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从知否开始当文圣 > 第三百一十章 宣判 不甘

第三百一十章 宣判 不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

(临时有事,所以还是来不及)

……

徐长卿狐疑地看向了旁边的盛长权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头脑风暴”,推理这件事情的缘由。

“莫非,是因为少爷他自己没想到这个主意,所以……”

“所以才会这般……对待自己的?”

一念及此,徐长卿顿时就是想明白了——原来,这是因为盛长权在嫉妒自己!

于是,想通了此中关节的徐长卿看向盛长权的眼神就开始变得有些诡异了。

诡异到那眼神里竟是包含了得意、同情……与鼓励。

“嗯?”

“你这是什么眼神?”

察觉到这怪异的眼神,盛长权不由狠狠地瞪了一眼徐长卿!

“还有,长卿,难道你以为我是故意打你玩儿吗?”

虽然不知道徐长卿想到了什么,但盛长权直觉对方想的东西怕是不怎么正经,不过,他眼下却是不着急这个,而是心系他一直对徐长卿说过的话。

“徐长卿!”

“我都同你说过多少次了!”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咱们都一定不能小瞧了别人!”

盛长权当真是没有想到徐长卿的心里竟然会那般恶意地揣摩自己,他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汉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长卿,你要记住,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谁会是真的傻子!”

“哪怕就是天生蠢笨之人,却也一定是会有他闪光机智的一面,咱们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有半点大意!”

“哪怕,就是被世人称之为傻子的家伙!”

盛长权紧紧地盯着徐长卿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你笑别人是傻子的时候,说不定,人家看你才是那个傻子!”

“可是!”

“少爷,那孙志高确实不是个聪明的家伙啊!”

虽然知道自己想差了,但徐长卿还是有些不服!

他此时也顾不得自己头上的痛楚了,赶紧放下手来,急赤白脸地与盛长权争辩道:“还有,要是这家伙真的是长了脑子的话,那他当年也就不可能是直接就败光他们孙家的祖产了!”

“所以,算计他是真没什么关系的!”

徐长卿依旧是很鄙视孙志高,觉得对方根本就不是什么有威胁的人。

“而且!”

“这东府大姑娘的事儿,难道都不能说明孙志高这家伙的愚笨吗?”

徐长卿还是很不服地找寻着理由,希冀能证明孙志高的“低能”与无害。

“呵!”

而听到徐长卿的话,盛长权却是冷笑一声!

“他愚笨?”

“我看啊,是你这个家伙愚笨才是!”

眼见徐长卿不服,盛长权顿时就是劈头盖脸地骂了一句。

“长卿,我问你,若他当真是个没脑子的话,那他又怎么可能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能考取功名,赢得宥阳城里众人的惊叹?”

“这……”

徐长卿被盛长权的这一句给问的有些语塞。

“可能……”

“……可能……是这家伙就只会读书吧?”

徐长卿转动脑筋,直接狡辩道:“而且,少爷,你看他现在不就是卡在了乡试之上的吗?”

“所以,我觉得这家伙之前能考中秀才,可能……可能就是因为运气而已!”

“要不然的话,他现在哪里怎么还是个秀才啊?”

徐长卿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似乎是有些底气不足。

不过,徐长卿却是不知道,他说的这种情况也确实是有的。

但是,他本身就不爱读书,因此他也不敢确定自己所说的是否就是为真,故而,在说完自己的想法后也是不免有些势弱,连话也不敢大声嚷嚷了。

“哼!”

盛长权自然是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究竟是有多大,不过,他却并不打算说出来。

毕竟,他也不想自打嘴巴,反正,糊弄一下徐长卿也是他的日常。

“长卿,既然如此,那你不妨换位思考,将自己给代入进去看看!”

“看看你,能不能恰巧有这运气?”

盛长权玩味地看着徐长卿,话说得却是极为噎人!

“这……这……”

徐长卿只能是“羞愧”地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毕竟,要他读书实在是不可能之事!

盛长权也无意再在这个方面上纠缠,他只是看着徐长卿提点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家伙应该是有些聪明的!”

盛长权虽然一直是在和徐长卿说说笑笑,但他脚下的速度却是一直没变,二人始终是保持着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朝着孙家的方向走去。

“不过,这家伙可能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才会偷懒,不想自己奋斗!”

盛长权一眼就猜出了孙志高的心思,觉得对方可能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打算放弃读书的,只想着要偷偷懒,放放松而已。

却不想,在因为周围人的吹捧,以及他自己内心惰性的影响下,他竟是放松得极为彻底,到最后更是直接放弃了那条前途光明,但极辛苦的科举之路。

此时,已然“放松”多年的孙志高又怎么可能会继续走回这条道呢?

别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就说这莫大的毅力,就绝不是他所能拥有的,故而,他现在也只能是“恣意人间,潇洒红尘中”了。

看着徐长卿,盛长权继续道:“虽说孙志高现在已经没有将心思放在经义之上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较之前孙家的模样,再对比下眼下的孙家之景!”

“长卿,你好好想想,你觉得做到这一步真的很容易吗?”

“啊?这……”

“长卿,你要记住,不要过多地依赖外界流传的东西。”

“咱们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明白事情里面最核心的问题!”

“要不然,若当真是将外面三人成虎的事儿给看作是真的话,那咱们就不知道是要走多少的弯路,挨多少毒打!”

“……”

盛长权滔滔不绝地将自己的“苟”之一道阐述出来,其目的就是要徐长卿学会稳健。

“是,少爷,我知道了!”

