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零五章 筑基

第二百零五章 筑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过胡言却发现,此时出现的幻境却不同于之前五气朝元之时遇到的五志幻境。

五志幻境,所经历的无非是恐惧、焦虑、烦躁、悲哀、喜悦五种情绪,但胡言却发现此时自己所经历的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

这种愤怒,没由来,没道理,甚至不知何起!

只是感觉幻境中的自己像一只狂暴的巨兽,所过之处,怒火烧尽一切。

好在胡言早已经历过五志幻境的洗礼,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情绪的释放,眼前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幻想。便能紧守灵台的一丝清明,让自己不至于深陷于其中。

经历过无数困难苦厄的胡言,早已变得心智极坚,就算幻境之中遇到如何恐怖且愤怒的事情,都能清楚的认清自己和虚无的幻境。竟能应对自如,丝毫不受幻境的影响。这便是落魄仙之前所说的守住一个真我之境。

既然胡言能守住一个真我,并能清楚的认识幻境与现世之间的差距,这幻境自然便不攻自破,再无存在的意思。

很快他便从那大恐怖幻境之中抽离而出,为了避免出现局中局的情况,胡言更是将神识扩散四周,确定四周的一切并非幻境之后,方才将神识重新收归灵台。

此时体内的阴阳二气早已被胡言吸收殆尽,体内的真力和五脏之气越发的凝练而强大。三花聚顶鼻喷二气,五气再次朝元。那五股颜色不一的真力凝聚不散,胡言周身金光不断闪现,使其如同一个仙师神将降临一般,威风凛凛气质不凡。

“师傅,臭小子这是怎么了?”扶着毛道长的金宁儿见得胡言如此模样,心中不由得惊恐交加,生怕他出现什么意外。

毛道长见状,却是亦惊亦喜道:“这小子,竟然这么快突破了练气期,成功筑基了!”

“什么,他成功筑基了?“金宁儿闻言,周身一震,看向胡言的眼神却变得有些奇怪,也不知是惊是喜,亦或者是羡慕嫉妒。

毛道长点点头道:“小友体内的五气充裕凝练,受到阴阳二气的洗礼,更是达到平衡调和之境。看他这样子,更是已经冲破大恐怖幻境的烦恼,只要将体内的真元归位,自然能筑基大成!”

这对于原本担心胡言安危的无求和紫菱而言却是一件意外的惊喜,在看到伤痕累累的胡言被金凝筠驾回来的那一刻,他们便一直为胡言的伤势而心乱不已。

却没想到胡言竟能因祸得福,不但祛除了侵入体内的死气,更是突破了瓶颈,成功筑基,这对视胡言为兄弟和亲人的无求和紫菱来说无疑是一件极为高兴的事情。

随着胡言将体内游走的纯阳之气和五脏之气归元,他只感觉体内真力一荡,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暴涨似的从小腹下丹田中汹涌而出。

一股浩然之气涌入胸口,憋得他不吐不快。

啊……

忽然胡言从地上一蹦而起,飞身窜出练功房,朝着门外那连绵的山脉,放声大呼起来。

这一声吼,犹如虎啸龙吟,振聋发聩,悠远深长,生生不息,直震得茅山之上飞鸟疾飞,野兽狂奔。

直震得众人纷纷捂住耳朵,一脸惊恐的看着兀自发狂大吼的胡言。

良久,胡言才发泄完胸中那股令人气血喷张的气息,声浪渐渐减低,最后重归于平静。

胡言重重的呼吸一番,方才压下胸中那股激奋之意。回头歉意的看了一眼捂着耳朵的众人。

“小哥哥,你感觉如何?”紫菱最为担忧胡言的身体,赶忙上前询问道。

胡言摊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道:“紫菱,你放心吧,我好的很,从未如此好过!”

胡言虽是这么说,但紫菱依旧不放心,仔细的查看了胡言周身一番,却发现胡言后腰上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愈合如初,举手抬足之间更是充斥着一股强大得让人不敢直视的气魄。

顿时大喜道:“果然没事了。小哥哥,毛道长说你已经成功筑基了,这可是真的?”

