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战意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战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清源宫的复杂,胡言早看在眼里,不过他也知道这并非他所能左右得了的,毕竟他不过是清源宫一个人微言轻的小辈。根本解决不了清源宫内部的矛盾,除非……

胡言笑着摇摇头,对自己忽然间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不过是一个初谙道门的小修士,如何能整合整个清源宫。别说是其他几门的执事长老极其弟子,恐怕连自己的师兄们,也容不得自己这般作为。

胡言看了一眼无求和紫菱,笑了笑道:“行了,清源宫之事,并非我等小辈能过多议论的。大伙儿都吃饱喝足了吧,要是没事,我就回房了。”

“这就回房了啊?”金宁儿见胡言要走,瘪着嘴,有些不舍的看着胡言。

胡言打了个呵欠,一脸疲惫的道:“还有些犯困,或许是之前消耗太重所致,我得回去补补瞌睡才行。”

听胡言这么说,金宁儿也不好强留,点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胡言看了无求和紫菱一眼道:“你们回去么?”

无求嬉笑一声道:“你要困了就先回去睡吧,我就不回去打扰你了,我陪紫菱和凶丫头玩一会儿。”

胡言耸耸肩道:“行吧。那我先回去了。”说着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胡言虽然感觉身体异常疲惫,但当他躺上床后,脑子却忽然间变得无比的清醒,这数月间发生的事,如同戏台上的皮影戏剪影一般,一桩桩一件件,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之中。

这些值得高兴的,令人悲痛的,也有让人感到恐惧的事情,却是真实发生的。如果是在入道之前,他或许会觉得这不过是黄粱一梦,当第二天清晨的太阳重新升起,一切都将化作梦境的碎片,最后消散在那一缕温暖的晨曦之中。

但现在这些真实发生的事情,却如同千足虫一般吸附在他的内心,时常搅得他夜不能寐,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这会不会对自己的修行产生不必要的影响。

他时常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修行时间尚短,心智还不足够坚定所致。但是自己既然能从五志幻境之中抽离,便说明自己的心智已经足够坚定,不至于被那些五志所左右。

而现在这些时常出现在自己脑海之中搅得他无法成眠的事情,定然是对他影响太深,以至于让他一时难以释怀。

渐渐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浮现在胡言的脑海之中,最初是胡记成衣店老板娘那火热的丰乳肥臀,搔首弄姿,令人神魂颠倒。最后画面定格在通远门墙头那一掠而过的倩影之上久久不能消散。

胡言猛的从床上坐起,有些狂乱的抓着头发,良久才泄气的长叹一声,盘腿而坐,手掐子午,舌搭鹊桥,眼观鼻鼻观心,收敛心神,平心静气,渐渐入定。

行得九九之数小周天,又行六度六数天罡大周天,通过内视法,胡言清楚的看到在体内四处游走的真力,运转的越发迅猛,最后归于小腹下丹田中的真力也越发的精纯凝练。

原本小腹之中那鸡蛋大小的金色小太阳,竟已经压缩得只有鹌鹑蛋大小。光彩四溢,越发光亮。那光团中心如有实质一般,金光灼灼,摄人心魄。

等到体内游走的真力尽数被那光团吸纳融合,那光团便越发的光亮,四周如同包裹着一沉金色的胎光,凝重而厚实。

胡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忽然变得神清气爽,周身的疲惫也一扫而光,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充满了暴涨似的力量。

咻咻咻!!!

就在胡言的神识归于灵台之中的同时,耳畔却传来一阵破空声,紧接着便是一阵激烈的呼喝打斗之声。

“怎么回事?”胡言猛的睁开眼,一丝流彩一闪而逝,他翻身从床上站起,三步并做两步,冲至门前,刚打开房门,便见屋外火光冲天,火矢如雨。

“难道邪神宗终于采取行动了么?”胡言心头一惊,也来不及整理衣衫,借着火光向打斗声最激烈的方向跑去。

原来胡言这一番打坐吐息竟足足花费了五个时辰,此刻已是夜里亥时。而在他打坐的这段时间,隐藏在茅山之中的邪神宗奸细也终于开启了他们的营救行动。

胡言没跑多久,便远远的看见一个比较熟悉的弟子,赶忙上前询问道:“师兄,发生了什么事?”

