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行尸

第二百一十七章 行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庄白带领众弟子加入战斗后,战场上的形势瞬间逆转。那前来劫牢的黑衣人,不是被打翻在地,便是被众弟子一拥而上捆得如同粽子似的。

仅剩的几个黑衣人护着伤重的黑袍人退到了地牢的尽头,却已是无路可走。

而庄白和金凝筠以二敌三,很快便结束了战斗,将那三名黑衣人尽皆活捉。

但胡言的战斗却迟迟未能结束,他所面对的这黑衣人,显然要比其他黑衣人来得更厉害更难缠。

虽是如此,胡言却并不着急,甚至可以说他现在正在享受战斗给他带来的强烈快感。

至从成功筑基后,他只是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强了,却根本不知道究竟变得有多强,现在总算有了检验自己实力的机会,他哪能不好好利用一番。

何况现在地牢之中的形势已经牢牢掌控在庄白的手里,任凭那一帮黑衣人如何挣扎,也不过是搁浅的鱼虾,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解决了身前敌人的金凝筠本想上前助战,却被庄白摇头制止。

金凝筠迟疑的看了庄白一眼,略微有些担忧道:“这黑衣人端的厉害,刚冲出密道之时,被他打翻了好些茅山弟子。”

庄白却不以为然道:“胡兄弟的实力难道你还不知道么,你看他现在的模样,完全是在享受战斗呢。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看他现在估计才使用七成功力,不对,或许只有五成。”

金凝筠眉头微微一蹙道:“这家伙的成长速度可真快,刚上茅山之时,虽然厉害却也实属正常,可短短数日,不但成功筑基,功力更是成倍提升。简直不可思议。”

庄白苦笑一声道:“或许是这就是天才和常人的差距吧。我们艰苦修行数载还抵不得人家修行数月。哎,着实可恼!”

金凝筠见庄白这模样,顿时梨涡浅笑道:“修行之事,自有天命。他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人。不过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虽然资质不如人,但勤能补拙。只要我们更加勤奋修行,终有一天会赶上他的步伐吧!”

庄白耸耸肩道:“怕只怕我们刚追上他的步伐,他却登上了另一个高度。得了,我们不用管他,先将这地牢中的残余力量肃清吧。”

金凝筠犹豫片刻,还是点点头道:“也好!我们走吧!”

硕果仅存的几个黑衣人,一路护着黑袍人退到地牢的尽头,却早已被随即赶来的茅山弟子围困,再也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或许是得到黑袍人的指示,这几个黑衣人瞬间将黑袍人围在身后,一个个摆出悍不畏死,背水一战的决心。

茅山派弟子并没有着急进攻,只是将他们团团围住,只等主事师兄庄白前来定夺。

此刻见庄白和金凝筠前来,纷纷让开一条路来。

灰头土脸一脸血污的正才走上前道:“庄师兄,师妹你们来了。”

庄白点点头,抬眼向那被茅山弟子围困的黑衣人看去:“正才师弟,现在情况怎么样?”

正才冷哼一声道:“其他黑衣人尽皆降服,就剩下这几个了。不过也是困兽犹斗而已。”

庄白拍了拍正才的肩膀道:“你没事吧?”

正才咧了咧嘴,抹了把脸上的血污,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我没事,都是敌人的血。”

“没事就好!”庄白点了点头,抬脚走到那群黑衣人近前,沉声道:“弃械投降吧,我保证会善待你等!”

众黑衣人并未答话,只不过那阴沉而冰冷的眼神却给了庄白的最好的回答,他们誓死不降。

既然劝降无果,便只能以武力镇压。却见庄白眉头一蹙,右手一翻,一柄寒光四溢的长剑顿时落入手中,他冷着声音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也就别怪我剑下无情了。”

说着长剑一抖,率先向那群黑衣人冲杀过去。众茅山弟子见师兄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也不甘落于人后,纷纷呐喊着冲杀了上去。

顿时刀光剑影,金戈之声不绝于耳。

明显这几名保护黑袍人的黑衣人要比其他的黑衣人功法更好,就算如此,猛虎也架不住群狼。不出一刻钟的时间这一群黑衣人便被众茅山弟子打翻在地,但茅山弟子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但伤了好些人,还有一人甚至被凶残的黑衣人一刀两断腰斩而亡。

