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三百章 坦白 纳妾

第三百章 坦白 纳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一小时后刷新)

……

若非如此的话,那她也不可能是忍受了这么久而无一句怨言吐出。

盛长权估摸着,若是此事再掩盖下去,那不出三年,淑兰定当是会香消玉殒,魂归冥冥。

“淑兰姐姐,难道这些东西,你都不在乎的吗?”

“甚至,这些事儿,你连父母亲人都不愿意告诉吗?”

听到盛长权说的这些,淑兰依旧没有动弹,只是静静地保持着自闭的模样,不发一语。

眼见如此,盛长权也不由地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想着什么破局之法。

良久,他忽的诛心道:“还是说,大伯父他们其实是知道你的事情?”

“但他们,却依旧是逼着你继续过下去吗?”

盛长权的诛心之语,顿时就吓住了淑兰!

“不!”

“不是的!”

“我爹爹和娘亲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

淑兰害怕此事会影响到盛维夫妇的名声,于是赶紧开口为他们辩解道:“长权弟弟,你不要做这些无谓的猜测了!”

“这件事主要是我故意瞒着家里人,不想让他们知道的!”

许是害怕盛长权会对自己亲人产生什么不好的感想,淑兰赶紧将东府从这件事情里摘了出来。

“为什么?”

“阿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盛长权知道淑兰所说不实,但他却无意拆穿,只要今日品兰知晓了这件事儿,那就说明大老太太也是将会知道的。

如此,他的目的也就是完成了。

“品兰!”

眼见品兰开始爆发,淑兰赶紧转过身子,安抚起自家的妹妹了。

不过,很可惜,这种效果并不好。

“品兰,你听我说……”

淑兰拉住品兰,详细地说出了她“那时候的想法”,虽然说得很有说服力,但这对性情中人盛品兰来说,却是一点儿用也是没有的!

“阿姐!”

“这件事情我要告诉祖母,让她老人家来为你做主!”

纵使淑兰说了许多,但品兰就认准了要告诉大老太太,求她老人家来为此事做主。

“不……不行!”

淑兰急了!

“品兰,祖母年纪大了,你可千万不能将这事儿告诉祖母呀……”

“……”

“当!”

就在淑兰准备拉着品兰详说其中的“理由”之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姑娘,到了!”

马车外,小桃的声音忽然传了进来。

“正好!”

品兰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眼泪,然后猛地站起身子,率先下了马车!

其力道之大,速度之快,一时间竟是让盛长权也是“阻拦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飞也似地跑进了东府后院。

“不好!”

“品兰,你别走!”

看见品兰的动作,后面的淑兰是真的急了!

不过,她的着急却也只是无用之功。

“淑兰姐姐!”

明兰扶着焦急的淑兰,一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这件事儿你是拦不住的,品兰姐姐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

“事到如今,只有由堂祖母做主才是最好的处理结果!”

对此,淑兰也只能是无奈地接受。

……

(一小时后刷新)

……

……

因为是品兰先进去的,所以当淑兰与明兰姐弟一起踏入屋子里的时候,整个房间里就已经是坐满了盛维他们家的人。

淑兰进去的第一眼,就是瞧见了她家的所有人,包括大老太太、盛维,还有长松等人三代之人。

“祖母!”

当看见坐在堂中上首的大老太太时,淑兰第一时间就是情不自禁地更咽了起来。

“祖母……”

“淑兰!”

“我的淑兰……”

不仅是淑兰内心激荡,大老太太同样也是情绪激动地不能自已!

她强撑住自己的身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赶紧朝着淑兰的方向疾走了几步,晃晃荡荡地冲着她伸出了手,嘴里唤道:“孩子,你……受苦了!”

“是祖母对不起你!”

“对不起你呀!”

“……”

大老太太的嘴里不住地呢喃着。

眼下,大老太太的内心痛苦无比,她只觉得心里宛若刀割一般,莫名地揪痛!

