娘,他们三兄弟不都一样吗?”

“于我家,又能有何不同?”

不要怪盛维愚钝,实在是他看人性没有大老太太那般精准。

“哼,他们家读书厉害,可旁的就未必是如此了!”

大老太太冷笑一声,道:“维儿,你可还记得权哥儿的出身?”

“权哥儿的出身?”

盛维想了想,回道:“娘,权哥儿虽是庶子,但他却是在弟妹膝下养大,与弟妹的关系也是极好。”

“我听紘弟写信来说,弟妹似乎也是很喜欢权哥儿这个孩子呀?”

盛维还是没能得到大老太太话里的那个点。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大老太太摇了摇头,解释道:“维儿,你知道权哥儿的生母是怎么走的吗?”

见到盛维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大老太太干脆就直接问了出来。

“我记得,权哥儿的生母,好像是因为难产才走的吧?”

盛维说的有些不确定,他睁大眼睛,仔细地回忆着十几年前的事儿,脑子却是转的极快。

半晌。

“对!”

盛维双手一拍,却是记了起来:“权哥儿的生母,就是因为生他难产才会离世的!”

“我记得,当年紘弟还特意写了信给族里。”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吗?”

回想起这件事儿,盛维也是隐隐察觉到了大老太太话里的含义。

“不错!”

大老太太点点头,肯定道:“这里面的事儿,确实是有些不对劲!”

“维儿,难道你不觉得这些事儿有些熟悉吗?”

“这……”

听到这一句话,盛维神情骤变,脸上也是阴晴一片,似是在犹豫什么。

“呵!”

大老太太冷笑道:“你那堂弟盛紘还真不愧是你二叔的好儿子,这宠妾灭妻的性情倒是完整地继承了下来!”

“娘,紘弟还不至于此!”

盛维勉强开口,为盛紘争辩了一句。

“那是因为有你二婶在看着!”

大老太太瞪了一眼盛维,不悦地道:“不说别的,就说权哥儿的生母卫小娘,她的那件事儿必然是有着后宅阴私在里面的!”

“我敢说,这件事情定然是他家的那林小娘所为!”

很明显,盛紘独宠林噙霜的事儿在整个盛家里也不算是什么新闻了。

“他家的大娘子,我是见过的!”

大老太太开口说道:“虽然脾气是急了些,但性子却还是好的,要不然的话,你二婶也不会为你堂弟求娶她过门!”

回想起当年王大娘子进门时的情景,大老太太不由地一叹:“唉~”

“只可惜,你二婶当年一时心软,竟让那林小娘觑见了空子,使得些狐媚手法,让她踏进了盛家的门!”

“要不然的话,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儿了!”

大老太太摇摇头,不想多说往事,只是道:“说起来,这些事儿是瞒不住权哥儿的,说不得,他现在就已经是有所察觉了!”

大老太太也不想跟盛维讨论盛紘宠妾灭妻的事儿,所以她只是看着自家的傻儿子,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你想想,他们三兄弟里,枫哥儿可是能及得上权哥儿?”

盛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看啊,不仅是枫哥儿,就算是柏哥儿将来也不一定能压得住权哥儿!”

相比较盛长枫,盛长柏除了能力更强之外,且还有个嫡长子的名分,却是占有更大的优势。

大老太太眯着眼睛,轻轻道:“我观权哥儿的面相,倒不像是那种有仇不报的性子,今后,当权哥儿得势的时候,怕是会让枫哥儿母子付出代价的!”

“那时候,他们家可就有得闹了,一个不好,甚至整个二房一脉也得不安生!”

“娘,不至于吧?”

盛维听得瞳孔一缩,似是看见了那样的场面,他嘴里嚅嗫地道:“娘,就算权哥儿知道那事儿是有着什么不妥,但他们终究还是一家人,又岂能兄弟阋墙?”

“再者说了,有紘弟在上面压服着,怕是权哥儿也不能为所欲为吧?”

“哼!”

大老太太乜了一眼,似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值得一提。

“你是想说,权哥儿没那么大的本事吧?”

盛维被自家母亲地眼光给看的老脸一红,索性也就一梗脖子,勉强坚守着自己的意见道:“不错!”

“儿子就不信权哥儿能不顾着自己的前程,硬是为了这事儿而毁了盛家的清誉!”

“呵!”

“我看不见得!”

大老太太看着盛维,反问道:“说起来,你可曾见过有哪个六岁稚童就能考取秀才功名?”

“且还能视之于无物,坦然自若地只身追随着他的老师外出游学?”

盛维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是没能说的出来。

大老太太却是继续道:“可这些,权哥儿却是都做到了!”

“这些举动,岂不近乎古之异人?”

这里的异人,是指异于常人的意思,泛指那些曾经有过大作为的名士,或为名臣,或是文宗,虽不一而论,但皆是留名青史之辈。

很明显,对于六年前盛长权的行为,大老太太表示很赞赏,觉得他这是异人有异象!

对此,盛维也是无言。

“所以,维儿,这里面其实还关乎着咱们家的立场!”

“是要站在权哥儿的那边,还是站在你堂弟的那边!”

盛维抬头看着自家母亲,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觉得,咱们家今后又能依靠得了谁?”

大老太太说的很现实:“咱们家乃是商贾之家,就算长梧他今后能有所作为,但也不过是个武官!”

“你也知道,武官一脉虽不弱于文官,但他们之中的顶级位子却向来都是由勋贵人家把持,且他们还都只能管理兵事,于咱们家的帮助却是极小!”

“故而,咱们家的商路除了要继续依靠二房一脉之外,确实是别无他法!”

“而选择他们父子两边的立场,却也是极为关键的一步!”

大老太太说的有些心累,但却都是实情。

“娘……”

听到大老太太如此说话,盛维的神情却是渐渐地变得极为沮丧。

“呵呵!”

瞧见儿子这般神态,大老太太也是不由地宽慰起来:“维儿,这事儿还有些时间考虑,你也不用太过于着急!”

“所以,咱们现在尽量在权哥儿还在宥阳的时候,与他多结些善缘,到那时,无论选择如何,却始终是能过得去的!”

“而且!”

大老太太笑了笑,道:“咱们家也不是永远都只能靠着二房,就算眼下长松他们不行,但不还有下一辈吗?”

“待到长松娘子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可以让淑兰官人来为这孩子启蒙!”

大老太太自信道:“不管怎么说,那孙秀才到底是个有资质的,旁的不行,这为孩子启蒙总是可以的吧?”

“毕竟,他可是孩子的姑父,却是能比旁人要可信得多啊!”

“啊?”

盛维张嘴,却是无言。

一旁的大老太太却是没有发现,盛维在听完这一句后,脸色却是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了。

……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