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看来这次我全部搞砸了。”W。

“龙娘你的力气不。”

“这一切都在你计划中吗,W。”

“我猜想你的计划是为我表演一场带有即兴爆破的自杀秀,对不对。”塔露拉。

“你不应该浪费我们各自的时间。”

“别在那自大,姑娘。

不你真是他吗?现在我也不敢肯定。”

“我不要你来界定我。选个死法吧。

你是希望被烧死,还是从这里丢下核心城摔死,又或者是被我利剑刺穿而死。”

“你真杀得死我吗?”

“历经千锤百炼锻造出来的才是剑,剑从诞生开始注定要成为武器。”

‘’而且你不过是没有死过的犯人。

被这把剑霍霍刺死,我是第一个吗?“

“很遗憾,你是第二个。”

“被炸死的人里面,你也根本排不上号。”W。

我要死了吗,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只要你准备了必死亡更糟糕的东西,就连你自已都会吓一跳。

我想我该将自已变成爆破物。

“竟然在我手中爆开,本以为你会更怕死。”

“虽然你的倒戈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你本人却的确让我吃惊。”

“作为滑稽戏的开篇,确实也得过去。”

“希望你的死亡足够痛苦,W。”

战斗过后,距离撞击龙门还有36分钟。

“塔露拉”老得。

“先生你的归来让我安心。”

“客套不比,这里刚刚发生过战斗。”

“是我和妄图刺杀我的W,清风担心,我没有大碍。”

“根据一系列报告,她在占领妻儿的时候就新生叛意。”

“她私自放走敌人,策动佣兵的叛乱,谋杀了自已的上司。”塔露拉。

“她的一系列行动,都是来自于其他势力的指示。”

“那现在她在哪儿。”老爹。

‘’她应该被审牛

“她引爆了自已身上的爆破弹,炸飞了。”

“我会派人去搜查她的尸体。”

“我不会关心,那么佣兵们呢。”

“现在核心城已经稳定,我需要立刻稳定这股势力。”

“塔露拉,为什么不通知我,会启动核心城。”

“就连通讯也断了。”

“这是无奈之举,帝国碎石可能袭击切尔,杀戮我们的人,我们必须为他们先行攻下龙门。”

“现在能量必须全部用来支持核心橙的运转,没有多余的动力去支持城内王米的频道调整。”

‘灾留下的原石,对城区的干扰强烈到让我们无法承受。’

“召会你的通讯,用尽了我么年最后的备用能量,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提供给我么足够多的石头。”

‘即便时间紧迫,我们也可以商量。’

“你熟偶读可能是对的,对不起先生,我应该再多考虑。”

“既然你已经启动核心橙,我这把钥匙有什么用。”

‘’它可以停下这个城剩

当真可以停下。“

“很多事情一旦启动就无法停下。”

“所以我将钥匙交给你,由你来决定我们什么时候停下。”

“我为自已的独断指挥向你道歉,今的先生似乎比往常更沉稳。”

“我没有去镇守,一定有人会攻击这里我来拦住他们。”

“有劳你来。”

“弑神者,双星,以及梅妃和浮士德,还在龙门等待我们去援助,我们不能让任何外来人来干扰我们的加护。”

“塔露拉。”

“怎么了,我的战士。”

“无论怎么样强烈的邪恶都会有蓦然,我一直相信。”

“没错我也是这样。”

“别了。”

“去吧,劳德。”

“结束这场战斗,夺回超凡者应该有队伍诶之,整合运动必将战胜手游阻拦在它们道路上的敌人。

“这是什么,一种呼符,你拿着一块我留着一块。”

“这是有什么用。”

“它可以维持你的生命,你还在相信迷信吗?”

