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三百零七章 寒戟 软剑

第三百零七章 寒戟 软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盛老弟这话说的,可真是有趣啊!”

盛长权口中的王老哥听到他这么说话,顿时就是咧开嘴,哈哈一笑。

“嘿!”

“盛老弟,我老王这辈子没啥大本事,文不成,武不就,混人一个,也就只能是在这热闹的人世间胡混一场。”

他嘴上说着贬低自己的话,但他的动作却是显得十分潇洒。

“不过!”

“虽然如此,但我老王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手的!”

他豪放非常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面上露出了几分傲然之色。

“别的不说,就说我这肚子!”

“它可是给我争足了气啊!”

王老哥挺着胸,叠着肚,满脸的红润,整个人从外表上看起来就更是红光焕发,神采奕奕了。

不过,这一幕在旁边的明兰眼里看来,却是颇为滑稽,这位王老哥仿佛是只要开屏的大公鸡一样!

骄傲得都快可以突破种族限制,从公鸡变成孔雀,继而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嘿嘿!”

“我这肚子,多了不敢说,但那十斤的酒量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老哥还不知道对面有人已经把自己看成是只大公鸡了,他只是狡黠地一笑,粗狂的脸上亦是罕见地露出了三分的憨厚讨喜之气。

王老哥本姓王,单名一个峰字,是个地地道道的燕北汉子。

他的长相看起来颇为的粗狂,带着北方人特有的蛮荒之气,方口阔鼻,皮肤黝黑,而且他不止是身躯魁梧,就连平时的坐卧行走,也总是挺直着腰杆,浑身紧绷,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手一样,实在是叫人畏惧。

王峰这个人就像是荒野中的雄狮一般,时时刻刻都给人以一种威胁之感,显然是和他先前自我介绍的不一样。

老王,特么的根本就不是他说那样,是个什么普通人!

“呃……盛老弟,这位是?”

就在这位雄壮的威武汉子正准备继续和盛长权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是突然注意到了他身后的明兰。

对此,明兰也只能是低下头,暗地里朝着这位粗心的王老哥狠翻了个白眼,而后恨恨地腹诽着:“眼睛是怎么了?不好使吗?明明我这么大的人,竟然现在才看到……”

“哈哈!王老哥,这是家姐!”

盛长权超前走了两步,不动声色地挡在了明兰的身前,而后,朝着这位大汉王峰拱了拱手,介绍道:“王老哥,你也知道,我这次可是托了你们虎威镖局运了一大笔的东西呀!”

“虽说,那些玩意儿尚不怎么值钱,但到底是我这六年多的收获,所以情急之下急着赶来,却是无意将家姐给带过来,还望王老哥你不要介意。”

“唉,盛老弟说的什么话?”

王峰直接摇晃着他熊掌般的大手,豪气地拍了拍盛长权的肩膀,开口道:“盛家妹子来就来了,又有什么好避讳的!”

“咱们家虎威镖局可不是外面那些娘们唧唧的家伙,咱们啊,百无禁忌,可不讲究这些!”

这个时代有个迷信的说法,就是说女子不能在客船、军营,乃至是屠宰场等一系列阳刚、爆烈之地走动,要不然的话,她们身上的阴气就会冲撞了天上的神仙,会使得那些地方的主人家遭受诅咒、厄运。

而镖局也同样如此,虽说各家规矩可能不一样,但他们向来都是一直保持着运镖回来的第一天不可让女子进门,以防止下次运镖会因此而带来一些不好的东西。

这些传言虽然很假,但大多数人都是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不管灵不灵,都是一味地维护着这里的规矩。

不过,很显然,虎威镖局并不在此列。

“哦,那就多谢王老哥了!”

盛长权笑着一抱拳,表示自己承情了。

其实,盛长权早就知道虎威镖局并不在乎这些。

毕竟,他们的镖师里可也就是有着不少的女镖师,甚至,就连他们的老大,那位吕梁山上的杠把子,同样也是位姑娘!

当然,那一位除了样貌什么的是个姑娘家之外,动作、性子还有能力,可一点儿也不符合当下世人对女子的定义。

因此,对方……只能算特例。

“唉,行了!”

“盛老弟,你们快随我进来吧!”

