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三百零六章 虎威 吕梁山

第三百零六章 虎威 吕梁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明早再看吧,今天加班太迟了!)

……

“是!”

“儿子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盛维迅速地认错,同时还狠狠地磕了一个响头,以示真诚。

其实,盛维说的这般干脆,但他的心里还真不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他也是知道大老太太这是在为什么生气,但他却是真的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错的,顶多,也就是识人不明,赌输了一步而已。

而盛维之所以这么干脆的认错,其实就是害怕大老太太年纪大了,她老人家会因为这一时的怒气而产生了什么不好的后果。

平心而论,盛维身上或许是有许多不好的东西,但他的孝顺却是真的。

不过,他的这个反应却并不能让盛老太太满意。

“你……”

“……你……你这……真是要气死我啊!”

知子莫若母,眼见盛维这般直接就跪地认错了,大老太太自然也是极清楚他心底里的想法。

“好!好!”

“既然你认错了,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母亲的心狠了!”

眼见盛维依旧还是不开窍的模样,大老太太也终于是忍不住直接上手了,她握紧手里的拐杖,扬起来就是给了盛维一下!

“啪!”

“嘶~”

一阵吸气之声响起!

盛维到底是养尊处优惯了,这突如其来的一拐杖顿时就是将他曾经的记忆给唤醒了过来。

“你……你……现在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大老太太毕竟是年纪大了,光这一下就难免是有些气喘了。

当然,这其中也未尝是没有心疼儿子,不忍下手的意思。

“母亲,儿子是真的错了!”

盛维不说其他,就只认错。

“好,你认错!”

“认错!”

大老太太听完之后,再也顾不得留手了,一下子就是一串连击!

“啪!啪……”

好几声沉闷的响声,顿时就是回荡在屋子里面。

……

且不说东府这边的盛母教子,而另一边的盛长权在答应与盛老太太的约定后,当即也就是准备开始行动了。

毕竟,时间也是颇为紧张的,只有三日的光景可以解决淑兰一事,所以盛长权难免是要抓紧些。

不过,在做这事儿之前,盛长权却是还有一事要做。

那就是,得先去宥阳城里的镖局一趟,将某个傻大黑粗给带回来。

当然,这接人不是最主要的目的,盛长权在意的实则只是那镖局里的托运的东西而已。

那里面,可是装着他六载光阴的部分收获啊!

“阿弟!”

当盛长权正走出门去的时候,明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第一时间就是追上了他,一起走在了街道之上。

“阿姐?”

盛长权回头瞧见了明兰,不由的一脸惊讶。

“阿姐,我是要去接长卿回来,你这是……要随我一起?”

看着明兰跟了上来,盛长权顿时就是觉得有些惊异。

……

(明早再看吧,今天加班太迟了!)

……

“不错,我也要跟着你一起去!”

明兰上前几步,一把就拦住了盛长权。

“嗯,一起!”

明兰拽住盛长权的衣袖,想也不想地就这般回答。

“什么?”

“阿姐,你真的是要跟我一起去?”

听到明兰这话,盛长权立马就是开始怀疑今日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要不然的话,自家姐姐怎么可能是懒蛇出洞,愿意出去呢?

其实,依照明兰懒散的性子,她今日无论如此也不应该是愿意走这么远而去迎接徐长卿的呀?

徐长卿又不是卫姨妈,怎么可能会让明兰在心里这般记挂,这一点儿也不“盛明兰”啊!

“难道,是明兰有什么事儿想要请托自己的吗?”

盛长权不由在自己的心底里这般猜测。

“呵呵!”

“阿姐,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儿,不妨就直说吧?”

盛长权觉得自己已经看透明兰了,他转过身子,轻轻地笑笑,直言说道:“若是当真是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的话,阿姐,你尽管说!”

对于明兰的事儿,盛长权自然是大包大揽,一口应下。

“哼!”

“我才没有事儿要求你呢!”

明兰翻了个白眼,直接就被气得冷哼了一声!