“这呼符可以承受漫长的镇魔,致死的伤口不行,直到它碎掉但你的呼符碎掉我的呼符会震动。”

“我会去救你。”

“如果2快都碎掉了。”

“我收下就是。”

“好吧。”

‘我的命肯定比你唱,你过好自已的。’

“原着谁,结什么战斗,我手中的护符已经碎了。”

“你杀了W。”

“你要做什么。”

“解放你们,让你们不需要模组做头领,而你们想要的一切我来给你们。”

“你可以给我们什么。”

“战争。”塔露拉。

“不再是无所谓的浪费,我会给予你们平等的战争,萨卡兹,流滥偶组们。”

“即便在你们面前呈现的不仅仅有受害者的恐惧,也有给你们带来耻辱海域哦鲜血的废墟,钢铁的塑造。”

‘我会让你么那啥。’

“新时代已经到来这个时代战争为王。”

“愿意品尝这一切的上前。”

“你要我们杀了谁。”

“龙门,毁灭。”塔露拉。

........

“黑猫欢迎访问罗德岛综合生物处理室,已根据生物数据对您的意图进行叛断。”

“另外系统检查到你的心情不佳。”

“少烦我。”叶不负。

“不管是无声的看戏还是不愿意进行沟通,我认为这是一种孤独的精神障碍。”AI。

“当然系统会平等对待手游人。”

“这里真的可以算家吗”

“你是叶不负。”

“你好。”叶不负。

“是你没有错吧。”

“我感觉到了,果然不同,不过你怀抱中的人,还有制服。”

“我可以问下你抱着的是谁。”

“一个朋友。”

“她也是超凡者。”

“不你是这个意思。”

“博士,你失去了什么,对不起。”

“对不起姑娘。”

“没关系我已经休干。你是要这个机器。”

“这是超凡者最后的归宿。”

“没问题,这个地方已经清理过了,将她放在平台上。”

“之后平台会收进去,然后等门关上,按下这个就好了。”

“你很熟悉这个。”

‘我操作很多次,只要是罗德岛的人最后都会来这里。’

“如果是我认识,我感受过的人,我的队员我都会自已操作。”

“原本使用明书很复杂,系统简单的操作方式我都记录在中断上,只要稍微看看身体就会熟悉。”

“那是什么感觉。”

“就像是锁链。”

“是俩个人之间牵着的线也可以。”

“送走和你联系的人,是解开缠在他们身上的线。

线的另一年还是系在我们额韩航,哪怕没有在系这谁,线却也垂不下来。”

“那种感觉是身体里有什么时代感觉,已经不知道那里是什么。”

“因为只有熟悉了才不会突然感觉痛苦。”

“你究竟是?”叶不负。

“身在罗德岛的精英干员,接下我会为你更新。”

“部分区域出现冲突。”

“我知道了马上去。”

‘我在中断上记录一下。’

“第六次提示你,如果你愿意向我们提示。”

“这是只有我可以写的。”

“精英干员?”叶不负。

“你可以叫我迷迭香。”

“她叫什么。”

“我想至少知道他的名字。”

“双星。”

“很好也。”

“你好双星,再见。”迷迭香。

“没错魏先生,三十二时后,核心城会和龙门相撞。”凯尔希。

“它的城邦识别边骂米有改变,这意味着妻儿的这座一动城市核心部分依然是帝国的一部分。”

“一旦我们攻击核心橙等于对帝国宣战。”

“整合运动想要以这种方式挟持帝国,无异于异想开。”

“魏先生的反应稍显平静了些,也许在您看来,帝国是个爱好和平的帝国。”

‘他们的扩张是建立在财富和利益上,只要有利可图,帝国和毫无移动发动战争。’

“哪怕战争的敌人是整片大地也在所不惜。”

“可有向大炎发动战争,树百年来,大炎从未宣战,但这不意味着他们缺乏胜利的能力。

不如穷兵默武的势力,是不会动繁荣是怎么来的。”

“两败俱赡大战以后,大炎需要许多时间去调养生息,但有着严重内政问题的乌萨斯也会受到更沉重的大家。”

‘乌萨斯已经不是过往的那只庞然恶物,只有蠢人和疯子CIA会发动异常无利可图,必定失败的战争。’

‘魏先生据我所知,这俩种人在任何地方都不少见。’

“剔除酝酿灾难的种种元素,既是我的职责之一,也是乌萨斯那边的职能所在。”

“一旦帝国的议会做出答案,一切都会行动起来。”

“之后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我们只负责应对现在的事情。”

“你狠新人对方,俺怕对方是帝国。”

“不,我信任灵衣,接连战争带来的教训,纵然帝国成功从战争中获取资源,它却无力对抗接踵而至的内部腐朽。”

