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告状 爆发

第二百九十九章 告状 爆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稍后刷新)

……

看到淑兰的这幅做派,品兰顿时就是恼怒了!

“阿姐,你不准拒绝!”

品兰一把拽住淑兰的手腕,直接将之放在脉枕上,对着她道:“阿姐,你快听长权弟弟的话,让他给你看看呀!”

“不管有没有事儿,让长权弟弟给你诊断一二,也是好的呀!”

品兰不知道淑兰的心思,只以为她是在对盛长权不放心,故而便率先开口解释道:“还有,阿姐,你放心!”

“长权弟弟是师从宫里的御医世家张家,是白石潭贺老太太的学生,所以,你就放心地让他给你瞧瞧吧!”

“唉~”

听到品兰说自己是贺老太太的学生时,盛长权本是想开口解释些什么的,不过,转而一想,自己与贺老太太虽无师徒之名,但确有师徒之实,这般说法,倒也不算错。

只是这样,难免也是有些扯虎皮的感觉,说出去有些不像话!

不过,为了淑兰的事儿,盛长权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暂时不纠正这个问题了,以免事情出了什么变化。

“白石潭,贺老太太?”

淑兰听完之后,也是一惊!

说实话,白石潭贺家于淑兰来说却是不陌生的,毕竟,当世之中名医虽然不少,但专门为女子医病的名医就不同了,堪称是凤毛麟角!

除了宫里的一二御医之外,民间鲜少是有如贺老太太这般妇科圣手。

因此,淑兰在听到品兰这般说法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不能拒绝了。

“那……那就麻烦长权弟弟了!”

淑兰垂下头,主动配合地伸出了她自己的手腕,颇为柔顺地对着盛长权道了一句谢。

“淑兰姐姐客气了!”

看着淑兰伸过来的右手腕,盛长权将之安放在脉枕上,随后,两指搭在其手腕内侧,仔细地听了起来。

“哐当!”

“哐当……”

虽然马车的摇晃是会使得诊脉难度增加,但这些纷扰对于盛长权来说却是有如清风拂面,不值一提。

因为他所用的诊脉方式并不仅仅只是如常规大夫的那些,别忘了,盛长权可是还有着精神异能呢

这几年里,盛长权已经是逐渐地开发出了不少的异能使用方法,其中,最常用的就是以之作为媒介来替人诊脉看病,察探人体筋骨、脉络等器官状态,好让盛长权能更加清晰地把握住病人的病灶何在。

说起来,在游学的那段时间里,若不是盛长权时常以这种方式来为庄老先生调养身子,那他老人家还真就回不来了,更别说是伴着盛长权游历了六年的时间!

“嗡~”

一道唯有盛长权才能感受到的无形波动,蓦地从他与淑兰触碰的地方迸发而出,沿着淑兰的手腕处,由表及里,由外而内,直至渗透进她的皮肤、血肉、血液、筋骨乃至是各处器官。

“嗡~”

“嗡~”

随着盛长权的精神异能犹如触手一样,来回察看着淑兰的体内,他的脑海里顿时就是勾勒出一副人体经络图。

当然,医者父母心,盛长权是绝对没有以这种异能来偷窥过任何不道德画面的。

毕竟,他的精神异能也是有着局限性的,那就是它只能探查与盛长权有接触的物体,而非隔空便能使用。

同时,这种异能所反馈回来的信息也绝不是如视觉那般清晰明了,相反的,它所给予盛长权的信息更多的则是根据他脑海里的记忆来体现出无关容貌的血肉图。

就像以前生物课本上的人体图一样。

无关风月,只有血肉。

良久。

盛长权忽的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淑兰,慢慢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样?”

在看见盛长权收回手后,品兰顿时就是急切地发问道:“长权弟弟,我阿姐的身子怎么样?”

“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车厢里,品兰、明兰俱都是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准备听一听盛长权的答案。

不过,盛长权还没回答,但淑兰却是对着自家的妹妹开口了

“品兰,我能有什么问题?”

淑兰拢了拢自己的袖子,紧紧地遮住了自己的手腕,小声道:“我这模样,顶多也就是因为这几天有些累了的缘故而已!”

