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赤髓 > 第226章 死心眼

第226章 死心眼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大公子明鉴,的确死了。三年前闭死关,龙云被智云趁机封死在石洞里。

智云负责九云观三年,为鲁国泽解决数次难题,鲁国泽十分欣赏他,称其为小国师。

几个月前智云撺掇曹人平购买璋园,说是什么气运之地,得此地曹家如虎添翼。

曹人平动了心思,先是跟钱嘉昱小()姐的丈夫钟凯杰接触,想要打十年到期的遗产的主意,没想到却让几个流莺把钟凯杰迷住,前几天硬是和嘉昱小姐离婚了。”

“离、离婚?”他的女儿竟然被渣男抛弃了!

钟凯杰——杜凤髓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别人离婚他还能理智说个一二三的道理,但是有人胆敢跟自己女儿离婚,他就不想讲理智了。

他的女儿千好万好,离婚肯定是对方的错。

老杜家的护短,即使上辈子的事也不行!

“你……”杜凤髓正要开口,魂识就见呈水院门口突然停下一辆出租车。

车上跳下来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三步并做两步冲向呈水院,被门卫拦住扯嗓门就喊:“老婆,嘉昱,我错了……陶陶,我是爸爸,爸爸来接你们回家!”

啊呸!

回家,回你姥姥的家!!

“扁他!”

杜凤髓一句话,郑叔便动手。

站着和门卫纠缠的钟凯杰莫名转了半圈,一头摔下台阶。

门卫张着手露出一丝慌乱:“刘成,监控,监控开了没有,我没动他!”

门卫室里伸出一个脑袋:“开着,没事。”

“诶,你别再来啊……靠,你怎么又来了……”

在门卫大呼小叫中,在众多游客视线里,钟凯杰向呈水院大门三级台阶发起冲锋,无一例外一上去就会变成不倒翁,摇两下就摔到阶下……几次过后鼻青脸肿,再看不出原本模样。

“鬼打墙诶,快来看,现实版鬼打墙!”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眨眼功夫十几个小年青跑过来,举着手机拍摄视频,就在这时,钟凯杰第七次滚地葫芦,这次摔下前还在半空转了一周……

“嘿,看到没,腾空三百六十度旋转,难度系数3.0!”

“轰”一片笑声传来。

钟凯杰倒在地上大喘气,彻底爬不起来。他不敢再试了,却又不甘心,眼珠一转扯嗓子嚎起来:“老婆,你老公快被人打死了……儿子,快来救救爸爸……”

旁观的人不干了。

“这人真有意思,明明自己招秽气,哪有人打他?”

“撒泼打滚,肯定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理亏!”

“一看就不是好人。”

“爸爸……你怎么了?”一声细弱儿啼,院子里跑出一个孩子,哭着扑到钟凯杰身上。

“陶陶。”钱嘉昱跟在后面。

“老婆!”钟凯杰眼睛射()出炙热光芒。

他就知道,钱嘉昱心软。

银罗院的杜凤髓气个倒仰。

哀兵之计,他居然中了这么烂的哀兵之计,最可恨的还做了帮凶……

看女儿的样子,钟凯杰使使劲完可以得逞。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他的女儿怎么这么包子?

温柔、大度应该对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不是这种渣子啊!

失败,教育完败……付出最大心血的目标失败,意味着他的前世彻底沦为一场笑话。

杜凤髓扶住树干,一阵发晕。

“大公子!”郑叔想要扶他,杜凤髓摆摆手,道“叫庞大师过去呈水院。告诉他,钟凯杰要是进了璋园,我就拿他是问。还有,找一个上档次的校花来,再加一处有钱有势的御姐,我就不信这个混蛋不动心!”

“是。”郑叔下去办事,远处陈玖快步走来。

“大公子,有人送来一张请柬。”陈玖手中是一封金纹装饰的薄花蓝精致请柬。

杜凤髓翻开请柬:

中夏宗教事物联合会,将于本月八月十五中秋团圆日,在上海海棠明月会所举行四海年会,诚邀(崂山太极宫)、(庞日冠大师)与会,共庆佳节。邀请方:中夏宗教事物联合会。

把请柬重新交给陈玖,“晚些时候给庞大师送去。”现在庞大师正在呈水院门口当门神,没空理会其它事情。

钱嘉昱母子在门里,钟凯杰狼狈不堪在门外,中间庞日冠怎么看怎么像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

牛郎织女?

杜凤髓激灵一下……靠你个钟凯杰,又让你做成第二个哀兵套路,他家嘉昱最吃这套,庞日冠拦门事得其反——

杜凤髓无语问苍天。他不怕苏北落、不怕魔尊、不怕魏六无,却被钱嘉昱治住了,这个闺女,死心眼啊,偏偏是自己养出来的,当初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悔恨……他闺女太老实了!

可是拦都拦了,这时放钟凯杰进去肯定不行,倒不如来个狠的,钟凯杰不是爱做牛郎么,那就让他做个痛快。

*——*——*

曹人平莫名其妙在酒店苏醒,随行的智云下落不明。

更甚者有目击者说智云在璋园门口遇到高手,被人一爪灭了。

虽然紧接着出现在璋园的仙侠拍摄剧组平息了民众躁动,但是智云没了这是事实……事发后不过几十分钟,银罗院甚至璋园附近突然多出许多高手,监视抽查着银罗院的一切。

杜凤髓的假身份也随之被送上曹、鲁两家话事人的岸头,便是另一大族的陈家话事人手里也拿着一份。

杜凤髓在中夏的身份,是一个被两个国外成就富翁的叔叔回国收养的乡下侄子。

两个叔叔自然是魏六无和平七厌。

乡下侄子么,是个长眼睛的都会看出身份和本人的差距。

出身环境决定见识气度和绝大部分前程。单纯努力想要达到弥天富贵滔天权势浸润下才能养成的气势,别人这么说你也不要信,因为那是痴人说梦。

乡下侄子和杜凤髓之间的差距,就是美玉和泥土的距离,这是一个“乡下侄子”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所以,只要看过杜凤髓照片,都知道他的材料即使不是假的,起码也不是真的。

真正的来历需要重新调查。

幸亏,曹人平被平平安安送出去,不然璋园早就被军警抄了,所有人都要去尝尝牢饭。

即使杜凤髓不惧凡人国度的国家机器,但是这种刚落脚又被迫离开的经历,能没有还是没有的好,毕竟他是避难,不是来耍威风的。

但是,必要的震慑还是要有的。

所以,杜凤髓叫人拿把椅子放湖畔院子中()央,大模大样端坐中间。

夜幕低垂。

他在等,等那些忍不住的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