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接回 才子

第二百九十七章 接回 才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前面重复章节,稍后刷新!)

……

当然,这也不算错就是了,毕竟,盛长权确实是准备帮助淑兰的。

“呵呵!”

“老人家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管你们家的事情呢!”

盛长权转过身来,背对着品兰她们,冲着对面的孙黄氏淡笑道:“不过!”

“淑兰姐姐乃是我的姐姐,作为弟弟的我,想来还是有些资格说话的!”

虽然盛长权是笑着说的,声音也是淡淡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孙黄氏却觉得自己身上一紧,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抽了一记似的,感觉浑身都有些发凉!

不过,随着明兰视线的不断转变,她发现淑兰不仅是脸色很不好看,她的嘴唇亦是有些青紫。

而最严重的,则是她眼睛里的那抹暗黄,看起来,像极了那些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老人。

“阿弟,淑兰姐姐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不知为何,明兰突然间就想起了当年卫小娘临终时的场景。

尤其是淑兰的眼神,与那时候的卫小娘极其相似!

“阿弟!”

“你快看看!”

明兰一把抓住身边的盛长权,语气急促地道。

“嗯?”

盛长权眼睛一瞥,顺着明兰的话往淑兰的方向看了一眼。

“哦,你说这个呀!”

“阿姐,你放心!”

作为医道好手,盛长权自然是不可能没有发现淑兰的异状。

其实,在盛长权刚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着重地关注了一下淑兰的脸色,探查了她的身体状况。

毕竟,别的不多说,他这次过来的“理由”就是要为淑兰看病的。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此“望”自然也就是神医的一大绝技了。

据盛长权的“探望”,淑兰的这副模样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她此时的状态不过是身体有些亏损罢了,若是及早治疗且调养好的话,那倒也不麻烦。

可是,这种病最怕的却是长时间的不管不顾,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若是如此的话,那就极为危险了,因为稍有不慎,在积累到了一定的限度后,这种病就会如火山爆发般,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百分百的会使人死亡!

当然,淑兰此时的情况还不至此,倒也无忧。

“淑兰姐姐不过是有些劳累罢了,倒是没什么!”

盛长权也不好跟明兰解释清楚这里面的具体原理,故而他只是浅浅地安慰了明兰一句,好叫她安心。

而当他说完之后,盛长权却是不打算再任由品兰在这院子里“爆发”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品兰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孙黄氏出手的,否则的话,这件事儿盛家就要从有理变成没理了。

毕竟,从礼法上来说,孙黄氏是没有错的。

“姐姐,你放开我!”

“我今儿个一定要打死这个老妖婆!”

“……”

品兰终究还是没能突破淑兰和她侍女的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孙黄氏得意洋洋地咧着嘴笑。

“品兰,你冷静些,姐姐没事……”

淑兰一边尽自己最大努力地拦住自家妹妹,一边也是小声地开口劝着。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跪的久了,此时她的脸色变得愈发的惨白!

“哈哈哈!”

“淑兰,你给我拦住你妹妹!”

见到对面狼狈的姐妹两,孙黄氏一脸的猖狂!

不过,在见到品兰竟是还能一点一点靠近的时候,她也不禁是高声威胁着淑兰,道:“要是你放她过来了,我一定要我儿好好教训你!”

“非要他扒了你的皮……”

又是一连串极粗俗、恶毒的话!

“该死的老妖婆!”

品兰气得牙都快咬碎了,但始终是不能突破自家姐姐的封锁。

“阿姐!”

“你快放开我,我要杀了她!”

品兰被气得狠了,竟是一时不备,说出要宰了孙黄氏的话来。

虽然品兰说的不过是气话,但听到这里的淑兰却是更加不敢放手了!

毕竟,品兰性子冲动,若是她气急之下当真是痛打了孙黄氏一顿,且不说会不会打死对方,但光只要是伤到了对方的话,那品兰的这辈子就会毁了!

因为这件事儿一旦被传了出去,那任谁家也不会娶一个目无尊长,会殴打长辈的女子,甚至,不仅是品兰,就算是盛家的其他姑娘也会受此影响,在将来议亲的时候困难重重。

所以,顾全大局的淑兰自然也是死死地拦住品兰,不敢教她有一点儿机会冲过去。

“品兰,姐姐求求你了,你千万不能冲动啊!”

“若是你伤了她的话,那你这一辈子就要毁了啊!”

淑兰哭着哀求道。

而在淑兰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更是猛地浮现出了一抹不健康的红晕,就连身子也是颤了一颤,似有什么不妥之处。

远处的盛长权恰巧见到了这一幕,眉头猛地一皱!

“住手!”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盛长权终于是走到前边来了。

“呐?”

看到走上前来的盛长权,品兰才终于是后知后觉地记起了明兰姐弟两来。

“长权弟弟,快来帮我!”

因为盛长权过来了,所以品兰赶紧大声呼救,企图能唤来他的帮忙,为自己解围。

可惜,盛长权却是没有如品兰所愿,只是快走几步,直接来到了品兰和孙黄氏的中间,隔断了双方的视线。

“嗯?”

此时,在感觉到品兰的力道变得小了,淑兰才终于是有时间察看周围的动静,于是,她也是顺利地看到了走到自己身前的盛长权。

虽然品兰已经喊过盛长权的名字了,不过因为那时候的淑兰只顾着拦住品兰,所以一时间倒也没有听得清楚,当她看到盛长权的时候,难免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他是谁。

“你是……”

不过,还不待淑兰的话问出来,对面的孙黄氏却是猛地跳了出来,大声地质问道:“小子!你是谁?”

“竟然敢擅自闯我们孙家,管我们孙家的事儿?”