“你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显得我好像真的是有什么事儿一样。”

淑兰一手抓住自己的袖口,嗔怪了自己妹妹一句,而后又悄声地对着她吩咐道:“还有品兰,这事儿你可别跟祖母大人提起,免得她老人家又要为我担心了!”

“知道吗?”

淑兰再三警告。

“这……”

品兰被淑兰的话给说的有些犹豫了,她想了想,最后还是转头看向了盛长权,直言问道:“长权弟弟,我阿姐真的没事儿吗?”

她琢磨着淑兰的脸色,不确定地道:“可是,我看她现在的脸色确实是不好看呀?”

“难道,真的是因为累了的缘故吗?”

盛长权此时依旧是维持着沉默的状态,没有开口。

“阿弟,你?”

到底是亲姐弟,此时此刻,明兰第一时间就是明白了盛长权的想法。

明兰极其默契地看向盛长权,配合着他的动作,开口问道:“阿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话要说?”

听到明兰如此说话,品兰姐妹不由更是紧紧地盯着盛长权了。

“嗯!”

盛长权偏过头,暗地里给了明兰一个赞赏的眼神,而后沉吟着道:“不错,我确实是有些话要讲!”

此时此刻,哪怕是几人里最无知的品兰也是知道情况不对劲了。

“长权弟弟,我阿姐她……”

“难道……”

品兰紧紧地拉着自家姐姐淑兰的手,满脸的紧张!

“品兰姐姐,你放心,还没到那一步呢!”

盛长权摇了摇头,斟酌着道:“不过,淑兰姐姐的身子却也是快要不堪重负了!”

“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淑兰姐姐近几年来怕是受了不少的外伤吧?”

“什么?”

“外伤?”

这时候,不仅是品兰震惊,就连明兰也是不由地大吃一惊!

“难道,淑兰姐姐这几年里一直都是在……”

一想到淑兰在孙家被人拳打脚踢的画面,明兰的眼睛里顿时就是蓄满了泪水,暗恨自己为何不及早发现,也免得自家姐姐遭受如此磨难。

“这……长权弟弟……你在胡说什么呢?”

听到盛长权说出这样的话,淑兰也是有些不安了。

“我……我哪里受什么外伤啊?”

淑兰结巴着辩解道:“我……我这不过是近几天摔了一跤而已,没……没什么的……”

“品兰,明兰,你们别担心……”

“我……”

“哦?是吗?”

就在淑兰不断地“狡辩”之时,盛长权伸手一抓,直接握住了淑兰的手腕,然后将之一直紧攥住的那只袖口往上一捋,沉声道:“淑兰姐姐,若真是摔伤的话,那这些!”

“又是什么呢?”

明兰等人定睛一看。

却见,淑兰的那只手臂上尽是青紫伤痕!

其中,不仅有最新的红色伤痕,亦有早先的青紫淤伤,而更多的,则是有些发黑的痊愈疤痕!

触目惊心,叫人望之生畏!

……

……

(稍后刷新)

……

盛家西府。

寿安堂。

“老太太,东府来人了。”

“说是想要请您过府一叙,好为权哥儿接风洗尘呢!”

房妈妈从外间走了进来,开口向着堂上的盛老太太禀报道。

“嗯?”

“过府?”

盛老太太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放下了手里的佛经,微微诧异道:“茹安,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用午膳了?”

因为是要给盛长权接风洗尘,那自然就是得大摆宴席,故而盛老太太才会这般说道。

“呵呵!”

房妈妈微微一笑,然后极其熟练地搀扶起盛老太太,开口道:“老太太,眼下都已经快要到午时了!”

“您老可是足足看了快两个时辰的佛经了,也是时候该歇息一下了!”

房妈妈跟盛老太太是多年的老姐妹了,所以在私下里,她们二人说话却是要随意很多。

“是吗?”

盛老太太倒没察觉到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得快,她摇摇头,接过了一旁侍女递过来的枣红色拐杖,无奈感慨道:“以往倒是不曾察觉,怎么而今时间过的这般快了?”

