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二十章 惊变

第二百二十章 惊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金凝筠之前已经因为强行使用过于强大的蓝色符箓而险些遭到反噬。此刻庄白见她再次掏出蓝色符箓哪还敢让她使用,赶忙拦阻了她。

可金凝筠见天罗地网根本制不住这妖人,胡言体内的真力也因使用云宵雨霁这一招,耗损极大,只能勉强支撑,顿时心乱如麻,忧心不已。

但庄白似乎打定主意一般,根本不容许金凝筠再兵行险着。反而一扬手中长剑,飞身冲上前去。

庄白并不比胡言好多少,他的纯阳之力已经耗尽,没有纯阳之力的支持,请吕真人咒随时都有可能失效。

也就是说,庄白和胡言俨然已经是樯橹之末,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金凝筠心中早已乱做一团,对于她来说,庄白和胡言都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她不想看着他们有事。为了他们,她甚至不惜付出性命。

望着正和怪人战作一团的胡言和庄白,金凝筠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而毅然,嘴角却缓缓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或是不舍,或是诀别。

却见她掐动法结,嘴中念念有词,手中的蓝色符箓之上微光闪动,四周的灯火也变得忽明忽暗,犹如跳动的精灵一般,随着咒法的念动,而有节奏的闪动起来。

正和怪人纠缠的庄白见此,面色不由得大变,惊慌失措的回头看时,却不小心被怪人的重拳击中,顿时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胡言亦是一惊,却并未分心,见庄白被击飞,手持龙魂斩妖剑,侧身躲过怪人的另一次攻击,一招仙人指路直逼怪人的腋下。

虽然胡言体内的真力已经耗尽,但剑招犹在,况且龙魂斩妖剑又非平常兵刃,此刻终于发挥出它那仙灵器应有的威力。

只听得一声龙吟,长剑之上顿时火光大盛,一道耀眼火红剑罡呼啸而出。

那怪人见状,赶忙运起血魔之力抵挡。只听得一声轰鸣,顿时罡风四起,如此近距离的冲击,两人纷纷被震退。

庄白被怪人一拳击飞,重重的砸在坚硬的石壁上滚落,好在关键时刻他护住了要害,这一击虽然伤得不轻,但却并未伤及要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狂呕了两口鲜血,便清醒了过来,抬眼却向金凝筠看去。

却见金凝筠手持蓝色符箓,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淡淡的蓝色的能量波动之中,随着她念动咒文,那符箓之上,电光流转,毕啵之声不绝于耳。

庄白见此,面色越渐的深沉,想要开口制止,却牵动伤势,剧烈的咯起血来。

金凝筠之前已经因为强行使用雷电神符消耗甚巨,现今还不待复原,再次使用雷电神符,这对她的身体来说负荷极大,稍有不慎便会有被神符反噬之危。

但她并未考虑这些,她现在只想打到眼前这凶恶无比的妖人,只有打到了他,庄白和胡言才能转危为安,至于她自己,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随着咒文念动,她周身的衣服无风而动,衣袂翻飞间,一道道电光如同银蛇般嘶吼流转。

“天精元元,地广用川,雷公击杖,电母制延。地精神女,天精贲然。风伯混耀,雨师沈研。早呼星宿,暮引神仙,神龟合德,使鬼万千,左辅右弼,立在坛前,随吾驱使,禁闻魔缘神龟。奉请雷公电母除妖降魔,急急如律令!电来……”

随着一声娇喝,她猛的一扬手中的蓝色符箓,只见蓝色符箓之上符文流转,一道耀眼的电光急速凝聚!

咔嚓!!!

忽的一声惊雷,一道耀眼的电光呼啸着从蓝色符箓之上射出,直劈那怪人而去。

此刻那怪人被胡言的剑罡震退,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便听得一声惊雷,接着便是一股狂暴的雷电之力袭至,顿时大惊,赶忙闪避。

但那雷电来势极快,他哪还来得及闪避,眼看雷电之力袭体,只得运起全身的血魔之力抵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血红的光芒瞬间笼罩周身,形成一道血红的光幕将他护住。

只听得一声轰鸣,狂暴的闪电重重的轰击在那血红光幕之上,顿时将光幕击得粉碎。

那怪人哀嚎一声,周身一僵,麻痹之感瞬间袭遍全身。

“中了!”金凝筠见雷电之力击中怪人,顿时大喜,咬紧了牙关支撑着头顶的蓝色符箓运转。

但很快她便发现,虽然这一击命中那怪人,但似乎那怪人因为血红光幕的抵挡,却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短暂的僵直后,竟露出一脸更加凶恶的模样向自己看了过来。

