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地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地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胡言叮嘱紫菱好好照顾庄白后,便和无求一道来到了茅山地牢了。

经历了一番大战洗礼的地牢,略微显得有些杂乱和残破。正德正领着一众茅山弟子修缮和维护。

见胡言和无求进来,笑着向两人打了个招呼。

胡言走上前道:“正德,张师兄他们人呢?”

正德朝着地牢深处努了努嘴道:“还在里面审问黑袍人呢,不过这家伙嘴严实的紧,我看啊,他们是别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话来了。

胡言点点头道:“那些擒获的黑衣人可曾安置妥当!?”

正德咧咧嘴道:“放心吧,这些都是些小喽啰,根本不足为虑。而且这些家伙都是受到冷遇的茅山弟子,经冷峻一番唆使蛊惑就跟着冷峻了,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行动之前冷峻许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就傻不愣登的跑来劫牢了。不过有三个人倒是有点麻烦!”

胡言疑惑的看着正德道:“怎么回事?”

正德凑到胡言身前,低声道:“这三个人都是师叔门下的弟子,平日里很受师叔器重。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也会和邪神宗勾搭成奸,背叛师门,背叛整个茅山派。”

胡言闻言,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冷谦背叛茅山,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邪神宗的人,至于其他的弟子,也不过是被冷峻蛊惑唆使所致,而这三个人却不同,他们在茅山很受器重,不至于受到冷遇,甚至可以说前途无限光明。既然如此,胡言实在想不出他们背叛师门,背叛茅山的理由。

不过胡言知道正德在顾虑什么,他拍了怕正德的肩膀道:“不用担心,他们三人虽然很受王道长的器重,但是他们既然做出了背叛师门之事,就应当受到应有的惩罚,我相信就算王道长知道了,也不会责怪我等的。不过在给他们量刑之前,你还是得去知会王道长一声。”

正德点点头道:“这是当然。本来这些事情一向由庄师兄和正才师兄主持的,现在庄师兄受了伤,正才师兄现在去哪里了。”

胡言笑了笑道:“正才师兄料理冷峻的后事去了,不过经过此一役,你这家伙倒也能独当一面了,以后在茅山的前途不限量啊!”

正德闻言,讪讪一笑道:“胡言你别取笑我了,我帮庄师兄他们处理点小事,跑跑腿倒还行,让我独挡一面,我看还是算了吧。”

胡言笑了笑道:“你也别妄自菲薄,只要你踏实肯干,定然会有所回报的。而且我相信你也有这个能力。”

“胡言……”正德被胡言这一番肺腑之言搞得有些感动,眼巴巴的望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的无求却嘻嘻笑道:“正德,胡言说你行,你就一定能行。以后你们茅山派可就指望你们这一代发扬光大了呢。”

正德见无求一脸嬉皮笑脸的模样,白了无求一眼道:“你这小子可别揶揄我,迟早清源宫的担子也得落到你们的身上。”

无求耸耸肩道:“那可不一定,我清源宫有内外门,我所处的内门又分四堂,四堂中人才济济,而我执事堂还有那么多师兄呢,我这门内的小弟,可担不起这一份重担,再说这也不适合我,我还是喜欢和胡言一起四处游历,体验风土人情人间百态。”

胡言摇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振兴宗门可不是靠某一个人或是某些人,想要将整个门派发扬光大,是需要门内所有弟子齐心协力才能完成的大事。我们自然也责无旁贷。”

正德点点头道:“胡言这话说的在理。无求你这师弟的觉悟可比你高不少。”

无求瘪瘪嘴道:“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他,也是个在师门待不住的主。”

胡言笑了笑,不置可否,抬眼向地牢深处看了一眼道:“行了,别闲话家常了,无求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他们审的怎么样了。”

正德低声道:“那张震还真是个有手段的人,审问人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要是一般人恐怕早就将秘密一股脑儿的吐出来来了。不过那黑袍人倒也是个硬气的主,被他那般折磨,竟然一声不吭,我实在忍不住就出来了。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去看了。”

胡言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那张震看起来像豪迈不羁的汉子,没想到还有这般手段,他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审问法。