“我只不过是想要跟过来去取你送的礼物而已!”

“阿弟,你想太多了?”

明兰拉着盛长权的衣袖,神色有些不满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啊?这个呀!”

听到明兰说的这句话,盛长权也终于是想起自己之前和明兰说的那些东西来了。

“哎呀!”

“瞧我这脑子!”

盛长权“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瓜子,恍然大悟道:“今日事儿太多了,一时之间竟是忘了这件事儿!”

“真是失策!失策!”

“哼!”

明兰也不管盛长权这幅做派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好了!”

“阿弟,咱们快些走吧!”

明兰取过了一旁小桃递过来的帷帽,将之戴好,而后伸出双手使劲地推着盛长权往前走。

一边走,还一边嘴里催促道:“阿弟!”

“再不走,等咱们回来的时候,这天色可就要晚啦!”

闻言,盛长权不由无奈地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正悬挂着的火红日头,一脸无语。

“阿姐!”

“就算你是心急着想要拿到我送你的礼物,但那也用不着睁眼说瞎话吧!”

盛长权满头黑线地瞪着自家姐姐,十分地头疼。

“阿姐,你看看!”

“就这明晃晃的太阳,怎么可能会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就消失?”

盛长权朝着另一边的小厮招了招手,示意着他牵来府里的马儿:“阿姐,咱们到虎威镖局也不过只要半个时辰而已,哪里还需要等到天黑?”

虎威镖局,就是盛长权找的镖局,是专门用来押运他六载游学所累积下来的东西。

“我不管,反正你得给我快些走!”

在盛长权的面前,明兰倒是颇为罕见地任性起来了。

她嘟着嘴,心急地推着盛长权,面上一片急切:“阿弟,你可别忘了,你还要在三天之内解决掉孙家的事情呢!”

“反正,你得给我快些!”

“行!行!行!”

被明兰搅得没办法,盛长权最后无奈之下,也只得是顺着明兰的意,加快了行动。

不过,因为他们是来镖局取东西的,所以盛长权干脆也就没有坐车,而是直接骑马赶路。

原本,盛长权是打算骑乘自己的爱马——黑风的,不过,因为明兰横插一脚,非要跟着他一起过来,所以盛长权到最后也只能是选择了府里一匹性子温和的马儿,二人同乘一骑赶往虎威镖局。

毕竟,黑风性子烈,除了盛长权之外,其他人谁都没有资格,也没有办法能骑上去。

唯一的一次例外,那还是徐长卿用计灌醉了对方,才侥幸得手一次。

不过,自那以后,黑风就与徐长卿有些不对付,时而就会借机踹他几蹄子,甚至,凡是徐长卿给喂的酒水,黑风那也是一概不尝的。

“哒哒……”

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响起,明兰姐弟二人速度极快地就已经赶到了目的地,来到了镖局门前。

“阿姐,到了!”

看着眼前占地颇为广阔的一栋府邸,盛长权手拽缰绳,轻声地对着明兰提醒道。

“嗯!”

明兰微微点头,面上却是极为淡定,浑然没有一丁点的不适。

因为明兰姐弟自小就是被盛老太太教导过马术,盛长权暂且不提,明兰的马术亦是得到了勇毅候府的嫡传,那自然也是极为厉害的。

要不然的话,当年她也不会是在吴大娘子家的那场马球场上赢过余嫣红了。

毕竟,那可是反败为胜,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追上去反超的。

“踏!”

盛长权率先下了马,然后迅速地回过身来,轻轻地摸了摸身边的马儿,安抚着它因为自身重量变化而产生的不安感。

还别说,这府上的马儿虽然脚力不强,不是什么千里马,但它这温顺的性子却是极好的。

“阿姐,小心!”

盛长权扶着明兰站稳,而后抬头看向了前面那写着“虎威镖局”四个大字的牌匾,笑着道:“到了!”

“这里就是我选的镖局了!”

“虎威镖局?”

