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种田从抓魔物娘开始 > 第094章 时隔二十年的笑

第094章 时隔二十年的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格兰镇内,凡是醒着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向西边的城门口望去。憩的人,也惊醒慌忙爬起来,向西边望去。围着罗林的兵卫们也不例外,虽然剑指罗林,目光却不在罗林身上,也只有他们这些历经过战事的士兵,才知道西边那紧密且不间断的如地震般的塔塔声是怎么回事。

也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个声音的可怕,他们的瞳仁在不规律地晃动,那是由灵魂深处发出的人类的本能恐惧。

“重,重装骑兵!”

“敌、敌袭!”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围观者瞬间如鸟兽散,白甲兵卫们的目标再也不是罗林,而是将手中的骑士短剑面向西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做出了死亡的战斗准备。因为他们没有收到会有重装骑兵来的消息,格兰镇周边也没有任何城镇有重装骑兵存在,所以,只能是敌袭!

而敌袭,只能是离得不是很远的北方雪国的重装骑兵队!历经过战事的白甲兵卫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传说中身披银色重甲,骑着白色战马,在战场上都是如死神般存在的重装骑兵队。

当白色铁蹄的声音响起,就预示着死亡、恐惧、血和泪的来临。而听到这声音的人,只有等待死亡的到来,因为面对死神,人类是没有反击的能力的。

“是白色死神!”

有人发出了尖利的喊叫。

“该死!这么多人修筑城墙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你,快去向领主大人汇报!”卡列夫一把拽过一个白甲兵卫,咆哮出来,那兵卫急忙应了一声,向领主城堡的方向奔去,慌乱之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顾不得脸上擦破皮流出的鲜血,连爬带滚地又站起身来,不要命地跑去。

“敌、敌袭?怎、怎么回事!”欧姆罗慌忙之下,躲到了几个管家身后,指着卡列夫喊叫道:“卡列夫,一定要保护好我和你姐姐!”

“是!”

原来这卡列夫是那女人的弟弟,难怪敢做这样事。罗林这才弄明白为什么一个白甲兵卫队长会有这样的行径。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这时候的钉子户们听见敌袭,哪还敢在这里逗留,早跑得没影了,而守着康拉德的佣人们也向欧姆罗和那妇人旁边护去,所以现在是救康拉德和吉姆的好时机,罗林不会放过。

至于那白色死神,刚才听到那些人喊,他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除了知道是一只骑兵队,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也就不再管,这时候还是救人要紧。

趁着众人没注意,罗林力奔跑,径直赶到了吉姆的旁边,探了下鼻息,还有气,连忙将他背在身上,刚走过去康拉德旁边,这家伙就已经挣扎着要爬起来。..cop>果然脂肪多了还是要抗揍一点,这么多下毒打也没能把他怎么样!

罗林暗暗惊叹一下,便准备带着康拉德逃跑。

“他们要跑!”欧姆罗怒气冲冲地抓起金拐杖指着罗林,喊叫道,“别放他们跑,无论如何,他们今天都得死!”

“你他妈有病吧?”

见几个佣人在灰衣管家的带领下又向这边扑来,罗林忍不住大声叫骂了一句。康拉德现在能站起来跟着走都是奇迹了,那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样子要是能跑都有鬼了,且不说自己背上还背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吉姆,就算不背,也带不走他啊。

“少爷!不用管我,您快走吧,今天的事都怪我考虑得不周,死也活该,只是害您一起遭罪,您快带他走吧!”说完,康拉德捡起那些钉子户慌不择路掉落在地的棍棒,反身向后挥去,他生得本就高大魁梧,如今发起狠劲来,也是厉害非常,灰衣管家和佣人虽然人多势众,但都是普通人,一时间竟拿他没有办法。

“一起上,给我打死这个胆敢侮辱夫人的贱民!”灰衣管家说话间喷出一堆唾沫,众人在他的指挥下,棍棒扫帚连连向康拉德挥去。

漫天棍影扫帚影接踵而至,纷纷扑杀而来,康拉德本就重伤,如此情况下更是独木难支,双拳难敌四手,挡下一棍,又来一棍,虽抽中两人,但片刻间身上又挨了几棍,吃痛怒吼之下竟也并不后退,似有愈战愈勇之势,还找上机会回过头来喊,“少爷,快走!您一定要实现您说的那些话!”

是逃还是与康拉德一起奋战,罗林本是内心挣扎,但这片刻间康拉德已是被打成这样,罗林自知错了,不再思考其他,将吉姆放在地上,拾起自己的那根长棍,三步化作两步,奋身跃起,“敢打老子的人!都他妈找死!”怒喝之中,一棒拉扯着风声瞬击而下,抽到那灰衣管家的右耳之上,啪的一声棍身回弹,管家如踩香蕉,双脚离地,身子猛地砸倒在地,竟已不省人事。

这棍打完,罗林左手臂和右腰也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棍,发出一声闷哼,差点到底,但他是不可能会抛弃康拉德的,面对那些强大的绿皮兽人他都没有逃,何况是这些普通人?如果康拉德和吉姆不被抓住,或许他们还不会这么狼狈,罗林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对方却还是步步紧逼,不给活路!既然如此,那就抛开一切,战,又如何?

“少爷……”康拉德见罗林没逃,回过头来帮自己还挨了棍子,不禁流下泪来,旋即大喊起来,“啊啊啊啊——我跟你们拼了!”

康拉德不曾想过自己一介商人,竟会有这么一天在街上与人打斗,实在不该,但不知为何,就算身上每动一下都疼痛不已,当与这比自己矮得多的身子背靠背,一起挥舞着手中的棍棒迎击敌人时,自己的身心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唤醒了记忆深处某些东西的感觉,也让康拉德回忆起了躲在草垛中听见母亲遭受侮辱,回忆起抛弃自己和商人离开的母亲当时的笑容,更回忆起了被抓去当壮丁的父亲强笑着摸自己头时的模样,还有一个人徒步自东向西穿越整个公国的种种,第一次读《大商人蒙德·菲尔曼斯》,第一次和蒙德大人说话……

种种,久违的感觉。

是快乐吗?不是。

是痛苦吗?不是。

康拉德说不上来,但是,他知道,这世上,或许只有这个男人能给自己这样的感觉,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不知何时,头上那也不知何时挨的一击流下的鲜血已遮掩住了双眼,视线变得血红,脑袋也不再那么清醒,终于,在侧身用后背为这个男人挡下一棍之后,他摔倒在地,没再站起来。

他嘴角有笑容,和罗林第一次见他时那种商人一惯的笑容不同,虽然不怎么好看。

这是康拉德时隔二十年的笑。

二十年前是为蒙德·菲尔曼斯。

二十年后的现在,是为罗林·菲尔曼斯。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