王峰摇了摇头,直接请明兰姐弟进门,同时,他的嘴里也开始真心示意地表示道:“盛老弟,咱们哥俩谁也跟谁别客气了!”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要急着取回东西的,而你也知道,我们镖局回来的第一天,也都难免是有些忙的,所以……”

“唉,王老哥,你别说了,我都懂!”

盛长权带着明兰跟在王峰的身后,此时听他这般言语,那自然也就是知道他的潜台词了。

“既然如此,那王老哥你就先去忙吧!”

“我们这里,你只需指派个小兄弟带着我们就好了!”

说实话,别看盛长权跟王峰好像交情有多好似的,其实并非如此,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不过就是肮脏的金钱交易罢了。

你出钱,我押镖,双方交割的几位清楚。

“那……那好吧!”

王峰十分“勉强”地答应了盛长权。

盛长权终究只是个客人,王峰与他说的那些也不过都是些世俗的客套而已,在他不知道盛长权的真实身份下,王峰又怎么可能会真的拿他当自家兄弟?

不过,是说些个场面话,结交一下大主顾而已。

故而,眼见盛长权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意见,那王峰自然也就不会磨磨蹭蹭的再说些什么虚假客套的话来。

“盛老弟,那我老王就提前说声对不起了!”

王峰对着盛长权一抱拳,而后就是伸手一扬,直接把远处的一个小家伙给叫了过来。

“二刀子,你过来!”

“啊?哦!”

那被喊过来的小家伙当即就是手脚麻利地从远处跑了过来。

“王镖头,你叫我?”

二刀子看模样,也不过是十二三岁,与盛长权的实际年龄一般大,不过,若是只看他们二人的个头,怕是谁也猜不到他们竟会是同龄人。

毕竟,六年前的时候,盛长权就已经是比同龄人要高大的多了,此时,就更是如此。

甚至,就算是和身边大狗熊也似的王峰相比,盛长权亦是不差太多。

虽然高度、厚度等数据没有王峰的好,但他整体的视觉效果却是要比他更强!

因为,盛长权的身材十分之完美,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黄金比例。

增之一分则是嫌长,减之一分则实嫌短,完美的刚刚好!

“盛老弟,这小家伙叫二刀子,是上个月从吕梁山总部那边赶来这里的,对于这儿的环境,他才是咱们那群大老粗里最熟悉的!”

“你要是什么不懂的,就只管问他!”

王峰对着盛长权解释了几句后,就转过头对着二刀子交代道:“二刀子,你且听好了!”

“这位盛郎君和盛娘子,乃是咱们镖局的贵客!”

面对镖局里的小伙计,王峰言辞句厉,一点儿也没有之前他对盛长权那般的客气。

“他们此次来,只是为了取回他们的镖物,你且先带着两位贵客去仓库那边和老胡交接一下,让他把盛郎君的镖物给取出来,知道吗!”

“记住,动作要快,可千万别耽误了盛郎君他们的时间!”

王峰牛眼一瞪,对着二刀子吩咐道。

“是,王镖头!”

听完王峰的命令后,二刀子昂首挺胸,努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这般努力表现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在王峰这位王镖头的面前出头,还是想……

在明兰的面前“孔雀开屏”?

盛长权发现,这狗日的二刀子似乎是有些不对劲,因为这家伙竟然是在不停地用着视线余光来偷看明兰。

虽然明兰的头上戴着顶帷帽,但是凭借着她的身段、气质,就足以是让从山上下来的二刀子神魂颠倒了。

盛长权注意到,每每在二刀子瞧见明兰的时候,他脸上的红晕就愈发明显,眼睛也眨得贼快,就好像是很紧张一样!

不过,因为二刀子是以前都是生活在山上的,气压较低,故而他的脸色也一直都是布满了高原红,所以一时间倒是没人发现他的异样。

但是,盛长权却是不同,走了六年的游学路,他的眼界,以及敏锐的观察力却是不俗的,因此他才能发现这一点。

于是,盛长权当场就是眯起了眼睛,心中颇为紧张地盯住了这个家伙,开始警惕他了。

“嗯!”

一旁的王峰倒是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他只不过是朝着二刀子点了点头,似乎是颇为满意二刀子的这种精神样貌,很欣赏他的昂扬斗志。

“盛老弟!”

