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用心

第二百一十二章 用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这略带责备却饱含关切的话语,让金宁儿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欣喜,一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说不出酸甜苦辣。只是不断的抽噎着,泪珠儿像断线的珍珠一般从眼眶中簌簌滚落。

胡言于心不忍,微微叹息一声,安慰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我知道这全是你的好意。你先泡着吧,剩下的让我来做。”

金宁儿点点头,嘟着嘴抽噎道:“我要吃你做的野菜汤。”

“行,野菜汤!”胡言被金宁儿这又好气又好笑的模样搞的无可奈何,笑了笑,卷起袖子,开始寻找起食材来。

好在之前金宁儿还剩下了不少的野菜,到也不需要另寻野菜。

打开蒸笼,里面蒸着的两条鱼也差不多熟了。砂锅里炖着的松茸鸡汤也基本上炖好了。

胡言尝了尝鸡汤的味道,浓郁香甜,倒是一锅不错的好汤。

“怎么样,怎么样?”金宁儿见胡言品尝了她炖的汤,顿时充满了期待之色。

胡言笑着看了金宁儿一点,赞赏似的点点头道:“不错,文火慢炖出来的鸡汤,倒是汤浓味美。”

听到胡言这么说,金宁儿顿时松了一口气,抽了抽鼻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儿,高兴的笑了起来。

胡言笑着摇摇头:“这么大个人了,又哭又笑,羞不羞!”

金宁儿瘪瘪嘴,仰着头道:“我愿意,要你管!”

胡言耸耸肩,埋头干着活,低声喃喃道:“这才没温柔好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

“你说什么?”金宁儿鼓胀着腮帮,耸着鼻翼,气鼓鼓的看着胡言。

胡言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让你好好泡冷水。”

说着便自顾自的做起菜来了。

对于做菜,胡言自然是手到擒来,不消两刻钟,便将剩下的那些菜做了出来。清蒸的鱼撒上葱花蒜蓉淋上热油便出了锅。

看着四大碗五大盘,一直趴在厨房外围观的大师傅眼睛都直了,循着诱人的香味,大着胆子钻了进来。

“胡兄弟,你果然有一手,啧啧,这菜还真是色香味俱全呢!”年纪稍长的李师傅腆着脸,说着便准备上手。

“动动你试试……”一旁的金宁儿却冷着脸,冷哼了一声。

李师傅猛的缩了缩手,抬眼瞥见金宁儿那一张阴沉的快要落下雨来的脸,讪笑一声道:“这菜一定很好吃。”

胡言微微一笑道:“李师傅谬赞了。”

金宁儿瞪了李师傅一眼道:“臭小子做的菜那是自然好吃,你想尝尝么?”

李师傅咧着嘴,点了点头,又怯怯的看了一眼金宁儿,赶忙又摇了摇头。

“想吃就拿筷子啊,动手算什么事,也不嫌脏?”金宁儿翻了个白眼道。

李师傅如蒙大赦,哈哈一笑道:“用筷子用筷子!”说完迫不及待的拿来一双筷子过来,犹豫着无从下手。

胡言做的几个菜,都是金宁儿之前准备的食材做成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但经过胡言的手之后,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家常豆腐、鱼香肉丝、苦瓜炒蛋、炝炒莲白、土豆烧鸡再加个野菜汤和清蒸鲤鱼,每一道菜都有每一道菜独特的味道和香味,或红或绿,或甜或辣,一时间让人难以下筷。

见李师傅这左右为难的样子,金宁儿没好气的道:“先尝野菜汤吧!”

李师傅赶忙答应一声,用勺子舀了些许,细细品味起来。

野菜汤刚入口,李师傅的面色便微微变了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胡言道:“胡兄弟,这真是野菜做的?”

胡言微微一笑道:“如假包换!”

李师傅咂巴砸吧嘴道:“好家伙,能把野菜汤做出你这样,想必也没几人了。厉害,果然厉害!”

胡言还未说话,一旁的金宁儿却道:“很好吃吧。我第一次吃也被吓到了。你再尝尝其他的菜。”

李师傅赶忙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家常豆腐,片刻后又夹了一筷鱼香肉丝,接着又是苦瓜炒蛋。这一动筷子就仿佛根本停不下来了一般,几个菜瞬间让他尝了个遍,一遍吃一边还赞赏不已。

直至每一道菜都尝了个遍,再想动筷时,金宁儿却伸手拦住了他,冷着脸道:“让你尝尝而已,你还准备给我们吃光啊?”