明明头顶上还有些痛楚之意,但此时的徐长卿却是没有心力再去关注那个了,因为,他的心中已经是充斥着满满的挫败感。

毕竟,他好不容易想出的办法,竟是遭遇了滑铁卢的下场。

不过,徐长卿却是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盛长权好像从来没有否定过他的办法……

而正当徐长卿失落之际,孙家,也是已经到达了。

……

孙家。

依旧是在淑兰被罚跪的那个院子里,孙志高以及他母亲孙黄氏打发走府里的下人后,母子二人就开始商量起来了。

“儿呀!”

“你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去趟盛家,将那淑兰给接回来啊?”

此时的孙黄氏依旧还是对着淑兰“念念不忘”,浑然不知盛家已经开始要谋算着和离了。

“接?”

孙志高听到这一句后,想都没想地就一下蹦了起来!

“娘,你在说什么啊?”

“就淑兰这个商贾之女也配要我亲自登门去接?”

孙大秀才宛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立马就是跳了起来,愤愤不平地反驳道:“娘,你儿子我可是秀才大老爷,他们盛家配吗?”

“呀,儿子,你可别再说了!”

这时候,孙黄氏的脸上却是没有往日里的与有荣焉,反而是罕见的流露出了一丝害怕之意。

……

(临时有事,所以还是来不及)

……

“儿子,你不是说过!”

“说……说淑兰的那个堂兄弟,是个不简单的吗?”

“你怎么……怎么还敢这么说话?”

孙黄氏结结巴巴地说了一通,显得很是心虚。

说起来,孙黄氏不仅是言行粗鄙,见识也不多,同样,她的胆子也很小,是个处处都听自己儿子话的无知妇人。

而她之所以敢那样对待淑兰,除了她本心就不喜欢她,觉得她抢走了自家儿子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则就是因为孙志高对她的态度。

因为孙志高不喜欢淑兰,所以孙黄氏自然也就是有样学样,处处给对方“立规矩”。

“那……那又如何?”

说实话,孙志高的心中是有些胆怯的,但他面上却是不表,只是强硬地表示道:“就……就算她家的那个堂兄弟有多不简单,但那也不能让他在我家里面肆意妄为!”

说到这里,孙志高的表情有些心虚:“不管怎么说,淑兰是我家娘子,干他这个堂弟何事?”

“我孙家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欺负的!”

孙志高话说的极为了得,神态也慢慢的有些放松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越说越有理,故而,一时之间,连话也不禁说得流畅了许多。

“再说了,那盛长权虽然厉害,但也不过是个秀才而已,和我也没差多少!”

“真要论起来,我孙志高还是他盛长权的前辈呢!”

此时,孙志高的脸上亦是流露出了一丝傲然之色,仿佛这是什么值得骄傲一般。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要想压盛长权一头的话,也就只有这一点了。

“呀?”

“真的?”

孙黄氏倒是不疑有他,只是十分地惊喜!

“儿呀,你当真是不怵这盛长权?”

孙黄氏极为期待地看着自家儿子,满心满眼都是浓浓的期盼,期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要知道,自打从她知道淑兰家还有盛长权这么一个不简单的堂弟之后,那可是整晚都没能睡得着觉啊,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在担心,生怕她们家会因为淑兰一事而引得盛长权的针对。

“娘,你放心!”

孙志高此时竟是莫名地有了一股奇异的自信:“我和那盛家小弟都是读书人,咱们之间也都是有共同话题的。

孙志高一挥自己的衣袖,整个人颇有些名士风范地昂首挺胸,远眺着天外。

“料想,待我与他沟通一二,此事也就罢了!”

“不过!”

孙志高紧接着又交代自家亲娘,道:“娘,你日后需得待淑兰好一些,别没来由地整日里给她立规矩!”

“再怎么说,她也是盛家小弟的堂姐,我还是要得给他一些面子的!”

此时此刻,孙志高依旧是不把淑兰给当一回事儿,只是觉得要看在盛长权的面子上,今后待她好些。

“是!是!是!”

孙黄氏忙不迭地连声答道:“儿子,你放心,娘都记住了!”

“下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要小翠去做,不会再让淑兰动手了!”

小翠,是淑兰从盛家带过去的随侍丫鬟,因为盛维他家并无功名在身,所以也豢养不得家奴,因此,小翠与盛家之间也只算是雇佣形式的交易,算不得什么。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逃脱得了孙志高的魔爪,没有被他当成通房丫头那般欺负。

当然了,这其中也是有着淑兰的维护,才会如此。

说不得,正是因为淑兰的这种正派行为,才会使得孙志高对她愈发得不喜!

“嗯!”

孙志高点了点头,觉得眼下他们家也算是过了这一关了。

“呵呵,听说这盛家二房的主君还是京官呀!”

孙志高颇为得意地幻想了起来:“说不得,我还能趁此机会,搭上盛长权他们家的路子,借助他们家的关系当个官呢!”

他却不知,且不说他还能不能通过盛家大房的关系,继而跟盛家二房说上话,就算他能做到,但以盛紘盛大人的谨慎性子,又岂会因为他而破坏掉自身谨小慎微的人生心条呢?

他之所想,不过是一场空乏且虚幻的梦而已。

……

“到了!”

外面,盛长权主仆两终于是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孙家门前。

“嘿,这孙家够气派的啊!”

看见孙家这气派的“豪华”宅邸之时,徐长卿也是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虽然徐长卿只是第一次来到孙家,但他也是如盛长权一般,对他们家的品味报之以最真诚的“钦佩”!

“呵呵!”

盛长权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地道:“听说,这宅院以前是大伯父他们特意买下来而后修缮好的,只不过是当成淑兰姐姐的嫁妆才送到孙家来的!”

“只是,他们家不喜欢之前那清雅之象,因此才会变化成这般的模样!”

“说起来,也是挺糟心的!”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