在二刀子“出色”的表现征服了王大镖头之后,他就立马转过头来,对着盛长权开口了。

“我已经吩咐过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儿的话,尽管叫二刀子去做就行!”

“呵呵!”

对方的潜台词,盛长权自是听懂了,他笑着点了点头,道:“有劳王老哥费心了!”

“既然如此,王老哥,那你若是有事儿就先忙去吧。”

盛长权意味深长地瞅了眼自己身边的二刀子,笑得很是奇怪:“弟弟这边,有二刀子在就足够了!”

“想必,他是不会叫人失望的!”

“嗯,那……”

“那……哥哥就先走一步了!”

看起来,王峰确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忙,只见他向着明兰姐弟两一抱拳,口中抱歉道:“盛老弟,这次真是对不住了!”

“日后,若是有时间的话,咱们哥俩再好好地聚聚!”

“这次,就先算哥哥我失礼了!”

盛长权笑着对着王峰点了点头,一脸的理解。

……

“盛郎君,咱们……走吗?”

待到王峰已经走远了,二刀子方才是小跑着上前来,对着盛长权姐弟两建议道:“其实,从这里到镖局里的仓库那边是还有些事儿要做的,怕是……要耽误些时间……”

二刀子的这句潜台词,则是希望盛长权他们能抓紧些时间,后面的程序怕是要耽误不少功夫。

“哦?这样啊!”

盛长权转过看身子,看似不经意,实则精准无比地挡住了二刀子偷望明兰的视线当中,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快些过去吧!”

“是,盛郎君!”

虽然被人隔开了视线,二刀子的心里有些失望,但他也不敢言语,甚至,都不敢表露出一点点的异样出来。

毕竟,明兰姐弟乃是镖局的贵客,和他的身份却是不同的。

他们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山鸡又哪里能配得上凤凰呢?

不过,就算二刀子再怎么难受,他的女神明兰却是压根就不晓得这件事儿。

一直跟在盛长权身边,戴着顶帷帽的明兰始终是不发一言,只是乖巧地追随在盛长权的左右,充当一位安静的美少女。

看样子,除非必要,明兰还是不愿意接触吕梁山的那些人。

“对了,二刀子,我的那个兄弟现在在哪儿?”

看着在前面引路的二刀子,盛长权忽然开口问道:“他叫徐长卿,应该是已经到了你们镖局里了吧?”

“啊?盛郎君,你是在说……长卿大哥吗?”

二刀子不敢怠慢,赶紧停下了脚步,快速回答道:“若是长卿大哥的话,那他昨日的时候,就已经是追上我们押镖的队伍了。”

“现在,他应该是在胡老那儿,守着他的……不,是盛郎君您的镖物。”

听到盛长权问到徐长卿,二刀子却是想起一件事来——“看来,盛郎君这次取镖倒是不会怎么麻烦了啊!”

因为徐长卿一直就是守在盛家的那批镖物上,所以现在盛长权要是取镖的话,倒是简单了不少。

……

果然。

当二刀子带着明兰姐弟去见王峰嘴里说的那个老胡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是见到了徐长卿的身影。

不过!

“啊?阿弟,那……真的是长卿吗?”

当明兰见到徐长卿那傻大黑粗的模样时,整个人顿时就是惊呆了!

她诧异地张大了小嘴,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这……长卿,怎么黑成了这般模样?”

“少爷!姑娘!”

还不待盛长权说话,不远处,已经瞧见了明兰姐弟的徐长卿顿时就是乐颠颠地跑了过来。

“少爷!”

“少爷!”

“您的两件东西,我可是一直给您守着呢!”

徐长卿还不知道自己的模样,给了明兰多大的冲击,他现在只是顾着抱起一方两米左右长的檀木匣子,快活地跑了过来。

“少爷,您看!”

徐长卿献宝似的跑到了盛长权的面前,伸手一推,顿时就是将这木匣子给打开了。

而站在盛长权旁边的明兰,此时也顾不得徐长卿的模样了,她心中也感到颇为好奇,便就顺势往里一瞧!

“锵~”

似有一阵兵戈之音响起!

只见这木匣子里,竟是装着一杆寒光闪烁的长戟,以及一把泛着莹莹紫光的长剑。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