明兰一边活动着自己的身子,一边颇为好奇地转头看向盛长权:“阿弟,这虎威镖局是最近才开的吗?”

“我这几年在宥阳城里怎么没见到过这家镖局呀?”

因为此世的镖局服务范围颇广,除了负责押送珍贵货物之外,他们还兼职快递、信使,乃至是保安等多项职业。

总之一句话,只要雇主能出得起钱,他们能做得到,且要求还在朝廷律法所允许的范围内,那镖局就什么活儿都能接!

也正因为镖局的这种特殊性,所以凡是有什么新的镖局成立了,那他们的名头也必然是会响彻整座城池的。

“阿姐,这里并不是虎威镖局的总部。”

盛长权摇了摇头,向着明兰解释道:“其实,虎威镖局的总部是在北方,他们的大本营也是在燕州吕梁山上。”

“几年前,我在跟着师傅游历燕州的时候曾经侥幸帮助过他们的老大一次,因此才和他们这群人有些交情,再加上他们这次又恰巧来南方设立聚点,故而我才会拜托他们顺便帮我押送这笔镖的。”

盛长权言简意赅,直接吐露了双方的关系。

“吕梁山?”

听到这个名字,明兰顿时就是一惊!

“阿弟,你刚才说吕梁山?”

“是那个号称一百零八神魔将的吕梁山吗?”

明兰一把抓住了盛长权的手腕,神情紧张!

“呵呵!”

“阿姐,你听谁说的这个啊?”

盛长权听得有些哭笑不得:“还一百零八神魔将?”

“阿姐,你当是在看什么话本传记吗?”

“阿弟!”

瞧见盛长权不在乎的模样,明兰终于是恼了!

“啊?行!行!”

看见明兰似乎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盛长权赶紧认错::“阿姐,我错了!”

“我错了!我错了!”

“阿姐,你别气了!”

“阿弟!”

明兰自然是知道盛长权脸上的不以为然,她抓着盛长权的右手并没有放松,反而依旧是紧张兮兮地道:“阿弟,我听说吕梁山上的那群人都是些杀胚,你……”

盛长权伸手一压,示意明兰不要胡说。

“阿姐,你在说什么啊!”

盛长权压低了声音,小声道:“阿姐,这事儿你别胡说!”

“这吕梁山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没有外面传的那么邪乎!”

“而且,这吕梁山地处本朝与凉国边界,若是他们不凶残一些,又哪里能活得下去?”

“我……我不管……”

明兰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阿弟,我不管这吕梁山是好的还是坏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吕梁山上的那群人认识?”

作为官宦之家的姑娘,明兰自然是对政治上充满了敏锐性。

她没有在意其他,只是瞬间就发现了盛长权身上最大的问题。

“呵呵!”

“阿姐,你放心!”

盛长权反手握住了明兰的右手,轻轻一捏,小声道:“其实,我跟吕梁山的交情就只限于他们的老大,别的人也并不清楚我的具体身份。”

“而且,就算是吕梁山的老大,也不是真的知道我的底细!”

盛长权微微一笑,显得颇为得意:“其实,我在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一直都是乔装打扮,隐藏身份的,阿姐你放心就是!”

“嗯?”

明兰皱起了自己好看的眉头,有些怀疑:“真的?”

“自然是真的!”

“那……那你这次的东西是怎么让人家押送过来?”

“难道,不是因为你们之间的交情吗?”

明兰怀疑地看着自家阿弟,心里头觉得他隐瞒了什么。

“阿姐,我这次没有亲自出面,只是让长卿找上虎威镖局的总镖头,请他接下这一单而已,他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那……那就好!”

明兰的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她发现自己二人站在这里颇久,已经是引得虎威镖局的人有些注意了,于是赶紧闭上了嘴巴,不在开口,生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吐露出什么消息出来。

“哈哈,盛老弟,你来了!”

就在明兰姐弟刚刚停止交谈的时候,虎威镖局的大门里突然是走出了一个人。

“王老哥!”

盛长权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