就跟当年她的长女盛红夭折之后的心情如出一辙。

不仅是大老太太神情异样,盛维夫妇和品兰兄妹几人也是一般无二,甚至,李氏、品兰、还有长松的妻子文氏更是眼眶红润,垂泪不止,模样极其的狼狈。

很明显,这是品兰已经将孙家的所作所为给他们说了一遍了,要不然的话,众人的反应也不可能是这般。

“祖母!”

淑兰赶紧上前几步,一把扶住了大老太太,同时,那路上一直强忍着的眼泪也是忽然就在这一瞬间留了下来。

“祖母!”

“这事儿不怪你们,是淑兰自己命薄!”

淑兰咬着嘴唇,摇了摇头:“祖母,您老人家万不能因为孙女的事儿而生气,这对您的身子不好!”

“淑兰……”

看着淑兰这种地步了,却依旧是在关心着自己的身子,大老太太的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好孩子!”

“你别哭!”

大老太太到底是经历了大半辈子风雨的女强人,眼见淑兰的事儿确实是跟如兰所说的一样,那她顿时就是要开始行动了!

“淑兰,你别怕!”

“你快跟祖母说,你在孙家究竟是过的什么样日子?”

“是不是真的如品兰说的那样,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

大老太太用手擦掉淑兰脸上的泪珠,嘴里的语气既恨且怒,仿佛是有团火焰在燃烧一般。

不过,在这怒火之中,同样也是夹杂了丝丝对淑兰的疼惜、爱怜之意。

“祖母……”

淑兰先是摇摇头,似乎还是不愿说出实情,不过,在大老太太犀利的眼神逼问下,她最后还是坚持不住,只得吐露了实情。

“祖母,其实自我嫁到孙家之后……”

“……”

当淑兰终于向家里人坦白自己这些年所过的生活时,盛长权和明兰两个人却是安静地找了个位子坐下。

深藏功与名。

在其他人的心思都是放在淑兰身上的时候,盛维却是抬头冲着盛长权他们二人苦涩地笑了笑,仿佛他也是今日才得知淑兰的情况一般。

既无奈,又心酸,将一个心疼自家女儿的老父亲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大老太太那边的话还在继续,明兰姐弟也不好开口,所以他们也只是恭敬地对着盛维行了一礼,以示尊敬。

“看这样子,大伯父倒像是真的不知道淑兰姐姐的事儿啊?”

“难道,阿弟之前猜的那些都是错的吗?”

在看见盛维的表情后,明兰顿时就是心软,选择相信了他,觉得盛长权之前的那些猜测都是不准的。

毕竟,她觉得没有哪个父亲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女儿受苦而无动于衷。

不过,明兰选择了相信盛维,但盛长权却是与之相反。

在他看到盛维那后悔自责的神情后,心里却是愈发的警惕起对方来了。

“我这个大伯父还真是不简单啊!”

盛长权剑眉一挑,眼神中带着些许忌惮:“难怪他能把大房的生意做到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些年来,盛维可不仅是供着他们大房自家的开销,同时亦是负责盛紘在京里的一切活动经费,甚至,就连二房一脉在京城里的生活用度,他们也是提供了一部分。

京城居,大不易。

能有这般财力,亦是可见盛维的生意究竟是有做的多大!

面厚!

心黑!

手狠!

看来盛维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几种品质所起到的作用,那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盛长权一边听着淑兰的过往,一边在心里暗暗分析着盛维的性格,下意识地将他作为了自己将来可能存在的敌人,在脑海里不断地勾勒着未来的计划,以之作为预防。

不得不说,这么些年过去了,盛长权性子里的稳健却是愈发坚挺了,连自家的堂伯父都开始潜意识地戒备起来了。

……

另一边。

从淑兰嫁到孙家的第一天开始,她就是从没得到过孙家人给予的应有的尊敬。

无论是儿媳的身份,亦或是娘子的身份,在孙家母子看来,尽皆是一文不值!

