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一十章 计划2

第二百一十章 计划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庄白想了想道:“师傅你放心吧,邪神宗布下这么大一个局,而那黑袍人又在这局中至关重要的一个棋子,我相信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他的。而唯一能救他的人,也只有邪神宗安插在茅山的那些隐藏的棋子而已。我相信只要他在我们手里,就不怕那些隐藏在水下的鱼儿不上钩!”

毛道长沉吟片刻道:“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庄白笑了笑道:“师傅你尽管放心,地牢之中我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不管是谁,只要踏进地牢,便会触发阵法陷阱,而且为我也让弟子们,外松内紧,小心看守,定然让他有去无回。”

毛道长点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不过要是有什么情况,还得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庄白揖了一礼道:“弟子知道了,我这就去地牢盯着。”

毛道长挥了挥手道:“去吧,有你镇守,为师也能放心些许。”

庄白答应一声,向毛道长和王道长行了一礼,便躬身退出了练功房。

从练功房出来,庄白径直来到了茅山地牢,这是茅山用来惩戒犯错的弟子和关押邪门歪道之地。

由于在地下,整个地牢看起来阴暗而潮湿。昏黄的火光跳跃攒动,如同邪魅鬼影,令人不寒而栗。而地牢门口矗立的两只似龙非龙,似虎非虎,凶神恶煞威风凛凛的狴犴石雕,却让这阴暗的地牢平添几分威严肃穆!

见庄白过来,守卫地牢的弟子,赶忙上前隔着地牢的闸门向庄白行礼道:“庄师兄,你来了。”

“他醒了么?”庄白沉声问道。

那弟子赶忙打开地牢的闸门,摇摇头道:“还没有,或许是伤的太重,到现在还没清醒。”

庄白点点头推门而入,拍了拍守门弟子的肩膀道:“辛苦你了。”

那弟子笑着摇摇头:“庄师兄客气了,这本就是小弟分内之事。理当如此。”

庄白点点头道:“那你好好看守,我先进去看看。切记一定要锁好大门,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放进来。”

那弟子答应一声:“重新锁好了大门。”

庄白进得地牢,大厅中几个弟子正聚在一处,喝酒聊天。见庄白进来,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站了起来,怯怯懦懦的走上前行礼道:“庄师兄,你来了。”

庄白见众人这般模样,却笑了笑道:“没事,你们接着喝,我去看看昨晚我带回来那人。”

这时其中一个弟子,似乎平时和庄白比较熟络,打着胆子走上前道:“庄师兄,那人究竟是人是鬼。怎么生得那般可怕?”

庄白瞪了那弟子一眼,面色一沉不怒自威的道:“平日教你们的东西都当耳旁风了么?”

那弟子吓得一哆嗦,摇摇头道:“弟子不敢!”

庄白面色稍缓,沉声道:“那人是重刑犯,一定要好生看管。还有你们也不准靠近他,如有差池,你们就等着领罚吧!”

众弟子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谁也不敢在多问半句。

“行了,你们继续喝你们的酒,但有一点,不准喝醉了,明白么?”庄白明白这些看守地牢的弟子的辛苦,也不好过多的责备,只要他们不出什么乱子,喝点酒倒也无伤大雅。

众弟子感恩戴德的行了一礼,退到了一旁,反倒不敢再喝酒了。

庄白摇摇头道:“我去看看他。你们就守在外面吧。”说着头也不回的向地牢里面走去。

地牢分两种,一种为普通牢房,一种为关押重刑犯的水牢。

而之前被庄白等人擒获的黑袍人,自然被关押在那水漫过腰的水牢之中。

水牢四周为坚硬而光滑的石壁,而顶上为百炼精铁打造,坚不可摧。

此刻浑浑噩噩的黑袍人双手双脚都被大拇指一般粗的镣铐锁住,成大字型立于水牢中心,上不沾天,下不挨地,根本无从着力,为防止他使用法力挣脱镣铐,庄白更是命执掌茅山刑法的管事用倒钩铁索穿了黑袍人的琵琶骨,使其真力溃散,法力尽失。

庄白来到水牢顶上,低着头透过精铁大门的缝隙向下看去,却见那黑袍人地催着头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就算是大罗神仙被人穿了琵琶骨也会全身无力,法力尽失,何况是他。

庄白面无表情的看着水牢中的黑袍人,冷声道:“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日吧!”