“一眨眼,就是半天的功夫,真是时光易逝,韶华易老啊!”

“呵呵!”

“老太太,您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

房妈妈抿着嘴乐道:“就算时间再怎么流逝,可您在茹安的心里头啊,那却永远都是那个风华绝世的侯府姑娘!”

“无论是马上马下,功夫俱都是了得啊!”

“哈哈哈!”

“茹安,你这家伙怎么年纪越大,嘴巴越甜呀!”

盛老太太被房妈妈的话给逗得乐了起来:“要是你早些年的时候也是这般能说会道的话,那我定然是要将你留在侯府里,免得你跟过来像个奸佞小人似的,整日里只会说好话来迷惑我!”

“老太太~”

房妈妈笑着唤了一声,整个人似乎都是洋溢着丝丝快乐的气息。

“我说的可都是些真话啊,哪里是跟那些戏本里的奸臣们一样,欺上瞒下,欺骗主君呢!”

房妈妈说的有些委屈,为自己喊冤道:“老太太,您这可真是冤死我了!”

“哈哈哈……”

盛老太太这次笑得极为开怀,仿佛是回到了曾经还没有嫁人的那段时间里。

“好了,咱们快走吧!”

笑过之后,老太太倒也是催促道:“去得早些,也省得东府那边,还要老嫂子等我!”

“是,老太太!”

房妈妈知道轻重,于是赶紧指挥着赶车的把式老黄套牢马车,然后就扶着盛老太太坐了上去。

“老黄,去东府!”

房妈妈对着车把式老黄叮嘱道:“尽量在午时三刻前赶到!”

“唉!”

“晓得了!”

老黄答应一声,而后鞭子一扬,噼啪一声敲在了车辕上。

“老太太坐好,车子走喽!”

……

东府。

“咚!咚!咚!”

李氏带着长松的娘子文氏,走到了大老太太的屋子外,轻轻地敲了敲门,向着里面的人禀告道:“母亲,家宴已经摆好了!”

“哦?那你二婶那边可派人去请了?”

李氏的话音刚落,大老太太的声音就突然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被大老太太责骂一顿后,李氏此时倒是显得极为乖顺了,虽然没有在大老太太的眼皮子底下,但她却依旧是做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来样。

“还请母亲放心!”

“二婶婶那边,儿媳妇也是着人去请了!”

“吱呀!”

一声轻响,李氏面前的大门忽然就被打了开来。

“嗯,那就好!”

大老太太点了点头,表示安心。

此时,盛维刚好搀扶着大老太太小心地走出门外,他转头对着自己娘子吩咐道:“对了,娘子!”

“母亲这边就由我来服侍,你快去前边迎迎二婶婶,顺便也叫孩子们都出来,大家伙儿一起团聚一番!”

盛维知道自己母亲喜欢热闹,故而提醒着李氏,叫齐所有的孩子。

“是,官人!”

李氏听到盛维这般吩咐后,当即就准备转身离去,不过,恰在此时,她的心中蓦地一动,记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儿。

“官人,既然要团聚,不若我们再叫人去孙家那边,把淑兰给叫回来吧!”

李氏停下脚步,试探地问道:“毕竟,淑兰和权哥儿的关系也是极好的,让他们姐弟两见见面,也是应当的!”

“这……”

看着李氏眼里的哀求之色,盛维却是有些犹豫了。

他知道李氏这是在心疼淑兰,想让她回来看看她,但是,今日这事儿却是不怎么好办。

当然,不是说盛维不同意淑兰回来,而是他担心孙家那边会弄出些什么幺蛾子,会阻止淑兰回来。

今日的家宴毕竟是要为盛长权接风洗尘的,若是当真出现了什么波折的话,那不仅是二房会不高兴,他们大房一脉的脸上也是难免会有些难堪的。

因此,盛维才会左右为难。

“儿媳妇这话倒是说的不错!”

就在盛维犹豫的时候,大老太太却是开口了。

“媳妇儿,你再叫人去一趟孙家,就说我这个老太婆想孙女了,让他们家把淑兰送回来!”

大老太太此时还真不知道淑兰的处境,只是开口吩咐。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