那弟子见是胡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赶忙上前道:“胡言师弟你可算是醒了,庄师兄来找你几次了,可你一直在入定之中。师兄不忍打扰,独自一人前往地牢阻敌去了。”

胡言赶忙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那弟子道:“戌时地牢忽然火起,后来一群黑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见人便砍,一路冲杀进了地牢,但被庄师兄安插在地牢外的弟子狙击,但这群黑衣人端的离开,紧守地牢入口,我们的人进不去,他们也出来。现在正两方对峙着呢!”

胡言眉头一蹙道:“那些人可是邪神宗的人?”

“邪神宗!?”那弟子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道:“天太黑,而且他们黑巾覆面,我们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模样,更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对地牢之中的犯人极为重视。”

胡言知道地牢之中之前受罚的犯人全都已经秘密转移,只留下邪神宗那神秘黑袍人一人而已,这些人不惜以身犯险闯山门入地牢救他,就算不是邪神宗的弟子,也必然是邪神宗安插在茅山之中的内奸。如今尽数被困在茅山地牢之中,想必是插翅难飞。

胡言也不多废话,和那弟子道了一声谢,便一溜风似的向地牢方向冲了过去。

路上遇到的茅山弟子越渐的多了起来,有熟识的,胡言向他们询问了庄白之所在,便一路跟了过去。

很快胡言便寻到了庄白的踪迹,刀剑林立,火焰升腾中,庄白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而他面对的是一群周身黑衣的蒙面人。

那群黑衣人虽身处包围之中,但一个个如同悍不畏死的死侍,依仗地牢易守难攻的优势,和庄白对峙着。

胡言赶忙分开人群,来到庄白的身旁。

庄白见胡言过来,对他点头示意道:“胡兄弟你来了。”

胡言抬眼向地牢方向的黑衣人看去,沉声道:“庄大哥,现在是什么情况?”

庄白笑了笑道;“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差瓮中捉鳖了。”

胡言点点头道:“全在这里了么?”

庄白摇摇头道;“不清楚,不过应该差不多了。等将他们尽数拿下,在各自审问,定然能将茅山之中的奸细尽数拔除吧!”

胡言沉吟片刻道:“如此甚好,不过想要拿下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庄白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他们是插翅难飞。”

胡言想了想道:“他们现在固守地牢,你打算如何将其击破?”

庄白嘴角一挑道:“我早有准备,你就看好吧!”

庄白一向行事沉稳,既然现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胡言自然知道他定然是有所安排,于是也不着急,且看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地牢之中忽然一阵骚动,接着便是一阵喊杀声传来。

顿时地牢外的黑衣人顿时变得有些骚乱,赶忙向后急退,纷纷涌入地牢之中。

庄白见状,身体猛地一震,对胡言一努嘴道:“胡兄弟,还能战否?”

胡言眉头一挑,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道:“战意正浓!”

庄白哈哈一笑道:“老规矩?”

胡言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道:“来就来,谁怕谁!”

庄白一点头,大喝一声,率先向地牢入口冲了过去,胡言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冲了上去。而他们身后的那群茅山弟子也纷纷大喝着跟了上去。

地牢之中,混乱不堪,茅山弟子和黑衣人早已斗作一团。

原来这地牢之中庄白早已布下机关暗道,只有他一人知道暗道之所在,之前他有意将黑袍人关押在地牢之中的消息悄悄散布出去,引诱邪神宗内奸前来救援黑袍人,又暗地里在地牢四周埋下伏兵,将他们逼入地牢之中,如此便来个瓮中捉鳖。

又命金凝筠领弟子从暗道进入地牢,来个里应外合,两面夹攻,使其收尾不能相顾。如此自然便能手到擒来。

庄白和胡言刚冲进地牢入口,迎面便撞见两个守门的黑衣人。

庄白对胡言挑了挑眉,胡言心有灵犀。一左一右迎了上去。

那两个黑衣人见庄白和胡言冲杀上前,也不敢应战,赶忙向后急退。

胡言冷哼一声,身形一晃,竟如同鬼魅一般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竟早已来到其中一人的身前。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就连庄白也被胡言的身法速度吓了一跳。

不得不说,经过之前五个时辰的打坐吐纳,胡言体内的真力早已变得更加精纯凝练,就连身法也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虽然刚刚成功筑基不久,但表现出的实力,早已超越了筑基期初期应有的实力,竟直逼筑基中阶的实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