于是拍了拍正德道:“正好去见识见识,无求,我们去看看。”说着就向地牢深处的水牢走去。

无求一向喜欢赶热闹,笑着对正德挑了挑眉,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地牢那原本空荡荡的囚室,现在已经人满为患。这些都是之前被茅山派弟子擒获的劫牢者,胡言并不打算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因为他知道,从这些人身上根本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过那三个王道长坐下的门人倒是可以作为突破口,不过现在倒也不着急从他们身上套话,他现在想知道的是正一教是怎么来审问那黑袍人,又是否在他身上扒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黑袍人依旧关押在地牢最深处的水牢之中,胡言虽然没来过,但循着声音,胡言还是找到了关押黑袍人的水牢。

这是一间极为隐秘的牢房,四面铜墙铁壁,坚不可摧。显然是茅山派用来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刚踏进此处,胡言便感觉一股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甚至感觉无比的压抑,仿佛连自己的功力也被压制了一般,胡言知道,这水牢定然也有着隐藏的咒术,用来压制囚犯的功力。

陆寒雪背靠着囚室大门,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的长弓,似乎对于胡言的到来见怪不怪。

胡言欠身对陆寒雪施了一礼道:“师姐,咱们又见面了。”

无求第一次见陆寒雪,双眼瞬间被她的美貌吸引,腆着脸走上去道:“咦,好漂亮的小姐姐,看你这打扮不是茅山派的弟子吧。啧啧,这腿,这腰,这……”无求的目光瞬间定格在陆寒雪胸前那一抹傲然上,竟流下了哈喇子。

“哪来的小屁孩,毛还没长齐,还学会口花花了!”陆寒雪冷着脸瞥了无求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她平日可没少遇到这样的登徒浪子骚扰,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对自己口花花的家伙竟然是个黄毛小儿。

胡言嘴角抽了抽,赶忙上前用胳膊夹住无求的脑袋讪笑道:“陆师姐,不好意思啊,这家伙嘴巴没把门的,你不要见怪。”

陆雪寒冷哼一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时无求从胡言的胳膊间探出头来道:“你们来干什么我们就来干什么,你管的着么,再说这又不是你们正一教的地盘,还不准我们来了么?”

“你……”陆寒雪闻言,不由得有些恼怒,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正如无求所说,这是茅山派的地方,不是他们正一教的地方,他们想来就来,也由不得自己过问。

胡言见状,敲了无求的脑瓜子一下,低声骂道:“无求你给我闭嘴,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无求缩了缩脖子,低声嘟囔了两句,便不在言语了。

胡言见陆寒雪满脸寒霜,赶忙陪笑道:“陆师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小孩,不懂事。”

陆寒雪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理会胡言。

胡言有些尴尬,向水牢里探了探头道:“陆师姐,我能进去么?”

陆寒雪冷冷的道:“这又不是我正一教的地盘,进不进去随你。不过我可警告你,别想打什么歪主意,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胡言讪讪一笑道:“我能打什么歪主意,我只是想去看看那黑袍人。听正德说张震前辈正在审问此人,我想进去旁听旁听。”

陆寒雪摆了摆手道:“悉听尊便。”

胡言闻言,如蒙大赦一般,感激的拱了拱手道:“那我进去了。”说着夹着无求的脑袋点头哈腰的窜了进去……

“你这浑蛋,赶紧放开我,我快透不过气来了。”刚走进地牢的转角,无求便叫骂了起来。

胡言无奈的摇摇头,赶忙松开了夹着无求的手臂。

无求挣脱胡言的魔爪,重重的喘息一阵,摸了脖子,恶狠狠的瞪着胡言道:“你这家伙看见漂亮女子就六情不认了是怎么的?差点把我搞死了。”

胡言歉意的笑了笑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也不看看你自己刚刚看别人的眼神,你看就看了吧,嘴还那么碎,要是热恼了她,有你好受的。”

无求不以为然道:“咋的,她还能对我动手不成。”

胡言耸耸肩道:“那可说不准。我听说这陆师姐可不是一般人,而且功力不俗。常言道得罪小人也别得罪女人。而且又是这么漂亮个女人。要是她发起飙来,估计连我也得被她撕碎了。你这小子,平日里虽然嘴碎,也没见你好色啊,今天怎么一见她,就言语轻薄起来了。”

“额……”无求一脸黑线,竟无言以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