“它没有消化它征服的徒弟,如何实力都无法同时承受判断的剧痛和人们相互仇视的后果。”

“现在帝国已经是外强中干的腐尸了。”

“这就是魏先生相信帝国和咨询利益,绝对会遵守规则的理由。”

‘我和帝国的议会长,没做任何口头和谢意,我们只是同样啊哈保留着理智。’

“文月提我发消息,我需要第一时间得到情报。”

“这里有一份消息,直属你的消息。”

“凯尔希,阿米娅,还有消沉你们听一下。”

‘文月。’

“好好听网,你会改变想法的。”

“我不同意。”

“如果你在拒绝他们,我们就诊的孤立无援了。”文月。

“魏先生,接到这条消息必须采取行动。”

‘怎么是我的信使。’

“接下来的讯息经过发生加密。”

“魏先生第三和第四队出现松动,我们有查到事情源头,我甚至找不到谁是元凶。”

‘他们在一会席上窃窃私语,嘲笑着我无力取胜的丑态,而我却找不到追究他们责任的证据。’

“如果妻儿发生什么,你应该全力组织否则事情会全部完蛋。”

“你依然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曲江事情消灭在源头上,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只有交给你。”

“结束了”文月。

“让我听完。”

“之后是信使的癿。”

‘我没有见到议会长,他派来和我联络信使受到不明势力的追杀,幸亏这位信使安然无恙。’

“这位想使跑出了圣保,有人暗中Wie他提供方便,我认为帝国内部实力正在相互拉锯。”

“在以后的炉体中,我多次遭遇袭击有许多不明人士的人。”

“有人在之处他们”

“我们已经抵达了乌拉尔,征用了脚下的法宝站,之后会发生收买我也不“真希望快点回龙门。”

“信使呢?”

“生死未卜。”

“听上去议会长是袖手旁观,帝国一会虽然是帝国的中心,但是妻儿所在的去。

旗号是帝国的比啊凝结。”

“边境一直是hi他们的实力范围。”

“谁都无法计划这种灾难,但是超按着却可以了。”

“大多数未经过寻来你的家伙,这里面对灾难。”

“给了他们很多东西。”

“我们提前看到了整合的动向,也进行了全面围剿。”

“哪怕今看到切尔失落。”

“无视这黄忠城市的价值,无视所有饶死活,帝国将这个城市送给了整合。”

“而已经被感染,或者无惧死亡的超凡者,会接管这个城剩”

“他们根本不需要出售只要让道。”

“a他们只需要也许这件事情发生。”

“即便如此,妻儿遭遇窄以后只是一个缺乏资源的死亡之城。”

‘超凡者自然会涌入龙门不管是整合是谁在操控,这一切简直是水到渠成。’

“传令,立刻阻拦监察司,使用武力也无所谓,做好一切开战准备,我要龙门保证确认无误的瘫痪核心城。”

“在和形成停下之前,不许有一丝消息传递出去

“你要主动开战?”

“文月,在龙门经历证明多你英嘎是青春,我弟弟绝对不会允许我主动和帝国开战。”

“哪怕让我们获得优势的代价是这座龙门是的一切我也必须主动出击”

“主动开展意味着开战着要受到其他刃视,也更难和其他绒结梦游关系。”

“先进入了宣传宣战,你就麻烦了。”

“这是糟糕的,不管是真相是什么,也要战争以后有人来收集情报。”

“有些人并不在乎真相只要一个借口。”

“但是魏先生,我依然相信和平依然可以考外交手段去缔造。

“凯尔希,感谢你的建议。”

“只是很可惜,我和维特已经是这俩个势力,最后和平手段。”

“不管我的敌熔国还是其他,我们必定要赢下来,这场战争也终归会发生已经没有和平的是可能。””

“如果维特不甘通过官方渠道制作这个行为,明他会因此群起而攻之,甚至于适得其反,他是一个自私的人。”

“将他逼迫到这个地步,可能帝国的结构也有问题。”

“俩个毒物就可以要写帝国,但是却裹挟不了龙嗯么”

龙门应该有紧急应付另外一做一动城市的办法。

凯尔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