胡言微微一笑,溺爱的刮了刮紫菱的小瑶鼻道:“毛道长说的没错,我终于突破了大恐怖幻境,成功筑基,真正的步入修真一途了。”

“啊,真的筑基成功了啊,这,这真是太好了。”紫菱闻言,顿时大喜,禁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胡言拍了拍紫菱的小脑袋,笑道:“傻丫头,这对你大哥而言不是迟早的事么,有什么可高兴的,不过这还多亏了毛道长和王道长出手相助。”

说着,胡言回身向毛道长和王道长施了一礼道:“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

毛道长却笑着挥了挥手道:“这并非我二人之功,皆因小友资质极高,方能一举突破瓶颈,成功筑基。”

胡言却摇摇头道:“若非两位前辈以阴阳二气助我驱邪,我如何能引导体内真力归元,又如何能突破瓶颈,成功筑基。小子无以为报,请受小子一拜。”说着便欲跪拜。

却被毛道长一把搀住,道:“小友何故如此多礼。若非你为我茅山之事,多方奔走,又如何能受持灾劫。你对我茅山而言,却有着大恩,要谢也合该我等谢你。又何况是替你驱邪疗伤。”

“行了行了,怎么你们还矫情上了!”金宁儿笑嘻嘻的走上前,拉着胡言道:“臭小子,你真没事了么?”

胡言笑着摇摇头道:“有两位前辈出手相助,自然药到病除。你瞧瞧,我现在像是还有什么事的样子么?”

金宁儿见胡言这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倒也不像有什么事,点点头,一脸嗔怪的看着胡言道:“没事就好。不过你们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出去一趟回来,都受了伤,连绿依也不知所踪了。”

胡言面色一滞,有些愕然。

这时金凝筠却走上前,拉住金宁儿道:“小妹这事儿容后再说,胡言师弟现在新伤刚愈,又一夜未睡,先让他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话已至此,金宁儿虽有万般不愿,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道:“好吧,不过臭小子等你吃饱睡足,一定要告诉我昨天晚上你们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可不能有一丝隐瞒。”

胡言无言以对,只得敷衍着点头答应。

金凝筠拉了拉胡言道:“胡言师弟,你先下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至于其他事,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胡言听得此言,心中没由来的升起一阵安心之感。金凝筠处事沉稳,且聪慧,什么困难的事情到她手里仿佛都能迎刃而解似的。只要有她在,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用太担心。

于是点点头道:“那就辛苦凝筠师姐了。”

金凝筠微微一笑道:“你我二人又何必如此见外。”

胡言微微一愕,讪讪一笑,点点头,对毛道长和王道长施了一礼,招呼紫菱和无求一声,便退出了练功房。

金宁儿却跟了出来,拉着胡言一脸谄媚的道:“臭小子,一夜未归,一定饿了吧,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无求瘪瘪嘴道:“凶丫头,你还是算了吧,你的厨艺,咱们还真不敢恭维。”

金宁儿鼓胀着腮帮,瞪着眼道:“什么,你这是在嫌弃我的厨艺么?”

无求咧咧嘴道:“事实如此而已。你的厨艺别说和胡言比了,就算是刚学做菜的凝筠师姐也比你好太多了。”

金宁儿一听顿时大怒,红着脸道:“无求,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撕烂你的脸!”

无求嗤笑一声道:“哟,还不准人说了!行行行,我不说好了,那你先去给胡言做点好吃的,对了,要清淡,这样才有利于身体的复原。”

“你……”金宁儿有些恼怒,跺了跺脚道:“做就做!”

说着,一溜烟似的向厨房方向跑了去。

胡言看着这两个欢喜冤家斗嘴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无求,你这样对凶丫头,会不会太过分了。”

无求却坏坏的一笑,捅了捅胡言的胳膊道:“不气走她,我怎么向你了解情况!你可别忘了,昨天晚上你应承了我什么!”

胡言嘴角抽了抽,他到没想到无求这小子竟然还能玩这么一出,于是讪讪一笑道:“行了行了,隔墙有耳,我们回房再说。”

无求嘿嘿一笑,点点头,拉着胡言和紫菱急不可耐的向房间跑去。

练功房中,毛道长见众人尽皆离去,于是沉声对金凝筠道:“筠儿,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金凝筠点点头道:“师尊放心,事情已经安排妥当。”

毛道长沉吟片刻,回头对王道长道:“师弟,此事我看还得由你亲自出马,毕竟他出自你的门下!”

王道长迟疑了片刻道:“师兄,我门内除此孽徒,做师傅的也难辞其咎。这事你放心交给我,我定然给师兄你一个交代。”

毛道长叹息一身道:“此事也怨不得师弟你,任谁也没想到邪神宗竟有如此心机,在数年前便算计好了这一切,在我茅山派安下棋子。”

王道长神色一黯,沉声道:“冷谦如何处置?”

毛道长看了一眼金凝筠道:“筠儿和胡言小友已经和我说过此事,冷谦应该并不知道冷峻和邪神宗的事情,先将以借口将他调离山门,等事成之后,再招他回来,到时候再另作打算吧!”

王道长长叹一声道:“也只能如此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