因为盛长权是随着品兰一起进来的,而且,品兰还冲着他说出了那样的话,所以孙黄氏自然也就是理由当然地将他给划到了品兰的这一方,将之视为了敌人。

当然,这也不算错就是了,毕竟,盛长权确实是准备帮助淑兰的。

“呵呵!”

“老人家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管你们家的事情呢!”

盛长权转过身来,背对着品兰她们,冲着对面的孙黄氏淡笑道:“不过!”

“淑兰姐姐乃是我的姐姐,作为弟弟的我,想来还是有些资格说话的!”

虽然盛长权是笑着说的,声音也是淡淡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孙黄氏却觉得自己身上一紧,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抽了一记似的,感觉浑身都有些发凉!

……

(前面重复章节,稍后刷新)

……

“你?”

“你是……盛家的人?”

看着对面气质迥异的盛长权,孙黄氏虽然还是有些不自在,但她终究是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异样,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那……“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当真是淑兰的弟弟?”

孙黄氏虽然开头是有些紧张,但她毕竟是场中年纪最大的,且主场又是在她们孙家,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话也是说的愈发顺溜了!

当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则是,她在回神过后却是想到了自家的底气——那就是她的大秀才儿子!

母凭子贵。

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孙黄氏自然就是十分淡定。

“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想到了孙志高,孙黄氏的语气也就愈发的自信了。

她也不待盛长权说些什么,当即就是一脸狐疑地质问道:“盛淑兰就两个弟弟,除了那盛长松跟盛长梧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兄弟?”

“你小子怕不是在唬我吧?”

面对孙黄氏的质疑,盛长权笑了笑,对着孙黄氏解释道:“老太太说笑了!”

“在下确实是淑兰姐姐的弟弟,不过不是亲弟弟,而是堂弟。”

“在下盛长权,乃是出自盛家的二房,所以淑兰姐姐也确实是我的姐姐。”

盛长权提了提自己手里的药箱,想着对面的孙黄氏展示到:“而长权这次上门来,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为了要替我家姐姐诊断一二,看看她近来的身子状况如何?”

盛长权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对面的孙黄氏,轻声道:“毕竟,我家祖母也是十分疼爱淑兰姐姐的,她老人家是想要看看她这些年过的如何?”

“二……二房?”

听了盛长权的这番话后,孙黄氏的脑子里也就立即出现了盛家二房的情况。

“你……你是盛紘盛大人的儿子?”

虽然盛紘在京城里算不上是什么大官,但在宥阳这片一亩三分地里却还是十分了不起的。

毕竟,别的不说,就说这京官二字,就已经是能让人心生敬畏的了!

更不用说,盛紘那五品的官阶了。

“呵呵!”

盛长权嘴角一勾,面上却是淡淡地道:“不错,家父正是盛紘。”

其实,盛长权此时高兴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他终于体会到了“官二代”的快乐。

虽然这个理由不怎么正经,但在汴京城里,他还真是决计不可能有这般机会的。

作为转世重生过的“老妖怪”,他当年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可是有过这种将来能过上逗鸟遛狗官二代幸福生活的幻想。

只可惜,自打盛长权了解到自身处境之后,却是与这样的生活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盛……紘?”

听到盛长权说到盛紘,孙黄氏顿时就是紧张害怕了。

作为盛家的姻亲,孙黄氏自然是听说过二房一脉的情况,知道盛紘的地位,此时,在见到盛长权的时候,她也难免是有些吃惊的。

当然,最主要的却还是她心底里的害怕,而她害怕的原因却有两点。

一来,是敬畏二房一脉的威势,敬畏盛紘盛大人“五品京官大员”的权势。

毕竟,二房可不是大房,他们家可是正正经经的读书人,尤其是二房一脉的老太爷盛旭,当年,可还是名传天下的探花郎呢!

尤其是在宥阳这里,那就更是将盛旭老爷子给神话了一遍。

到底是老家,宥阳这里出了一届殿试三甲,他们这些乡亲族老又怎么会不表示一二呢?

说起来,大房一脉能兴旺至此,除了他们自己的能力之外,与盛旭老爷子留下来的潜在关系还是有分不开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盛维夫妇才会使劲地想让他们自家人里出一个大官。

而孙黄氏害怕的另一个原因则就是,她突然想起了盛长权方才说的那番话。

“他家祖母要看淑兰过的怎么样?”

孙黄氏面色变换,心里也是极速地想道:“那盛家二房的老太太我也是见过的,往日里也不见她如何关心我们家的情况,怎地今日里要来察看?”

“难不成,是这小贱人跟她娘家说了些什么吗?”

孙黄氏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对面的淑兰,心中已然是迁怒到了她的身上。

“该死!等今日这事过了之外,我一定要狠狠地惩罚她!”

“教她知道,她姓孙,而不姓盛!”

对于孙黄氏的凶狠眼神,淑兰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的,不过她的性子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哪里敢对此表现出什么反应来呢?

可是,品兰却不一样了!

她在看见孙黄氏不善的眼神时,当即就是反瞪回去,也不管她是在看谁,当即用一种比她还要凶恶的眼光死死地反瞪着她,直接怒哼一声道:“哼!”

“老妖婆,你想要干什么?”

“老太太!”

盛长权不欲再让品兰和孙黄氏卯上,于是便开口道:“原本,我是只想着给我家姐姐把把脉,看看她的身子状况就好。”

“不过!”

他环视了一圈孙家,意有所指地道:“我看你们孙家今日怕是也不怎么便利,不若就让我带着淑兰姐姐一起回去罢!”

“到时候,直接让我家祖母看看淑兰姐姐这个堂孙女儿,如何?”

“什么?”

“不行!”

孙黄氏想也没想的就拒绝道:“淑兰不能跟着你回去!”

“嗯?”

盛长权眉头一皱,神情有些不愉:“老太太,你想说什么?”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