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赤髓 > 第221章 十年沧桑

第221章 十年沧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倒机智。”庞日冠不以为然。

智云云淡风轻:“贫道寄身北白云,却不在任何一个所谓的景点处。众所周知,我辈修炼的道场与俗世景点是两回事,他们叫他们的,我们叫我们的。”

“哦,那么说白云智珠台道长也去过了?”庞日冠紧追不放。

“智……这个,贫道无缘得见。”智云脸涨得通红,像被点到某个死穴一样。

杜凤髓问庞日冠:“智珠台怎么回事?”

闲聊天么,聊哪算哪,智珠台也确实引起所有人兴趣。

陶陶懵懵懂懂,钱嘉昱却是听得明白,北白云是指豫南的白云山,南白云则是粤州的白云山,可是不管哪个白云,智珠台都是没有的。

庞日冠也不避讳直白道:

“中夏的玄学或是国外宗()教皆与凡世相通,却也各自有不能让平常人接触和独立的领域,秘辛就是其中之一。

单就我们中夏就传下来无数未解之谜,就比如这智珠台,是古仙史有载的北白云圣地。

传说智珠台未隐的时候,北白云是中夏神州连同东苍海的**仙境之一,仙神云集,神幻无方。就因为智珠台的隐没,北白云变成俗山,坠落尘世,再不能通仙。

然而每隔数百年各朝代轶史就会出现智珠台现世,有缘人登台参悟仙机甚至得见仙界的传说。

我辈本来不信,可是七十年前南北玄学的两位泰斗仲明春还有屠有德登智珠台安然而回,各得一件仙宝的事传遍神州大地,东方玄门修炼中人蜂涌请见,二老闭关不见,百日后先后举霞飞升,蔚为奇观,这才相信智珠台真的存在。

这也是国内唯一一个被证实存在的古神话传说仙境。”

杜凤髓点点头,“一会再给我说说其它的。”

“好说。”

二人这边约定,那边曹公子却说起此次目的:“晚辈和智云道长原是奔着庞大师的地轴玄关八十一迷境而来,只可惜腿快也比不上变化快。”

钱嘉昱是个优雅和气的女人,但是见过曹人平和钟凯杰混在一起,无端多出一分警惕,只道:“呈水院是家父故居禁不得热闹,地轴玄关已经移至新雷、银罗两院,想要入境只要得到两院住客同意就行。正巧银罗院的房客在这里,曹先生只管相约。”

钱嘉昱隐有送客之意,谁都听得出来。

曹公子故做糊涂转头问询郑叔:“这位先生可能做主?”

郑叔半垂着头一派恭敬:“我家小主人在此。”你不找正主找我这个仆人,眼神不好使还是看不起我家太子?

智云接道:“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杜凤髓似笑非笑:“道长眼里,我是谁不重要,只不过一个孩子罢了……不过不要紧,孩子就孩子。银罗院迷境三十一,不远,一进院门,门里两边的墙根有三十块点着朱砂的小景观石就是,二位自便。”

智云嗅出不对,却不知哪里不对。

曹公子不管那么多,此行璋园为主,见识迷境重新评估璋园价值同样重要。

“多谢小友。”曹公子压根不想知道杜凤髓来历。

曹公子文质彬彬向钱嘉昱告辞,智云也是得道高人的模样,二人辞出呈水院,厅中终于清静。

情难自禁,口却难言,是杜凤髓现在的所有心绪。

还有什么比骨肉近在眼前不能相认更加酸涩,还有什么比生死茫茫亲人再见更加百感交集……

“妈妈,这个小哥哥怎么了?”

陶陶刚上一年级,少有同龄玩伴,为此学校老师隔三差五就会联系钱嘉昱,沟通孩子的教育问题,就怕陶陶自闭。

事实证明,陶陶只是内向,在家里十分活泼,这个意外见到的孩子竟少见的勾起他的好奇,无端想要接近。

四目相接。

如果不是杜凤髓盯人的目光太过露骨,钱嘉昱很乐意儿子交一个朋友,可是这丁点孩子眼睛里流露的出来东西,为什么这么诡异!

是她感觉错了还是疯了,居然感到漫漫不尽的疼惜、温暖,还有……慈爱,疯了,疯了……偏偏胸口怦怦跳动,叫嚣着流淌着父亲去世后再没有过的安心和平静。

呈水院再次浮现久违的家的……味道。

“你……”明明是个孩子,钱嘉昱竟然不知说些什么。

“我能摸摸你的手么?”杜凤髓直言道。

可能这个孩子的眼光太触动人心,钱嘉昱竭力忽略心中的奇怪感觉,伸出手:“这话别人说,肯定当不是好人,你嘛……当然可以。你到底几岁?”

杜凤髓没有回答,上前两步,轻轻接住这只细腻温暖的手掌。

两只手掌时隔十年两世再次重合,却是沧海桑田,苍老的手掌变做细小粉嫩,柔软乖巧的小手也变做纤手玉腕,至亲的二人面对面,无法相认,不能相认……

厅中诡异寂静,只剩下两只交握的手,陶陶悄悄躲到妈妈腿后露出一只眼睛。

说呀,你倒是说呀……庞日冠急得不行。

与钱嘉昱毫不知情不同,他迫切需要这个孩子承认某个事实,一个不敢想像的事实。

可是……直到两只重叠的大小手慢慢发抖,杜凤髓什么也没说,手却缓缓松开,人也后退转身:“你好我就安心了。”

杜凤髓朝门口走走,显然想要离开,庞日冠再也顾不得叫出声:“老钱……杜……小友,我们到厢房说话。”

庞日冠有言在先三日后也就是今天去找杜凤髓,未想杜凤髓先来了,钱嘉昱在,一肚子疑问无法开口,这时哪能让杜凤髓跑了。

“你跟我来。”杜凤髓没有停留,叫庞日冠紧随其后。

只剩下钱嘉昱一手扶着与杜凤髓相握的另一只手呆呆出神,胸口猛地一阵心悸,弯腰捂住胸口……

这么熟悉,这么熟悉,到底是谁?

“刘姨,刘姨……”

*——*——*——*——*

(ps,感谢@书友1400003653投的月票,您的支持给了五城一个意外惊喜,特此拜谢。元宵节要到了,五城在这里愿各位书友亲人爱人团团圆圆,永远在一起,事过境迁后,才会发现万般浮华之下,最珍贵的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紧紧握住,珍之重之,一世安详。各位也在五城最珍贵的行列之中,来来去去人多人少,五城一直珍视各位。虚拟网络,天南海北、有缘相伴,多么奇妙的缘分,向大家问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