对于这个为了一己私欲残害无辜的邪魔外道,庄白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以他的血祭奠那些被他杀害的人。

那黑袍人闻言,身体微微动了动,缓缓抬起头来,那隐藏在黑袍之下的双眼却闪过一丝阴郁而嗜血的光芒。

“你不要得意,我邪神宗迟早会踏平你茅山派,到时候我定然会让你加倍偿还今日我所受之痛苦。”那黑袍人的声音如同来之幽冥地狱,阴冷而又干涩,让人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发毛。

庄白却冷哼一声道:“大言不惭,你以为你还有活着离开此地的希望么?不妨告诉你,只要进了这水牢的人,还没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里的。不过你放心,我茅山派也算是修真界的名门大派,自然不会杀了你,但是你也别想出去,一辈子留在这里受尽孤独和折磨吧。”

那黑袍人闻言,不怒反笑道:“哼,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迟早我邪神宗弟子会杀上茅山,到时候别说是你,就是整个茅山派的弟子也会死无葬身之地,这里也会变成人间地狱。”

庄白闻言,顿时火冒三丈,怒气填胸,他银牙紧锁,双手捏的嘎嘣作响,真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禽兽不如的混帐,但他却不能这么做,毕竟为了拔除茅山里的所有隐藏的邪神宗弟子,他是必不可少的棋子。

庄白硬生生压下心头的火气,冷哼道:“哼,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说着提起旁边的一桶冷水,劈头盖脸的淋了那黑袍人一身。泼完还不解气,顺势又将另一桶一股脑儿的泼了下去。两桶水淋完,心头方才舒畅了些许,冷哼一声,走出了水牢。

一直守候在外面的弟子,见庄白一脸寒霜的走了出来,谁也不敢触霉头,一个个唯唯诺诺的谄媚道:“庄师兄,要不要我们替你教训教训他?”

庄白瞪了他们一眼道:“没你们什么事。你们只管看管好这里便行了,还有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靠近他,知道了么?”

众人一哆嗦,赶忙点头称是。

庄白实在看不下去这群家伙的这副谄媚的嘴脸,冷哼一声,快步向外面走去。

出得大厅,守门的弟子见庄白面色不善,也不敢多问,赶忙打开了大门,恭送庄白离开。

出得地牢,明媚的阳光照来,好歹是让庄白那阴郁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他四下里张望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这个令人极度不舒服的地方。

刚来到正堂,便碰到了金凝筠。金凝筠似乎也看出了庄白心情不太好,于是上前问道:“师兄,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庄白赶忙将金凝筠拉到一旁,低声道:“筠儿,可曾看到冷峻兄弟两?”

金凝筠四处张望了一番,压低了声音道:“冷谦外出还没回来,冷峻从今早便不知去向。”

庄白沉吟片刻道:“想必他已经收到风声了。现在应该在想办法和邪神宗的人取得联系吧。依我所见,今晚他定然会潜入地牢。你让隐藏在地牢四周的弟子看紧点,万不可掉以轻心。”

金凝筠点点头道:“师兄你就放心吧,地牢外看守的弟子都是我亲自挑选的心腹弟子。定然不会有差错。”

庄白闻言,方才放心了许多,金凝筠处事谨慎,既然她这么说,顶杆已经安排妥当,万无一失。

“对了,胡兄弟怎么样了?”庄白离开时,正是胡言拔除体内死气的关键时刻,他却离开了,此刻回来自然万分担忧。

金凝筠笑了笑道:“放心吧,胡言师弟没事,而且还因祸得福了呢!”

“哦!?”庄白疑惑的看着金凝筠道:“怎么回事?”

金凝筠捋了捋耳畔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高兴:“他今早不但拔除了体内的死气,还因为阴阳二气的调和,一举突破了练气期瓶颈,尽成功筑基!”

“什么!?”庄白闻言,顿时大惊,难以置信的道:“胡兄弟,成功筑基了?”

金凝筠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是成功筑基不假。”

庄白顿时大喜道:“好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他。短短数月,竟然这么快就成功筑基了,简直难以置信。”

金凝筠也笑道:“是啊,胡言师弟果真是修行奇才,我等皆不能及也!”

庄白摇头苦笑道:“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机缘这事,谁都说不准。”

金凝筠笑着点点头:“师兄你倒是很看得开!”

庄白耸耸肩道:“看不开能怎么样,好在他和我们是朋友,如果是敌人,恐怕就麻烦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