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套话

第二百二十九章 套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黑袍人全身湿漉漉的被人悬空吊着,以铁索锁住双手双脚,又用铁钩穿了琵琶骨,鲜血混着污浊的冷水滴落,早已是伤痕累累。经过张震一番折磨,更是伤上加伤早已是奄奄一息。

无求从一旁提来一桶水,小心翼翼的走到近前,嘴中嘟哝道:“把人打成这样,能问出什么才有鬼了呢!”

胡言虽然没听清无求嘟囔着什么,不过却也能猜到六七成,于是摇摇头道:“无求那张震可是掌管正一教帮规刑罚之人,自有自己的一番手段。虽然我们不赞成这样的做法,但他这么做也一定有他的道理。”

无求撇撇嘴道:“我看张震和文俊大师兄没什么两样,都是个冷血无情之人。倒是那张正雄我瞅着顺眼多了。”

胡言笑了笑道:“行了,别唧唧歪歪的了,赶紧泼醒他,问完事情我们好离开这里。这地方着实让人很不自在。”

胡言看着脚下那一室散发着腐臭味道的污水,有些发呕,而这黑袍人带着满身的伤,天天泡在这样的污水之中,竟然还能活着,这样的体魄也非常人所能比得了的。

无求见胡言有些不耐烦,点点头,用木瓢舀起满满一瓢水,一咬牙猛地泼向了那黑袍人的脸上。

受到冷水的刺激,黑袍人一激灵,悠悠转醒。但人依旧浑浑噩噩,他嘶哑着声音低吼道:“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老爷我舒服着呢……”

无求闻言,眉头一挑道:“嘿哟,你这家伙骨头到挺硬的。被人这么折磨,竟然还有力气叫嚣。”

那黑袍人似乎听出了身前这人并非之前折磨他的混账,缓缓睁开被血糊住了的双眼,却看见眼前竟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童,顿时笑了起来:“难道茅山派和正一教已经没人了么,竟然会让一个黄毛小儿来审问我?”

无求嗤笑一声道:“得了吧,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小爷我可不是来审问你的。何况我既不是茅山派的人更不是正一教的人。”

那黑袍人微微一愣,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既不是来审问我的,又何故出现于此?”

无求咧了咧嘴道:“我听闻我兄弟前日抓回来一个奇丑无比的丑八怪,特来瞧瞧热闹而已。再说你这么个小喽啰,能有什么可审问的,等到我抓到辛未或者你们那什么大师兄,或许还有点价值。对了胡言,邪神宗的大师兄叫什么来着?”

胡言闻得此言不由得掩嘴偷笑了起来,见无求向自己挤眉眨眼,赶忙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好像叫申屠什么的,他名字太拗口,我也记不住。”

无求一拍手道:“对对对,就是那什么申屠,上次被绿依打的满地找牙的就是他。下次遇到他,切不能让他跑了,定然要将他擒来严刑拷打,好好审问审问。”

“放屁,就凭你们这两个黄毛小儿岂是我大师兄的对手。”那黑袍人一听,顿时大怒,挣扎的铁索乱响,他猛地拧身,如同野兽一般的双眼紧盯着胡言怒吼道:“你这小子连我都打不过,岂是申屠师兄的对手。真是大言不惭……”

胡言却笑了笑道:“既然打不过你,那你又是如何深陷于此的呢?”

黑袍人闻言,身体猛的一震,眼中的愤怒越发的浓烈。

“如若不是你们设计坑害于我,我岂能失手被你们这群蝼蚁擒住。我大师兄乃邪神老祖坐下第一弟子,早已是金丹期的大修行人,实力更是远超于我,就凭你们,恐怕连他的毫毛也伤不得分毫!”

胡言耸耸肩道:“信不信由你,总而言之,你们邪神宗这次算是机关算尽全无功,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无求赶忙道:“下次再遇到你大师兄,就把他抓来给你做个伴,到时候你就相信我们说的是真是假了。邪神宗听起来还挺唬人的,结果全是一帮酒囊饭袋的乌合之众。就凭你们也想入主中原?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中原正道数十个门派,一人就算是一口唾沫,也能将你们那什么邪神老祖给淹死了。对了,听说你们那什么邪神老祖还是正一教的弃徒吧,正一教的一个弃徒也妄想覆灭整个中原道门,简直是痴人说梦呢!”