庄白见此,顿时大怒,正欲上前擒住黑袍人,那群被打翻在地,被茅山弟子驾着的黑衣人,却纷纷口吐白沫,抽搐不止,不消片刻,尽皆七窍流血中毒而亡。

忽然的变故,让众人不由得大惊,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依墙而坐的黑袍人却喃喃念起了晦涩难懂的咒语来。

随着黑袍人念动咒文,地上那些中毒身亡的黑衣人尸体却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

“不好,这家伙想用魂修之术,炼化这些尸体。”庄白看出了那黑袍人的意图,正欲上前阻止,却见躺在地上的尸体直挺挺的从地上站起。周身黑气缭绕全无人气,原本冰冷的眼神也变得呆滞而死气沉沉,俨然已经成为了受人控制的行尸走肉。

庄白心中一沉,赶忙招呼茅山弟子们后退,自己却从怀中掏出一叠黄符来,手掐法结念动咒文,那手中黄符顿时爆发出一道耀眼金光,却见他右手一扬,手中黄符顿时化作漫天金光,向那群行尸走肉激射而去。

一阵爆裂之声响起,黄符在行尸身上炸裂出耀眼火光,尸身之上黑血飞溅,碎肉乱飞,但他们仿似根本不受其影响,反而更加凶猛的向庄白扑来。

庄白大惊,赶忙向后急退,与此同时咬破手指,以血在长剑之上写下一串破魔符文,嘴中念动咒文道:“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

此咒一出,手中长剑顿时爆发出一道耀眼光芒,他大喝一声,长剑急挥而出,一道金色剑罡顿时呼啸而出,猛的劈向首当其冲的一个行尸。

噗呲!!!

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声响,金色剑罡竟直接将那行尸的头颅劈飞,腥臭的黑血狂洒而出。

那行尸受此重击,身体依旧向前猛冲数步方才失去重心,重重摔倒,抽搐片刻,直到一股黑气从那颈上碗大的伤口处喷涌而出后,那尸体安静了下来。

“用玄武驱邪咒加持方才能降服这些行尸。”庄白见此法奏效,顿时大喜,赶忙吩咐道。

众弟子闻言,赶忙以血画符,念动玄武驱邪咒加持武器。有了破敌之策的众人也从最初的惊愕之中恢复,呼喝着迎上了飞扑而来的其他行尸。

要想破解此法,非得砍下行尸的头颅泄去行尸体内的死气咒法方行,如若不然,死气不泄,行尸不灭。

有了玄武驱邪咒的加持,众人对付起这些行尸来就容易多了,虽然依旧遇到不少的麻烦,但最终这些行尸还是被怒不可遏的众茅山弟子分尸。

黑袍人再次成为孤家寡人,没了守护的他,如同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蜷缩在墙角,孤独而无助。

庄白并不会怜悯他,甚至还想杀了他,这黑袍人虽然伤重,但却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稍有不慎便会被他反扑。刚刚自己的一个大意险些酿成大祸。

前世之事后事之师,庄白顿时变得谨慎起来,他提着长剑,警惕的走到黑袍人跟前,沉声道:“你之罪万死难恕,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杀了你,我会让你为你做的事付出代。”

说着长剑一扬,金色剑光呼啸而出。

只听一阵撕裂声传来,那黑袍人忽的一声哀嚎,手筋脚筋尽皆被挑断。

但庄白还不放心,命人拿来夺魂钩,重新锁了黑袍人的琵琶骨,方才罢休。

“给我关起来,好生看管!明天一早交给正一教。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庄白不杀黑袍人,并非他心慈手软,之前是为了拔除邪神宗隐藏在茅山的内奸,以他为饵。而现在茅山的内奸基本上肃清,也是时候将黑袍人交给正一教处置了。也只有这样,才能化解之前的一切误会。

众弟子自然知道事关重大,哪敢懈怠,赶忙答应一声,驾着被废去功法的黑袍人重新投入了水牢之中。

“赶紧让人将这里收拾一下,该烧的烧,该埋的埋,切记一定要以咒法超度。”庄白扫视四周,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众弟子应诺,开始收拾起来。

“庄师兄,大事不好,你快来!”这时正德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气喘吁吁的喊道。

庄白面色一沉,道:“什么事?”

正德咽了口唾沫,急忙道:“胡言……胡言……”

庄白眉头一紧,还不待正德话说完,一股风似的冲了出去。

金凝筠吃了一惊,一向沉稳的她却拉着正德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德道:“和胡言打斗的那黑衣人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忽然变得力大无穷,恐怖非常!胡言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吃了大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