“嘿嘿……小师妹你也不能怪我啊,怪只怪胡兄弟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比起咱茅山的大师傅们做的菜都好吃,难怪你们宁愿自己做菜也不吃现成的饭菜了。”李师傅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上的油渍,有些不舍的放下了筷子。

“那可不,早就给你说过咱茅山的伙食不行,你还不相信,现在知道了吧。”金宁儿瘪着嘴一脸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别看了,厨房还给你们了,该干嘛干嘛去吧。”说着像个护食的母老虎一般,紧紧的护着桌子上的那些菜。

李师傅尴尬的看了胡言一眼,讪讪笑道:“胡兄弟,看样子以后你得教教我们做菜了。”

胡言谦逊的笑了笑道:“李师傅瞧你说的,太瞧得起我了吧!”

李师傅却一本正经的看着胡言道:“胡兄弟,我可是说的真的,你做菜这么好吃,定然有什么秘诀,希望你不吝赐教,指点一二才好呢。”

胡言苦笑一声道:“我哪有什么秘诀!要说有秘诀,或许唯一的秘诀就是用心做吧!”

金宁儿一脸深以为然的模样,点头道:“就是,我看啊你们做饭就是不太用心,敷衍了事,因为味道才大打折扣!行了行了,你们赶紧去做饭吧,免得一会儿弟子们没吃食,你又把这责任推卸到我身上了。”

听得此话,李师傅略微有些尴尬,苦笑一声道:“这几百人的饭菜,能做出来就不错了。那能花那么多心思。行吧,以后我们会更用心做菜的。”

胡言了然的笑了笑:“李师傅那你们先忙,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李师傅点点头道:“要不我让几个师弟帮你们把菜端出去。”

金宁儿嘻嘻一笑道:“算你还有点良心,也不枉我让你吃了这么多菜。”

李师傅笑了笑,招呼几个帮厨,替二人将这些菜端了出去。

金宁儿被烫伤的手,经过冷水一泡,也算好了许多,抹点药膏,便不再红肿了。

摄于金宁儿雌威的无求和一直呆在外面的紫菱见金宁儿双手红肿的从厨房里出来,本来还想调笑一番,硬生生被胡言的一个眼神制止,无求只是笑了笑道:“凶丫头,现在知道这做饭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了吧!以后可不能这么任性了!”

金宁儿白了无求一眼道:“你管我!”

胡言摇摇头道:“行了,无求你赶紧去喊庄大哥他们来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无求答应一声,对金宁儿做了个鬼脸便跑开了。倒是紫菱心疼不已的关心起金宁儿的伤势来。

两个女孩儿之间自然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胡言不想参与也不想知道,背着手像个老成持重的老头儿跟在她们的后面,听着她们时不时发出的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扬起一丝笑意。或许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也不过如此而已吧。

来到贵客专用饭厅,饭菜已经摆上桌,金凝筠和庄白以及茅山两位师尊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

见胡言进来,庄白赶忙起身和胡言打了个招呼,回身将房门关得严实了拉着胡言坐下。

“胡兄弟,你伤刚好,又忙里忙外的做这么一大桌饭菜。”庄白略带责备和关切的说道。

胡言笑了笑道:“庄大哥,你放心吧,我的伤已无大碍。再说做几个菜而已,不碍事的。”

一旁的金凝筠却瞪了金宁儿一眼道:“肯定又是宁儿这丫头胡闹。”

金宁儿有些不乐意的瘪着嘴道:“姐姐,人家哪儿有胡闹,我也只不过是见臭小子受伤了,想做些好吃的给臭小子补补身体嘛!”

庄白拍了拍金凝筠的肩膀道:“算了,筠儿,宁儿也是一片好心,你也不用责备她。行了,大家先坐下吧,正好有事相商。”

胡言点点头,对毛道长和王道长施了一礼道:“两位前辈,莫不是事有变故?”

毛道长捋了捋胡须道:“小友坐下再说。”

胡言点点头,招呼金宁儿和紫菱以及无求坐下之后,沉声道:“前辈有何吩咐,尽管直说,如有用的着晚辈的地方,晚辈万死不辞。”

王道长哈哈一笑道:“胡言小友倒是个急性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知会你一声,近两天茅山可能会有大事发生,尽量少外出,毕竟你现在有伤在身,还未完全复原。”

胡言微微一惊道:“莫不是邪神宗的奸细有什么动作了?”

王道长看了毛道长一眼,沉声道:“今天下午有弟子回报地牢外有可疑行踪,想必是邪神宗安插在茅山的奸细终于按捺不住想要出手了。依我看,劫牢之事,定然就在今夜!”

庄白却道:“师傅师叔你们大可放心,我早已在地牢外另行有安排。一旦他们有所异动,定然会全数落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