胡言和无求这一唱一和不可谓不默契,无求这一张嘴皮子也不可谓不毒,直说的那黑袍人身体颤抖:“你们休要狂妄,我邪神宗数万弟子雄踞西域上百年,一扫整个西域,现在势力更是如日中天,教中弟子更是遍布****。邪神老祖更是法力无边,武功盖世,只等有利时机到来,我邪神宗合南洋东瀛之力,横扫整个中原道门,如同探囊取物而已。你们就洗干净脖子,等着邪神宗杀到之日,献上你们的头颅吧!”

胡言听得真切,心中不由得一震,暗暗窃喜起来。

无求自然也听明白了黑袍人这话中的意思,以眼神示意胡言。

胡言点点头,暗暗的压了压手。示意无求稍安勿躁。继续道:“既然你们邪神宗的势力如此庞大,邪神老祖又如此厉害,又为何会在暗地里搞出这么多小动作。我看邪神老祖也不过是徒有虚名,而你们这些邪神宗弟子只不过是一群狂妄自大自欺欺人的宵小之徒。”

“住嘴,休要侮辱邪神老祖,不然我定然将你扒皮拆骨……”那黑袍人闻言火冒三丈,目疵欲裂。

一旁的无求却冷眼嘲讽道:“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黑袍人正在气头上,那还管得了那么多,什么样的话难听就怎么骂。不过胡言和无求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得到的信息,任凭他怎么骂也不还嘴。

本来胡言还想从他的口里再套点东西出来,但看这黑袍人骂人的架势,只有打消了这个念头。

无求一向自己嘴毒,但听得这黑袍人骂人,竟有些自叹不如。这家伙被人虐的满身是伤,但骂起人来却连大气也不喘的,这着实让无求有些佩服。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胡言也没有继续审问下去的必要,这黑袍人骂人的话着实不堪入耳,而且这水牢也实在让人不想多呆,他示意无求一眼道:“无求,我们走吧,让他一个人在这里骂个够!”

无求笑着点点头:“喂,丑八怪你慢慢骂吧,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小爷不奉陪了。告辞了您!”说着拍了拍手,如同得胜还朝的将军,大马金刀的走了出去。

胡言笑着摇摇头,也缓步走了出去。

刚出门胡言便看到陆寒雪依着门,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和无求。

无求瞥了陆寒雪一眼,冷哼一声道:“大婶,麻烦让让!”

“你说什么?”陆寒雪听得无求这么称呼自己,一张俏脸顿时红到了脖颈,气更是不打一处出,对无求怒目而视。

胡言见状,赶忙打圆场赔笑道:“陆师姐,别生气!他就是一小孩,别和她一般见识,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陆寒雪鼓着腮帮,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调整好心情后,脸色早已恢复成原本的冷然之色:“我才不会和他这小子置气,不过看样子你们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

胡言笑着点点头:“略有收获!”

一旁的无求却冷声道:“我们可不像某些人一样!有些事情,还得靠脑子!”说着用手戳了戳自己的脑门。

陆寒雪面色微微一沉,不过这次她却并没生气,只是直直的看着胡言道:“说说看!”

胡言被陆寒雪盯得有些不自在,犹豫了片刻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据黑袍人之言,邪神宗很有可能和东瀛以及南洋达成某种协议,而且在不久的将来,这三股势力将会对中原道门有所行动。”

陆寒雪闻言,心中狂震,邪神宗之势力已经庞大异常,没想到他们竟然又联合了东瀛和南洋这两大势力,如果三股势力联合,这将会对中原道门带来极大的威胁和灾难。后果陆寒雪不敢想象。

“这消息倒是极为重要,还有别的么?”

无求嗤笑一声道:“能问出这么一条有用的信息已经不错了,你还想知道多少,要不要把邪神老祖抓到你跟前,让你们那什么小师叔好好折磨他审问他,或许他会将所有的计划和盘托出。”

“你……”陆寒雪顿时被无求梗的说不出话来。

胡言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敲了无求的脑门一下,略微有些责怪道:“你这小子今天是吃**了么,怎么和陆师姐说话呢!你给我好好呆着,不准多言,不然等我回去告诉师傅,以后不准你下山了。”

无求被胡言一响梨敲得缩了缩脖子,捂着脑门退到了一旁,有些哀怨的瞪了胡言一眼嘟囔道:“不说话就不说话,干嘛敲我脑门,到底你是师兄还是我是师兄。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胡言白了无求一眼,回头对陆寒雪道:“能问出来的就这么多了,不过我相信就算如此,也应该对我们有着很大的帮助。至少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早做准备了。”

陆寒雪见无求被胡言收拾得妥妥帖帖的,心中总算是除了一口恶气,洋洋得意的向无求挑了挑眉头,但听闻胡言这么说,面色顿时变得有些沉凝起来:“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