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冷峻之死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冷峻之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金凝筠知道外面事态紧急,庄白虽然伤重,却并没性命之虞,将他交给正才照料,她倒也放心,稍作犹豫,便点头道:“正才,庄师兄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生照料。”

正才将黑乎乎的丹药小心翼翼的送进庄白的嘴中后,拍着胸脯保证道:“师妹放心,有我在,庄师兄一定不会有事的。”

“行,正德我们走!”金凝筠咬咬牙,头也不回的向地牢外跑去。

出得地牢,正德领着金凝筠一路小跑来到胡言等人所在的位置。

见金凝筠过来,胡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忙招呼道:“凝筠师姐,你来了就好了。”

金凝筠眉头微蹙道:“怎么回事,胡言师弟?”

于是胡言赶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的阐述了一遍。

金凝筠听得直皱眉,良久才点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且让我来问问他吧!”

金凝筠缓步走到那趴在地上气喘如牛的怪人身旁,沉身蹲下,迟疑着问道:“现在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能老实回答,或许我们会考虑饶你一命。”

那怪人药力溃散,又被张正雄一剑穿胸,已是到了生命弥留之际,他口中喷涌着乌黑的血液,眼神迷离而彷徨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待到看清来人,那无神的双眼竟陡然爆发出一阵精光,整个人仿佛也清醒了许多。

“凝筠……”

金凝筠听到那怪人嘴中的呢喃声,身体不由得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上前道:“你,你果真是冷峻?”

那怪人嘴角微微一扬,眼神变得有些缥缈,嘴中喃喃道:“桃花树下,把酒闲话。那时的你我,单纯简单,无话不淡。可惜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时至今日,你我却成了拔剑相向的敌人。真是造化弄人!”那怪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奈和苦痛,也不知是因为过去的美好,还是因为现实的残酷。

这一刻金凝筠终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怪人,就是以前那外表冰冷,内心似火的臭小子了,鼻子不由得一阵酸楚,眼眶里瞬间噙满了泪水,她强忍着不让泪水从眼眶里低落,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问道:“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怪人嘴角扯了扯,一丝污浊的血液顺着嘴角涌出,他微微咳嗽了一阵,有些苦涩的摇摇头:“人生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我只能说我的所作所为非我所愿也!”

望着眼前这既陌生又熟悉的人,金凝筠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痛,她哽咽着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师门,难道师傅师叔待你不好,还是茅山的师兄师弟们待你不好?”

那怪人摇了摇头,不置可否,一双眼睛有些空洞的望着碧蓝的天空,一只飞鸟展翅而过,他那空洞的双眼中竟闪过一丝淡淡的希冀之色。但很快却被那无尽的落寞淹没。

忽然那怪人猛的收回眼神,有些不舍的看着金凝筠,声音越渐虚弱的道:“凝筠,邪神宗要不了多久就会大举进攻中原道门,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好好保重啊……”话音刚落,那眼中瞬间失去色彩,变得灰暗而无光,他脑袋一歪,再也没了声息。

“不,冷峻你醒醒,别这样对我,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弄明白啊!”金凝筠见状像一只发狂的母狮,歇斯底里的晃动着怪人的肩膀,好像这样他就能醒来似的。

一旁的正德却一把拉住金凝筠的胳膊,安慰道:“师姐,他已经死了!你这样也于事无补啊!”

“他死了!?”金凝筠身体一震,目光变得有些呆滞,泪水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看着地上那已经毫无声息的冷峻,金凝筠的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虽然心中怨他怪他,但此时此刻却因为他的死而悲痛。思及他曾经的好,一时更觉伤悲。金凝筠之前本就虚耗过甚,现在又悲伤过度,身体哪还能支撑的住,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一软,便倒了下去。

胡言眼疾手快,赶忙上前一把扶住金凝筠,一脸关切的道:“凝筠师姐,你没事吧!”

倒在胡言怀里的金凝筠却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片刻后便失去了意识,胡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回头看了一眼冷峻的尸体,心中感慨万千。

这时张正雄却走上前来,关切的问道:“胡兄弟,你没事吧,金师妹怎么样了?”