刚开始,淑兰还可以安慰自己,说官人孙志高的冷淡不过是读书人的傲气,婆婆孙黄氏的立规矩也不过是想给自己个下马威,好让自己能够尊敬她。

所以,在淑兰想来,只要自己能够一直坚持不懈以真心付出,那对方待自己的态度就一定会改变,会把自己视作孙家的一份子。

故而,无论是孙黄氏的故意挑事,还是孙志高的不远不近,淑兰都是无怨无悔。

可是!

淑兰绝对没有想过,她居然是要过这样的日子长达六年之久!

甚至,还不仅是六年……

在淑兰嫁过去的头一年之后,他们的行为就开始愈加过分!

从一开始的早晚向婆母请安,到一日三餐地做饭、布菜,这些都需要淑兰亲力亲为,甚至,孙黄氏在这些年里,竟是更加过分地要求她每晚睡在她的房间里,时时刻刻伺候着她。

包括守夜、添被,乃至是倒夜壶等一系列具有极大侮辱性的活计!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又会是如何呢?

不过是让本就不喜欢淑兰的孙志高愈发地讨厌她而已,因为淑兰几乎每晚都要在孙黄氏的房间里伺候,所以他们二人基本上一年也没有几次同房的机会。

这样一来,那淑兰又如何是能怀上孙家的骨肉呢?

所以,到最后,淑兰就更是成为了孙家母子口中的那种“不下蛋的母鸡”,在孙家的地位愈发的底下!

发展到最后,淑兰就更是直接成为了孙家母子的出气筒,不仅是日常里要受到孙黄氏偶尔的“上手敲打”,还要承受孙志高的“醉拳”。

因为这些年来,孙志高的学业愈发荒废,虽然他嘴上强自撑着不说,但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却是比谁都要明白,知道他自己的将来怕是与科考无缘了。

不过,孙志高虽然晓得,但他却已然是放飞自己的心儿,换句话说,他就是玩野了,没有心思再放在读书上面了,故而,一旦他与那些“好友们”喝醉了之后,就会真情流露,暴露他内心深处无处发泄的暴虐!

因此,近些年来,淑兰所遭受的“醉拳”也是愈发的多了。

而最近让淑兰感到绝望的则是,孙志高竟然是要纳一个青楼女子入门,要她喝一杯对方敬的姐妹茶!

对此,淑兰自是不同意。

因为,那是她死都不能同意的事儿!

其实,这倒不是因为淑兰不愿意孙志高纳妾,而是她不能毁了盛家的名誉,让家族声誉毁在了她的手里。

“什么?”

“那个畜生竟然要逼着你喝一个贱婢的姐妹茶?”

大老太太怒不可竭!

“他孙家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这么侮辱我盛家!”

“无耻!”

“卑鄙!”

“这孙家是想找死!”

“……”

不仅是大老太太等长辈生气,就连长松、长梧也是不能忍了!

尤其是长梧,他本就是准备走武官的路,所以的他的脾气也是盛维他们家里最急躁的。

因此,他眼见孙家凌辱自己大姐,且还要毁了自家几十年辛苦维护的声誉,激愤之下竟是打算亲自打上孙家,打死那个孙志高!

“祖母,就让我现在过去打死这个畜生吧!”

长梧猛地站了起来,直接向着大老太太请缨道:“也省的家族清誉被毁,还能为阿姐报仇!”

“我一定要孙家的那对畜生后悔!”

说完,长梧也不待他人回话,自顾自地就是往外走,似乎是真的要去打上孙家的大门。

“住口!”

看见长梧真的准备这样做,盛维立即就是努力!

“长梧,你给我站住!”

盛维一身大喝:“你小子是要做什么?”

“难道你还要以自己的小命来给那两个畜生陪葬吗?”

孙志高毕竟是个秀才,若是他被长梧给锤杀了,那这事儿就大发了,别的不说,盛长梧那就绝对是要给他一命赔一命的。

这是朝廷法度,无可更改!

最起码,是盛家眼下无法更改的。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