金凝筠眉头一拧,运起周身真力再次催动蓝色符箓运转。

只觉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现,虚空之中再次传来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蓝色符箓之上再次爆发出一道更加强大的雷电之力,直劈怪人而去。

那怪人见状,仰头一声怒吼,周身陡然爆发出一道更加强大的血魔之力。

见那雷电之力直袭而来,他竟不闪不避,挥舞着血魔之力缠绕的双臂,径直迎向了那狂暴不已的雷电之力。

眼看那雷电之力落至,那怪人仰头一声怒吼,右臂一震,血魔之力呼啸而出,竟化作一条龇牙咧嘴的赤链蛇迎向雷电之力。

咔嚓!!!

一声轰鸣,雷电之力强大的力量,瞬间将那赤练蛇撕了个粉碎,更加迅猛的向怪人劈去。

那怪人见此,腰身一拧,双拳齐出,周身的血魔之力尽皆释放而出。

轰!!!

两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纠缠在一起,顿时电光肆掠,罡气肆掠。

但显然雷电之力更为强大,渐渐的那血魔之力有些抵挡不住,瞬间被绞碎撕裂。

强大的雷电之力冲破阻碍,直劈而下,重重的轰击在怪人的身上。

只听得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夹杂着怪人的哀嚎声响起,整个大厅也剧烈的晃动起来。顿时整个大厅也被一股浓重的烟尘和焦糊味笼罩起来。

“终于结束了么?”金凝筠见状,嘴角缓缓划过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身体晃了晃,如同一滩软泥般瘫软在地。

两次强行使用雷电神符终于榨干了她体内所有的真元,想要完全复原非是一年半载之事。

胡言见怪人被雷电之力击倒,心中不由得大喜,但见金凝筠瘫软在地,心中却是没由来的一疼,赶忙飞身冲上前去,抱起已经失去意识的金凝筠查看了一番,见金凝筠只是因为消耗过度晕过去而已,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庄大哥,你怎么样了?”胡言抬头瞥向另一边的庄白,关切的问道。

庄白呕了几口血后,胸口憋闷的感觉总算是缓解了不少,强撑着破败不堪的身体从地上站起,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道:“胡兄弟,我没事。筠儿怎么样了?”

胡言摇摇头道:“还好,只是消耗过度,晕过去了而已。”

庄白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丫头,早就让她别使用这雷电神符了,就是不听。好在没有被神符之力反噬,如若不然我如何向师傅和宁儿交代。哎,看她这样子,恐怕没个三年五载,恐怕也难以恢复如初了。”

胡言皱着眉头道:“凝筠师姐也是为了铲除这妖人才出此下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也怪我,如果我能打败这妖人,她也不会如此了。”

庄白摇摇头道;“胡兄弟,这怎么能怪你。这本是我茅山派之事,你仗义出手,于公于私,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胡言苦笑一声,正欲说话,却忽然感觉神识一动,一股不祥之感陡然袭上心头。

“不好……”

胡言一声惊呼,正欲提醒,却听一声闷哼,一股灼热的液体喷了他一脸。再看时,庄白瞪大了眼,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而他的胸口却被一柄长剑贯穿,鲜血顺着兀自颤动的剑尖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周身的衣物,也染红了胡言的双眼。

“不……”胡言哀嚎一声,赶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庄白,回头看去,却见不远处的大厅中央,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满眼愤怒的盯着自己。竟是那已经被雷电之力击倒的妖人。

“怎么会这样!?”胡言心中惊骇交加,悲愤不已。本以为被雷电之力正面击中的妖人定然毫无生还之机,竟没料到这妖人不但没死,反而趁着众人放松警惕了,突下杀人。

望着倒在怀中奄奄一息的庄白,胡言又悲又怒。

悲愤之下的胡言,忽然感觉小腹下丹田忽然变得异常灼热,仿似火烧一般的难受,一青一红两色气息忽的从五脏之气中脱离,交织纠缠而出,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般不断的冲击着胡言的各处经脉。

胡言只感觉体内经脉如同针刺火烧一般的疼痛,整个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豆大的汗珠簌簌滚落,那微垂的脑袋下,双眼早已赤红一片。

忽然他仰头一声悲呼,声音极具苍凉和愤怒,身形一晃,却早已从原地消失,再看时,胡言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那怪人的身前。

“我要杀了你……”胡言双眼通红的看着眼前那巨大的身影,声音冰冷的如同来自就有地狱一般,不带一丝感情和色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