胡言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凝筠师姐也不过是太疲惫了,今日多谢张师兄及正一教的各位前来相助。”

张正雄笑了笑道:“客气了,今日这事儿算是告一段落了。那我等就先不叨饶了,等过些时日我们再上山来拜会两位前辈。”

胡言沉吟片刻道:“张师兄且慢下山,还有一事要和你谈谈。”

张正雄疑惑的看着胡言道:“胡兄弟,还有何事?”

胡言四下里看了一眼,沉声道:“这地方人多眼杂……”

这时正德却上前道:“张师兄,不如去前厅喝口茶解解渴吧!”

“也好,正好有些口渴了。”说着张正雄回头看了一眼陆寒雪和张震道:“小师叔,师妹你们同我一道前去吧,至于其他弟子,让他们去茅山山门处等候。”

陆寒雪点点头,便去招呼门下弟子去了。

胡言看了一眼正德道:“正德你先招呼着张师兄吧,我把凝筠师姐送回去就过来。”

“好!”正德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这边请!”

张正雄点点头,招呼张震和陆寒雪一声,三人便跟着正德去了前厅。

胡言却小心翼翼的抱起沉沉昏睡的金凝筠往后堂的居所之处去了。

刚来到后院,便碰到了正才。正才见胡言抱着金凝筠回来,赶忙上前道:“胡言师弟,凝筠怎么了?”

胡言摇摇头道:“没事,只是太虚弱了晕倒了!对了,庄大哥怎么样了?”

正才拍了拍胡言的肩膀道:“放心吧,庄师兄福大命大,没事的。服用你的丹药之后,伤势已经稳定,不过还没醒过来,多调养几天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现在宁儿和紫菱在照顾他。你不用担心!”

胡言点点头道:“我先送凝筠师姐回房,一会儿就过去看看!”

“好,你先送她回房吧,我去练功房给掌门师尊汇报一声。”

胡言点点头,正准备抱金凝筠回房,忽然想到什么,于是道:“对了,正才师兄,冷峻死了!”

“死了么?”正才闻言,身体微微一震。头也不回的道:“也罢!这或许就是他的命数吧!我这就去收敛了他的尸身,他好歹是我茅山弟子,虽然做出背叛师门之事,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暴尸在烈日之下啊。”

胡言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虽然平日里正才和冷家兄弟没什么太大的交集,但他看得出来,正才是一个极其重情重义之人,现在如此倒也不太意外。

“正才师兄,节哀顺变!”

正才微微叹息一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出了后院。

胡言将金凝筠抱回房后,替她脱去鞋袜,盖上被子后,便掩好房门向庄白的房间走了过去。

庄白的房间里,金宁儿、紫菱以及无求都围在床边,一脸担忧的服侍着,见胡言进来,金宁儿流着泪扑入了胡言的怀抱:“臭小子,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师兄怎么会伤的这么重!之前不是说好的万无一失么?”

胡言拍着金宁儿的后背,安慰道:“此事一言难尽,你先别哭,且听我一言!”

无求见胡言面色不太好,关心的问道:“胡言,你没事吧?”

胡言摇摇头道:“我没事,只是体内真力耗尽,有些发虚!对了,凝筠师姐也受伤了,现在还在昏睡之中,你们也得照料着。我还有事,得去前厅一趟,一会儿办完了事,我再回来和你们细说。”

金宁儿见胡言一脸深沉,也不敢多说什么,赶忙跳出胡言的怀抱,抹了把脸上的泪珠儿道:“那你先去忙,我这就过去看看我姐!”

胡言点点头,拍了拍紫菱的脑袋道:“丫头,庄大哥就辛苦你和无求了。”

紫菱淡淡一笑道:“小哥哥和我还客气什么,再说现在茅山上下都忙着御敌,只有我和无求有所清闲,我们也应该出点力,何况庄大哥一直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也理当照顾他啊!”

胡言笑了笑道:“紫菱真好!好了,我先过去了。一会儿忙完就过来找你们!”

紫菱点点头道:“小哥哥你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们呢!”

胡言也不多说什么,叮嘱了紫菱和无求几句,便退出了房间。

前厅,正德已经让人奉上了茶水,正一教三人正品着茶等待胡言的到来。

胡言赶忙上前,歉意的向三人拱了拱手道:“让三位久候了。”

张正雄见胡言到来,起身回礼道:“胡兄弟客气了。对了,你说有事相商,到底何事?”

胡言犹豫了片刻,道:“是关于邪神宗弟子的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